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253章 滝沢乃南
    
  走出王府井,外面阳光灿烂。《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李伟杰和皇甫雨薇一起手挽手走在街道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夏意渐敛,秋意逐浓,太阳照在身上有一种软绵绵的感觉。

    这时候,李伟杰的肚子突然不争气地叫唤了一声,惹得身旁美妇佳人娇笑不已。

    “我们去吃东西吧!我饿了。”

    皇甫雨薇善解人意道。

    “嘿嘿……”

    李伟杰笑的有些奸诈,“我就知道你饿了,所以才牺牲形象提醒你一下。”

    皇甫雨薇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那妩媚风情,差点把李伟杰的魂都勾走了。

    如果没有如此旖旎的约会之旅,也许以后就没有象这样美丽浪漫的回忆了。

    两人静静地在街道上流连漫步,感受着彼此的心跳。

    在路边一家西餐厅用了餐,两人转向,朝着王府井走去。

    “你要带我去哪?”

    看着李伟杰拉着自己朝停车场走去,皇甫雨薇娇嗔着问道。

    “我们去郊外转转,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李伟杰笑道。

    “这个季节出游踏青最合适不过了……”

    皇甫雨薇感叹地憧憬着。

    来到那辆奥迪q5前,李伟杰为她打开了车门,皇甫雨薇一笑坐了进去,然后李伟杰趴在车窗边,微笑着对皇甫雨薇道:“今天你喜欢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好吗?雨薇姐姐。”

    李伟杰如此顺着自己,皇甫雨薇还能再说什么呢!轻轻点头后嗯了一声。

    李伟杰笑笑,来到驾驶座,发动汽车,朝东莱市区郊外驶去。

    东莱市靠海,经济发达,可是周边的农村却也保持着古朴的风格。

    李伟杰携美观景,自然惬意。

    今天天也作美,明净高爽,而且农村车辆不多,整个村镇风景全部展露在李伟杰和皇甫雨薇的眼前。

    “看来果然是在钢铁城市里待得太久了,来了农村,居然领悟到一种纯净的感觉。”

    皇甫雨薇晃动一下头发,双手把刚才在车上被劲风吹散的头发拢了起来。

    此刻,她的目光已经完全被村正朴实无华的景色给吸引住了。

    李伟杰把车靠边停在了小镇外,陪着皇甫雨薇步行进入村子。

    村子前是一片小树林,这里没有高楼大厦,没有汽车川流不息,真的很美,轻风吹过,令人精神一振,胸怀大舒。

    而皇甫雨薇则迎着清风,张开了双手,任由清风将她的衣裙吹得飘舞飞扬,不知道是从树林里,还是从她身上,传来了阵阵令人陶醉的清香。

    皇甫雨薇转过头来,一把拉住了李伟杰,“伟杰,你看,这里真的好美啊!”

    “雨薇姐姐,这里的风景是很美,不过没有你美。”

    李伟杰微微一笑,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相机,笑道:“我给你拍张照片,留作纪念。”

    “对……下巴再高一点……表情再俏皮一点……嗯嗯……对对对,就是这样,不要动……嗯,嘴巴再噘高一点;好了!这次,我们再来个连拍……”

    模拟快门的连续喀嚓喀嚓响声中,镜头里的皇甫雨薇,正配合李伟杰的要求,做出许多可爱俏皮,或是高贵大方的表情,尽力扮演好一个被拍摄者的角色。

    自从数位相机问世后,这种不需沖洗照片就可以随时欣赏,同时具有高度环保概念的高科技产品,很快就在民间吹起了,走到哪拍到哪儿的风。

    许多俊男美女,没事就拿起轻巧酷炫的相机,在镜头前摆出各种奇特古怪的表情,或者乾脆用它来记录旅游,或是个人心情、感情方面的记事。

    也因为数位相机拥有高度的隐密性,所以许多作风大胆的情侣们,也开始利用它来记录床笫之间的性事,其中最为人们所津津乐道,就是香港明星陈冠希先生了,实在是太给力。

    此刻镜头里的皇甫雨薇,身上穿着制服套装,上身是女士衬衣,是制服短裙,毫不保留地展现出她那玲珑有致的曼妙曲线。

    拍了几张还称得上水准的佳作后,李伟杰急忙“献宝”把照片拿给皇甫雨薇看。

    皇甫雨薇看着相机里的自己,摆出或喜或怒,时而冷酷,时而妖艳狂野地表情与肢体动作,更增添几分妖媚的魅惑风情,她的内心顿时升起一股难以言喻地亢奋之情。

    啧啧啧,皇甫雨薇的脸蛋和身材,真是棒得没话说!嘿嘿,如果她能够再多露一点的话,脑海里忽然闪过某些靡的画面时,……李伟杰想到这里,抬起头看看四周的环境……

    这里虽然不是人来人往,但是也不是只有李伟杰和皇甫雨薇两个人,想要拍摄一些限制级的照片,肯定是没戏的。

    李伟杰收了照相机,和皇甫雨薇两人一起走进了村镇。

    一进村子,李伟杰立刻发现气氛有些不对,许多妇女紧绷着脸,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村里的男人则个个眉开眼笑,只有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眉头紧蹙,几乎拧成了川字。

    村里的孩子们,闹着笑着,三五结伴朝着前面跑去,似乎在看什么热闹。

    李伟杰和皇甫雨薇也随着人流,走了过去。

    “啊!”

    皇甫雨薇娇呼一声,俏脸绯红,当看清原来村民正在围观的“稀奇事”她忍不住轻碎一口,编贝般的皓齿轻咬粉唇。

    李伟杰也看傻眼了,原来被村民们围观的是一个摄影组。

    三五个摄影师正拿着长枪短炮,对着一个穿着紫色连体泳衣的美女狂拍。

    听周围的老百姓说,拍摄写真的女人竟然来自日本,名叫滝沢乃南。

    李伟杰发现,这组写真尺度大胆,坦胸露乳,很是香艳。

    而且拍摄地点选在华夏国农村,其中甚至有华夏国特色的“优惠办证”字样及手机号码,李伟杰还发现滝沢乃南所到之处,都有许多村民围观——如果没有坦胸露乳,她还真有点巨星的“范儿”室外的拍完了,他们又进了室内。

    这栋自行“借拍”的无主房子,四周早已长出不知名杂草的红砖墙上,而且被某些“艺术家”用粉蜡笔,绘出一幅幅不同画风的涂鸦;炽烈的艳阳从颓破的屋顶,以及面海的一垛窗框射入,而产生了不同亮度的光影,正好解决了光线不足的问题。

    半隐密的开放空间、无修饰的奇特佈景、强烈却不刺眼的柔和光线……各种混然天成的条件合在一起,就成了一座免费的摄影棚。

    这座摄影棚既有丰富的背景,以及高度地隐密性,应该是要拍摄一些隐秘的照片了吧!李伟杰心想。

    “先生、さっき撮りがどう変わったのか、どう?(老师,刚才拍得如何,好看吗?”

    滝沢乃南不会中文,李伟杰却精通日语,皇甫雨薇不知道她和摄影师交流着什么,但是她那妩媚痴迷地眼神,娇腻地嗓音却让皇甫雨薇浑身一阵不舒服。

    “ほほほ、よろしい……(呵呵,很好,很好)”

    摄影师山本雄田递出相机时,瞟了滝沢乃南身上更换的衣服后,忽然一脸疑惑地看着她,“乃南、あなたどうして着なかったコートに興味そうだったのだろうか?(乃南,你为什么穿这么没看头的风衣)”

    “だって……ここで人はそんなに多くて、人家きまりが悪いじゃないか!(因为……这里人那么多,人家不好意思嘛!”

    滝沢乃南娇声软语,日文特有的软腻腻的发音,实在是闻之销魂啊!

    听到滝沢乃南话中有话,山本雄田咳嗽一声,对身旁的两个助手一本正经道:“あなたがまず出掛けてきて、私に南アダージョ型だ。(你们先出去一下,我要给乃南换一个造型)”

    当两个副手一脸不满地离开后,山本雄田急忙道:“乃南、はやく脱速い脱だった。私は君の精神的な美!(乃南,快脱快脱,我要看你的内在美)”

    “色狼!”

    滝沢乃南轻碎一声,可是那张令人倾倒的美艳俏脸,却浮现出两朵臊羞地红霞,无形中散发出欲迎还拒地媚态,令他更加倾心迷醉。

    当滝沢乃南在山本雄田半逼迫命令半艺术口吻地攻势下,缓缓解开及膝风衣地环扣,露出里面的红色比基尼泳装时,他的瞳孔倏地急遽地缩放着,而他的,在此同时也不受控制地昂首而立,让他顿时难受不已。

    吞了几口贪婪地馋沫,深呼吸几口气,强压下从窜起的炽烈欲火,山本雄田故作镇定地接续未完地拍摄工作。

    一开始,他只简单地要求滝沢乃南摆出拉开风衣,或是小露香肩,只能算是煽情但不猥亵地动作;然而拍了几十几张各种充满挑逗的诱人姿势后,随着尺度愈来愈开放,山本雄田也就顺理成章地,要求滝沢乃南脱掉那件恼人的风衣,在他面前展现出,她那只穿着三点式性感比基尼的惹火身材。

    然而,当他提出这个要求后,滝沢乃南却像是从催眠状态下忽然清醒般,语带犹豫说道:“这样好吗?会不会有人看见呀?”

    “安心したよ!外は私の二つの助手を守りながら、だれもいるはずはなかったものではないのだ。(放心啦!外面有我两个助手守着,不可能有人来的)”

    山本雄田笑道:“あなたもに何年间、になりたいと思ったことは分かったモデルへの第1歩を開くためには、公共場所での気前が自分の体重に戻った。(你也入行这么多年了,肯定知道想成为名模的第一步,就得在公共场所大方展露自己的身材)”

    “でも(可是)……”

    滝沢乃南还是有些犹豫。

    “でも、なかったこと、友达の紹介で、僕に派遣されたファッション発表会のcass、そして大使はこの日、現場で撮影が终わり、急急へ駆けトイに行く時、何が不注意で見られるようになったあれらのスーパーモデルが衣替え。(没有可是,在在朋友的介绍下,我接了一场服装发表会的cass,然后他那天在现场拍完照,忽然急跑去上厕所时,却不小心看见了那些名模正在换装)”

    山本雄田为了达成某个秽的目的,极力劝说,“あなたは知っていますか?あれらのモデルに着替えて、奥のほうを着用耶ものがない。(你知道吗?那些模特儿换衣服的时候,里面居然没有穿内衣裤耶)”

    滝沢乃南其实很清楚山本雄田的意图,而且说实在的,他们就曾经在摄影棚里,拍下许多张三点全露的祼照。

    如果在密闭的摄影室里,偶而玩玩这种充满情趣的靡游戏还无所谓,可是在这光天化日,在这种不隐私空间的状态下……如果只是穿着泳装拍几张写真还可以接受,万一他又有更进一步的要求呢?滝沢乃南是卖写真的,不是卖的av。

    这个词原自日本,在日语里是女演员的意思,没有任何黄色的意思,才是h女演员。

    滝沢乃南感到一阵脸红心跳,而且平坦无一丝赘肉的,也没来由的窜起了一股酥麻的电流,瞬间漫延至全身──她知道身体出现这种反应所代表的意思。

    她紧抿着嘴唇,内心挣扎犹豫了许久,不经意瞥见男友那殷殷期盼地灼热目光,最后暗自咬牙,对他说出:“先生、あの……いいのだろう。でも……早く撮影ですよ!(老师,那……好吧!不过……你要快点拍哦)”

    山本雄田连连点头,示意没有问题。

    两人不是第一次合作了,但他也大概晓得滝沢乃南的个性。

    山本雄田相信,一旦有好的开始,滝沢乃南在他循循善诱下,一定很快就能……

    从滝沢乃南小露性感泳装时,山本雄田就晓得风衣下的春光非常有看头,可是当他看到她含羞带怯,半推半就脱去了风衣,展露那具惹火诱人的身材时,他的视线再也无法从她身上移开。

    还没脱掉风衣时,只遮住女人私密三点的稀少布料,偶而弯腰开腿时所呈现若隐若现地迷人春光,已让山本雄田兴奋不已,可是当她脱掉风衣,背向他放置风衣,不经意流泄背后的旖旎风情时,积压在他体内的欲火,有如点燃浇了汽油地干柴般,一发不可收拾。

    只见四条火红色的细绳,分别绕过她性感的粉颈及腋下,在雪白光滑的背脊打了两个大蝴蝶结,彷彿一只停在她背上憩息的凤尾蝶般,随着她转身腾移,偶而煽动背后的薄翅,惹人遐想连连。

    视线随着四条垂吊的绳尾往下游移,看到那片薄窄布料,只遮住些许股沟,露出两片弹翘迷人臀瓣的线型裤时,令他早已昂首的分身更加肿胀不堪,甚至涌起了一股想将她就地正法的冲动。

    山本雄田深呼吸几口气,强压下那股燥热难耐的欲火后,勉强握紧了相机,将滝沢乃南性感风的画面,详实地留在相机的记忆卡里。

    “宝物だ……ゆっくりと解け首の綱が……そうだね……はこのようにつかまって……今では手を胸に手を背後の帯締めを解いて……うん……とても良くて、それですよちょっと待って!」

    顔を動くな。良くて、とてもよかった。今はそれの脇に、半腰をかがめて……そうです、そうです。しり再の値上げに少しふんぞりかえって、少し……よくできた。今のおまえが持っていて、水着で逃しておき、自然杉内……ああ!宝物、あなたすばらしかった、私が愛する死んでたよ……”

    (宝贝……慢慢解开脖子的绳子……对……就是这样抓着……现在一手扶着胸部,一手解开背后的细绳……嗯……很好,就是这样……等一下!保持这个姿势不要动。好,很好。现在朝我这边侧身,半弯腰……对对对,就是这样,再抬高一点,翘一点……非常棒。来,现在把你手上的泳装放掉,让它自然滑落……喔!宝贝,你太棒了,我爱死你了……

    彷彿山本雄田的话发挥作用,或者滝沢乃南已完全沉醉在“喀嚓喀嚓”地快门声中,对于他愈来愈祼露的要求尺度,她竟再也没有任何怨言地全力配合着。

    “日本人就是喜欢搞这些噱头。”

    李伟杰低声嘀咕了一声,见皇甫雨薇看着自己,不禁笑道:“不过这其实这也不算什么新闻,一个日本“”大概觉得日本的小破岛国没什么值得可拍得,中国的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所以漂洋过海。想想当年鉴真和尚东渡扶桑,如今滝沢乃南算是“回访”吧?我们早就对各色横陈的女体见怪不怪了,别说身上还有点遮拦,就算“全光”又能如何?问题是,一个日本,跑到中国农村,袒胸搔首,是宣传精神文明呢?还是要刺激我们的农民兄弟们的“性幻想”我对能允许该在当地拍摄的政府,表示足够的“敬意”他们充分理解了“和谐”社会的真谛,并身体力行的把它付诸于国际主义的含义了。”

    “相对于我们动辄就见到的什么农村集市上跳艳舞,这个滝沢乃南又是在干什么呢? ”皇甫雨薇见李伟杰说地有模有样,也就笑着和他讨论起来。

    “现在的问题是,滝沢乃南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思路,我们那些还屈就在城市里的提心吊胆的“站街女”“洗头女”“陪浴女”们,如今已经多了一份新的就业途径和门路,日本“”能做到的,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凭什么让鬼子女占了这个先机?”

    李伟杰深吸口气,继续道:“事实上,据我……一个朋友了解,这并不是第一个日本来中国内地拍写真了,此前,另一白鸟百合子曾两度造访。”

    “从单纯的娱乐角度上理解,人家那叫职业,问题是这种职业适应中国么?适应中国的农村么?”

    皇甫雨薇是个成功的商人,所以看问题的角度完全是从利益最大化考虑,“我们不必虚伪,也不必像鲁迅那样愤怒于看客的麻木,事已至此,日本起码刺激了我们的感官神经,什么,都不如这个美艳的方物更能刺激人们的神经。”

    “啥也不多说了,国产的那些立志要当“”的人,快趁着滝沢乃南等日本开创的先河,该脱的脱,该光的光,该艺术的艺术,该色情的色情,一定要超过鬼子女,最好争取到日本的北九州,到富士山下也给他来一组“中国写真””

    李伟杰说地就好像自己是搞艺术的,其实,搞艺术最后全都被艺术搞了。

    “在我看来,这件事情的确不妥,但错不在日本。”

    皇甫雨薇嫣然一笑,高耸的胸脯轻轻摇曳了一下,比滝沢乃南还要诱人,“性心理十分微妙复杂,以异国风情作为背景,是成人电影的常用手段。甚至有可能,那个短片并非拍摄花絮,而是故意让中国农村的旁观者入戏,成为影片内容,就像《秋菊打官司》故意大街上的行人一样。”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这些照片或影片并不在中国境内发布,日本人是否可以来中国取景拍摄?”

    “泛泛而言,中国法律反对任何色情秽。但具体而言,法律只能管住不公开发行和散播,对于私下的拍摄却不该涉足。比如,无论《色,戒》在上海秘密拍摄时多么放纵,你也只能管它能否在内地公映,以及公映时要剪去哪些镜头。就现有资料看,那位日本在公共场合的拍摄,衣着最暴露的时候也是三点式,虽搔首弄姿,却并无猥亵动作,也很难直接指认为色情。这种情况下,警方出面驱赶,理由未必充分。”

    “这件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拍摄场地的租用问题,应该在民事权利的协商和交易中解决。一个剧组或摄影团队,无论来自国内还是国外,如果要在故宫或者金茂大厦拍摄,肯定要和对方签订详细的合同。但是他们来到村里,是否也需要如此呢?如果是个人随便拍几张照片,也许谁都不会计较。这种明显的商业性质拍摄而且一个姿势也要折腾半天的取景,就应该正式租用场地。”

    “伟杰,你刚才说我们也到日本去拍裸体。我想这并非没有可能,但是在一个权利意识充分发达的地方,你遇到的肯定不是激动的情绪,而是一系列谈判和合约。像那个短片中出现的室内拍摄,你得和户主签约;村口井边或菜市场的拍摄,你得和村委会或市场业委会签约——签约的村委会主任或业委会主任完全明白村民和摊主的意愿,代表村民和摊主的权利,因为他们是完全按照民主原则选举出来的,不这样就得下台。合约中不仅约定租金、拍摄时间、对场地的保护等,还可以约定拍摄内容要不要尊重民风民俗,尊重本地法律,甚至可以专门就暴力和色情作出协商。涉及到暴力和色情时,理应清场。如果需要本村民众作为群众演员,那么也要征得同意并支付酬金。”

    “如果这些合约都已经签订,那么日本人的拍摄本身是没有问题的,问题也许是不应该让未成年人旁观。那么这是谁的责任呢?要么是村委会和业委会主任没有想到这一点,要么是日本拍摄人员违约。这样的话,追究责任并不困难。”

    “以上都是假设,真正的问题可能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合约,甚至没有任何权利意识。日本人趁机占便宜,中国人只会闹情绪。民族情绪有时也能解决问题,但在更多的时候只会把人弄糊涂。比如这件事情中,不少网友口口声声“日本人”就很容易让人以为换成中国人或俄国人就没有问题了。”

    “权利意识的缺乏,是因为权利长期被肆意剥夺,成为生活的常态。在中国农村,你新修了一幢房子,有人要来在墙上刷上‘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两行大字,你从来都认为理所当然。在城市,有人把你家和他家墙外或墙外不远的地方,高价卖给广告公司,使得满城都是碍眼的广告,你和他都没有办法。长此以往,有人来拍电影,我们不仅不会想到要么收租金,要么不让他拍,反倒觉得十分荣幸,让国内的导演们占够了便宜。从这个意义上说,日本的到来,提醒一下权利意识,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皇甫雨薇一口气说完,见李伟杰愣愣地看着自己,不禁俏脸一红,刚才她说话的语气,和她在公司里一模一样,高高在上,掌握一切。

    “雨薇姐姐,你认真起来的样子,真好看,有种不一样的魅力。”

    李伟杰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你不认真,哦!我是说你什么时候,都是高贵端庄,落落大方,典雅韵味,美丽迷人的。”

    “小滑头,油嘴滑舌。”

    皇甫雨薇伸出兰花指,在李伟杰额头点了一下,娇声如银铃响起,悦耳动听。

    “こんにちは、美しい妻、わたしはヨンチョン小次郎、皆様のご理解と贵方の記念撮影をしているじゃありませんか。(您好,美丽的夫人,我叫龙泉小次郎,能有幸和您合影留念吗?”

    一个日本摄影师,走到两人身旁,礼貌地询问皇甫雨薇,他能否给她照几张照片。

    皇甫雨薇眨巴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不知道龙泉小次郎在说什么。

    “せっかくのご好意に応えることができ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ほど、私はハードな人、自分の妻の、ほかの男の写真を撮っている。(恐怕要辜负你的好意了,我是个小气的人,不希望自己的太太和别的男人照相。”

    李伟杰微微上前,站在皇甫雨薇身前,笑着说道。

    龙泉小次郎垂头丧气地走开了,皇甫雨薇笑道:“那个日本人过来干什么?”

    “他是过来借火的。”

    李伟杰一脸不屑,轻蔑道:“这个借口太烂了,借火也该找我啊!这些日本人真是奥特曼看多了。”

    皇甫雨薇听他说地有趣,不禁“扑哧”笑了起来,明艳不可方物。

    “雨薇姐姐,想看看他们在拍摄什么照片吗?”

    李伟杰深吸口气,把目光从皇甫雨薇身上移开,压低声音道。

    “人家不让进,我们怎么看?”

    皇甫雨薇见两个日本摄影师站在门口,就像两遵门神,虽然无精打采,可是毕竟是两个人守在那里啊!

    “跟我来。”

    李伟杰神秘一笑,拉着皇甫雨薇的手,朝着那栋小屋后面走去。

    二十块钱,李伟杰轻松搞定了一位朴实的农村妇女,让对方把自家后院借他们一用。

    因为房屋的围墙是砖砌的,而且年久失修,转与转之间,有些许多缝隙。

    隔壁隐隐传来男女说笑地声音,在好奇心唆使下,皇甫雨薇和李伟杰从墙壁的缝隙向里面窥视。

    怎料一看之下,却看见了一幕让人心跳脸红的情景,皇甫雨薇感觉既紧张不安又羞耻兴奋。

    房间里,靠墙的角落摆放着一张充气软垫,软垫上端坐着的正是日本,滝沢乃南。

    她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三点式比基尼泳衣,小小的泳衣遮不住其胸前的d罩杯,深红色的在颤巍巍的子顶端高翘着。

    此女穿着深色丝袜的一双大腿向左右诱惑般分开,袒露出被三角泳裤包裹的,左手拨弄长发尽现撩人媚态,眼中却带着难掩的寂寞。

    “山本先生、今日はよくはない。(山本老师,请您今天好好安慰我)”

    滝沢乃南一边说着、一边缓缓脱掉身上的比基尼泳衣,露出丰满魅惑的。

    只见山本雄田仍是平时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但已脱去了衣裤,现出一身与外貌不符的强健身躯。

    他的身材不是肌肉强横的体型,却十分高大健美,显然经过长时间的锻炼和保养。

    而山本雄田的,则像根赤黑色的钢棍般又粗又长,最前端的粗圆狰狞地朝天昂起。

    满脸羞红的皇甫雨薇看得心中小鹿乱撞,无论是身材还是那话儿,山本雄田都比他过世的老公强许多,当然和李伟杰是没法比的。

    她怎么知道李伟杰那话儿给力的?游泳的时候都是穿泳裤的,李伟杰只要稍稍有点动静,皇甫雨薇都能感觉到。

    技巧方面,山本雄田也很是高超。

    皇甫雨薇眼见他双手并用爱抚起滝沢乃南的裸身,上下其手的动作时而温柔时而粗犷,他的舌尖则着重着她已湿成一片的,使滝沢乃南在连连呻吟中进入狂乱的兴奋状态。

    滝沢乃南的性经验明显很丰富,然而在山本雄田面前处于完全被动的一方,在前戏中便被搞得连续了三次,全身酥麻地瘫在软垫上娇喘嘘嘘。

    隔壁偷窥的皇甫雨薇看得目瞪口呆,只觉得又热又痒像有一窝蚂蚁在爬,都湿了。

    屋内正享用滝沢乃南的山本雄田并不知道隔壁有人偷窥,更不知道偷窥是一个绝色美妇,否则他会更卖力表演。

    做完前戏,山本雄田以侧交位的姿势高高抬起怀中滝沢乃南的一条大腿,青筋暴起的抵住她还水流潺潺的口,腰部一挺,“扑哧”一声就进去了大半。

    滝沢乃南似乎还没有适应山本雄田的粗大,微微地哼了一声,她的又紧又滑,完全不像一个已婚妇女的。

    山本雄田一边缓缓一边把玩着滝沢乃南的,她的意识有点模糊,浑身软绵绵的,身上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两个饱满坚挺,伴随着他地轻轻的晃荡着。

    了一会儿,滝沢乃南的的顺着山本雄田的流到了床单上,他突然使劲拍了她臀部一下,她“啊”的大叫一声。

    山本雄田两只手握住滝沢乃南的脚腕把她两条大腿使劲分开,突然疯狂的在她体内。

    “啊啊……”

    滝沢乃南疯狂的叫喊着,山本雄田一口气插了几百下,每次都把她鲜红的都带得翻了出来,然后一插到底,每次都直插,她的呻吟声已经连成了一片,一会儿里水声就哗哗的响开了……

    屋内,滝沢乃南疯狂般扭动全身迎合着山本雄田的侵犯,而隔壁偷窥的皇甫雨薇,则看得又羞又惊。

    虽然隔着缝隙不能看清这场活春宫的全貌,却已是强烈冲击。

    屋子里的活春宫愈演愈烈,山本雄田变化着各种体位一次次地将滝沢乃南送上极乐。

    滝沢乃南被干得只知道本能地扭腰甩乳、狂呼喘,完全被山本雄田的巨根和高超性技征服。

    这情景,看得隔壁偷窥的皇甫雨薇面红耳赤心跳加快,丰挺的胸脯激烈起伏,更得连站都快站不稳。

    李伟杰趁势搂住了皇甫雨薇,轻吻她的耳垂。

    随着轻呼的热气侵入,皇甫雨薇只感到一阵阵的酥麻,李伟杰那最具挑逗性的吻,已经让她无法抵挡。

    只见皇甫雨薇娇喘着,反身整个人都靠在了李伟杰的身上,他双手环扣她那柔嫩的腰肢,低下头来,从皇甫雨薇那细白的脖子那里慢慢的吻了上来。

    她此刻背靠着李伟杰的身体,努力仰首回转,奉上香唇,让他细细品尝。

    皇甫雨薇只感到全身酥软,而李伟杰的怪手却还在不停的抚摸着自己,胸前的那两颗蓓蕾早已经骄傲的挺立起来,仿佛要等李伟杰来采撷。

    而李伟杰此刻又将阵地从红唇转移到了她的脖子,闻着李伟杰身上那强烈的男人气息,加上李伟杰不停的挑逗,皇甫雨薇已经是双目迷离。

    “伟杰……伟杰……”

    皇甫雨薇轻声的呼唤着,没想到偷窥滝沢乃南拍摄写真的后果,竟是如此的靡丽。

    “唔……”

    李伟杰只是简单的回应了一下,他正忙着攻城掠地。

    “我……我们现在……现在要做什么?”

    皇甫雨薇几乎是颤声问。

    李伟杰的吻停住了,但还在游移的双手却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当他的左手爬上了皇甫雨薇左侧的,右手按上了皇甫雨薇那最重要的部位时,他的吻又回到了皇甫雨薇的耳垂。

    随着舌尖轻舔,李伟杰带着一丝促狭,带着一丝暧昧,缓缓的在她耳边道:“雨薇姐姐,此情此景,难道我们不应该做点大家都喜欢的事吗?”

    “唔……什么,什么事……”

    此时的皇甫雨薇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也许连思考也停顿了。

    “男人和女人,你说他们最喜欢干什么?”

    随着李伟杰的声音响起,原来已经停住了的双手又开始放肆的揉捏起来……

    “唔……不要啊,伟杰……”

    皇甫雨薇娇喘着,当李伟杰的右手准备解开她的裙子拉链时,灵台中仅存的一丝清醒让她按住了李伟杰的手。

    李伟杰微微惊诧,低头望了望怀里那个早已不堪情动的冷艳美妇,她那迷离的眼光里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乞求,李伟杰微微一笑,轻轻吻了吻她的脸颊,正在作恶的双手也停住了,收回来环住了她的腰肢。

    皇甫雨薇脸上闪过一丝感激的神情,随后羞涩着用低得无法让人听见的声音在道:“伟杰……不要……不要在这里好么?”

    这种让人怜惜的神态,真是足以销魂动魄。

    “好啊!”

    李伟杰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他知道自己刚才表现得太过急色了。

    两人都没有提议离开,而是再次从缝隙里看向隔壁。

    只见山本雄田猛地将自己的大硬塞进了滝沢乃南的小嘴里,那涨红的向上一顶,正好直插滝沢乃南的喉咙,一阵热壁直抵,感觉爽极了。

    “ああ……乃南、あなたは本当に棒……私にしても……引き続きかぁ……”

    山本雄田不禁舒服得叫了起来,“哦……乃南,你真棒……我太爽了……继续啊……”

    滝沢乃南听见山本雄田那痴醉难耐地声音更加起劲儿,用香舌来回的在上的缝隙上搅动,搅着搅着山本雄田的就流出滑滑的液体充满她的小嘴。

    她感觉到了快乐的味道,又将整个吞下,在喉咙处用鲜嫩火热的摩擦着山本雄田的,好像在示意他“我还要”似是。

    山本雄田当然不能亏待这饥渴的女人,按住滝沢乃南的头在上来回抽动,仿佛上每一块皮肤都被刺激到了,山本雄田兴奋地呻吟着。

    他累了,又松开手,可滝沢乃南还没有玩够,她上下吮吸着山本雄田的,然后又抬头看看他的反应。

    山本雄田眼睛微闭着,喘着粗气,滝沢乃南那强烈的占有欲让她饥渴难忍,想要让这个大男人在自己的口中。

    他则早就陶醉其中,和着滝沢乃南吮吸的节拍抽动。

    “……”

    山本雄田的脸上充满了满足和痴醉的表情,嘴中还不时发出急促的呼吸声,“しても……宝物だ……早く……いくら早く食い切って……あ……太爽了……宝贝……快些……再快些……啊……”

    滝沢乃南看到山本雄田在自己面前就这样被自己的香唇征服,于是想要让他赶快爆发,迫不及待想要吞下山本雄田的。

    她一下将喉咙抵在山本雄田火热的上,一下又用电舌不停地触碰的根部,那块男人最要命的地方。

    终于,山本雄田在滝沢乃南的挑逗下撑不住了,抓住她的头猛地按向,气喘吁吁道:“さらに小さな宝物、そうなんですか……今からあなたに……接着小宝贝,哦 ……现在就给你……”

    在猛烈地撞击到滝沢乃南喉咙那块后,山本雄田的一阵酥麻,火热的激射而出,了她的喉咙里,害的滝沢乃南差点噎到。

    滝沢乃南的头不停地挣扎着,可是山本雄田的力气太大,只能默默地将咽下,足足有十秒钟。

    等山本雄田松手后,滝沢乃南也抬起头,看见她那满口液,山本雄田满足地笑着说道:“哦!小のに、あなたをえさをたくさん用意したのに……(哦!小,这下可把你喂饱了……”

    另外那屋,一墙之隔,皇甫雨薇的身心早已经被李伟杰征服,刚才靠在李伟杰怀里,感受着他那放肆的爱抚,现在他停了下来,反而让她产生了一种不舍的怀念,尤其是皇甫雨薇那微微翘起的臀部,刚才就明显的感觉到李伟杰那坚硬的在那里缓缓的来回抽动。

    真是羞死人了,就连皇甫雨薇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停住李伟杰的动作,如果他坚持要的话,说不定自己就会给他了。

    这时候,皇甫雨薇的心中产生了一种可怕的期盼,她期盼着李伟杰的再一次动作。

    其实她也知道,现在只要自己再主动一下,李伟杰一定会为自己疯狂的。

    但是皇甫雨薇不敢!不过就算她敢也错过了机会,这时候李伟杰已经松开了环住她腰肢的双手,因为房子的男主人进屋,只是他似乎来晚了,隔壁的好事也已经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