都市奇缘|第1520章 亦菲破身
    
  “啊……痛……”

    泪花四溅中,被掠夺了贞的刘亦菲发出破瓜的悲鸣,终于为李伟杰献上了宝贵的贞。《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缕缕初红沿着巨大的汨汨的渗出,经过刘亦菲的洛到草地上,刻画出一个最动人心魄的激情图案。

    李伟杰把她完全占有了之后便停了下来,先让她休息了一会,待紧锁的终于慢慢的放松,才再开始温柔的捅进拔出。轻抽浅插的,始终捨不得离开那又紧又滑的,肆意的品尝着处子娇躯无比的狭窄和紧密。

    这些轻怜蜜爱的功夫都没有白费,慢慢的刘亦菲没再叫痛了,显然已经适应了李伟杰的强劲,也分泌得越来越多,樱唇微张,同时还开始柔腻地呻吟起来。

    李伟杰见刘亦菲苦尽甘来了,越插越起劲,原本捅八、九下才有一下捅到底的;渐渐的转变成三浅一深,而且的力度也越来越重,每次都重重的撞击到刘亦菲敏感的花芯上。

    李伟杰每撞一下,刘亦菲的声就变得高昂一些,抱着他的玉手也抓得更紧了。

    慢慢的李伟杰越干越起劲,也不想再强忍了,开始加快的频率,而刘亦菲那双修长的玉腿,也好像配合着他的抽动般,自己敞开到不能再开,还紧紧的夹在李伟杰的腰背上;俏臀更在猛烈的摇晃着,让他每一次都能一路捅到底,重重的捣在她身体的最深处。

    果然是个外冷内热、又聪明、又热情的小色女。

    李伟杰边插边喘着气的说:“亦菲……我的好老婆……你的真的好紧,好热啊,如果早点认识你,早点和你好,那我一定会天天的几百遍……”

    李伟杰那不断加快速度的狂抽把这个刚被的小美女干得娇喘连连,紧窄的花道不住的抽搐,那些紧凑的把他夹得紧紧的,真是爽死了。

    李伟杰忘形的揉捏着那双丰满柔软、结实白嫩的,吻着那张既美丽又动人的荡小嘴,听着她销魂蚀骨的快美呻吟在耳边忘他的尖啸着:“好……好棒……啊……你真……真的好厉害……弄得……唔……好舒服……这么快……哎呀……美……要死了……好哥哥……你这么……这么……弄得人家……好哥哥……人家死了啦……”

    说时柳腰狂挺,娇嫩的小花芯非常勇敢地迎接上他那根连连轰炸下去的大。

    “不要叫哥哥!叫老公!”

    李伟杰一面狠插着一面说。

    刘亦菲已被他得满脸绯红、眼神涣散,发丝纷乱,娇呼声更高昂动人,小手死命地紧抓在李伟杰的背上,小嘴里含混不清的乱喊道:“啊……要……要死……死了!老公……亲亲老公……我……我真的要死……死了!好老公……我嫁给你,我现在就嫁给你,啊,不行了……好舒服……”

    随着刘亦菲的尖叫,李伟杰感觉到又是一股灼热的喷洒在他的上,里也连随来了一阵猛烈的抽搐紧吸,爽得李伟杰几乎支撑不下去。

    李伟杰苦忍着一口气,拚命再狠捣了几十下,把爽得连连的小美女弄得全身紧绷,用尽所有的力气来抱紧他,尖利的指甲全都深陷进李伟杰的背肌里了。

    终于李伟杰呼了口大气,狠狠地轰下去,巨大的齐根完全插进了刘亦菲的里。

    在刘亦菲昏厥过去之前的一声长长娇呼中,大突破了紧咬的处子花芯,将一股股又浓又烫的灌满了她身体最深处的那个神圣的宫殿。

    大欲得尝后,李伟杰愜意的喘着大气,拥抱着刚跟他灵欲结合的梦中女神,看着刘亦菲媚眼迷离、鼻息紊乱,满是香汗的脸颊上还泛着一抹酡红,真是美艳动人极了。

    李伟杰心中一阵感激,不由轻轻吻上那张温润性感的红唇。

    这个刚刚被他变成了女人的小美女还在急促的喘息着,双手仍然依恋的抱紧了李伟杰这个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还是不舍得放开。

    过了好久好久,才终于悠悠的回过神来,星目迷离,娇喘嘘嘘,柔情万千的凝望着他;还情不自禁的送上了最甜美的热情香吻。

    他们拥抱着躺了一会,李伟杰又怜惜的亲了刘亦菲一口,正要扶她站起来穿衣服,忽然听到身旁的矮树丛“哗啦”的一响,吓了她一跳。

    李伟杰临危不乱,急忙跳起,一伸手抓紧了枪,只见一个人红着俏脸,娉娉婷婷地拨开树枝从树丛后走了出来。……是……徐静蕾……

    李伟杰先是一惊,但很快便定下了神,野猪巨熊猛虎饿狮都不怕,害怕一个娇滴滴的美女。

    李伟杰松开了木枪,满不在乎的白了刘亦菲一眼:“是你?你来这干吗?”

    倒是他身傍还是全身赤裸的刘亦菲羞窘难堪,忙着穿回破烂的衣服,挪动间那还糊满了落红和他的混白的诱人花丘淹淹漾漾的,看得李伟杰那刚才软了下来的命根子又再蠢蠢欲动的挺了起来。

    徐静蕾看到李伟杰那根还满是男女交欢罪证的挺立火棒,俏脸马上胀得通红了,连忙含羞带嗔地垂下头,转过目光,不敢再看过来。

    李伟杰待刘亦菲穿好了衣服,躲到了他身后,才再喝问徐静蕾说:“喂!你跟着我们干什么?”

    她抬头看了李伟杰一眼,马上哭丧着脸,可怜巴巴的低声说:“我……我实在找不到吃的,真的……”

    美目里闪着泪光:“我知道自己很傲,而且以前……以前很惹人厌,但是求求你……我真的好肚饿,我……我不会找吃的……”

    说着还捂着脸低声啜泣起来。

    李伟杰想起徐静蕾以前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期然打从心底里不舒服起来,不过看到她被撕破了的超短裙下面那双修美的长腿,心里还是痒痒的。

    说到底,徐静蕾可是个比得上刘亦菲的大美女,说李伟杰完全没有动心,相信连他自己也骗不了。

    不过,李伟杰当然不会在刚刚才被他宰掉了猪的刘亦菲面前露出这副色狼相了,于是李伟杰目不斜视,大模施样的对徐静蕾喝道:“在这种山野地方,生存的法则就是适者生存、弱肉强食,要么靠自己,要么就只有饿死!你找不到吃的是你自己的事;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为什么要我照顾你了?”

    说着又轻轻的搂着刘亦菲,在她那红扑扑的脸蛋香了一口。

    徐静蕾冰雪聪明,怎会听不出李伟杰的字里行间,她连想都没想,马上迫不及待地点着头说:“我明白!我当然明白……我也愿意像亦菲妹妹一样……把……把身体给了你。”

    李伟杰听了一愣,刘亦菲更是浑身一震,俏脸马上胀得通红,抓着他的小手也微微的捏紧了,显然是知道自己刚才的的丑态被人听去,羞得不知如何是好了。

    李伟杰虽然也很尴尬,但更让他震惊的其实是徐静蕾的单刀直入,想不到她竟会那么直接。

    虽然说徐静蕾早已知道李伟杰跟刘亦菲的交情非浅,刚才也肯定偷看到了他们相好的情境;而且她为人那么会望风驶舵,在权衡利害之下,必定算计到只有投向李伟杰这大靠山才可保证不用挨饿,但徐静蕾一向眼高于天,他也知道她不一定看得起自己。

    现在要徐静蕾这大小姐亲口说出“出卖身体”这么下贱的说话,相信比杀了她还要困难,看来徐静蕾真的是饿疯了!

    李伟杰见刘亦菲羞涩难当的俏模样,连忙轻拥着她的香肩,以笑非笑地看了刘亦菲一眼,然后又板起了脸对着徐静蕾正色的道:“你可别在这里胡说八道!我跟亦菲妹子是两情相悦、真心相爱的。她绝对不会因为要讨好我而和我相好;而我更不会拿这个来要胁她。我是真心对她好的,就算她不愿意跟我,我有一口吃的仍然愿意和她分着吃,你懂么?”

    徐静蕾脸上登时血色全无的,忙不迭地点着头道歉说:“对不起,是我笨,是我误会了!我懂,我懂了。”

    刘亦菲听到李伟杰这么说,又是感动又是高兴,马上扑上来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柔情蜜意地说:“你真好。”

    说着转头怜悯的瞧了徐静蕾一眼,又叹了口气。

    “亦菲……”

    李伟杰见她脸上古古怪怪的,不知刘亦菲心里打什么主意,只有狐疑的看着她。

    “我知你疼我……”

    刘亦菲的眼珠子一转,竟然神神秘秘的向李伟杰笑了一笑:“但这里只得你一个男人……看来,只有便宜你了……”

    他马上咽了口口水,刘亦菲脸红红的凑到李伟杰耳边低声说:“嗯……其实你要了她也好,否则只得我一个,还……还真不好意思面对她们呢。”

    说着又咬了咬樱唇:“我不理了……现在我先到溪边洗一洗,再在附件试试找点吃的,你……你……自己走着瞧吧。”

    说着真的站起身来,提着蹣跚的脚步走开了。

    李伟杰感激的看着刘亦菲俏生生的背影在几株大树后消失,心中猛在感谢上帝在这么一个荒岛还眷顾着自己,赐了这么一个又美丽又大方,竟然不介意他去搞另外的女人的老婆给他。

    待刘亦菲真的走远了,李伟杰才回头对着一脸慌张的徐静蕾笑说:“好吧!既然亦菲妹子不介意,我就大方点也收了你吧!嗯,你先过来表示点诚意,帮我吹吧!”

    徐静蕾脸色绯红的忸怩了一下,但马上便很柔顺的走了过来跪在李伟杰身前,这大美女身高腿长,这么跪着便已经够得着他那根翘挺的了。

    只见她双手抓着李伟杰那粗硬的大,好像是很讶异似的,不过还是很熟练的马上了起来。

    李伟杰见徐静蕾的手势那么纯熟,便好奇的问她道:“你倒像什么都懂呢!跟很多男人干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