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974章 人妻张益(五)
    
  无意识间,李伟杰突然一下将用力尽根的插了进来,并把张益用力地搂得紧紧的,好象发狂地顿了七、八下吧!

    张益感到那大蟒蛇顶着她的口研磨了七、八下后,马上抖颤了好几下,李伟杰也跟着全身颤抖。《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啊!他要了,他要把直接射到我去!啊……不,不要!今天是,他会让我怀孕的!不能这样,我已经给老公戴上绿帽子了,不能再怀上其它男人的孩子!”

    张益心里一阵恐慌,但随即感到一股热流瞬间激注入她深处,热辣辣的灼痛扩散至整个,那感觉就像是你往热水浴池里跳,先是像给暖烫了一下后,热力渐渐传递扩散开来,全身顿时温暖舒适!那种无以名之的满足,带动着一种原始激荡和快慰,欢快地向整个人袭来了。

    “啊……”

    张益只知道最后轻呼了一声便软子爽昏过去,在失去知觉前,背上传来李伟杰如释重负的牛喘声,还有双乳给他掐紧的麻痛感。

    也不知什么时候,一阵凉意让张益清醒了过来,看到来自窗外的一道亮光,正照着她乱濡湿的。

    旁边一角,李伟杰在穿着衣服并打量着张益的裸体,她有所醒觉地连忙抓过身边散落的衣服赶快穿上,这时他已将那木门拉开,一阵凉风马上让张益完全清醒。

    刚才还是“哗啦哗啦”的下着大雨,怎么说停就停了,张益也想不得那么多,她低着头揪紧还未扣上的衣襟,尴尬地走出来。

    李伟杰随后跟来,张益于是快步走到大门前,这时他从背后赶了上来,一下又把她搂着,他双手再次侵袭张益的敏感部位。

    张益鼓起勇气说:“快你放开我!”

    李伟杰反而加大了手劲,并附在张益耳边说:“小益,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再约会吧!我的在等着你!”

    张益一听,心里一慌,不知怎的来了力气挣脱了他,不顾一切地推门出去。

    门外地面湿透,积雨遍地,张益抬头一看,不远的路上,有个人拿着雨伞快步走来,她定神一看,太好了!老公终于来了。可是……老公你也来晚了!

    张益鼓起勇气向他挥手:“老公!我在这里!”

    章盛松一路走一边说:“我来晚了,对不起!有没有冷着?”

    张益心里有点着慌,连忙回答:“没有,什么都没有……”

    为免章盛松知道她曾经在这家逗留,张益便想走上前去迎他,谁知地上下了雪后够滑熘的,她的高跟鞋在那地上站不稳,就地一滑,竟然摔倒在地上,而且是两腿大张把裙子撑开的那种,真是丑死了!

    “亲爱的,你……你怎么……”

    章盛松这时吃惊地问道。

    “糟!刚才慌乱乱地匆匆穿上衣服,却没有想到向李伟杰讨回,这时全曝光了!”

    张益一时呆在当场。

    章盛松语气关切,紧张地问道:“你怎么会不穿就……”

    “怎么会不穿?那当然只有我自己和那躲在木门后面一边嗅着我那小、一边奸笑的年轻男人才知道了,但我又怎么对他说呢!”

    张益俏脸一红,说自己刚才淋雨了,现在有点晕,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章盛松虽然有个在药监局当局长的老爹,但是对于自己的老婆,他还是有点心虚的,也就是俗话说的“惧内”“妻管严”“耙耳朵”张益把话题岔开,章盛松也只敢怒不敢言。

    李伟杰等张益和她老公离开后,才施施然出来,雨已经小了,他的火也消了。

    既然等不到公交车又打不到出租,那坐地铁总行了吧!

    在自动售卖机买好票,李伟杰来到了地铁站候车大厅。

    望着眼前人满为患的候车大厅,李伟杰心生感慨,不管是能不能打车,反正地铁是很挤的。

    在候车厅等了大概五分钟,李伟杰所要乘坐的地铁准时到站,在车站工作人员的疏导下,他随同人群前往站台,加入上车队伍。

    轮到李伟杰检票了,他将手里的车票递给了面前的检票员,而当她抬起头接过李伟杰手中的票时,他才发现面前竟是一位很有风韵的美女,李伟杰不由多看了她几眼。

    面前的美女年龄大概是二十七八岁左右,而且从她左手无名指上没有戴戒指看来,她还是一位单身女性,可是美女浑身上下各处却都散发着成性特有的妩媚风韵。

    她有着一双漆黑清澈的丹凤睛,柔软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地生在那美丽清纯、文静典雅的绝色娇靥上,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脸蛋,简直就是一个国色天香的绝代美人,而她是身材曲线,火辣婀娜也实在是人间少见。

    咋看之下,近乎接近于3:2:3的黄金比例,柔顺飘逸的黑色秀发被高高盘在脑后,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与的冰肌雪肤、桃红色的嘴唇,而最重要的是那张风情万种的脸蛋给人一种莫名的成熟感觉。胸前充满重量感的一双娇乳、衬着细小的腰肢、还有从裙裾间可以窥见的双腿,这一系列的组着成一个简直完美的女人。

    当美女检票员正认真仔细的检票核对时,一辆站台上专用的运货小推车自站台推过,而这时意外发生了,推车后高高堆起的货物上,有只一米长宽的大纸箱失去平衡往外急坠而下,直砸向队伍前端。

    这一情景他们这边排队的几人注意到了,纷纷惊吓躲避,但是处于纸箱坠落地点的检票员却不知所以然,站在原地奇怪的看向众人。

    时值此危机时刻,李伟杰奋不顾身挺身而出,大喊一声:“小心。”

    随即迅速的伸出左臂将美女检票员揽至胸前,然后一百八十度转身,将美女护在了怀里,用后背去抗击砸至的纸箱。结果这大家伙重重的撞在了李伟杰的上背部才落到了地面,而他则推得抱着美女往前跌了几步才停住。

    众人哗然,均被李伟杰的英勇行为震撼到了,没想到在地铁站台上也能遇到英雄救美的好戏,只见周围的百姓都被响动吸引了过来,围观的群众纷纷热烈鼓掌,赞扬他舍身救人的精神。

    而这时怀中的美女检票员方才反映过来,用她写满感激的双眼注视着李伟杰,一脸激动的说:“先……先生,你怎么样了,被砸到哪了?你还好吧?”

    李伟杰松开怀里的美女,活动活动了肩膀,感觉背部肌肉微微发疼,他不禁皱了皱眉,想必是被砸淤肿了,不过也没什么大碍的,于是李伟杰轻松的说:“没事,那箱子虽重,但我身体结实,没有大碍。”

    美女关心的摸了摸李伟杰的后背,一双美目中露出担忧,说:“这挨得肯定不轻,你感觉哪里痛吗?来,我陪你上医院看看?”

    说着便拉起他要走。

    李伟杰连忙推却说:“啊,不用了,我真的没事,好着呢!”

    这时,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人挤开人群来到他们跟前,只见他焦急的对李伟杰说:“这位小兄弟,真是对不住,对不住,你……你没事吧?哪里伤到了吗?

    还没等李伟杰张口,美女检票员立即转身对中年人训道:“吴哥,你看你,怎么工作的?是不是又喝酒了?竟然发生这种严重的事故,刚才若没有这位勇敢的先生,这后果必定会更严重,这件事情我会像领导反映的。”

    直把中年人训得一愣一愣的,张嘴却说什么也不是。

    想不到这位美女骂人的样子也是如此好看,柳眉微蹙美目微瞪,艳红的小嘴一张一合的,别有一番韵味。

    李伟杰将目光从美人的脸部移开,看了看到站的地铁,已经要准备开了,于是他对着正忙不迭的向他们道歉的中年人说道:“这次的意外虽然危险,但好在没有导致什么严重的事故,而且错也不能全怪你,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不打算深究。”

    中年人听后连忙赔笑,说:“是是是,年轻人,真是太谢谢你了,多谢多谢。”

    李伟杰见身旁的美女检票员又想说什么,他抬手示意她别说了,然后接着说道:“好了,就这样吧!你以后工作稳妥一些便好,别再出什么意外才好。”

    中年人连连应是,说着还拿出一包烟硬塞给我,但被李伟杰给推了回去,他可是不抽烟的。

    这件事情就这样被李伟杰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遣散了围观的群众后,美女检票员又说要陪他上医院。李伟杰说真的不用了,让她放心好了,表示他真的没什么大碍,让她不要放在心上。在李伟杰的坚持下,美女再次确认了他没什么大碍后也不多说什么了,毕竟这样也省下了好些麻烦,随后她再次向他道谢,并将票还给了李伟杰,约好待会车开了再过来找他,然后李伟杰就上车了,她则继续她的检票工作。

    李伟杰上车后,随便找了个位置,待他坐下后,地铁缓缓启动。

    突然一声“先生,我可以帮你把外衣披上吗?小心着凉感冒…”

    在耳边响起。

    温柔的女声打破了心中孤独的寂寞,李伟杰转身,发现站在身前的是刚才那位美女乘务员。

    她微笑着向李伟杰伸出小手,说:“先生,你好,我叫罗静,你叫我罗静就可以了。”

    李伟杰连忙起身,跟罗静柔软的小手握了握,说:“呵,那我就不客气了,罗静,我叫李伟杰。”

    罗静笑道:“看起来我比你还要大些,我就叫你伟杰好了,可以吗?”

    李伟杰笑道:“荣幸之至,我怎么会拒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