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416章 路上走好
    
  袁俊杰用力推了张磊一下,张磊才放胆一个人走向宋雅女。《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宋雅女被用这么猥琐的姿势束缚已经在猜疑着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各种惊恐的想像在心里发酵激涨,看到他们竟然还嘻嘻哈哈互相推让更觉得自己像廉价的货品随选随用,悲从中来忍不住呜咽哭起来。

    她害怕地挣扎扭动身体,但是全身都被箝制束缚着,只有翘起来的扭来扭去,圆臀将白色洋装裙摆撑得隆鼓,好像雪玉面团放在砧板上夸张地发酵膨胀。

    张磊走近,粉红若隐若现,还有丝袜袜头和间隔的莲藕玉腿也柔滑润嫩,浅泛着血管淡淡的青蓝色反而使肌肉有真实人体的存在感。

    他准备伸出魔爪,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参加,张磊猛地转身,只见陈野单手握着袁俊杰的脖子,眼神中闪烁着兽性的光芒。

    袁俊杰脖子耷拉着,竟然是被陈野生生拧断。

    “你……你……”

    张磊牙关打颤,好半天竟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为……为什么要……杀……杀他……”

    “啪!”

    的一声,袁俊杰失去生命气息的身体被扔在地上,陈野单手持枪,笑道:“我找你们出手本来就是为了掩藏行迹,刚才路上开车的时候也让袁傻去超市买了香烟,只要你们一死,线索就断了。放心,你死了以后,那个女孩会下来陪你的。我们的目标本不是她,要怪只怪她倒霉。”

    “不能再等了,出手!”

    李伟杰也不再隐藏,猛地从旮旯里面站了起来,一步窜出,骤然发力弹起,又一步跃进,最后一步抢在那张磊身边一尺距离,乘势出拳。

    三步冲力,平掠地面,拳如炮弹,凌空炸下。

    这三步发力,是李伟杰计算了很久的,身体都调整到了最佳的状态,全身腰腿,脚掌,脊椎都有规律的发劲跳起,骤然爆发,如猛虎下山,一拳打出自己平生最打的力气。

    拳劲在空气中打出了清脆的一声炸响。

    张磊本来注意力就在宋雅女身上,没有料到,突然一个人凭空冲了进来,好像飞燕擦水,平掠过地面,速度快如闪电,又是骤然爆发,根本炕清楚模样。

    他本能的举起双手格挡!

    “砰!”

    格挡徒劳,李伟杰的拳直接打开了他的手臂,击在胸膛上。

    张磊整个人百八七十斤的身体被打得凌空飞起,狠狠撞击在桌面上,桌面上的啤酒全部都溅开,到处都是泡沫。

    他也十分的倒霉,砸乱桌子滚倒了旁边的电扇,电扇壳一下弹开,旋转的叶片直接绞到了他的头发。

    电扇停了下,张磊头发连带头皮被绞落,头伸进电扇内,已经没有了呼吸,也不知道是被李伟杰一拳击毙,还是被电扇绞死或者电打死的。

    “呜呜,呜呜!”

    宋雅女看清楚了救自己的人,眼神顿时惊喜,身体不停的扭动。

    李伟杰连忙把宋雅女扶起来,转过身,眼神冰冷的看着陈野。

    今早,他刚返回东莱市,因为昨晚走的太匆忙,什么都没带,李伟杰是回来拿东西的。

    刚下飞机,电话便响了,李伟杰默默听着电话里断断续续的谈话内容,另外一只手握着拳头,指节发白,骨骼噼啪直响。

    利用手机间的定位功能,这其实是一个情侣间常玩的一个软件游戏,彼此只要认证通过,就可以知道彼此的位置。

    李伟杰赶到郊区,发现了陈野的车。

    潜进废楼,因为对方有三个人,李伟杰本来还在盘算应该如何与这些人周旋一番。

    但是,没想到陈野竟然不由分说杀了一人,而且看样子并不准备收手,还准备继续杀下去。

    张磊和袁俊杰两个混混杀就杀了,李伟杰并不在意,但是听他语气,竟然要连那个有些眼熟,明显是齐青瓷同伴的女孩也要一起杀。

    这该死的疯子!吃不准陈野会不会枪杀了张磊后,二话不说再给女孩一枪,李伟杰不敢冒险,只能拼着一搏,于是他不再隐藏,悍然出手,展示实力,与其对峙。

    “青瓷,别怕,我来了。”

    “伟杰……伟杰……”

    齐青瓷听到李伟杰的声音,泣声叫着他的名字,身体也扭动起来。

    “别他妈出声儿,再动就扒了你!”

    陈野吼了一句,齐青瓷不得不停住了动作。

    李伟杰脸上的肌肉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儿,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沉声道:“这位大哥果然了得,声势不凡,能把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吓住,你有什么要我效劳的地方吗?”

    “你叫李伟杰,我跟了你几天!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厉害,难怪我兄弟栽在你的手里。”

    李伟杰拉下了齐青瓷的眼罩,吓得女孩儿尖叫起来,“本来我们干完这一票就准备去台湾的,可是因为你,他们永远离开我了。”

    李伟杰本来不知道为什么陈野会找自己,但是听他这么一说,全明白了,自己在银行里搞的“小动作”被发现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话不光是指做的见不得光的事啊!说起来,李伟杰也算是做好事,他是在救人。可是被那些漏网的杂碎知道了,如今报复他来了。苏霞提醒过自己的,而前几天也的确有人跟踪的样子,但是李伟杰都没往心里去,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寻常十个八个人近身都困难!总不会有人找几个国术明劲高手来袭击他吧!但是他嘀咕了坏人的智商,坏人之所以是坏人,就是因为他们不按常理出牌,遇到事情可以不找当事人,而是祸及家人。

    但是,其实这也怪不得李伟杰的,华夏国唐山大地震过后,人家早就淡忘了伤痛,没有了防范;没有经历过那场浩劫的人们只是把唐山大地震当成一个历史事件来看待,于是512汶川大地震来了的时候,很多人稀里糊涂的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地震之后,竟然不知道有余震是什么,堂而皇之回屋睡觉的不乏其人。没有经历,自然不会重视。李伟杰同样没有被人跟踪的前车之鉴,所以才会困在现在这个进退两难的局面里。

    “那件事情是我一个人做的,和她没有关系,你抓她无非是要引我来,现在我已经到了,强哥就先放人吧!”

    李伟杰理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深吸口气,尽量用平静地语气道。

    “有没有关系,不是你说了算的。”

    陈野面露狰狞之色,恶狠狠道:“我死了几个兄弟,当然也要杀你几个女人陪葬!”

    “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我希望你能放过她们。”

    李伟杰紧了紧拳头。

    “你那么厉害,明劲巅峰,差一步就突破暗劲了,我放了她,你如果反悔怎么办?”

    陈野突然举枪对着李伟杰,像疯狗一样吠了起来,“你功夫厉害了不起啊!你再厉害,厉害得老子的过枪吗?”

    “你究竟想怎么想?”

    李伟杰看着黑黝黝的枪管,说不害怕是假的,但是他有信心不会被一枪致命,只要陈野露出破绽……

    “我想怎么样?我想怎么样呢!哈哈哈……”

    陈野念叨着绕着齐青瓷转了几个圈,突然大手拉住她衣服的领口儿,猛的向下一拉,v字领口下,露出两团被罩杯紧紧束缚住的弹丸。

    “唔唔……”

    齐青瓷拼命的摇着头,本来已止住的泪水又涌了出来。

    “别碰她!”

    李伟杰一下儿就失去了冷静,刚向前冲了一步,“砰”一声枪响,脚下火星四溅。

    他陡然止步,咬牙切齿道:“王八蛋,你敢动他,我杀了你。”

    “哼!”

    陈野放开了齐青瓷,阴沉着脸走了过来,指着李伟杰的手枪,没有丝毫晃动。

    他照着李伟杰的脸就是一脚,这一下势大力沉,直接把他踢飞出去。

    陈野是明劲高手,不然也不可能一把拧断袁俊杰的脖子。

    李伟杰抬起头,鲜血从破皮的嘴角流了出来。

    妈的,敢打老子的脸!你死定了,李伟杰眼睛眯起来,涌动着无尽的杀机。

    宋雅女痛苦的闭上了眼睛,齐青瓷的心头也是一揪。

    “噗……”

    李伟杰往地上吐了一口血,“放了这两个女孩,我随你处置。”

    “这儿轮不到你讨价还价,一切都在我的控制之中,你凭什么提要求啊?”

    “我……我求你放了她们,求求你。”

    李伟杰说了服软的话,身上气势为之一弱。

    “哇!你求我?哈哈哈……”

    陈野杀过人,知道气势对一个武人是如何重要,如今见李伟杰气势一弱,知道他心里的抵抗在一步步减弱。

    “我求你,放她们走。”

    李伟杰一字一句语涩艰难道。

    “好,我答应你,你死在我面前,我就放了她们。”

    陈野从裤兜儿里掏出了一把银色的折叠刀,往李伟杰的跟前一扔,“怎么样?我很好说话吧!”

    “什么!”

    李伟杰瞪大了眼睛,“你要我…”

    陈野冷冷道:“没错,我要你自杀。”

    沉默片刻,李伟杰看着陈野充满的兽性眼瞳,问道:“你会遵守诺言吗?”

    “你放心,虽然我是混黑的,但我向来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陈野脸色微沉,走回齐青瓷身边,“你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照我的话去做。”

    李伟杰脸上的肌肉在抽搐,他极缓慢的弯下腰,捡起了刀。

    “我知道,想杀你不容易。”

    陈野眼神冰冷,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你如果不理这两个女人,一心要跑,我不一定追得上你。”

    宋雅女已经整个吓傻了,伸手掩着嘴,不知该如何是好。

    齐青瓷又开始扭动,听了陈野的话,她心乱如麻,不忍看着心爱的男人为自己挨刀子。

    知道对方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了,李伟杰声音冷冷道:“我能得到什么保证?”

    陈野也不说话,移开了手枪,本来这是李伟杰最喜欢见到的,可是枪口却对准了双手被缚的齐青瓷。用枪管戳着女孩儿的胸部。

    “别碰她,我照你说的办就是了。”

    李伟杰的牙齿咬得“吱吱”直响,他掉转了刀头,对准自己的,拿刀的手在剧烈的颤抖,显然是下不了手。

    抬起头来,李伟杰看到了齐青瓷正用一双充满恐惧的大眼睛望着自己。

    齐青瓷发现爱人的眼神无比的坚毅,又蕴藏着深深的爱意,她知道男人要做什么了,齐青瓷狂乱的摇着头,眼泪喷涌而出。

    李伟杰猛一咬牙,折叠刀锋利无比,他都没怎么感到疼,就有鲜血从大衣被割破的地方透了出来。

    “嗯……”

    齐青瓷一口气没接上来,竟然昏了过去。

    陈野眼睛都盯着李伟杰,只见他低着头,身体微微的颤动着,双膝缓缓的弯曲,终于跪了下去,然后摇晃了几下儿,最终向左躺倒了,鲜血流淌到了地上,积成殷红的一小摊。

    宋雅女已经由于震惊而停止了哭泣,她看到了,李伟杰在将刀子自己身体前,最后一眼是看着齐青瓷的,无限的留恋,无限的怜惜。

    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为了自己的女人,不惜赔上自己的性命。

    “哈哈哈,精彩,精彩。”

    陈野终于放松了警惕,他走到了李伟杰身前,用脚踩着他的脸,“好一个多情种子。”

    “放……放了她们……”

    李伟杰右手攥着刀柄,用左手勉强的支撑起了自己的身体。

    “你可真是个傻b!”

    陈野抓住了他的衣领儿,将他拽了起来,“为了女人连命都不要,可惜,她们都看见了我的脸,我怎么可能让她们活着!”

    本来以为会挨枪子儿,吃花生米的,没想到居然是自己捅了自己一刀,看来机会果然还是要自己去创造啊!

    这一刻,李伟杰眼中亮起前所未有的光芒。

    “路、上、走、好!”

    他沙哑着声音从牙缝儿里挤出这含糊不清地四个字来,猛地拔出插在的折叠刀,带着他鲜血的冰凉刀刃洞穿了陈野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