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606章 私生之女
    
  王晴今天一直在忙,忙的神志都没有时间八卦,整理完手头上所有的资料,本来分配给她做笔录的钟祥已经被别的警员接手了,王晴随手翻开笔录本。《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昨晚我本来是想去图书馆的,可在路上就碰见阿松了。他情绪很低落,硬拉着我一块喝酒。我看他心情很差,就陪着他啦!在酒吧他不停地诉苦,觉得被你们警方怀疑很委屈,喝个不停,我只好陪他一起喝。后来我看他喝得太多了,就打算送他回家……”

    “你确认他真的喝了很多?”

    “他一伸脖子就是半瓶,喝那么多还没倒已经不错了。嗯,我送他到了楼下,他突然又说想喝,我拗不过他,就在楼下又买了两箱上去喝。最后我们俩都醉得不成样了,到中午才醒,害我被公司经理狠骂了一顿。”

    “你真的确认他把啤酒都喝下肚了?我们的同事看到钟松家里的地上有很多酒,会不会是他故意倒的,其实没喝?还有在酒吧呢,会不会也这样?你真的肯定?”

    “我真的看到他喝的。地上的酒也许是不小心打翻酒瓶洒的吧?我那时迷迷糊糊也不记得了。”

    “你既然迷迷糊糊,怎么能肯定他把啤酒真的喝下肚?”

    “警官,你也和朋友一起喝过啤酒吧?在敬酒的时候,你会不会对方没喝,你自己先一杯灌下去?我们是一起喝的,他还咕噜咕噜喝得很大声,不会假的。”

    “如果他只是喝一口故意喝出声音,却把剩下的大半杯倒在地上,你能不能发觉。”

    “应该能吧!”

    “能不能绝对肯定?那时候又吐又洒的,大家的衣服应该都湿了吧?他要是把啤酒顺得下巴倒在衣服上,你肯定你也能察觉?”

    “这个……我觉得他应该是真喝的,他骗我干嘛?”

    “也就是说你不能百分百肯定啦?还有,即使他真喝,他的酒量多大你清楚吗?”

    “我跟他喝过几次酒,我知道他挺能喝的。不过我的酒量也不差,我喝得没他那么拼命都醉成那样,他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再说了,那时候他说的全是醉话,假不了。”

    “如果他是装醉骗你呢?你再想清楚,有没有这可能?”

    “装的?不会吧!不象啊!他确实是喝得很醉了,那样子应该假不了。”

    “也就是说你还是不能绝对肯定了?”

    “我真的觉得阿松不会是凶手,相信我。还是,所谓酒后吐真言,他说他没杀过伯母,应该不会是假的。我真的觉得他不是这种人!”

    “钟先生,你也应该听过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吧。我们不是一定要指认钟松,不过他的嫌疑确实很大。如果你再想起什么细节,请马上跟我们联络!谢谢你的合作!”

    “那当然!希望你们尽快破案,慧慧死得太惨了……”

    王晴合上笔录本,让疲劳的眼睛放松片刻,缓解干涩后,她睁眼起身,走进审讯室。

    钟文贞拭着眼泪,有些伤感道:“慧慧是肃伯的独生女,她人很好,又活泼又开朗,还长得那么漂亮,真想不到是谁这么狠心……”

    王晴问道:“你跟她的关系是不是很好?”

    “还不错了。”

    钟文贞点点头,“肃伯对我们姐弟一向很好,慧慧没有姐姐,她一向当我是亲姐姐一样,我也当她是亲妹妹,我们很谈得来的。”

    “据你所知,钟慧有没有跟什么人结过怨?”

    王晴声音听不出波澜,仿佛只是照例的问题。

    “慧慧人很好,应该没什么仇家。”

    钟文贞摇摇头,“她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女孩,有谁那么恨她呢?要是关系不好的,除了伯母之外应该没有了。可是伯母已经……”

    王晴没有理会钟文贞的猜测,继续道:“那对于钟松,你有什么看法?”

    “他?”

    钟文贞听见钟松的名字微微一怔,“我弟弟就跟他比较好谈,我不怎么喜欢他!土巴巴的一点修养都没有。那时候肃伯没有儿子,看他无父无母的整天在街上流浪很可怜,才收养他的……你们怀疑他?对啊,现在他是肃伯唯一的财产人了……如果真的是他,那他也太没良心了!肃伯和慧慧对他那么好……”

    “你知道钟肃跟什么人结过怨吗?”

    “肃伯生意做得那么大,有什么仇家也不奇怪啊。不过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王晴眼看问不出有用的东西,合上笔录本道:“那好吧!谢谢你钟小姐,今天打扰了。”

    “不客气。”

    钟文贞眼睛红红的,“你们要是想知道伯母的事,他弟弟知道得多一点。如果想问慧慧的话,苗苗应该知道的比我多。”

    “苗苗?是黄苗吧?”

    王晴自然知道谁是苗苗。

    “对!她们从小玩到大,一向都是同一个班级的,关系好得不得了。慧慧死得这么惨,我看最伤心的除了肃伯就是苗苗了。”

    “谢谢你!”

    拖着疲惫的身体,王晴一路打着呵欠回到家中,此刻她什么都不愿想了,只想好好泡个热水澡,美美的睡上一觉再说。

    “妈,我回来了。”

    王晴关上家门,对着母亲说。

    “嗯!”

    母亲看着报纸,应了一声。

    几天没见到女儿,这时候应该很高兴上跑上来呵寒问暖的,现在居然这么不上心,“触觉敏锐”的王晴有些奇怪,她走到母亲身边坐下问道:“怎么啦?”

    “你在查这件案子吗?”

    母亲指着报纸问。

    报纸上,正是孙碧妮案的报道。

    “是啊!怎么啦?”

    王晴点头道。

    “钟肃的老婆真的死了?”

    母亲幽幽地问。

    “这还有假的?到底怎么了?你认识她?”

    王晴肯定母亲心中有事了。

    “没有!没事。”

    母亲慈爱地拍拍女儿的脸蛋,微笑着说。

    “别逗我了,妈!你有没事还想瞒得过我?你一定认识她是不是?你知不知道她喜欢还是讨厌玻璃弹珠?”

    王晴急不可待地发问。

    “我不认识她。”

    母亲安祥地看着女儿。

    良久,母亲缓缓道:“你已经二十三岁,长大了。有一个你应该知道的故事,想不想听?”

    见母亲说的郑重,王晴咯咯笑道:“什么我应该知道的故事,要讲我的身世秘密吗?”

    “正是讲你的身世秘密!”

    母亲的话虽然说得很慢,但仍然结结实实地吓了王晴一跳。

    “我?我也有身世秘密?你不是一直守寡着吗?难道我不是爸爸生的?你终于肯告诉我爸爸的名字啦?”

    王晴连珠炮般地发问。

    “我是守寡,不过是守活寡。你没有名义上的爸爸,妈妈从来没结过婚……”

    母亲幽幽说道。

    “不……不是吧?那……”

    王晴挠挠头。

    “你是个私生女。”

    母亲说出了女儿心中已经知道却不喜欢接受的话。

    “你的亲生父亲,就是钟肃!”

    母亲接下来的话,更让王晴大大的吓了一大跳。

    “我认识钟肃的时候,才十九岁,他已经有老婆了。虽然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可是……总不能永远偷偷摸摸在一起。我不想破坏人家的家庭,从来没要求过他离婚。只要能跟他在一起,我已经很满足了……”

    “你也太傻了吧?”

    王晴难以置信地说。

    这年头还有这种浪漫故事,居然还发生在自己的亲生父母身上,实在太难想象了!

    她接着问:“那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不结婚?因为我?我记得小时候有很多叔叔来找过你的。”

    “一半吧!”

    母亲仍然是慈祥地笑着。

    “那另一半的原因是什么?”

    王晴不解地看着母亲的表情,然后她很快找到答案,“你还在等他?不会吧!他有没有等你?他老婆死了之后,他有没有找过你?没有吧!他再娶的,是个年轻漂亮的小演员!妈妈你太傻了。”

    “那个孙小姐这么漂亮,我理解的……”

    母亲的胸怀比王晴想象中要宽大太多了,她接着说,“那时候他太太始终没有生孩子,我却生了你!他曾经想过用这个理由把我接回去,可是他太太怎么也不同意。他真是傻,他太太怎么会同意呢?后来他太太也生了个女儿,叫慧慧吧!我就跟他说,他不能再三心两意了,他应该回到他的家庭去,他不能辜负他的太太和刚刚出世的孩子。然后就带着你离开他了。”

    “你真是太傻了!”

    王晴抱着妈妈,“你就这样让他一点责任也不用负,自己受苦?还傻傻地等了他二十年?”

    “除了这样,还有让大家都开心的办法吗?”

    母亲微微笑着,但王晴这次看出了母亲笑容里的酸楚。

    “这二十年来我过得很开心,我也知道他心里还有我,我又有一个这么乖这么漂亮的女儿,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母亲也搂着女儿,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

    “你怎么知道他心里有你?他心里有你就不会娶那个刁钻刻薄的女演员了!”

    “我知道的!乖女儿,妈知道的!”

    王晴的眼角渗出了泪水,但同时,她也明白了钟慧那天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的意义了。

    “听说姓王的女子通常都很迷人哟!”

    原来指的是妈妈,她是跟母亲姓的。

    “原来钟慧的妈妈,一直对妈妈怀恨在心,一直在女儿面前说妈妈的坏话……”

    “啊!那钟慧岂不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怪不得我见了她总有种特别的感觉,纯纯也给我说过,但我当时没有在意。”

    一路的胡思乱想,王晴倚在母亲的怀里,甜甜地睡去。

    午夜里宋雅女做了很多绮梦,也湿了,她将李伟杰含着的蓓蕾轻轻的抽出,背着他轻轻的躺下来。

    谁知李伟杰却被她弄醒了,就从后面抱着她,宋雅女感觉到臀部有个坚硬的东西顶着。

    李伟杰在宋雅女耳边说自己要再来一次,宋雅女反问他还有这个精力吗?

    李伟杰二话不说,将自己的抵住宋雅女的蜜道口,向前一挺,便从后面将棒头纳入了蜜道口。

    宋雅女还来不及打开花阜做准备,李伟杰的家伙已向前推进,花房深处,胀满的感觉令她不禁又开始叫了起来。

    宋雅女娇声抗议,但是李伟杰的嘴一直不停的吻着她的耳珠,右手也按在她的上抚摸起来,令宋雅女产生阵阵快感。

    接着李伟杰的手放开了宋雅女的,向下移向花阜,将小花瓣上端拉开,露出花核,并以手指磨擦。

    由于李伟杰一面在蜜道内,一面以手指磨擦花核,使得宋雅女欲念高涨。

    不消多久,宋雅女便到达了。

    这次来临,配合李伟杰的,与第一次的截然不同。

    当宋雅女的花阜和开始抽搐时,李伟杰坚挺的仍深深的插在她的蜜道内。

    宋雅女感到自己的非常充实胀满,完全没有先前空虚无物的感觉,她的爆发后,李伟杰还继续在蜜道内,使她后的阵阵快感得以延续。

    最后李伟杰在她的花芯深处再度爆发了,他的手紧握着宋雅女的,她的蜜道口也被他坚硬的家伙扯向后方逼压着,棒头则斜斜的挺入深处抵着蜜道顶端,它抽搐着,宋雅女也夹紧双腿和蜜道,一放一收的配合他的抽搐,使李伟杰尽情的将亿万子孙再次洒在自己的深处。

    李伟杰射出之后,仍将家伙留在宋雅女的蜜道内,就这么抱着她的腰身倦极而睡了。宋雅女觉得它被自己的身体包围着,浸在花蜜汁液中慢慢的软化,花阜胀满的感觉消失了,但是蜜道内仍被软化的家伙占据着,内壁被它撑开,无法回复紧贴的形状,令宋雅女生出自己的身体仍被李伟杰占据着的念头。

    蜜道口的感觉非常明显,这里虽然已没有胀满的感觉,但是仍然被撑开。

    李伟杰睡了之后,他的软化得很快,它的根部收缩而慢慢的脱离宋雅女的蜜道口,只留下较粗大的棒头和少许根部在花阜之内。

    宋雅女舍不得它完全离开自己,于是紧紧的将蜜道口收缩,不许它离开。她便是这样半睡半醒的度过了自己的初夜……

    李伟杰睡得很甜,抱着宋雅女的姿势也没有改变,中间似乎也有绮梦,因为宋雅女在半睡半醒时也感觉到李伟杰的在睡觉时间歇性的变硬,纳在她蜜道口的棒头也膨胀起来撑着自己。

    宋雅女心想等李伟杰醒来后一定要他说出梦中人是谁,天渐渐的亮了,李伟杰轻声问她是否睡得香甜,宋雅女则诈睡不答。

    宋雅女虽然阖着眼,却也感觉到李伟杰欠身侧卧,欣赏着自己的睡姿,手还轻轻的抚摸自己的腰枝和大腿。

    宋雅女细微的呼吸带动胸脯微微的起伏,似乎令李伟杰十分着迷。

    不久,宋雅女便感觉到李伟杰的开始变硬,纳在自己蜜道口的棒头也膨胀起来。

    因为蜜道口被它撑开的感觉很舒服,所以宋雅女将蜜道口放松下来,因为稍后李伟杰的大家伙必会重临自己花房的深处。

    这时李伟杰的手轻抚着宋雅女的,要把她弄醒,她却偏偏继续诈睡。

    李伟杰抚摸了她的一会儿,她已经非常兴奋,也渗出了花液。

    他终于发觉宋雅女在诈睡,便以手指拈着蓓蕾磨擦,宋雅女才抵受不住快感的冲击,娇喘呻吟起来。

    李伟杰也乖巧的在宋雅女耳边要求交欢,宋雅女张开眼睛,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不是已经了吗?”

    李伟杰笑着从后俯身吻着宋雅女的嘴角,右手抬起她的右腿,曲放在自己的腰上,而原本向右侧卧的姿势不变,宋雅女则由向右侧卧变成仰卧,左腿被李伟杰的脚推向左边,右腿则曲放在他的腰上,花阜因此向左右分开。

    李伟杰让宋雅女转移姿势时,她紧紧的将蜜道口收缩,不希望金箍棒的棒头及棒身前端脱出了自己的蜜道。

    转移姿势后,宋雅女仰卧着,李伟杰侧卧着,他可以更尽情的欣赏宋雅女的胴体,也可抚摸她身上的任何部位。

    宋雅女很想再次享受李伟杰庞大的家伙自己花阜深处的胀满快感,便将蜜道口放松,尽量张开花阜。可是它只是在蜜道口处徘徊蠕动,令宋雅女非常麻痒,却等不到它的长驱直入,这让宋雅女十分希望它的进入,好充塞自己的蜜道。

    这时李伟杰在宋雅女耳边说道:“当你兴奋时,你的蜜道口会有节奏的一下一下的抽搐,我的枪头好像被嘴吸吮一般,十分舒服,希望你可以再夹紧蜜道吸吮我的。”

    宋雅女闻言便猛烈的夹紧蜜道口,李伟杰则如痴如醉的享受她的吸吮。

    李伟杰俯身含着她的蓓蕾吸吮着,渐渐兴奋的快感由流遍宋雅女的全身,她觉得和蜜道口开始抽紧,并微微的抽搐着,她真是渴望李伟杰的长枪可以长驱直入。

    李伟杰的手肆意的抚摸宋雅女的腋窝、、臀部、肚脐、花阜等,令她的胴体兴奋的摆动着。

    李伟杰的手指随即移至含着自己棒头的花房,潺潺的蜜液湿透了整个花阜,他抚摸着宋雅女肥厚的大花瓣,并以手指来回上下搓揉,把玩两片门扉和邻近的芳草,又拉开那两片被家伙迫向两旁狭长的小花瓣,肆意的抚摸被自己家伙的蜜道口,以手指感受宋雅女兴奋时蜜道口有节奏的微微的抽搐。

    同时李伟杰的口离开了宋雅女的蓓蕾,转而亲吻着她的樱唇,宋雅女忍不住疯狂的吸吮回应着他。

    李伟杰的手转移向上,挑弄宋雅女已经胀大的花核,同时用手指在两片小花瓣顶端会合处轻轻的搓揉着。

    宋雅女象是全身触电的喘息起来,李伟杰立刻以拇指将两片大花瓣顶端会合处轻轻向上推拉,让花核露出来,再以中指按在花核之上轻轻的搓揉着。

    宋雅女全身绷紧,快感随着花核被搓揉的动作迅速的从外花阜蔓延至内阴,再流向全身,直冲中枢神经,宋雅女禁不住发出“啊啊”的叫声。

    宋雅女知道自己的又要来临了,她的和蜜道不由自主的做着猛烈的抽搐。

    虽然蜜道口抽搐时能含着李伟杰的棒头而令她自己有充实的胀满快感,可是内阴深处的抽搐却无物所依,爆发顿时成为空虚的颤抖。

    当宋雅女既享受的畅快,又微感不足之际,李伟杰的大家伙正昂首阔步的向前进驻,粗大坚挺的棒头前端迅速的向前撑开蜜道内壁,往正在抽搐的蜜道内快速的推进,占据了所有空隙。

    舒畅快感从宋雅女花阜散发全身,胀满充实了蜜道和内阴深处,坚实的金箍棒似乎直抵心窝,插进她的灵魂深处,在李伟杰的家伙蜜道深处时推上了顶峰,蜜道内壁紧紧的包含着粗大坚挺的家伙有节奏的一下一下剧烈的抽搐;内阴深处的抽搐蔓延至她的和。

    宋雅女口中发出欢愉的长长喘息,随着抽搐又变成“啊啊呀呀”的销魂蚀骨呻吟声。

    李伟杰紧紧的抱着宋雅女的身体,抚慰她绷紧抽搐着的胴体,犹如他的大家伙正抚慰着宋雅女抽搐的蜜道。

    这次宋雅女经历的时间很长,的快感久久也未消散。

    当她回复平静时,李伟杰的便开始在蜜道内进行活动。

    可能由于李伟杰是侧卧而宋雅女是仰卧,所以当他的大家伙拉出时便将蜜道口扯向右边时,令宋雅女有种被撬开的感觉,进入时则顶向蜜道内壁,令宋雅女非常舒服。

    因为宋雅女的蜜道内一直非常湿润,所以李伟杰活动得十分畅快,每次都掀动了整个花阜。

    李伟杰的手也肆意抚摸着宋雅女的花阜各处,时而掀动小花瓣,时而抚摸敏感的花核,时而爱抚胀满的蜜道口。

    没多久,李伟杰就说自己快要爆发了,宋雅女笑着回吻着他,李伟杰又快速的了十几下,宋雅女感觉到他的顿然膨胀起来,全身也开始抽搐了。

    李伟杰将自己的家伙极力的插着宋雅女芯深处,她只觉得棒头猛烈的抵住自己蜜道深处内壁,有节奏的一下一下抽搐着,膨胀坚实的家伙剧烈的跳动着,每下抽搐李伟杰都将胀实的家伙极力向前挤压入她的花房,彷佛要将子孙送入宋雅女的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