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246章 迷情药水
    
  何蕙在李伟杰面前穿衣服,看着美妇漂亮明净的脸蛋、丰满高耸的胸部、微露的、修长白皙的美腿和在吊带裙下若隐若现的形状,让他生出一股按捺不住想要扑过去地冲动。《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何蕙坐在沙发上,双脚并拢,但是她的裙子太短,根本就遮不住的春光。

    李伟杰仔细地看着她,皮肤白皙,细腻光泽;一双眼睛明亮而有神,两颊还留着少女般的红晕,鼻梁秀气坚挺,原来抹在嘴唇上的唇膏已经被李伟杰吃光了,身材丰满滑腻,勾人心魄;一双美腿,白皙丰满,毛发褪得干干净净;小巧的脚趾头并在一起,脚趾甲涂成了粉红色。

    “快起来。”

    何蕙脸上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难不成今晚想在这里过夜?”

    在这里过夜这种话当然是玩笑,李伟杰笑了笑,起身穿衣。

    两人一起出了房间,并肩而行。

    何蕙走路时,裙摆的下摆一起一落,大腿的曲线展露无遗,美腿白璧无瑕,形态完美;翘臀却若隐若现,却始终未露真容,欲羞还涩。

    心痒难耐的李伟杰伸手掀起何蕙的裙子,轻轻揉着她的大。

    在楼梯口,李伟杰向下去二楼,何蕙向上去三楼。

    两人激吻后分手,李伟杰站在原地不动,何蕙昂首阔步,挺胸抬臀,迈着莲花步子,一级一级往上走。

    角度越来越大,视野越来越好。

    楼梯很长,终于,何蕙走到了李伟杰的头顶上方,立时春光大泄,香艳无比。

    她里面穿了一件很透明的粉色,李伟杰甚至看到了她黑色的和丰盈的大。

    何蕙终于上了三楼,消失不见。

    李伟杰这才心满意足地走下了二楼,下楼的时候,他的目光自然而然看向吧台。

    林东来正在和一个美丽的少女在喝酒,只见他的右手食中两指轻轻的弹动,一个小小的药片悄无声息的落入了那个少女的杯中,转眼间就融解掉了,而少女对此一无所觉。

    林东来心里得意的一笑,这种技巧他练习了很久,已经熟练得不能再熟练。

    他相信,就算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警惕心极强的警察,他也能将那药片不知不觉的弹进对方的杯子里,绝不会让对方发现。

    林东来是个独生子,十年前他的父母一齐遇上车祸身亡,留下了一大笔遗产和保险金给他。

    整天好吃懒做的林东来无人管束,干脆退了学,每天无所事事的在酒吧舞厅吃喝玩乐的混着日子,反正他父母留给他的钱足够他挥霍一辈子。

    后来,林东来和一个漂亮女人结了婚,婚后他收敛了很多,直到那天……

    那时是入夏,天很热,林东来回家后就进浴室洗澡了。

    他老婆自己在卧室里洗澡。

    等林东来洗出来,她才进去洗。

    这时林东来发现电脑上老婆的qq还开着忘了关了。

    林东来当时也没多想,点开最近联系人,随意查看老婆和朋友的聊天记录。

    结果这一看就看出了问题。

    林东来差点疯了,老婆竟然背着他和至少三个男人有一腿。

    他记得其中有一个叫“马凯”的男人和自己老婆的聊天记录里写着。

    “亲爱的,你老公在吗?”

    “没有,今天他回他们家了。”

    “那你能和我视频咯!一个大喜的表情。”

    “……”

    “别不说话啊!我等了你好几天了!”

    “你有那么想看我吗?”

    “当然了!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我每天睡觉都要想着你手。你的是这世上最美的所在。”

    “一个害羞的笑脸。”

    “亲爱的,你快把露给我吧!我受不了了。”

    “好吧……”

    省略一段无聊的……

    “你的好,是不是天天被你老公揉啊?”

    “你想揉吗?”

    “你想让我揉吗?

    “我想,我想让你拿大。”

    “那你多抠出点水来,我好。”

    “我好想让你我啊!”

    “我也好想你,你是这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等我有时间立刻就去你。的你都走不了路……”……

    林东来实在看不下去了。

    当时他就想冲进厕所抽他老婆。

    林东来完全搞不明白,她傻了吧唧的和人家玩什么网恋啊!真你妈贱b!

    后来,林东来又翻了一个,里面聊天的内容是。

    “姐姐,你想我吗?”

    “还行。”

    “可我想死你了,我还想和你一夜情。”

    “不要了吧!一个难为情的笑脸。”

    “求你了,你来我家别墅吧!现在,我受不了了。”

    “我现在有事。”

    “那晚点呢?我有个同学看过你的照片,他说这辈子要是不和你发生点什么,他就要去跳黄河。你实在太漂亮了,真的。一会晚上我去接你吧!让我们俩好好爽你一晚上,肯定爽翻了你。”

    “那……好吧。”

    “哈哈,那待会我给你电话!”

    林东来看了这个聊天记录的时间,就是两周前的一天晚上,那天他回家了,没想到……!

    后来这个家伙还和他老婆有段对话更让林东来愤怒。

    “姐,那天爽吗?”

    “讨厌,你别再说了。”

    “哈哈,被三个人干爽吧!你最后都求我们饶了你了。”

    “以后我再也不找你们去了,又灌我喝酒又干我,我吐了都不放过我……”

    “那是因为你实在太有魅力了!姐,这周末我还去接你吧?”

    “不行,我再也不找你们了。那天我回来下面都肿了,我老公都怀疑了。”

    林东来仔细想想,那次他老婆的确下面很肿,林东来还以为是什么过敏呢!原来如此……!

    后面还有一个更让他恶心。

    “lulu,我想你。”

    “我也想你。”

    “你今天晚上方便吗?”

    “不行,我老公在。”

    “可是我实在想你啊!”

    “那这样吧,我借口下楼买东西,然后去你那,你快点搞一下,好不好吗?”

    “哈哈,我太爱你了。”

    这个聊天记录的时间,赫然是昨天。

    林东来看到这里,完全傻了。

    外表贤惠端庄的老婆,背地里竟是这样的风。

    林东来根本没法承受这个事实。

    那感觉就像心里流出了酸火,所有的血液都要僵了似的。

    林东来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来,他老婆是空姐,长的非常漂亮,身材也很好,经常出去拍一些杂志的封面照片。

    本来林东来娶了她,以为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男人,没想到,竟然是天下第一大乌龟,被人带了这么多的绿帽子都不知道。

    林东来简直要气炸了,坐在电脑前面久久都不能思考。

    这时他老婆洗完澡出来了。

    她围着一条浴巾,正在擦自己的一头长发,边卧室走边问林东来道:“亲爱的,刚才回来时你看见了吗?楼下有一对在花园里互摸呢!逗死我了。”

    林东来没说话。

    他老婆见老公没理自己,埋怨道:“你干嘛哪?”

    等她走进来,看到林东来正坐在电脑前,铁着一张脸,立刻全明白了。

    “啪!”

    她手里擦头发的毛巾掉到了地上,脸上一点颜色都没有了。

    林东来扭过头,看看自己刚出浴的老婆。

    她173公分的窈窕身材上只围着一条浴巾,肩膀、大腿都露在外面,上面还有一层水汽,粉粉嫩嫩的就像刚出生的婴儿似的。

    胸前的一对34d的子,把浴巾撑的高高的,要搁平时,林东来一定会感谢上帝,赐给他一个身材这么好的老婆供自己享受,但现在,林东来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丫大,就是因为被很多人揉过揉大的。

    林东来语气很平静的指指电脑,问他老婆道:“这是怎么回事?”

    她那双像是秋水凝成的眸子里“唰”就掉下来两行泪,哽咽着说道:“老公,我错了。”

    林东来坐在椅子上冲她招招手,道:“你过来。”

    她一小步一小步的向林东来挪着,恳求道:“老公,我错了,求你原谅我吧!我以后再也不出去玩了。”

    林东来还是冲她招手,道:“你先过来。”

    她走到林东来面前时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泣声道:“老公,求你原谅我,这个世界上我只爱你,和他们都是假的。”

    林东来一听,忍不住怒了,暴喝一句:“我你妈!你被别人了还是假的!你要爱我为什么要出去和男人鬼滚,老子自打和你结婚就和社会上的断了关系,你倒好……给老子戴绿帽子……”

    他猛地一起身,把她抱到了床上,双手把她双手撑开,把她丰腴的胴体压在身下,又伤心又难过还无比愤怒的盯着她。

    她也很伤心,仿佛一下就知道她以前做的都是错的了,不停地哭着说道:“老公,我求你原谅我,我爱你。”

    林东来吼道:“我也爱你!可你为什么那么对我!”

    她已经哭地说不出话来了,大声叫道:“老公,我求你我吧!我不活了!”

    “好!我就你!”

    根本就没有任何前戏,林东来把自己扯下来,扯开他老婆的浴巾,把她腿几乎劈成一字型,接着就她那个昨天刚被自己刮干净的白虎。

    女人洗过澡后,里有水,总是涩涩的。

    林东来也不管了,顶着极大的阻力就往里。

    他老婆被他疼了,但她心更疼,使劲分着腿,把送给林东来,还哭着说道:“老公,我对不起你!”

    “你他妈被别人时怎么不说对不起我啊!”

    林东来看着他老婆几乎是完美的身躯,想到这样的身躯被别的男人轻易就可以亵渎,心里的酸楚不停的上涌,喉咙酸酸的,一发火,就给了他老婆一个耳光。

    “啪!”

    他老婆“呜呜”的哭,搂上林东来的腰说道:“对不起老公!对不起!”

    “别他妈给我说对不起!今天我要不死你我就跟你姓。”

    林东来简直疯了一样,“啪”的又给了他老婆胸前的子一巴掌,然后把她身子拧成侧对,双手抱着她一条饱满而嫩软的大腿,对准她已经被自己出了的无毛蜜缝,凶狠地起来。

    当时林东来的心里就是一个字,爽。

    真的,特爽!

    一种解脱的爽!

    林东来根本就不像个人了,而是一只豹子,也不顾他老婆的疼痛了,玩命地她。

    他老婆就在那儿哭,大腿被林东来掰的都要拉筋了,下面更是像被打桩机凿一样糟蹋。

    既疼,又异常的爽。

    林东来能感觉出他老婆下面水越来越多,她嘴里的哭啼也夹杂起了叫。

    他对她吼道:“你不是喜欢被三个人吗!我今天就死你!”

    “啊……老公…………对不起……对…………我要死了……啊……”

    “你死,你去死吧!”

    林东来一边说一边使劲搬她的腿,几乎把她身子都搬起来了,让她下面和自己做最深入的接触。

    “……老公……求你……死我吧……呜呜……”

    “我就是要死你!臭b!”

    林东来一发火,直接压到了他老婆身上,她一条大腿被林东来压得弯曲着抬着,另一条笔直的向下伸着。

    林东来把他身体的重量全都沉到腹部,成最笔直的角度凶狠的老婆的无毛。

    “啊……老公……老公……啊……”

    “你别他妈叫我老公!我你妈b!”

    林东来两只手都垫到了他老婆的翘下面,狠狠地捏着她的臀峰,几乎要给她捏肿了。

    “…………”

    他老婆已经被的流不出眼泪了,蜜桃一样的小嘴里全是荡的叫声。

    林东来越听越生气,她被别男人时也一定会发出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春叫吧?

    他受不了了,血液简直要沸腾,一把抱起来她,像老汉推车一样给她顶到墙上,“匡匡”的一阵狂!

    他老婆的后背不停的在撞墙,每一下都是重量级的,从她的往上冲,冲的她脖子都红了。

    她搂着林东来的脖子又开始哭:“呜呜……老公……求你原谅我……”

    “原谅!”

    林东来又给她摔到床上,狠狠地踢了她一脚,一脚直接给她从床上踹地上去了。

    他老婆没见林东来发过这么大火,被吓地够呛,“嗷嗷”地大哭起来。

    她越哭林东来越生气,骂道:“你妈!被别人的时候你也哭是吗?”

    他跳下床,从后面抱起他老婆,将她压到了电脑桌边,三个手指头直接从后面塞进了里。

    “我你妈,有多少男人摸过你的臭b,说!”

    林东来用手指不停在她湿黏黏的里搅拌,发狂地问她。

    他老婆被吓地不敢说话,只能趴在电脑桌前哭。

    林东来“啪”的给了她一巴掌,打出来一个鲜红的血印。

    他老婆被打地垫起了脚,像穿高跟鞋一样,哈腰把和撅给起来,声音呜咽道:“老公……呜呜……我求你饶了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饶你妈b!”

    林东来的火实在消不了,直接把四个手指头全伸进他老婆的里,使劲往里塞手。

    “老公……不要啊……”

    他老婆“啊啊”大叫起来,“疼……啊……老公……”

    “你他妈别叫我!你被别的男人时是不是也这么求饶啊!你被别人时你下面有毛吗?”

    林东来越说欲火越强,抽出手,又从后面狠狠地。

    “呜呜……老公……我想死了……我想死……”

    “去你想死吧,b!”

    林东来从后面疯狂的,还把她拉站直了,使劲拧着她的子。

    “老公……你我吧……我受不了了……”

    “我还受不了了呢!”

    林东来想到自己的漂亮老婆被那么多男人干,而且还是背着自己干,他真是快疯了。

    林东来从后面紧抱着她,干得越来越疯狂。

    终于,他要坚持不住了。

    他老婆和他干过上百次了,很了解林东来下面的变化,感觉到他要射,她把手背过来,使劲搂住他,说道:“你射死我吧!全都射我里面去!你射死我吧!”

    呼!

    映着他老婆发自心底的哀求,林东来插到她深处,狂一通。

    射后,林东来腰都软了,干了那么多回,他从来没射过那么多。

    他老婆脸上、胸上、腰上、上、腿上全是拧痕和掌痕,她哭着趴倒了地上。

    林东来呢!身上的火发了,但心里的火却埋藏进了深处。

    他拿湿巾擦了擦,穿上衣服,没再看他老婆一眼,揣上烟出了家门。

    再后来,他们就离婚了。

    自从发生那件事情之后,林东来精神就出现了问题,在外面他是一个出手阔绰,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人。

    可是回到家里,林东来又总喜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就和那些患自闭症的人一样。

    如今已经三十岁的林东来了,从他和前妻离婚后,他就再也不愿意相信女人,但是林东来的身体偏偏又对女人的需求越来越烈。

    林东来不耐烦慢吞吞的用温柔手段去追求一个女孩子,而是迷上了直接用迷药他看中了的女孩子。

    玩厌后他会残忍的将其抛弃,当然,他抛弃那个女孩子之前,会用点手段令女孩子们不敢报警告发他。

    用这种手段他已经了至少七个女孩子,眼前这个女孩子是他刚发现的猎物。

    和以前的玩的女孩子不同,这个名叫李玉倩的女孩子是一个大学生,而且是国外留学回来的,这给了林东来一种新鲜感,至少他以前从来没有玩过留学生。

    李玉倩看起来二十岁左右,人长得很清纯甜美,身材却惹火之极,尤其是那对裂衣欲出的双峰,令林东来某个部位不受控制的充血。

    如果不是他还有那么一点点智理,只怕要立即对李玉倩实行侵犯行动了。

    林东来很有技巧的劝说,令李玉倩将那杯酒喝进了腹中。

    李玉倩虽然是个留学生,但是社会经验明显的极浅,做梦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位刚才认识不久,看起来彬彬有礼的男子会对她使用卑鄙的手段。

    酒喝进肚子不过半分钟,李玉倩即感到头脑发热,身体渐渐地发软,视觉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呻吟了一声,李玉倩无力的向前倒去,林东来见状忙伸出双手,让她倒到了自己的怀内。

    李玉倩的娇躯刚一入怀,林东来即感到胸前那对高挺柔软的紧贴在身上的诱惑力。

    林东来心中一跳,一只手不自觉的滑到了这李玉倩丰满的圆臀上。

    他假意地在李玉倩的耳边轻声道:“你喝醉了,让我送你回家吧!”

    说完,未等她答应,就将李玉倩的身体扶了起来,向外拖去。

    耳李玉倩此时已经意识模糊,根本就不能回答。

    酒吧里虽然有人看到这一切,但都没有人说什么,更没有人上前阻止,他们大概以为这两人是一对情侣呢!

    而且就算有人看出不对劲,他们也不愿意多管闲事,谁知道那个男的是不是他们惹不惹得起的人物?

    现在的人早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那种见义勇为的想法,都习惯了事不关已各人自扫门前雪。

    就这样,李伟杰让林东来带出了酒吧,但是这林东来不知道,在黑暗中,有一双眼睛正在默默的注视着他。

    李伟杰恨不得杀了那个很李玉倩下迷药的男人,可是在酒吧里揭破的话,最多就是打他一顿,到了外面……

    想到什么血腥暴力的地方,李伟杰嘴角不禁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让那些和他擦肩而过的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酒吧后巷,黑暗寂静,和酒吧里纸醉金迷形成鲜明对比。

    一只游荡的野狗被突然打开的后门吓了一跳,汪汪叫唤两声,夹着尾巴跑开了。

    本来林东来都是把女孩子带到自己的家里再一逞兽欲的,可是今天他感觉自己忍不住了,怀中的李玉倩实在是是一个美的让人不禁会佩服老天爷神奇的美女。

    不过有一句说一句,李玉倩的确是标准之上的美女,林东来人很禽兽,眼光却不错。

    清纯标致,亭亭玉立,含苞待放。

    李玉倩看上去大约二十岁出头,五官端正,肌肤白皙胜雪,倾城之色,别有一种秀丽之色,身材苗条娉婷,白里透红的脸蛋,楚楚动人,柳眉微蹙,雪白的皮肤光滑柔嫩,腰枝柔软纤细,身上一条纯白色的连衣裙子,把一对丰满高耸的雪峰绷得紧紧,露出洁白的双臂和香肩,青春的胴体,玲珑浮凸、结实优美的起伏线条完全地显现出来。

    林东来带着近似欲的眼光看着这样一个娇柔万状、丰盈的李玉倩充溢在她身上的那种少有的美让人过目难忘,除了有那漂亮年青的娇柔、妩媚之外,还有全身洋溢出健美般撩人的韵味,让他产生扑上去将她温软绵绵的娇躯压在身下的极度渴望。

    不知不觉间,林东来感到自己的搭起了帐篷。

    林东来已经等不急回家了,虽然他夜间开车,回家最多只要半个小时。

    他轻轻把李玉倩放在地上,失去意识的美少女玉体横陈、双目紧闭,一副娇柔可爱的模样,浑然不知布满邪眼神的石林,正虎视眈眈她那白色连衣裙下令男人垂涎三尺的美艳娇躯。

    林东来露出贪婪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着横躺在地上的李玉倩,不禁地吞了口口水,这女孩的美简直不能用语言来形容,全身上下迷人至极点。

    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映入眼帘的,是娇酣的睡脸上白里透红,小巧的樱唇微微翘起,鲜艳欲滴、红润诱人,勾人心弦;娇翘的小瑶鼻秀气挺直,勾勒出一只性感诱人的樱桃小嘴儿,线条柔和流畅、皎月般的桃腮,秀美至极。

    一身连衣裙将微凸的酥胸及纤细小巧的柳腰紧紧的包裹起来,更令人感到血脉喷张,林东来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很久没尝过这么极品的女人的滋味了。

    想起面前惊艳的绝色美女,林东来不由心中一团火热,念窦起。

    想来这妞肯定还是一个原封未动的黄花大闺女,想象着自己这把老枪在这如雪般纯洁的美女禁区内进入、侵袭、占领、撕裂、冲击的感觉将会是如何的香艳刺激。

    今日倒真是艳福不浅了,林东来脸上露出荡的笑容,蹲在李玉倩的身旁,更仔细端详着眼前令男人朝思慕想的清秀佳人。

    高挑的身材,浑身上下已经拥有了二十岁美女成熟的韵味;娇俏美丽的脸庞,红润而巧的嘴唇,全身的肌肤呈现出一种完美的奶白色,没有一丝的瑕疵,双臂细腻洁白,均匀而柔和,像两段美玉雕刻一样;双腿修长苗条,浇娇嫩欲滴,十只可爱的足趾整齐的排列在一起;尽管深藏在之下,胸前的形状应该是半球形的,十分硕大,随着呼吸的节律缓缓的起伏。

    在很近的距离里,街道两边的路灯照进来,依稀还能看到内衣的轮廓,浅宽的圆领和短短的衣袖衬托着光滑柔美的双肩,合身贴服的裙子毫无保留的展示着主人纤细的腰肢和浑圆的臀部。

    李伟杰本以为对方会把李玉倩绑到偏僻处再发难的,没想到这家伙这么急色,他决定出手了。

    “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自己去警察局自首,二是让我打你一顿,然后再送你去警察局自首。”

    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他响起,林东来的瞳孔猛地缩小,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熟悉林东来的学员们都知道,他已经被点燃了火爆脾气,这就是林东来要出手的前兆。

    后巷里,一个清瘦的青年,那青年虽然也不算是瘦弱,但是比起林东来比起来却是显得太弱不禁风了些。

    李伟杰的身高倒是不差对方多少,但是身上却有着一股书卷气息,和三十岁的林东来站在一起,反衬得他简直就像是个大学生,而且还是个文学社的小白脸。

    “呼……”

    林东来猛地转过身来,虎视眈眈的瞪着敢打断自己说话的李伟杰,伸出一根手指头嚣张地在那他胸口上戳,嘴里不干不禁道:“丑小子,你他妈找死啊!给老子滚远点……”

    “啊……”

    林东来一声惨嚎,接着“噗通”一声,双膝跪地。

    他跪倒在地上,一只手举着,被李伟杰以一根拇指和一根食指捏着。

    晃眼看去,简直就像是下跪求婚一般。

    就是这么两根白皙的手指捏着林东来的一根小指尖,却让他喘着粗气,汗流浃背。

    “看来你是选二了。”

    李伟杰冰冷的声音,就像是北极吹来的寒风般彻骨。

    话音刚落,一拳头挥过去。

    林东来惨叫一声,鲜血从他的鼻子和嘴角流敞出来,热气腾腾的,如春天里刚刚融化了冰块的小溪。

    “啊!你……”

    “啪!”

    李伟杰没有说话,再次挥拳打在他脸上。

    “救,救命啊……杀,杀人了……”

    “砰!”

    这一次,李伟杰一拳捅在林东来的胸口。

    他嘴角流血,大口的喘着气,但是声音嘶哑,却没办法说出话来。

    “啪!”

    李伟杰再次挥拳打脸,打人就要打脸。

    如果旁边有80、90、00后的小妹妹在场的话,眼睛肯定变成桃心形,高呼:“帅哥,太给力啦!”

    “啪!”

    “啪!”

    “啪!”……

    这是触目惊心的一幕,这是鲜血淋淋的一幕,这是惨不忍睹的一幕,这是……这是儿童不宜的一幕。

    李伟杰一句话不说,像是对方和他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个劲儿的往他脸上招呼。

    很快的,林东来已经失去了原本的面目,整张脸肿的像是酱卤过的猪头肉。

    “别……别打了……”

    林东来软棉棉地倒在地上,从西装口袋里掏出钱包,“我……我给你钱……啊……”

    “啪……”

    李伟杰没有伸手去接林东来的钱包,而是再次出拳,很干脆的把他给打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