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869章 自慰女人
    
  还是那句话,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李伟杰起身收拾一番,出门买了早餐,他现在开始怀念吴雪芹开包子店的时候了,可是人家已经被他打发去短期培训办公室软件作去了,热腾腾的早饭自然只有去别家解决了。《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祭奠了五脏庙,为昨晚辛勤耕种了整晚的身体补充了能量,李伟杰买了早饭,去了师母苏玉雅的家。

    开门的时候,李伟杰发现美妇师母已经起床了,她今天没穿职业正装,是一条黑色的裙子,裙腰很窄,紧贴在身上,身体曲线勾勒得触目惊心。裙子的领口开得很低,v字领下,雪白的若隐若现。

    从她的肩膀和后背能看出来,她没戴胸罩。这就是广告中说的:天然乳,好乳。

    吃了饭,李伟杰送美妇师母苏玉雅去学校,其实东莱大学离这里并不远,但是他却坚持要送。

    师母今天穿成这个样子,如果去赶公车的话,不知道会遇到多少猥琐男,而如果走路去的话,街上的司机朋友们就惨了,酿成车祸就杯具了,所以还是自己开车送她去学校好了,苏玉雅自然不知道李伟杰心里的邪恶想法,见他如此关心自己,心里甜滋滋的。

    出门的时候,美妇师母苏玉雅在肩上披了件小坎肩,在胸前交叉,打了个结,挡住双峰间那条深邃的沟壑。

    停车场,李伟杰的切诺基彪悍的霸占了一个车位。

    李伟杰坐到副驾驶室,苏玉雅却坐在驾驶室里。

    他自己刚买了车,想到美妇师母要上班,所以就本能地想要开车送她去,可是到了停车场,李伟杰才想起来,苏玉雅是有车的,而且还是价位过百万的名车,但是这个时候明显不能弱了气势。

    李伟杰走向自己的新车,不过却是让苏玉雅自己开车,因为回来的时候,他万一有事不能去接怎么办?所以李伟杰决定把自己的车留给苏玉雅,让她下班后也直接开车回家,因为是开不熟悉的车,虽然是手自一体的,但还是先适应一下比较好。

    苏玉雅在车里把小坎肩脱掉了,身上穿着那条窄小的黑色裙子,紧绷绷贴在身上。

    “伟杰,车里真热啊!”

    苏玉雅轻笑着。

    李伟杰不知说了什么,苏玉雅脱小坎肩的时候,身子扭动的幅度很大,裙子往上缩,将两条雪白的大腿露了出来。

    苏玉雅没戴胸罩,李伟杰自然是能看出来的,其实,作为追求时尚的女性来说,“戴”与“不戴”胸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保持健康的心态,拥有一对健康而自然的是最重要的。不需要掩饰的e族女孩大有人在,展示着一道天然去雕饰的自然风景,她们的步伐大胆而自信。很多不爱戴胸罩的女星在面对“为什么不爱戴胸罩”的提问时,总是一笑而过,不置可否。不但胸前坦荡荡,而且心中也照样坦荡荡。

    李伟杰甚至怀疑美妇师母苏玉雅也没穿,但是这个想法太邪恶了……

    她将小坎肩放到后排座,再一个转身,腰肢扭到李伟杰那个方向,领口挤作一团,变得很深,一对坚挺的几乎要撑破裙子。

    苏玉雅拧腰的时候,裙边缩得更高,几乎将大腿完全暴露出来,像明亮的瓷器,惊心动魄。

    她终于坐好了,从半开半闭的车窗里飘出檀香味儿,是从苏玉雅身上散发出来的。

    “坐好了。”

    苏玉雅发动汽车,将头发向后拢了拢,双腿微微交错一下,看了李伟杰一眼。

    她将裙边往下扯了扯,想遮住大腿,但那动作的挑逗意味反而更强烈。

    苏玉雅不经意间把男人的目光吸引到她最神秘诱惑的地方。

    李伟杰想,只要不是圣人和太监,面对这一幕,都会做出本能反应的。

    李伟杰是圣人吗?不像。

    李伟杰是太监吗?不详。

    他们的车子滑了出去,切诺基的外壳擦拭得很明亮,闪烁着诱人光泽。

    车子在滑行时,没有一点声音,像一只暗夜潜行的妖兽。

    风从后轮卷出来,撕裂黑暗,又闭合,发出轻微的震颤。

    离开阴沉暮暗的停车场,朝着东莱大学驶去。

    李伟杰把美妇师母苏玉雅送到学校,自己没地方去了,于是在学校附近找了家网吧。

    以前大学是时候,李伟杰经常光顾这家网吧的,老板娘是个漂亮的女人,叫赵晓丽,今年三十九岁,个子不高,但体态很风韵。头发乌黑亮丽,烫得有点微卷,五官端正,皮肤白嫩,胸部很迷人虽戴有,隐隐可以看到一道深深的丰满的,非常风。但是当时的李伟杰只敢偷偷摸摸地看人家,并不像现在这样,盯着人家打量,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今天赵晓丽穿的好迷人上身穿一件黑色小背心,穿一条绿色皮短裙,李伟杰再往下看她的脚实在是太美了,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皮凉鞋,鞋跟又高又细,鞋面是几条柔软的细条,绑在那双脚上,显的脚柔润、修长,大脚指从鞋尖露出来,微微上翘,白白的脚趾上涂了红色的指甲油,显得很性感。

    “小李,好久不见你老了?咯咯,今天客人很多,外边的机子都满了,就连包间都满了,就一个双人间,不过里面有一个人了,要不要,要的话给你会员价再打七折。”

    “哦,行啊,就那间了,到时候要是有包间空出来了,你敲门告诉我一下!”

    李伟杰倒不是挑剔的人,只是如果旁边那人喜欢抽烟,那就另当别论了,包间里烟雾缭绕,他可受不了。

    “好,18号间,你自己去吧!我这有活呢,待会我再招呼你。”

    “丽姐,你忙你的,不用招呼我。”

    李伟杰知道暑期即将来临,学生大部分都没课了,网吧的生意自然火爆,至于说考试,靠着小纸条,一般都能过,过不了那是运气问题。

    对网吧算得上是熟门熟路的李伟杰走到18号包间,推开房门,不过接下来的情景确实吓了他一跳。

    只见红色的双人沙发上躺着一个半裸的年轻女人,酥胸半露,一只白嫩的小手正握着一只饱满的用力的揉搓着,而另一只手则从短裙下伸了进去,揉搓着自己的和,肉色的纱质透明小挂在修长白皙的右腿上。

    年轻女子嘴里还发出“哦”、“啊”的声,和电脑上正在播放的日本动作片里的声音交相呼应,而她显然没有注意到李伟杰的到来,还在继续用力揉搓着和。

    “我……”

    李伟杰吃惊的下意识的说了一句,不过这一句也惊扰了正在自慰的年轻女子。

    “啊!你……你怎么进来的?你……你快转过去!啊……”

    她慌张的叫了出来,并且赶紧用手挡住了自己和。

    虽然李伟杰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而且也被勾的欲火焚身,但是做人起码的道德还是有的,所以他还是转过了头,但是心里已经开始yy怎么样才能把她弄上床。

    一阵“悉悉索索”的衣料摩擦声音,不一会背后便没了声音。

    “好了!”

    声音倒是很好听,但是似乎充满了火气和羞涩。

    李伟杰转过头,这时候她已经穿好了衣服,虽然还是有些凌乱,但是至少不是那样衣不遮体了。粉色的短裙,白色的女士衬衫,脚上是白色耐克板鞋,披肩长发被染得透着一点酒红色,五官精致,小嘴不大,脸蛋粉红,娇嫩欲滴,不知是气的还是害羞的。

    李伟杰见她坐在外面的电脑前,没有起身的意思,便说道:“美女,是不是让个道,让我进去啊?”

    “啊?哦!好,好……”

    她显然紧张的要死,换做谁被人撞破这种事情也要羞愤的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李伟杰坐到电脑前,开机,打开qq,开网页,一切如常,但是心里却是火热难耐,李伟杰打开网页,虽然身边坐着一个漂亮陌生的年轻女人,但是他却没有什么顾忌,点开《赤裸的艺术——有多少超模可以全裸?的帖子。

    时尚圈最喜欢用美色过人来赞美天娇尤物,美艳绝伦还要秀色可餐,情色迷离才能叫人过目不忘。时装美幻的背后,总是离不了情色这条线,纵然名模佳丽再好,也是抵不过这招让人来的精神抖擞,迭起。时尚和情色就像是一对孪生兄妹花般,要不就是一对生死永不相弃的恋人,总是被人们掺和到一起。人们就是喜欢在时尚的氛围里面,享受性感带来的感官以及精神上面的冲击。情色催生时尚,在一定意义上面没有情色的时尚是没有任何看头的,那只会把消耗大把银子买来的衣服,就变成的夏娃手中的一块遮羞布而已,一副盔甲。

    其实裸体艺术已经不再是情色主义的代表,发展到社会的今天,我们几乎可以看到很多裸体的画面,有的是正面的,传达生命的意义,比如说是红丝带活动,有的则是褒贬不一的,为了制造眼球效应的,不管原因是何种,裸体艺术被不同的人看来也有着不同的风格,这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不过出于社会的不断发展,裸体越来越多地被认为是一种生命的艺术,而不仅仅停留在情色的定义上。

    李伟杰通过眼角的余光中观察,她显然也有些手足无措,胡乱地作着电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还时不时的蹭蹭双腿或者用手弄一弄,估计是下面流出来了吧!李伟杰心里色色的yy着。

    她显然也发现李伟杰再看她,没好气的说:“看什么看!”

    “呵呵,青春啊,就是暴走的。”

    李伟杰笑着说,说完也不管她脸色多难看和尴尬,回头开始弄我的电脑,不过他却是没有玩游戏,而是直接点开了国外网站的主页,开始看起了高清的“艺术”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