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244章 裸体油画
    
  孤独的明月、闪烁的群星、豪华的别墅、漂亮的卧室、宽大的睡床、妖艳的美妇、空虚的灵魂。《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明天又是结婚纪念日了,牵牛织女一年还能一会,略解情思,可是自己呢!自己多年来除了张玉娴这个闺女外,却连个倾诉谈心的异性都没有,难道自己的命运连织女都不如?年复一年,青春易逝,得天独厚的美艳外貌还能维持多久?好花时节又逢君,伟杰啊!惜花当乘今朝,你可能体会一个迟暮的女人在世界中对将逝青春的无限缅怀。

    “别当我是高傲只可远观的清香白莲,我是芳香浓郁渴望有人羞花戏蕊,攀折把玩的艳丽牡丹,我不要形宵骨立任凭落花飘零,我要在一切归於寂聊之前,享受最后的璀璨绚丽?”

    思潮澎湃,冷艳贵妇人皇甫雨薇芳心一阵战栗,为什么自那一夜心魔深种,每一想起你,总是控制不住羞人的澎湃汹涌,直想投入你的怀抱,让你轻怜蜜爱一番。有时也想克制,偏偏越是沉沦难以自拔,“伟杰啊!你为什么不霸道一点、不积极一点,偏偏要让自己无助地挣扎在礼教道德和本能两个极端的矛盾中。伟杰啊!你可知道每次你离开的时候,我是多么期待你会搂着我的腰给我更多的倚靠;你可知道当我们在灯光浪漫的客厅里,你那如有魔力的眼神望向我时,我是多么羞人地盼望当你离开时,你会给我一个拥抱、一个深吻,甚至于什么都依你。”

    为什么到头来依然春梦无痕?你只是云淡风清、若无其事的跟我说“再见”难道自己神女有心,而你却是襄王无梦?应该不会吧!这几天看你在泳池里有意无意的碰触自己的身体,按摩时强忍高涨的模样,自己在你心目中应该很有魅力才是。

    患得患失的心情化成丝丝的煎熬,点点滴滴的侵蚀所剩无几的矜持,皇甫雨薇决定不管了,她再也不要忍受这苦苦等待的无禁相思。

    就是明天,就是明天那个特殊的日子,冷艳贵妇人皇甫雨薇决定向李伟杰坦然示爱,求他怜爱,她内心默默想道:“伟杰啊!你可能体会自己窘迫羞人的心情,了解我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忐忑。”

    留下估计今晚也无力再战的王洛阳和夏小莉,李伟杰回家的时候,同样是刚到家不久夏薇薇已经洗了澡,身前的茶几上,泡着一杯香浓的爱尔兰咖啡,热气腾腾。

    电在半个小时前已经开了,此时电视正开着,播放着如今最火最累人的电视剧《宫》讲述杨幂扮演的一个现代穿越女回到古代和康熙皇帝的儿子“们”谈恋爱,最后舍弃雍正皇帝,选择八阿哥的故事。

    李伟杰只看了几集,就发现这部网络点击过亿的穿越剧简直就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山寨剧,几乎就是古代版的《流星花园》至此没了看下去的,而马上就要拿到博士学位的夏薇薇却看得津津有味,成为继《老公看你的》之后,又一部每晚必看的保留节目。

    在外面偷实的李伟杰没有做出在邻居家洗澡这种难以解释的脑残行为,不过一身酒气,简直是完美的掩饰。

    在夏薇薇嗔怪的眼神中,李伟杰脸上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走到她身边想要凑过去吻一下刚洗浴一新的美女佳人。

    夏薇薇伸出纤纤小手,挡住李伟杰的狼吻,娇声道:“快去洗澡。”

    李伟杰耸耸肩,用力一吻夏薇薇掌心,让她的手背重重压在自己的娇唇上。

    哈哈大笑声中,把外套里手机钥匙钱包等零碎之物掏出来搁在沙发上的李伟杰大步进了浴室。

    大概十五分钟,李伟杰边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边开门走出浴室,电视里播放着似乎每演一集连续剧就要插播等长时间的广告。

    在广告中,数以百计衣着清凉的美女从大型运输机上同时跳伞,“波涛汹涌”相连到天边,让人看得连下巴都快要掉下来。

    相信每个看过该视频的人——尤其是男士们——一定都很赞同阿灵顿的话,它的确很棒!整个视频春光无限,在瓦格纳的名曲《飞翔的女武神》伴奏下,当一个个美女充斥在眼前的时候,谁还会舍得把眼球挪开?这个广告展现了大量并非必要、跟产品毫无关系的裸露,把性感广告的境界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它透露出的主题就是:无需意义,就是购买欲!毕竟消费有时也是冲动。

    的确,广告中当美女们在空中组成“西门子洗衣机只要1999元”的标语时,没有哪个观众会认真地去看那一句广告词,人们的眼睛盯住的是铺天盖地的“波涛汹涌”的火辣美女,她们的力量果然不可小觑。

    李伟杰对广告没什么研究,他专注地视线只是集中在美女身上。

    夏薇薇同样没有看广告,而是在低头看书,难道这就是同性相斥?

    “看什么呢?”

    李伟杰走到夏薇薇身边,挨着她坐在沙发上,从她手里抽出那本黄色封面的精装书。

    一看书名《别告诉我你懂男人:男人不告诉你的7件事》李伟杰就囧了,在看内容简介:“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读懂男人的内心。如果你能尊重他、需要他、满足他,大多数男人都会心甘情愿地陪伴在你身边,一生对你们的家庭忠诚。美国知名两性心理学家凯文?李曼博士从男性的视角来告诉女人:男人最在乎的是什么,男人能承受的心理底线是什么,怎样才能让你们的关系天长地久……如果你能懂得他的想法,并能用他接受的方式与他交流,那么你们的关系便能永远融洽美满。不论你已嫁为也好,正在热恋中也罢,或者正在寻觅生命中的那个他,你都将从书中获益良多:它将教会你“男人的语言”让你们平淡无味的关系变得有声有色;它能平息你们的战争,给你们的家庭带来无限快乐,让你们成为世间最美满、最和谐的一对!”

    夏薇薇从李伟杰手里夺过自己的书,嗔道:“这是写给女人看的。”

    李伟杰尴尬地缩回爪子,掩饰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才发现,杯子是人家的。

    夏薇薇白了李伟杰一眼,指着一个被牛皮纸包裹着的大家伙,说道:“去找个地方挂起来。”

    李伟杰好奇地拿起夏薇薇纤手所指的大家伙,问道:“这是什么?”

    夏薇薇答道:“我一个好朋友送我的油画。”

    “哦!”

    李伟杰答应一声,扯开牛皮纸,露出油画真容。

    这是一幅名为《镜中花》的女性油画,画中的女子瓜子脸,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她穿着吊带裙,酥胸半裸,露出一条深邃迷人的,充满青春活力,健美秀美,一派纯真。

    细看之下,李伟杰发现这个女子自己竟然有点熟悉,难道是认识得人吗?

    “这是李勤,我高中同学。”

    夏薇薇见李伟杰盯着画中女子,脸上露出思索之色,笑道:“她帮助她的画家父亲李壮平完成了名为《东方神女山鬼系列》的画册。”

    “啊!是她!”

    李伟杰终于记起自己在哪里见过画中的女子来,就是在《东方神女山鬼系列》的画册里。

    李伟杰不是画家,说实话他也不懂什么艺术。但是,当他看到媒体报道李壮平与李勤父女的《东方神女山鬼系列》画册及画册背后震撼人心的画画见闻,真的惊呆了!

    因为李壮平与李勤父女的《东方神女山鬼系列》画册太出人意料了。咋一想来,对面是你的已经成年的女儿,而且又长得那么美丽、丰满、得体,你会作何感想?即便是父亲是神圣的,是圣洁的,因为他创造了女儿。但是,已经成熟的女儿面对父亲这个异性,她又是什么感受呢?她又会想些什么呢?

    这一切,都是常人所不能想象的,也不是常人所能面临的那种最高的艺术境界。

    因此,李伟杰为这个《东方神女山鬼系列》画册感到由衷的敬佩和赞叹。

    且不说他们父女俩创造了“东方女神”填补了东方油画史上的空白,让人不再出口闭口赞叹西方的女神,单是他们父女俩在绘画史上所突破的这种伦理和道德的重重藩篱,就足以值得世人铭记和敬仰。

    在艺术圈里,有让朋友做模特的,有让恋人做模特的,有让妻子做模特的,但拿自己亲生女儿做模特的,还是第一次看到。这需要突破的不仅仅是一般的社会观念,还要冲破伦理、道德的重重藩篱。李氏父女合作创作《巫山神女》这样唯美的油画作品,简直堪称神作。

    毫无疑问,李氏父女俩的“大胆创举”必将载入人类绘画史的史册,成为后人赞叹的绝品。

    李伟杰甚至还记得,当时记者对话李勤时的一段报道。

    【记者:你什么时候开始做模特呢?

    李勤:我刚进入青春期,去川西羌寨采风,一位香港人体摄影艺术家,邀请我做模特。当时我非常禁忌的,所以没有答应。这阶段,父亲一直在研究要塑造东方神女形象。他发现我有一种东方女性特有的古典美。他说,给别人做模特,还不如让父亲来画你。就这样,五六年前,我就开始给父亲做模特,也一起创作《巫山神女》系列。

    记者:当您作为模特出现在父亲面前,您怕过吗?

    李勤:不怕。因为女儿给父亲做模特是圣洁的,父亲深深的爱着女儿。西方的圣母形象、维纳斯都是裸体,父亲在女儿面前不会有秽、色情的杂念。是对女儿的呵护!

    记者:您心中的白马王子是什么样的?

    李勤:我还没有男朋友,曾有过短暂的初恋。我理想中的白马王子不是家财万贯的富豪,应该是重感情的,有很高人品的人。

    记者:如果媒体报道后,引来社会不同的声音,您怎样看待?

    李勤:美丽、纯洁、善良,我们父女对艺术的追求,也是我们的人生追求。做正直的人,做正直的事,我相信会赢得社会的尊重。】李伟杰再低头看画中的李勤,她抿起薄薄的樱花般嘴唇,黑色的大眼睛,深不可测,仿佛在默默无声,欲涩还羞地注视着自己一样。

    这幅油画不适合挂在卧室里,毕竟小两口私密的地方挂着其他女人有点别捏,李伟杰还视一周,决定把“镜中花”挂在客厅。

    李伟杰找来工作,搬来一把椅子,拿一个小铁锤敲着钉子,打算把那幅画挂上去。

    他脚下站的是一张折椅,如果站不好重心,是很容易把人摔倒的。

    李伟杰的身手别说是折椅,就算是独凳也不会摔下来。

    可他不经意间一瞥,却惊得三魂悠悠七魄荡荡,夏薇薇不知何时竟然把他的手机拿在手里,翻开起来……

    天啊!自己在外面风流时那些和美妇美女们的激情视频,无遮艳照,给力,赤裸胴体……老天啊!你干脆杀了我得了……

    一惊之下,李伟杰脚下不牢,椅面摇晃了一下,他急忙要跳开时,却又因实在是被骇得太厉害了,一只脚被椅背的木框绊住,结果李伟杰惊叫了一声,结结实实的摔倒在地。

    “砰”地一声,李伟杰的左额角撞着那幅油画的木框,登时就擦破了皮,血如泉涌。

    “伟杰,你怎么了?”

    夏薇薇吓了一跳,放下手机匆匆跑到李伟杰身边,“啊!血!你额头破了!”

    “没什么!”

    李伟杰艰难爬起身来,用手在伤口抹了把,“不要紧的,只是擦破了皮。”

    夏薇薇声音焦急道:“别擦,伟杰,让我给你止血。”

    之后她走回隔璧房里。

    李伟杰看到身上的淡绿色的睡裙上,有几滴红色的斑点,原来是他额上流下来的鲜血,左颊上凉沁沁的,鲜血不住地滴着,他心里暗想:不知道会不会破相啊!自己真不该用真气冲击伤口的,可刚才那种关键时候,不装逼真点不行啊!

    夏薇薇很快就拿着小剪刀、红药水和胶布绷带等跑进来,看到她一脸着急的样子,李伟杰心里一阵感动。

    李伟杰坐在床上,夏薇薇站在他的面前,替李伟杰小心地抹着伤口的血迹,鲜血还是不断地溢出来,她眼中有些惊惧。

    “噢!这么多血!”

    夏薇薇说道:“不如我先用药油替你止血吧!”

    她又走返她的房子里,拿了一瓶药油回来,给他擦着。

    李伟杰皱着眉头,因为那些药油使他伤口发生刺痛。

    “很痛吧?伟杰。”

    夏薇薇柔声说道:“你忍着一会,好快就不会痛的了。”

    夏薇薇为李伟杰止好了血,她站着,小心地为他敷上药棉和绷带。

    李伟杰半抬着头,眼光就无可避免地望着她的胸脯。

    他的心当时就荡了一下,夏薇薇穿着一件淡绿色的睡裙,光滑精美,线条贴身,使她隆起来的胸脯是那么的明显,有一种成人的魅力。

    李伟杰的目光赤裸裸地停留在那里,不过夏薇薇却没有什么反应,当他收回目光再望上去,她一双修长而纤细的玉手正在李伟杰额上忙碌着,手法是那么熟练、轻盈。

    女人一见到血就会害怕,李伟杰想那可能是女孩子软弱的本性吧!可是夏薇薇并没有,她眼里只有他,关心李伟杰的心胜过了一切。

    夏薇薇发觉李伟杰怔怔望着她,顿时双颊有浅浅的桃红色绽了出来。

    李伟杰怕她害羞逃开,轻轻闭上了眼,双方都缄默着,气氛温馨而暧昧。

    想到,每一次跟夏薇薇接触,心中都是或多或少有点儿软绵绵、酥麻麻的感觉,却是相当的好受……

    夏薇薇在李伟杰额上贴上胶布,用小剪刀把它剪断,柔声地叮嘱道:“伟杰,记得这几天不要湿水呀!”

    李伟杰轻声应着她,偷偷张开眼缝窥伺她起伏均匀的胸脯,其实他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看的。

    偷偷看着夏薇薇细细的腰肢、颀长的玉腿,她穿着的睡裙,露出她那一双雪白的小腿,是多么匀称、浑圆。

    李伟杰喜爱这样的玉腿,在家里她穿着夹趾的拖鞋,白嫩清爽有致的脚趾裸露出来,是那么的整齐可爱;李伟杰又嗅到了从她身上发散出来的女性气息,那不是香水气味,香水太俗了,那是一种幽香,一种发自女性身体的香气,是多么地沁人肺腑,透着无限的妩媚和热情。

    李伟杰一颗心登时“砰砰”地狂跳起来。

    刹时间,几百件往事一起涌入李伟杰的脑际,他想起了过去一段时间以来,自己跟夏薇薇朝夕相处的深厚感情、想起她的温柔体贴……

    突然,一股的冲动似闪电、若迅雷,在李伟杰脑海中一闪而过,他全身的血液仿佛被置在一个火炉上面,被煮得沸腾了。

    夏薇薇贴好了另一块胶布,冰冷的小剪刀,贴着李伟杰的额头一剪。

    “好了!”

    她说:“你快换了这件睡衣,我拿去为你清洗,否则就洗不去这些血渍的了。”

    夏薇薇放下剪刀,两只手离开李伟杰的额头。

    蓦地,李伟杰站起身来,迅速地捉着夏薇薇一双柔软的小手。

    夏薇薇嗯嘤一声,李伟杰紧紧捉着她那双玉手不放,他不知应说些什么,除了那简单而又老土的一句“我爱你”说什么好呢?

    但是他还是这样说了,李伟杰凝视着夏薇薇,说道:“薇薇,你真好,我爱你,我要永远留在你身边,陪着你、伴着你,直到我们都老去的那一天……”

    夏薇薇美眸迷蒙,双颊呈现了火红的颜色,头也跟着低垂下去。

    这份少女的羞态出现在气质已经完全轻化的夏薇薇身上使李伟杰更为激动,他现在只能用热烈的行动来表示,李伟杰把她的一双手捧到面前,像对圣坛上的圣物膜拜一样,低头便吻下去。

    夏薇薇没有缩开,李伟杰用干燥而发抖的唇瓣吻在她白哲嫩滑的手背上,同时,他也发觉她的手在颤抖着。

    “啊……”

    她娇呼一声,李伟杰已经抱着夏薇薇,两人双双滚倒在柔软的睡床上。

    夏薇薇一伸手握住李伟杰的,他的尺寸只有欧美男优能比,足足有十八公分长,又粗又长,也明显的大出一圈。

    她白白的小手上下撸动了几下后,伸出她的舌头在上面舔了一下,这从未有过的刺激让李伟杰长吸了一口气,上马上渗出了一些液体。

    想不到不知不觉,夏薇薇的技术已经被自己调教得突飞猛进, 李伟杰倍感自豪。

    夏薇薇接着把整个都含进了嘴里,舌头在上扫了一下后,围着李伟杰的下缘开始转圈,那娇嫩的小舌头有目的性的在下面的小颗粒上面不停地轻舔,她的一只手上下他的,另外一只手抚摸李伟杰的。

    夏薇薇的口水合着李伟杰分泌的液体沿着流下来弄湿了她的手,转了十几个圈以后,她开始把整个都含进嘴里。

    李伟杰的碰到她软软的喉咙,夏薇薇的舌头垫在下面来回的摩擦。

    和相比,夏薇薇的嘴巴虽然不是紧紧地包住李伟杰的,但是她的舌头却弥补了这个缺陷,夏薇薇准确地击中了李伟杰的每一个敏感地带,、下部、下面的血管。

    李伟杰血脉贲张,不由自主地拉住夏薇薇的头,来回地运动。

    没过多少时间,他就忍受不住了,李伟杰加快了速度,夏薇薇也知道他到了爆发的时刻,她两只手都套住李伟杰的加速,同时舌头包裹住和下面的一条筋快速的来回,李伟杰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从里面剧烈地喷射而出,的时候,夏薇薇的舌头死死地顶住李伟杰的,让他感觉到了和一样的触觉。

    李伟杰连续十几秒,夏薇薇的嘴巴装不下这么多,流出了一些。

    她没有停止,而是用舌头把整个含住吸吮,直到软下来,夏薇薇才张嘴将它退出来。

    “伟杰,喜不喜欢?”

    夏薇薇嘴角还挂着一丝李伟杰的,其余的无疑已经被她吃下去了。

    “喜欢,太喜欢了。”

    李伟杰一脸回味无穷的神色,相信是个男人都会喜欢的。

    “可是你还没有满足呢!”

    夏薇薇俏脸含春,神情妩媚。

    李伟杰看到了,经过刚才的,夏薇薇的已经被渗湿了,而他的不但没有垂头丧气,反而生鸡勃勃。

    他让夏薇薇脱光了衣服,赤裸着身体躺在床上,分开双腿。

    夏薇薇的本来不是非常茂盛那种,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和李伟杰的原因,现在不但能胸部更丰挺了,连那里的毛发也愈发旺盛了,覆盖的面积增大,从向上形成个很大的三角形;大很饱满,小就像是一个小蝴蝶的翅膀随着呼吸有一点扇动,有一点点冒出头;滚圆坚挺,躺在床上有一条明显的曲线。

    李伟杰跪在床边,把头凑过去,先是用舌头沿着大周围舔了一圈,夏薇薇的非常多,一圈下来已经吃了一嘴。

    舔女人的感觉很难说清楚,李伟杰不是第一次,当然也不可能是最后一次,他觉得这个部位的肉非常滑、非常嫩,然后就是把大轻轻含住,用舌头在上面来回地清扫。

    “啊……伟杰,好舒服……你舔得我好舒服……不要停……把舌头伸进来……快点……”

    李伟杰在夏薇薇呻吟声中舔着她的,舌头从小的缝隙中努力地向内部伸进去,每次抽出来的时候都顺势在上面舔几下,没一会,她的就像是一颗小樱桃一样立了起来。

    夏薇薇的叫声越来越响,中流出的水也越来越多。

    看着这个情景,李伟杰把硬得生疼的插进了她的。

    “啊……”

    夏薇薇空虚的得到了渴望的,满足地呻吟了一声。

    李伟杰非常给力,飞速的在中进出,夏薇薇的也像以往一样层层的包裹着他。

    李伟杰的双手在夏薇薇的双乳上压迫着,前后运动……

    第二次来到得比往常晚很多,射出的量却前所未有的多,夏薇薇泄得浑身抽搐。

    经过一番剧烈的运动,李伟杰闭上了眼睛,半个身体覆盖着夏薇薇骨肉匀称的胴体上,他喘息着、回味着……

    李伟杰非常酣畅和满足,夏薇薇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