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866章 发生关系
    
  “你问这干嘛?”

    李伟杰其实一点也不心虚,男人房间多少都会有些平面色情媒体的,差别只是在于是写真集、a片还是漫画或小说而已了,而他的收藏则要丰富得多,碟片、写真、视频、漫画还有小说应有尽有,只是李伟杰并不会将那些东西随便摆,开玩笑,这些东西能乱放吗?要是家里来个客人,是男的还好说,如果是女的,想象一下,女客人在你的茶几上发现一本playboy(花花公子)、龙虎豹(港台h杂志)、异形馆(不知道这套书的人也应该知道樱花通信、两人性世界吧)或者是在沙发背垫后翻出一条丝袜亦或胸罩什么的。《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内衣裤丝袜吊带什么的倒是每次都是放的很好的,但是李伟杰却很不幸的曾经被女性同学在家里翻出两本杂志,当时那叫一个尴尬,那你同学急忙告辞离开,本来说是来借参考书的,结果参考书也不借了。

    那两本吓跑美女的杂志,一本《花花公子》一本《龙虎豹》都是李伟杰已经熟得不能再熟的,《花》那期主打一个巴西美女,一头黑色卷发,仿佛脸盆大小,腰却很细。

    李伟杰每看到这两个脸盆大小的,就想起心里的那个阴谋理论:这里面一定有阴谋,同样是十斤肥肉,扔在肉铺里就没人要,长在她身上就让人热血沸腾,为什么呢?他一闭眼,想回忆起哪个姿势,巴西美女就会在自己脑海里摆出那个姿势,完全不需要杂志的帮助。但是这本杂志有纪念意义,而且印刷精美,还是英文的。中考的时候,考“兴奋”的英文拼写,李伟杰闭着眼就写出来了。至于那本《龙虎豹》李伟杰记得更清楚了,比较巴西美女,他更喜欢亚洲姑娘,头发是黑的直的,奶大得也比例合适,不像注过水或是充过气,大猩猩似的。那期《龙虎豹》主打一个香港肥婆,戴个眼镜,手抓两叠港币,在银行做出纳,人生最大的理想是每天经她手数过的钱都变成自己的。顺便说一句,两本书都是马凯那里“顺”来的,至于他是哪里来的,不出意外应该是他老爸的私人珍藏。

    正是因为有这个深刻到烙印在骨髓里的教训,因此李伟杰公开摆出来亮在外面的,还是一般的漫画与小说,而刘淑苓刚才看的,就是那些一般的读物。

    “哎呀!回答我有没有啦!”

    刘淑苓使出女人两大终极武器之一的撒娇了,还有一大杀器自然是眼泪了。

    “唉……有啦……”

    李伟杰不得不承认,女孩子撒娇真的是很厉害,尤其是美女的撒娇,往往可以让男人无法抗拒她的要求,即使对方并不是自己的女人,正因为是在还没有推倒的前提条件下,更是容易让男人无法抗拒女人的种种无理要求以及刁钻问题。

    轻轻咳嗽一声,李伟杰硬着头皮说道:“你到底问这个想要干嘛?”

    “那如果你有的话,能借给我看吗?”

    刘淑苓给了李伟杰一个并不意外的答案,废话,不是要看问这干嘛?

    “我很好奇呀!”

    只是虽说不意外,可是这和李伟杰答不答应是两回事,虽然他自己是在初中的时候就接触过黄色漫画了,看小说是高中时养成的习惯,可是李伟杰却不认为他这样是对的,所以并没有马上答应。

    女生看色情刊物其实一点也不奇怪,为什么男人能看女人就不能看了?只是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看,可就不是仅仅不伦不类就可以形容的了。如同在打破极限的刺激运动(跳伞、蹦极……中,李伟杰可以为了追求刺激而把自己生命看得很淡,可是却不能够灌输别人那种观念,因为生命是个人的,他不该以自己的生命观要别人接受。

    话是这样说,可是刘淑苓却一副一定要看的坚定神色,而且一直对李伟杰撒娇,真的是被她打败了,他只丢一句话给刘淑苓,一字一顿地说道:“如果你不想和我上床就最好打消看那些东西的念头。”

    李伟杰以为他暗示得够明白了,如果刘淑苓在李伟杰面前看了那些东西,而他会不想上她,答案是肯定会,绝对会,百分之百会。

    果然这句话让刘淑苓安静下来了,李伟杰也以为达到了目的,所以就继续看网路上的小说,不再理睬刘淑苓,等她想通后就会乖乖继续去看那堆漫画了,他有自信自己收藏的那堆漫画绝对可以让刘淑苓即使熬夜不睡看,看到第二天也还看不完的。

    这时李伟杰是抱定这样的打算的,他自然是上网看小说了,如果刘淑苓忍不住自己主动,他们今晚就会有所交集,也就顺理成章的发生男人和女人单独待在一起应该发生的事情了。

    作为正常男人,这时李伟杰其实很想和刘淑苓发生关系,只是因为发生了刚才的尴尬事件,因此他抱着这样的心态也不觉得有怎么不对,既然刘淑苓不想让自己主动,那就她主动好了,反正夜还长着呢!

    从刚才刘淑苓的反应,李伟杰相当有自信就算自己不主动,今晚也肯定会发生一些事情,因为上天似乎注定不让他如此煎熬地度过。

    突然间一双温暖的手自颈后抱住了李伟杰,也有股重量自他右肩压下,让李伟杰不其然地转过头来,却冷不防被吻住。

    不用说,当然是刘淑苓,而且李伟杰也明白为何刘淑苓要这样,她忍不住了嘛!作为本书的男主角,哥这么一个英俊潇洒的帅哥坐在这里,单薄的衣服下隐隐显露着精壮的身体,是女人看到就会有冲动的。

    刘淑苓吻得很用力,突如其来的深吻让李伟杰不知所措,他想过她会主动,但是没有想到刘淑苓竟然这么快就主动了。

    如果是未经人事的男人,也许会急急忙忙地想把对方推开。李伟杰有个兄弟还没开荤之前,对于这档事真的很龟毛,好几次有这种机会,都会在最后关头拒绝对方或因对方喊停而停止。

    因先前的冲动,李伟杰的身体本来就经不起挑逗,加以现在夜深了,人的理智比任何时候都还要薄弱,有美女投怀送抱,再不吃就真的对不起自己,而且女方都主动了,这时候当柳下惠,当圣人也对女方太过失礼了,找了一狗票理由就是被挑起了,不发泄的话真的会早死的。

    只是突然一阵烫热感降临他的脸部,刘淑苓在哭?虽然为之一愣,不过很快李伟杰就化被动为主动,起身转过来将刘淑苓压倒在床上,紧紧吻着她,并以舌头强制地撬开刘淑苓的双唇,将舌头伸进她嘴里,与刘淑苓的舌交缠着。

    虽然看到刘淑苓眼角有着泪水,也感到她身体在发抖,可是李伟杰已经不愿意再去多想,这次是刘淑苓主动的,可怪不得他定力不够了。

    刘淑苓虽然流泪颤抖,可是也并没有太过强硬的抗拒,甚至说,是一种逆来顺受的感觉,双手像是不知道往哪儿摆似的,抓了床上的棉被又放,紧紧抱住他,忽而又放开。

    李伟杰故意忽略掉刘淑苓的举止,只想占有她,既然是自己挑起的,就别怪男人当禽兽了。

    两人紧紧接合着的四片唇瓣没有分开,李伟杰双手却已经有了行动,隔着刘淑苓的t恤,对她高耸的胸部慢慢地抚摸着,感觉得出刘淑苓似乎想要叫出声来,却因为他嘴唇地紧紧贴合,使她无法叫出声来,只能由鼻子发出浓烈的呼气声。

    等李伟杰的唇离开了刘淑苓的唇,吻向她颈子之际,刘淑苓才得以发出呻吟声。

    “不……不……不要……快住手……啊……”

    原先只是轻声地呻吟,而在我稍加施力搓揉着刘淑苓的胸部,隔着t 恤轻轻地探索着刘淑苓时,轻微的呻吟突然地大声起来,“啊……痛……不要……”

    刘淑苓又哭出来了,她这一哭,李伟杰就郁闷了,虽然知道他力道绝对不会下得太大,可是看刘淑苓都这样了,哪还可以继续啊!

    急忙停止了动作的李伟杰而后万分爱怜地吻去刘淑苓脸上的眼泪,他不是纯情的h-game玩太多了,而是总的来说,李伟杰对刘淑苓还是很有好感的,所以还是希望要有相当好感度的成立为前提。

    李伟杰侧过身将刘淑苓拥在怀中,不再有继续下去的举止,她也依偎在他怀中,不说半句话。

    “该死的……”

    李伟杰心中咒骂了一句,自己难道就不能再禽兽一点吗?难道自己真的禽兽不如?

    他轻轻抚着刘淑苓的头发,柔声地问着:“蜜儿,怎么了吗?怎么哭了呢?”

    “好怕……好害怕……”

    刘淑苓啜泣着说着。

    “嗯?怎么了?怕什么?”

    因为刘淑苓的啜泣,那副无助感,让李伟杰不期然地将她抱得更紧。

    “刚刚看完那部……像这样的情歌,好想哭……好害怕……”

    刘淑苓因为哭泣而断断续续地说着。

    像这样的情歌?的确那部漫画一开始看是很感动,可是害怕却很难理解,除非看的人也有相同的境遇,的确是蛮怪的一部漫画,第一次看会觉得很感动,看了几次后会觉得荒谬……

    “蜜儿乖乖,那只是漫画呀!有什么好怕的呢?”

    李伟杰只能笨拙地安慰着刘淑苓,啥也没做,都禽兽不如一晚上了,咬咬牙,再忍忍,男人就应该对自己狠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