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610章 公园的爱
    
  没过多久,马凯面带春风的回来了,坐下问道:“你没找小姐啊?”

    “找了,完事儿了。《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李伟杰说。

    “不会吧?你可是每次都比我能干,我完了你都完不了。”

    马凯显得很惊讶。

    “那是我找的小姐活儿棒。”

    “就是刚才那个妹?”

    马凯问。

    “啊,就是她。”

    “是吗?真是人不可貌相呀!”

    马凯随口说着,坐到李伟杰边上,又说:“我找的那个也不赖……我说我怎么一出厕所,一眼就看上她了,敢情身怀名器,‘田螺’……”

    “那这回你可美了。”

    李伟杰笑着说。

    “美什么,别的做了老半天,都快完了我才知道,根本没几下就出来了。”

    说着,马凯又嘿嘿的笑:“我又加了一个钟,好好尝尝‘田螺’,你也别闲着,再找个玩玩儿吧!”

    李伟杰一听,笑道:“你在这里就爽透了,后面还有力气去别家儿吗?”

    “不管了,玩儿不动了就算便宜你了。”

    “那可好,你使劲儿玩吧!我在这儿等你。”

    马凯哈哈大笑,使劲一拍李伟杰大腿,笑道:“没想到你也有这么一天啊!”

    因为每次都是马凯先完事,等李伟杰出来,这次终于风水轮流转了,马凯说完,起身又走了。

    李伟杰找服务生要了一罐王老吉,正喝着,又有小姐上来了,十分钟里来了五个,他一个也没要,一来李伟杰没那个心思,二来那些小姐看着也不值她们报出来那个价。

    当然这也怪他自己,李伟杰现在正在用手机看一篇关于柳岩的报道,一身典雅长裙造型的柳岩淑女味儿十足,加上照片是ps过的,和柳岩一比,眼前这些小姐自然就看不上眼了。

    众所周知,舞台是明星的天下,更是主播的天下。曾几何时,33岁的美女主播侯佩岑在节目现场撩裙小露事业线,并要求吴宗宪亲自验证,其实,很多主播的风采比明星还要略胜一筹,不仅人长的漂亮,一流的口才,身材也很有料。对于性感撩人的美女主播们来讲,展现自己的傲人事业线,真的是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近日,人气性感主播柳岩一辑典雅长裙造型的写真首度曝光,画面中柳岩长发披肩,先后以蓝紫色、粉裸色两款淑女长裙出镜,表情恬静中略带忧郁,尽显妩媚动人的女人味。而近来因《画壁》全程宣传皆以性感装束惹来热议,柳岩也通过15题快问快答的采访回应表示自己的态度:“我的两只耳朵,一只是关起来的,非礼勿听;一只是完全打开的,只吸收有营养的东西。我很早就学会了不让自己难受,从不纠结。”

    展现不凡的eq水准。而访问最后,柳岩直言自己的“快乐”来自生活的细节,与家人的相处的亲情温暖,令她感受最大的幸福。

    人未到,胸先到。这几乎成了近段时间内,冠在柳岩头上的标题了。其实早在好些年前,柳岩的丰满身材就曾经被大做文章,但是这一次她在电影《画壁》全程宣传期间呈现出的大胆与火辣,才真正把她推上了风口浪尖。穿着大胆火辣,挺胸展示自己的事业线,但柳岩干的却是一个拿女人当男人使的电视行当,“生活中我男人缘不佳,没什么人追”这样一个性感尤物,却称自己从未遇见过潜规则,也没有听说过。在这个圈子里,她只知道埋头工作,也管不得别人怎么议论自己。

    反正来来回回,你看或者不看,我的胸就在这里。柳岩坦坦荡荡面对香港媒体镜头的时候,还向他们解释:我可以把胸托得更高些,但我不喜欢,因为那样不自然。而直爽的柳岩更是坦言自己15、6岁都不穿内衣的,就穿背心,直到18岁才知道自己是什么size,因为她的发小开了个内衣店,她帮她挑了第一件内衣。而更雷人的是,柳岩说在自己16岁的时候,有一次回来,一个和她关系特别好的女孩子就说,他们说你没有谁谁谁长得漂亮,就是拿柳岩的胸部说事。说柳岩的胸完全不像少女的胸,像是生过孩子的。

    对于众人纷纷贬低柳岩老是老自己的胸说事儿,柳岩则回应:一是说我借胸上位,胸是我自己的,我没有借别人的。二是卖胸卖上瘾,我没吆喝也没收钱,这不是卖。大家不要用有色眼镜去看待我,现在风口浪尖上无论我说什么,大家都会有歧义。

    如此看来,说柳岩向前辈小s侯佩岑叫板真的是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北京冬雨对美女主播柳岩想说的是:秀自己的胸,让别人看去。

    从金百合出来,马凯精神不减,反而更加兴奋活跃,跟李伟杰直讲那个肉感小姐的“田螺”怎么怎么美妙……

    李伟杰和马凯分开后,匆匆赶回家。

    看着马凯欢天喜地的离开,李伟杰不由又是好笑又是好气,怎么就和中了五百万似的?不过话说回来,这好像是第一次李伟杰掏钱请马凯找小姐。人是会变的,现在是第一个,但绝不是最后一个,以后公司开起来,少不了要应酬,要请客……

    他到了楼下,接到电话后的宋雅女早就在楼下等候了。

    两人在外面吃饭,然后像昨天那样出去逛逛,到很晚了再回家。

    在离莲花小区不远的一家中餐馆解决了晚饭问题,宋雅女起身去了洗手间,李伟杰接了个电话。

    “喂,你好……”

    “我和老公已经20天没有一次了,之前也是一两个星期才有一次吧!我感觉就是很久很久才有一次。我在想他可能对我没那感觉了,我呢,跟他做的时侯,也没什么感觉,本来有感觉的,可是和他一做起来,就变得没什么感觉了。”

    “喂,小姐,你……”

    “在这方面他让我觉得他很没用,有几次好像他也挺努力的想让我满足,可是他真的没有让我那么舒服,他31岁,比我大可是他就像是已经衰老的人一样,很没力气。哎,每次没一会就焉了,他总想挺起来,可就是不行。这种状况让我真想哭又哭不出来 ,我在想肯定他对我不感兴趣了,要不然怎么会这样,也许我没有什么好性感的,让他提不起劲。”

    “不是,小姐,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现在他在外地的几天了,过段时间回来,我觉得我一个人过也一样的,只是少了一个陪在身边睡觉的人,一个人也照样睡。心里对他早已经感到难受了,而且他的这种让我很不开心,真的,经常我也在想,他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什么的,可是我怎么也没发现,不知道是不是我笨才没发现的。”

    对方并不理会,自顾自地说着,李伟杰头上全是黑线。

    “以前也跟他沟通过,也表达过不满,他就说我就是不想碰你,碰都不想碰你,要么就说你到外面去找男人啊,我不会说你的,要么就是说一个女人怎么对这个那么多的(我哪有啊,我是越来越没,最多几天想一次或是一个星期两个星期,这个也算多吗?)而且他自己看黄色,却从来不喜欢我看,我还发现过他一个人偷偷的看,却不准我看,说哪个女人看这种东西的。还有他说过,他之所以手,是觉得那样不累,意思是觉得累。以前和他我总是鼓励他,夸他,后来,我实在觉得他太没用了,烦得很,经常这方面让我很不舒服的,于是我表现出了不满,叹气什么的。”

    难道遇见疯子了?李伟杰一脸无奈。

    “现在我觉得他是好像完全不需要我了,我也不再主动了,我累了,他就像一条死鱼让我感到没劲,我也懒得花那个力气去努力了,再加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努力了,因为是他不要我,要我了他也不行,总是没力气,软叭叭的,让我没劲。”

    李伟杰正准备挂电话,那边的女人在说完“我觉得我年纪轻轻的就像是守寡了一样,觉得他不爱我了,觉得跟他在一起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意思”后,居然很有礼貌地向他道歉说对不起。

    “我这个电话号码是随便打的,只是想找个人倾诉一下,真的很对不起……”

    李伟杰这次是真的感觉“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其实这个道理他早就知道了,只是没想到今天竟然被自己遇上了。

    挂了电话,宋雅女从洗手间出来,李伟杰提议去西岭湖公园,她现在根本不管要去什么地方,反正只要和他在一起就行。

    于是宋雅女如小鸟依人般的随着李伟杰来到了武安市中心的西岭湖公园,这段路途也不算近,两人走路就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

    进了公园之后,两人特意找了位于公园最里面的一个角落,然后找了一张长椅坐下。

    宋雅女马上贴心的向李伟杰靠了过去,找寻着令她感到安全的胸膛。淡淡的发香随着她的紧靠飘近,今夜宋雅女有着令人窒息的装扮。

    宋雅女为了方便与李伟杰的约会,便穿着最令她凉快的衣裳(秋天并不冷,就算是冬天也不过是寒冷城市秋天的温度)露出她光滑、粉嫩的背部,靠着脖子后的细带维系着前胸最小限度的遮掩。看来宋雅女还是回了寝室的,不然就是回了家的,不然哪里来的这身衣服,不过想到她这么精心打扮是为了自己,李伟杰也没有多说什么。

    李伟杰将手轻举搭在宋雅女的肩上,将头轻触着她的秀发,眼睛往下看,在她的胸罩内藏着让人停止呼吸的小山丘与红艳的樱桃。

    李伟杰的视线再往下移动,她那二十四寸的小蛮腰被这一套粉红色套装的腰带轻轻的系住,加上膝上十五公分的裙长,李伟杰清楚的见到她那匀称的小腿包裹在微泛着光的丝袜中,眼界的尽头,是宋雅女小巧的脚丫终结在今夏流行的蓝色高跟凉鞋之中,今夜的她是这么这么的诱人,李伟杰不禁开始蠢蠢欲动!

    四目相望,好似整个公园里只剩下了两人一样,李伟杰伸手紧紧的把佳人搂在怀里,温热而又充满女性香气的躯体让他这些天来紧绷的神经也舒缓了下来。

    “这样温暖的躯体才是真实的啊!”

    李伟杰不禁暗自感叹。

    今晚西岭湖公园并没有多少人,两人所处的角落更难见到有人影出现,于是他们闭上眼睛,开始享受着这难得的安祥。

    李伟杰低头看向在自己怀中的宋雅女,她长长的睫毛正轻微的颤动着,娇艳欲滴的红唇即使没有任何唇膏的修饰,仍然晶莹水润,让他不禁想要尝尝它的美味,因此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把头凑向了宋雅女的红唇。

    在双唇接触的那一瞬间,天地间彷佛没有了任何声音,只有彼此的心跳声回荡在耳边,彷佛有股电流通过了彼此的身体,直达灵魂的深处,每一个细胞都为之愉悦不已。

    如果可以,李伟杰希望这一刻可以永恒。他接着用自己的舌头叩开宋雅女娇羞不已的红唇,极力想要用舌头抓到她的香舌。

    可惜这位美女接吻的功夫实在太差,好不容易才让李伟杰触到了她的香舌。

    宋雅女不由得全身颤抖,整个身体都无力的挂到了李伟杰的身上。李伟杰搂着她细腰的双手已经开始不老实的向她的胸前进攻,当他的双手终于攀上那柔软而又高耸的双峰时,宋雅女才低低的发出了呻吟。

    宋雅女的脸上晕起一层淡淡的粉红色,这是任何一种胭脂都不能媲美的美丽颜色,就是情人害羞的脸颊,如春天盛开的桃花般美艳。

    从手上传来的柔软触感让李伟杰稍稍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只想拂遍宋雅女的全身,李伟杰的双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引得怀中的美女一阵娇弱无力的喘息声。也许是想挣脱李伟杰的怀抱,整个人都在不安的扭动着。可是李伟杰又怎么会让她如愿,抱着她的双臂又加了些力道,一只手已经伸进她的衣服里。

    那真正肌肤相亲的触感立刻让李伟杰的手心如被电流通过一样的颤抖,光滑如上好丝绸的皮肤隐隐传来了轻微的抖动。

    “会……会被人看到的!”

    宋雅女吃力的在李伟杰耳边轻吐着气,却不知道她那温热的气息吹在李伟杰耳朵里时只会让他感到更加兴奋。

    李伟杰大力的捏了一把宋雅女的细腰,紧紧的抱着她,近乎粗鲁的把她往长椅靠背那里一推,然后迅速翻身压住她,把她紧紧的抵在长椅之上。

    “老公!”

    宋雅女似乎有点害怕的用她的双手抵在了李伟杰的胸口处,呼出的气息也有点急促起来。

    李伟杰没有说话,体内勃发的已经让他说不出任何一个字来,就像是着了魔一样,他把头轻轻的抵在她的额头。此时李伟杰呼出的气全都喷在宋雅女的脸上,他感觉她的脸颊正迅速的变红。

    宋雅女微微的抬起头来,身体不自觉的向上仰了仰,她的红唇有意无意的触碰到了李伟杰的嘴唇,淡淡的女人香从她的体内散发出来。

    李伟杰望着近在眼前的娇艳双唇,毫不客气的吻了下去,只觉得从她的小嘴里传来了柔软又温热的感觉,让他更是喘不过气来。接着李伟杰从她的衣服下摆处将手伸进去,李伟杰感觉到她正在全身的颤抖,那皮肤里传来了一阵阵电流般的刺激感让李伟杰使劲的把自己坚挺的往她的处压了过去。

    这个举动立刻惹来宋雅女的一阵娇喘,不知道究竟是她在挣扎还是她故意的挑逗,她竟然开始轻微的摇摆起她的腰枝,在晃动中摩擦着李伟杰的。

    李伟杰只觉得彷佛要胀裂开来一般,他的手已经握住了宋雅女胸前的那对双峰,他费力的钻过双峰上的障碍物,用手指捏住了她胸前的突起,却引得她更是激烈的扭动着身体。

    李伟杰放过了宋雅女已经被自己吻肿的红唇,轻轻的咬住了她小巧的耳垂,虽然这个部位面积不大,却也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之一。

    从宋雅女渐渐被弥漫的眼睛来看,李伟杰知道自己可以更大胆一些了。因此他拉开她的衣服,衣衫不整的样子让她看来更是性感,李伟杰吞了吞口水,继续向下轻吻,她那微微突起的锁骨处甚是迷人,李伟杰伸出舌头,轻轻的舔向她锁骨处的凹陷,她的皮肤表面好像涂了一层蜜一样,竟然是甜的。

    李伟杰感觉怀里的人儿颤抖得更是厉害了,不停上仰起伏的和李伟杰的身体紧紧的摩擦着,从她喉咙里发出的轻微喘息声让李伟杰的双手更是肆无忌惮的游走在她的娇躯上,李伟杰的一只手已经移到了她的翘臀上,那丰满弹性的臀肉在李伟杰的手心里弹跳着,他微微的弯下了身体,把自己的胸膛紧紧的贴在宋雅女早已裸露在外的双峰上。

    两团柔软让李伟杰不禁目眩神迷,感觉宋雅女抓着自己背部的手也更紧了,李伟杰坚挺的正不断的磨蹭着宋雅女的,李伟杰感觉身上所有的血液都汇集在一处。

    李伟杰一把抓住了宋雅女的小手,把她引导到了那里,她只是一震,还是乖巧的顺了李伟杰的意,虽然只是一动不动的覆盖在那里,但是也够让李伟杰血脉贲张了,他问道:“我们去那边的草地好不好?”

    宋雅女顺着李伟杰指的方向望去,在靠墙角的那棵大树下,那片所谓的草地比这里更加隐密。

    宋雅女明知道过去那里是什么意思,但是她仍然微微点头“嗯”了一声,接着就被李伟杰几乎用抱着的走了过去。

    到了那片草坪之后,李伟杰先脱下自己的外衣摊开铺在地下,然后向宋雅女做了个脱衣的手势。宋雅女为了讨他的欢心,虽然有些不太情愿,还是脱下了外衣。

    宋雅女里面穿着绣有花边的丝质胸罩和很窄的三角裤,部的耻毛有一些露在外面,她不但硕大、大腿滑嫩,上的耻毛也十分浓密,非常性感。

    李伟杰的手不安分的由宋雅女的肩滑过她的腋下,右手掌进逼她发育良好的山丘,然后他开始用自己的虎口托着山丘的底部轻轻搓揉着,宋雅女没有抗议,只是在李伟杰的怀中轻轻的喘息。这个轻柔的动作显然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刺激,李伟杰的食指感觉到宋雅女的蓓蕾硬起来了,纵然是隔着一层胸罩也可以清楚的感觉到。

    因此李伟杰的手掌整个罩在宋雅女的山丘上,揉捏着宋雅女硬起来的蓓蕾。

    宋雅女的头也不再轻倚着李伟杰的胸膛,她把头抬起来,从李伟杰的耳后一路吻过来,两片唇想要找寻他的唇。李伟杰自然相当配合,他转过自己的头,四片嘴唇再次紧密的接合在一起,李伟杰的手停止了动作,专心的与她接吻,宋雅女也尝试着用自己的舌头轻敲他的门牙。

    “是她想进来了吗?”

    李伟杰的舌头伸出去迎接宋雅女的来访,他吞咽着她的唾液,她的嘴也发出“嗯嗯”的声音,似乎是想把他吞进去的份要回来似的。他们就这样热情又深情的吻着,当李伟杰觉得可以更进一步的时候了,才停止了他们之间的吻。

    宋雅女不舍的退出她的舌头,眼看着李伟杰将她的双腿架到他的大腿上,她现在与李伟杰呈四十五度角,宋雅女的双手环在他的颈后,继续将双唇靠过来,想再得到他的温存。

    李伟杰毫不考虑的将自己的嘴靠过去,两人又开始热情的吻着。

    李伟杰同时将自己的手绕到她的颈后,查找着她露背装颈后的细带。

    宋雅女捉着李伟杰的手放到她硕大的上,十分柔软,李伟杰的手探入她的贴身胸罩内,握住她的小倍蕾。然后李伟杰将她的颈后的细带解开,再褪下露背装前胸的部分,双手再往后查找她胸罩的背带,李伟杰打定主意要解放她的,露出那天然诱人的曲线。

    李伟杰轻轻的解开了宋雅女的束缚,她的便跳了出来,蓓蕾依然是粉红色的,不过今晚看起来比较大,胀胀的,粉白的颜色、圆润的外观,挺立在李伟杰的面前。

    李伟杰沿着宋雅女的粉颈一路轻吻到她的,她发出轻哼声,鼓励着他向两边的樱桃进犯。李伟杰的手掌抱着她的腰,嘴则在宋雅女粉红色的樱桃上玩着游戏,有时轻咬,有时用舌头围着尖端绕圈圈。

    宋雅女则无力的将头靠在李伟杰的左肩,在他耳朵旁轻轻的哼着、娇喘连连,像在赞许他做的这一切。李伟杰稍微使了点力搓揉,宋雅女就发出扣人心弦的声。

    李伟杰舒服的吻着宋雅女的蓓蕾,一只手轻轻抚着她的,一阵甜丝丝的快感渐渐弥漫宋雅女的全身,她开始呻吟了。李伟杰可以感觉到她的湿了,就用魔术般的手指轻柔的搔着她的花房,顺着花瓣的中间上下刮着。

    销魂的快感令宋雅女不停的喘气和娇吟,双腿也不受控制的乱蹬着。

    李伟杰又用嘴在玩弄她双丘上的樱桃,同时一只手不安分的往下探询她的蜜道。

    李伟杰用左手向宋雅女的神秘三角区探去,深入她的裙中循着她的大腿往上探。接着这一只贪色的大手突然伸进她的里,在她的蜜道口上磨擦,指头沾上花液后就压在花核上卖力的磨擦着。

    在李伟杰的挑逗之下,宋雅女升起一股热意,脸颊泛着红光,有一半是因为害羞紧张,一半则是由于性冲动,让宋雅女看来更是娇羞妩媚。

    李伟杰摸着宋雅女滑嫩无比的肌肤,压抑不住体内的欲火,一根黑黝黝的巨棒,马上想要破裤而出。

    越过丝袜的顶端李伟杰赫然发觉到宋雅女的已经湿了一小块,接着他的脸往上仰,再次沿着她粉白的颈部的曲线蜿蜒轻吻而上,寻找她的嘴,他的舌头想在她的嘴巴中再捣乱一次。

    宋雅女温柔的接受了李伟杰,他们的唇再次结合。

    李伟杰的左手已经准备就绪,在宋雅女的外肆虐着。他轻揉她的花核,宋雅女的喉咙中发出呻吟声,感受着他的中指与食指缓缓的深入自己的中。

    经过多次的摸索,李伟杰已经知道宋雅女的所在,他的指头便朝着那里抚过去,李伟杰感受到她在颤抖,这个颤抖是随着李伟杰在上的爱抚而生的,而且宋雅女的喉咙中还传出“嗯……”

    的呓语。

    随着宋雅女再一次呻吟出声,不只下面收到刺激,即使上面也是一样,他们的舌头火热的在她的口腔中交战着,你来我往,两个人的舌头互缠绵,或是李伟杰去舔她的牙齿,她来玩弄李伟杰的舌根。

    李伟杰感觉到宋雅女的反应,她的手沿着李伟杰的胸膛往下抚摸查找着腰带的位置,再往前向他的下腹移动,然后双手轻抓着他的金箍棒,隔着裤子爱抚它,她的抚弄使李伟杰的胀得难受,隔着裤子已经不能再满足他了,因此李伟杰的手退出她的裙子,把她的腿由自己的大腿上移下来。

    宋雅女聪明的起身蹲到李伟杰的前面,拉下他的拉链,想将他的移出来。当拉链一拉下来,李伟杰的便立刻迫不及待的冒了出来。

    宋雅女的手承接了这个贪婪的部位,接着她的头低下去,伸出舌头轻舔着棒头的尖端——这个李伟杰最敏感的部位之一。

    不一会儿宋雅女的嘴巴便已经容纳这支长型的怪物,她的技巧是极富挑逗性的,她用牙齿轻咬着的外部,她的头上下运动,有时还往左右拉扯,李伟杰的顶端不时触到她的喉咙深处,他的反应越来越激烈,也越胀越大。

    李伟杰的手想伸到宋雅女的胸前,张开手去抚弄她的山丘,但是这时他的下腹却传来第一次的震动。

    他急忙阻止她的动作,宋雅女抬起头不解的望着他。

    李伟杰从她的眼中读到她不悦的表示,于是他用双手将她扶上来,宋雅女的双手依然紧抓着他的。

    他附在宋雅女耳边有点焦急的轻声说道:“老婆,你再这样调皮的玩,你老公我就要泄出来了。”

    “就是要你泄掉,谁让它不安分了,我要解决了它,省得你不老实!”

    宋雅女说完甜甜的笑了两声,轻吻了李伟杰的脸颊一下,又蹲回到他的分身前,双手稍松,却伸出舌头开始玩弄他的,不过这一次,宋雅女没有向上次那么急切了,她先沿着李伟杰的棒头边缘舔舐,渐渐往下把整个含在嘴里,一只手不时的上下着,有时还把下的枪囊含到嘴巴里去。

    李伟杰感动极了,想把宋雅女也带到高峰,于是他双手伸到宋雅女的腋下想把她举起来。宋雅女便停止了口里的动作,整个身子伸直了,站起来。李伟杰的手沿着她的大腿把她的裙子往上撩,宋雅女则跨坐在他的腿上,双脚张开了一个很大的角度。

    宋雅女将双手环在他的颈后,身体一面往前移,她的嘴也在找李伟杰的嘴。

    李伟杰一转身,双唇紧紧的印上来,任凭她的双手紧紧的拥着自己。很快的,他们的舌头就又卷在一起了。

    他们已经在这里待很久了,李伟杰看着宋雅女,而她依然痴迷的看着自己。

    李伟杰预计她不会在这个时候要求离开,而他自己也不太想离开,于是李伟杰紧紧搂住她,尝试去用双手来使她满足,顿时黑暗中只剩下他们的呼吸声。

    在李伟杰双手上下的探索中,特别是他手指的挑拨下,宋雅女很快就达到了。

    过了好一会儿,从的余韵中回过神来的宋雅女的双唇才离开了李伟杰。

    宋雅女随即重复着不久前的动作,她蹲来,把李伟杰的拉了出来,轻轻的含着,她的舌头轻舐在棒头上,渐渐的把全根含进了口中。

    李伟杰的不断的胀大,填满了宋雅女的小口,而她仍用生硬的技巧弄着。

    不一会儿,李伟杰就快要,赶紧拍拍她的头向她示意。

    但是宋雅女似乎浑然不觉,仍是紧紧含着,而且加快了上下的速度。

    李伟杰只觉得自己的越来越热,而宋雅女依然像婴儿的小嘴一样吸啜着它。

    李伟杰积聚了一肚子欲火一直没有得到发泄,这时再也忍不住,猛然觉得一麻,心知要爆发了,连忙大力把往宋雅女口腔深处一顶,然后迅速的想将龙头从她口内拉出。

    无奈宋雅女用自己的小手,紧紧的抓住它不放,李伟杰只得任由一阵乱颤,一股股顿时从龙头射出,全数射向她的樱桃小嘴。

    一股股全数灌到宋雅女的的口中,她居然将头一扬,随着喉咙的一阵伸缩,她竟把这些全吃下肚中了。

    感动之余的李伟杰把她扶了起来,双手捧着她的脸,满含怜意的说道:“难为你了,老婆!”

    宋雅女摇了摇头,突然推开了他,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一脸奇怪的表情。

    李伟杰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情,马上关切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想吐?”

    没想到宋雅女却又松开手笑了起来,搞得李伟杰一愣一愣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想我的嘴巴要怀孕了!”

    宋雅女笑道,得知谜底的李伟杰也不由得开怀笑了起来。

    李伟杰随即看看腰间的传呼机,发现时间也不早了,于是两人穿好了衣服,收拾一下便离开了草坪向公园外走去。

    两人出了西岭湖公园的大门,宋雅女拒绝了李伟杰要搭出租车的提议,坚持要步行回去,她认为这样才称得上浪漫。

    等两人回到宋雅女的租屋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