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247章 美妇辣妈
    
  解决了林东来,李伟杰直接把他扔在手水沟里面,报警还是明早再说吧!今晚就让他躺那里得了,否认让他今晚还能睡上看守所的牢房实在是太便宜这个混蛋了。《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半搂半抱着李玉倩,李伟杰有些犯难了,这个样子回去怕是要把美妇师母苏玉雅吓坏吧!就算隐起李玉倩差点被人这一茬不说,单是她这头前卫时尚的波斯猫造型,就够让人吃惊了。

    想到李玉倩会这样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关系,虽然现在也算将功补过,没有造成大错,但是美妇师母苏玉雅肯定会批评埋怨他。

    合计一下,今晚还是不回去了,李伟杰搀扶着李玉倩,转身回了酒吧,用手机和何蕙打了声招呼,他从员工通道上了三楼,进了经理办公室。

    “她怎么了?”

    何蕙见李伟杰满头大汗地抱着个美女进屋,急忙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一脸关切。

    “睡着了,应该是被人下了迷药。”

    李伟杰把李伟杰放在沙发上,然后一坐在她旁边,气喘吁吁道。

    “迷药?”

    何蕙眉头微蹙,叹息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在夜场里,这种事情是难免的,能够尽量做到不卖软性毒品的已经是夜店管理方最大限度的努力了。

    “今晚要麻烦你了。”

    李伟杰脸上露出抱歉的表情。

    “不麻烦,我马上安排房间。”

    何蕙娇声问道:“你呢?今晚也留下吗?”

    “我?”

    李伟杰做了个摸鼻子的动作,笑道:“你如果不回去,我就不回去了,怎么样?”

    何蕙白了李伟杰一眼,嗔骂道:“坏蛋。”

    凯撒皇宫生意火爆这在东莱市是出了名的,何蕙这个经理当然不会很闲,特别是晚上。

    李伟杰没有强求何蕙留下来陪自己,当她因为要去招呼一个重要客人而离开后,他就坐在那张宽大的办公桌后面,打开电脑上网。

    《日本界最近面临了严重的危机,那就是男优人数的严重不足!

    一看标题,李伟杰发现还挺震撼的,只听说沿海城市农民工严重不足,没想到日本居然演员都不足?

    【虽然曾经有某个自民党的干事长说:“如果我没有做议员,那么我的第一志愿就是要去做个男优!”

    不过事实上,乍看是每个好色男人梦想从事的男优工作,现在却是严重的人力不足。

    据说啦,每年透过各种管道加入界的男优约莫在40到50人,照理来说对这个业界来说是够用了,不过事实上这些新人男优的折损率也是出奇的高,至少有一半的人在加入界半年以后就演不下去了:根据有着14年男优资历的千叶丰表示:“首先就是要每天做、然后一天还要做好几次,有些时候还得跟一些乱七八糟、自己都不喜欢的‘办事’,这样子搞下去,到了最后能够生存下来的,充其量只有2到3人而已!”

    很恐怖吧,不是吗?事实上,在总人数轻易突破400人的现在,能够拿到一次演出3万日币(约1万台币,2500人民币)的职业男优大概人数在40到50人左右,不过在界一个月总计约2000片的出片量,这样的人数还是嫌少。而糟糕的是,的人数一直在膨胀,片商对男优的信心却不见增长,这50人中,其实大概只有一半的男优是片商能够放心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你看看来看去就是那些人在演的缘故!

    如果你认为这是你前进日本捞金的好机会,那么就让笔者在这里告诉大家,怎样才是一个合格的男优:首先你必须要有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五分钟内达到的程度,然后根据剧本的设定,有的时候在五分钟内,有些时候却要一口气撑到四十分钟而不发射;另外演出时有很多乱七八糟的姿势,你必须要在一方面保持体力不会气喘吁吁的情况下,另一方面却记得盯着摄影机大力地;最后还有一个大问题,如果你不幸和南佳也一样被经纪人接了个和“母猪”演出的case,你不但不能皱眉头,还得和沟通演出细节,最重要的是,还是要五分钟内然后撑个四十分钟不射!

    这些事都要天天做喔!谁说这一行的饭好吃?】不容易啊!不容易啊!现在混口饭吃真不容易,李伟杰不禁感叹一声,不过旋又想到如果他下海去日本吃这行饭,肯定能够爆红。

    李伟杰还看到了一则性新闻,说的是印度一个67岁的男子锡安纳(ziona chana)拥有39名妻子、94名子女、14名媳妇和33名孙子女,最厉害的是,这181人口全部住在一起,尽管家中已有上百个房间,大家还是住得拥挤;而这个超级大家庭的伙食费也很惊人,一餐就可吃掉100公斤米、30只鸡。这栋房屋位于印度米佐拉姆邦(mizoram)的巴克道恩村(baktawng),室内共有100多个房间,除了锡安纳有自己的房间,其它人都得和他人同宿(包括妻子);这一家人自给自足,房子里还有自己的学校、游乐场、畜牧场和菜园,就像个小型小区。

    李伟杰虽然很吃惊,但是这在印度其实很正常。

    首先,在印度除了印度教徒外,很多其他教徒是可以一夫多妻的,在法律上是允许的,其次印度没有计划生育。

    因此,产生这么庞大的家庭是有可能的。我的这位印度同事家,就是一个大家庭,有兄弟姐妹11个,加上下一代,加起来差不多一家也快有100人。

    但是,人们最好奇的是,这个男人哪有这么多钱养活这多妻子?

    在印度,教主是很有社会地位和经济实力的,而且很多都是世袭的,他们一般都保留着家族的巨大遗产(田地,住宅,产业等)而且教主本身就是收入颇丰的准“职业”加上印度的生活成本低,养活家人的成本是很低的。

    一位在国外的印度打工者每年给他的父母寄1000美元,能够让他的父母在印度一个中等城市很舒服地生活一年。

    比如印度有很多公立医院,几乎不收费,或者很少的收费。还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印度一个很有特色的婚俗——女子出嫁,还要自己出钱。

    印度人送女儿出嫁,要准备一大笔钱作彩礼送给男方。

    送的礼越多,女方在夫家的地位就越高。

    成婚那天,男方可以邀请诸多亲朋好友来热闹,而参加婚礼的客人不必送礼,相反还可拿到一个红包,当然都由女方送。

    如果男方的亲朋好友队伍庞大,那么女方父母的负担就令人咋舌了。

    因此,不排除,这位教主娶妻子还可以倒赚钱的可能!

    就在李伟杰看得津津有味并心生向往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了,进来的是刚才和李伟杰发生了关系的美妇人。

    在光线明亮的地方真正把美妇的容貌看清楚,李伟杰发现她可以说是一位天生丽姿、风华绝代的美娇娘。

    秀丽美好的脸蛋上,一双天生微微上翘的秀眉,似弯丹又似剑刃,有股柔中带钢的感觉。

    双眼圆圆大大黑白分明,修长而上扬的眼睫毛,显示出她是个多情的女人,琼鼻高挺而端正不偏,称得上是鼻若悬胆。

    艳红的嘴唇,上唇丰满肉厚而微微上翘,下唇丰满而像爱情之弓,含着一股令人一望就能蚀魂销骨的媚态。

    最迷人心神的还是那双水汪汪、亮晶晶的媚眼,里面似乎好像含着一团烈火那样的灼人心弦,要把男人烧焦似的。

    尤其那蓬松鸟黑的秀发,挽成一个大大的发髻,荡在脑后,护着雪白细嫩的粉颈儿,显示出一股成熟妇人的风韵及媚态,真是风情万千,迷人极了。

    绣珠片的花祺袍,剪裁得十分贴身,把她那一副丰满的胴体,完全衬托了出来,一双丰满高挺的,像两座挺拔的山峦一样,削肩细腰,肥大的粉臀,优美而性感的翘起,肌肤雪白细嫩,身材窈窕,曲线玲珑。

    尤其那开着短裙的下摆处,一双雪白修长的粉腿,若隐若现,在李伟杰的眼前,再加上她胴体上传来的脂粉香以及肉香味。

    嗅之沁入心脾而心神不定,不禁想入非非。

    美妇对李伟杰妩媚一笑,勾魂夺魄。

    李伟杰对着美妇笑了笑,继续浏览网页。

    在苏州某论坛的亲亲宝贝版,李伟杰发现了一篇以《年轻就是这样简单》的帖子已经被网管标注为“火帖”网络上大胆秀“艳照”绝对比同龄人年轻15岁。

    帖子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大尺寸写真照。

    其中,一位身着红黑白相间圆领衬衫、头戴时尚礼帽的新潮女性端坐正中,背后是三位神情各异的潮女,众星捧月般簇拥着她。

    “哇噻,辣妈哇!像四个姐妹!”

    此帖一出,立即引来众网友的围观和赞叹,称为无敌年轻妈妈。

    “让我妈妈向你学习!”

    网友“麦兜兜11”表示,所有的妈妈都应该向她致敬!

    当然,也有网友质疑该网帖内容的真实性。

    “真的吗?我不信,这都是化妆的效果啦!影楼的照片应该ps过!”

    对于众网友的议论,这位辣妈显得早有心理准备,不久就又晒出了自己的多张写真照和生活照,并在部分照片上注明了拍摄时间。

    其中写真照则拍摄于2010年12月26日。

    “说起照片,处理也好,p也好,可我自己认为,我和同龄人比相差15岁绝对没有问题。”

    发帖人自信地说。】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李伟杰心里大叫一声,天啊!

    眼前的美妇不是别人,正是那帖子里的马姓美妇。

    何蕙太本事了,李伟杰刚才只是觉得美妇性感动人,但是现在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心里更是一阵蠢蠢欲动。

    “过来。”

    李伟杰对美妇招招手。

    美妇媚笑一声,走过来,直接坐在他的大腿上。

    一个已是曾经沧海,经历过多年生活,美艳荡的妇人,近十岁数年来,其夫年老而阳衰,无法使她满足的需要,不得不在外“猎取”年轻的健壮的俊男来充充饥解解渴。

    可是她的丈夫虽然不是有钱有地位的大商贾,但是毕竟也是离休老干部,故此她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去猎取野食,深怕一个不小心,招惹是非,弄得身败名裂,那就惨了。

    故此她只有咬紧牙关,去忍受那份欲焰不满的痛苦,直到凯撒皇宫方面联系上她。

    于今眼前这位俊健的美男子,他是何蕙总经理亲自安排自己招呼的人,足见他的身份一定不一般,而且绝非地痞流氓之类的不良青年,若能和他合体交欢,尝尝年青小伙子的热情、冲劲,岂非人生一大乐事呢!

    一个则是初尝熟妇滋味,对深度迷恋的小伙子,今晚目睹眼前的这位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美艳性感、丰腴成热的美妇人,心中暗暗思忖,像她这种年龄的女性,偶而玩玩,尝尝异味,也蛮不错的嘛!

    两人的心中不约而有了这种想法,真所谓在“郎有心,妾有意”的心态下,当然一拍即合而成其好事了。

    李伟杰轻轻地抬起坐在自己大腿上的马夫人的下颌,怔怔地看着她的脸。

    马夫人的双眸如水,显得比照片里更加的楚楚动人,精致的下巴、小巧的鼻子、湿润的嘴唇微微开启透出一股醉人的兰香。

    看见刚才照片里被无数网友大赞的美妇佳人就在离自己如此之近的距离,李伟杰完全失去了理智,捧着她的脸对着她的双唇深情地吻了下去……

    马夫人稍稍挣扎了一下就完全放弃了抵抗,他们的舌相互紧密的缠绕着,在彼此的口腔内激情的探寻,尽力吸充彼此的津液,极尽缠绵。

    两人的嘴张大到极限,以便对方更深地探入。

    直到快要窒息,马夫人依然紧紧地搂着李伟杰的脖子不肯放开,而他的手却不知什么时候已伸进了她的衬衣,在马夫人温软而又坚挺的上轻轻爱抚、拨弄。

    “啊……唔……”

    马夫人刚想说什么,李伟杰就用一个更激情的吻封住了她的口。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终于分开了。

    望着刚从激情中平静下来的马夫人,李伟杰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呢喃道:“我想要你……”

    马夫人无语的低下头,一脸娇羞。

    李伟杰伸出手,温柔而又坚决地搂起了她,一把抱起身材丰腴的马夫人,把她轻轻地放在办公桌上。

    此时他听见对方微微呻吟了一声“啊……”

    他们的嘴就立刻交织在了一起……

    籍着房间里明亮的灯光,马夫人饱满而又坚挺的象两朵怒放的雪莲,鲜红的乳蕾在羊脂般肤色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娇艳。

    李伟杰用他的舌尖忘我地拨弄着它,时而把它深深地含在嘴里深情的吸充,津液涂满了她的整个胸前……

    不顾马夫人娇羞的反应,李伟杰褪去了她身上的所有衣裙,只留下了马夫人身上那条洁白的底裤。

    马夫人无声地躺在床上,两眼紧闭,一头秀发如瀑布般的洒落在黑色的办公桌上。

    天哪!李伟杰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已经五十九岁的女人竟然还有着如此完美的裸体,从头到脚洁白如玉、毫无瑕疵。

    李伟杰惊呼就连自己那豪门美妇干妈何念慈,今年也只有五十岁而已,和马夫人差了近十年。

    因为激动和紧张,马夫人的鼻翼微微开合,嘴唇微张,露出细碎的玉齿……

    李伟杰的十指和马夫人的手紧紧地交缠在一起,吻,无声地滑过她的齿间、耳垂,又在马夫人迷人的颈项间停留、上缠绵,经过平坦的,最后停留在她最隐秘的……

    “唔……”

    马夫人娇声的坚决表示反对,腿紧紧地交织在一起。

    难道是因为开了灯的关系?刚才两人黑灯瞎火的做的很happy,现在怎么就羞羞答答的了,女人的心思啊!真是让人搞不懂!

    “你太美了,我愿意为此时的你死去一千次……”

    接着李伟杰又是一阵狂吻,在他极度高明的技巧挑逗和缠绵下,马夫人终于瘫软了,无力的被他分开了双腿。

    此时的马夫人已经完全的湿润,褪去那条已被彻底润湿的底裤,她那女性最隐秘的在李伟杰面前,一览无余……

    没有比女性的更能显她独特魅力的东西了,李伟杰见过很多女子的,它们的大小、形状、颜色各不相同。

    但李伟杰发誓,从没见过象马夫人这样年纪的女人还拥有这样美丽的,粉红的花瓣微微向内摺起,就象小女孩的,表面则被一层透明的细毛覆盖着。

    拨开覆盖的绒毛,湿润的在灯光的衬托下熠熠闪光……

    “你真是太美丽性感了,男人都会为你疯狂的……”

    李伟杰在马夫人的耳边柔声说道,而她早已羞的双目紧闭。

    他的舌慢慢接近马夫人隐秘的,在她的内侧最柔软的所在舔吻,用舌尖在上面画各种图形。

    李伟杰感觉马夫人和他交织在一起的十指陡然握紧,呼吸变的不规则起来。

    他轻柔地分开马夫人花瓣,见到了更小的花瓣,李伟杰轻轻地它们,然后将她花瓣的上部慢慢拨开直到露出花蒂。

    李伟杰又轻轻第她大腿间的褶皱部位,把鼻子埋入她耻部细软的绒毛中,用舌来回挑动她花瓣之间的缝隙以给她最大的爱意。

    而马夫人已开始情不自禁地绷紧身体并抬起双脚,死死地攥着李伟杰的手。

    此时的李伟杰把舌慢慢地探入她花瓣间的缝隙中,不停地吻她,先是轻轻地,然后逐渐加力。

    马夫人在李伟杰舌尖轻柔的爱抚下,整个花瓣已完全的怒放,弥漫出一股醉人的甜香。

    李伟杰用手轻轻将马夫人的双腿分的更开,用舌尖顺着她的花隙上下动作。

    而这时马夫人的花蒂已经怒挺,破出了原先覆盖着的花瓣。

    李伟杰用舌尽情着这少女的花蒂,并时时把她轻轻摁回花瓣内。

    耳旁听见马夫人在轻声无力的抗拒。

    李伟杰用舌尖快速地轻打着马夫人的花蒂,感到她全身紧绷犹如一张满弦的弯弓。

    他又将嘴唇做圈形,把马夫人花蒂含在嘴里,开始慢慢吮吸。

    而此时的马夫人因过度兴奋的紧张将臀部拱向空中,口里娇喘着:“啊,啊……我要死了!”

    李伟杰依然吮吸着花蒂不放,同时润湿了他的手指,用两根手指慢慢滑进她最温暖的深处,随着她愈来愈急迫的呼吸有节奏逐渐加快了速度,百般挑弄……

    马夫人太敏感了,混杂着李伟杰的津液如春天的雨水漫过她那娇艳的花蕊、花瓣和白皙的股间,在她股下的席上积为潮湿的一滩。

    而李伟杰的舌就浸在这沁人的芳香中温柔的侵入她的花蕊深处和股间后面的菊蕾,不知疲倦……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伟杰恋恋不舍地从马夫人湿漉漉的股间抬起头,目光凝视着她那布满红晕青春美丽的脸和坚挺的有如樱桃般小巧的。

    而马夫人早已羞的无地自容,李伟杰紧紧地抱住她,与她双舌紧密的缠绕在一起,慢慢地分开她的双腿。

    在进入的一瞬间,马夫人猛地挺起了胸,口里猛地一下咬紧李伟杰的舌,激动而又甜蜜的“唔……”

    了一声。

    李伟杰提起身,缓慢而又轻轻没入马夫人的最深处,然后死死地抵住她,把舌探进她的耳洞深处。

    马夫人紧咬下唇,抱紧着李伟杰,双腿紧紧缠绕在他的腰间,拼命忍受李伟杰地撞击。

    “太,太胀了……好,好深啊……”

    她不停的在李伟杰耳边喘息,惹地他怜惜万分。

    他们就这样抵死缠绵,时而轻如春风拂面,时而急如暴风骤雨,经理办公室的到处弥漫着迷人的气息和的声音。

    马夫人已完全情动,香汗淋漓、娇喘如兰……

    时间仿佛在他们之间已经凝固。

    不知用了多少种的方式,也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的极度。

    李伟杰终于抵在马夫人花蕊的深处怒放了,大量滚热的喷薄而出,烫的她紧咬银牙,花枝乱颤,双手死死的办公桌边沿,胴体痉挛。

    一切都结束了,不,不是结束,现在才是开始。

    李伟杰在发现网上的辣妈美妇和自己眼前的美妇是同一人后,一个念头就在脑海中盘绕,挥之不去。

    这个想法很邪恶,但是无疑却可以带给他更多的快乐。

    如果是以前的李伟杰,肯定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但是人是会变的。

    邪恶吗?不,李伟杰认为这是自己一步步变得更成熟的标志。

    “嘿嘿!马夫人,给你看点好东西。”

    之后,李伟杰没有软下来,还是铮铮如铁,钢棍一般。

    “你,你叫我什么……”

    马艳丽和凯撒皇宫方面接触时,用的名字是陈佳,如今被李伟杰叫破马姓,不禁心里一慌。

    李伟杰笑而不答,直接点开刚才被他缩小的网页。

    “啊!”

    马艳丽惊得说不说出话来,“不,不不不,这不是我……”

    “马姨,都这个时候,你还装什么呢!”

    李伟杰见马夫人不肯承认自己就是被封为网络辣妈的极品美妇,笑道:“哦!我忘了,你是喜欢大家叫你马姨或者姐姐是吧!”

    “表面上贞淑的美妇,三个女儿,家庭幸福,现在却被我这个对你来说完全陌生的男人给压在身下,痴狂地发热和呻吟的媚肉。”

    办公室里响起李伟杰像是念话剧旁白似的夸张调侃声,“嘿嘿!谁知道在大家眼中高雅美丽的网络辣妈艳妇,竟然会在办公桌上,扮演着沉溺在贯穿注入的女人。”

    “啊……”

    不等马艳丽在辩解,压在她身上的李伟杰狂暴地直接朝马艳丽的嘴吻去。

    “刚刚那次真爽,现在来一次更爽的,我们看着你女儿的照片做……”

    “啊!不,不要……放……放开我!”

    马艳丽别过头,开始挣扎。

    “嘿!有什么不好?我们都做了这么多次了,这次只不过是看着你女儿的照片罢了。”

    李伟杰坏笑道:“嘿嘿!你试过就会发现,看着你女儿的照片,还别有一番情趣呢!”

    “……”

    李伟杰大声笑着,猛地将马艳丽浑圆雪白的握住手里,美妇傲然挺翘在羊脂白玉般酥胸上,丰硕圆润。

    他想也不想,埋头往那诱人丰挺的双峰狂吻起来……

    “啊!轻……轻点……”

    马艳丽推挤着压在她身上的李伟杰。

    无意中闪过眼角的照片,使她无端地想起女儿那纯美的脸孔。

    身上李伟杰的手轻抚着马艳丽的胸,然后像在啃吃蜜桃般地吸吮着她,逗弄着她。

    “别……别这样……”

    老实说,在女儿的照片前,马艳丽心中只有愧疚,没有半点激情的快感,她反而觉得像是在遭受无耻的猥亵。

    如果这件事情被女儿和老公发现,马艳丽脸色惨白,浑身颤抖。

    “怎么了?害怕吗?觉得对不起女儿和老公吗?傻瓜……别担心,我会好好地疼你的……”

    李伟杰发觉了马艳丽的心事,轻喘着气安慰她,一边还色迷迷地抬头看着她的脸。

    “别忘了,现在我才是你的男人!”

    他轻薄着说。

    李伟杰的手,悄悄地伸进马艳丽的,来回地在她挑弄。

    “放手……我……我不喜欢这样!”

    马艳丽架开了他撩动的手。

    “放轻松点,刚才的感觉难道不美吗?”

    李伟正在兴头上,根本不理会她的反抗。

    他强迫地抬住马艳丽的下颌,她脸上掩饰不住的羞耻和屈辱,他霸道地索吻和爱抚着马艳丽,不让她有逃避的机会。

    在马艳丽清秀的脸庞上有着哀泣反抗的神色,秀发凌乱地披散着赤裸的女体,在李伟杰的眼中,此时她美得令人窒息,粉嫩裸露的上汗水淋漓。

    随着她的反抗和喘息的呼吸,在微微震颤的上,到处留着李伟杰的唾沫。

    “噢,马姨,现在的你太美了。”

    李伟杰已经比较熟悉她的身体了,“我等不及的要把你给吃掉。”

    年轻强壮的男人李伟杰分开柔弱无助女人马艳丽的双腿。

    他大口大口地舔含起马艳丽的耻丘,用力地吸吮、撩拨逗弄着她。

    饱受屈辱的熟艳马艳丽,任由李伟杰亵玩着她的胴体,抚吻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李伟杰的动作轻盈娴熟,马艳丽闭着眼睛,无言地侧过脸去,膣口的唇瓣己经被濡湿了。

    浑身恍如置身于熊熊的欲焰中,马艳丽躁热不安,自濡湿的膣口升起的空虚和,渐渐遍及全身,她内心深处的已被激起。

    她凹凸有致的娇躯,在办公桌上慢慢地蠕动着。

    “别……求求你别吸了,啊……”

    马艳丽的呼吸,急促地喘息着,樱口低声轻吟不已,“快进……进去吧!……我……要……”

    女人熟艳的娇躯,在办公桌上蠕动得更为厉害。

    “向后转过身来。”

    李伟杰命令着身下的美妇辣妈。

    马艳丽难耐地转过头,她紧咬住下唇,纤细的柳腰把臀部高举……

    “美妇就是美妇,你耸起的样子,还真熟美艳人啊!”

    李伟杰靡地嗤笑着。

    他用手抚着马艳丽浑圆的粉臀,他一手大力地拍在粉臀上,一手搓揉起她诱人的,从掌心传来一阵细致和弹力的触感,令他大感过瘾。

    李伟杰双手抓住了马艳丽的臀瓣,左右一分地把她的股沟打开,露出马艳丽私密的菊花和窄门,手指轻轻地泥泞的膣口,玩弄着美的。

    接着,他再探进两根手指,揪住了马艳丽粉嫩的,舒服地搓玩了起来。

    “啊……呜……”

    感到李伟杰露骨的视线投注在自己因恐惧而颤抖的部份,马艳丽的双颊羞得微红。

    对方虽然刚和自己上了床,但是光想到身后的李伟杰正在仔细地看着自己最隐秘的密处,性感马艳丽的就已经泛起异样的火热。

    随着他技巧性的攻击,马艳丽终于忍不住地呻吟起来,完美的激起了一阵阵难耐的颤动,膣道内喷流而出的液,很快地弄湿了男人的手指和身下的桌面。

    在办公桌上,在自己女儿的照片前,众人眼中贞淑的马艳丽,被压在她身上的年轻男人李伟杰撩动了,火焚的、绝望的悲鸣,是叹惜?是糜?

    “嗯,相当完美的身体!长得这么完美的女人,还真是难得啊!”

    李伟杰以下流的涎笑,不时吐露着粗俗的鼻息,“看来今天有得享受了!”

    感到身后的年轻男人李伟杰与年龄极不相称的巨大就像一根滚烫的烧火棍,那硕大的有鸡蛋大小,马艳丽对它是又爱又怕……

    马艳丽体贴顺从地伏子,李伟杰双手由后抱住了她的腰,前端接触到马艳丽的与,那是充满欲火的潮湿。

    李伟杰用手握住,用身体和腰部猛然一顶,很快地将到马艳丽膣内的最深处。

    “啊啊……”

    被男人半压倒在办公桌上,马艳丽抬起的臀部,不停地往上扭摆,颤抖的腿间,随着他激狂地动作,不断地淌出汩汩的。

    “噗滋……噗滋……噗……噗……噗滋……”

    办公桌又激烈地摇晃了起来。

    “对不起……女儿……请原谅妈妈……啊啊……呜……唔……”

    马艳丽由紧咬的手指缝隙间,大声地呻吟着,任凭李伟杰的摆布。

    “啊啊……不要……深……再深一点!啊……对!就是那里,用力顶……”

    办公室里,心理矛盾,马艳丽边流着羞惭的泪,边摇着迎合着李伟杰的。

    “女儿……原谅妈妈……呜唔……我对不起你……女儿……呜……唔……”

    李伟杰把美妇马艳丽翻了个身,压在身下,她白皙幼滑的肌肤,已汗湿成粉红色。

    马艳丽自动抬起了双腿,紧紧地夹着李伟杰的腰。

    “呜唔……唔……不要这……这样……是……是……在折……折磨我哦……啊……噢……”

    不经意地把双手环搂住男人的颈间,欲海癫狂、如痴如醉的熟艳马艳丽,主动地献上火热的吻。

    她的丁香小舌又嫩又软,舌尖在李伟杰的嘴中有韵律地滑动翻弄着。

    那无与伦比的触感,光只是一次碰触花芯而已,马艳丽就感到一阵颤抖的快感包围着。

    李伟杰狂猛劲勇地,女人发出愉悦的呻吟,他开始变换着体位。

    “啊啊!……又……又顶到了!……啊……”

    办公桌上,马艳丽以骑乘的姿势双手围绕着李伟杰的背部,开始仰首喘息。

    “呜唔……缩……缩紧了……好……好棒……嗯……啊……噢……”

    李伟杰也发出快感的呻吟,气喘吁吁地把头埋在马艳丽完美的中努力。

    “好……好……好棒……啊啊,再来……”

    马艳丽紧紧地抱着李伟杰的背,一边被摇晃着乳波,一边头向后仰,发出快乐的呻吟。

    “呜呜……太美……太美了……啊……我已经……”

    无法忍受快感的袭击,马艳丽加速腰部的扭动,就快要到达,“啊……不行了!美……太美了……啊……已经……出来了……”

    “呜唔……”

    美妇马艳丽发出悦乐的呻吟,开始迸出了的液体。

    紧紧地抓住年轻男人李伟杰的美艳马艳丽,在一波波地喷出甜美的波浪起伏,颤抖僵直的身体,敏锐的快感,她在嘴角间,发出梦呓般令人心醉神迷的声。

    被年轻男人李伟杰需索着身体,身为美妇女人的欢愉,让这贞淑的艳媚妇人马艳丽,忘了照片里,女儿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这个荡的妈妈……

    在片刻的余韵后,李伟杰的那话儿还坚挺的顶在马艳丽的深处。

    他抱着浑身软瘫的马艳丽,看着电脑里那张照片,笑道:“马姨,你女儿挺漂亮的,有机会介绍给我认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