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232章 补习
    
  出门的时候,天空阴沉沉的,好在有车代步,风吹不着,雨淋不着。《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m.ayaxs.com》《+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李伟杰驱车开出莲花小区,扬长而去。

    到了目的地,停好车。

    李伟杰只按一下门铃,门就开了。

    开门的人是刘婷婷,那速度之快,李伟杰怀疑她是不是早就等在门口了。

    见到刘婷婷,李伟杰一愣,有些目瞪口呆。

    今天的刘婷婷好美,吊带的紧身t恤,发育良好的波涛汹涌,挤在中间,形成了一条沟壑,香肩光滑如玉,肌肤滑白似玉,耀眼生辉。是一件牛仔短裙,丰满的臀部高高耸起,形成一道完美的勾魂曲线,裙下的两段玉腿纤细修长,没有一丝瑕疵,有如凝脂一般,头上,黑亮的秀发披在肩后,飘逸动人。

    雪白俏脸虽然没有学成年人一样浓妆艳抹,但是却打了淡淡的粉底,在灯光的照耀下,白里透红,煞是好看,精致的五观在高超的化妆技巧下,更是锦上添花,娇美动人,最吸引的人,是她那么多愁善感的眸子,仿如蕴含着无数的秘密。

    以往,刘婷婷在学校时,和顾燕一样都是绑着头发,穿学校统一校服的,今天改变一下穿着,倒给李伟杰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见李伟杰那样子,刘婷婷脸一红,道:“看什么呢?”

    其实心中暗喜,总算没有白废自己的一番打扮。

    李伟杰脸上一红,道:“没,没有什么?”

    忙转过头去,不敢再瞧刘婷婷,同时心中暗想:“自己最近是怎么了?刘婷婷一个高三女生就把自己迷得神魂颠倒了。”

    刘婷婷将门打开,做了一个请的样子,道:“老师,进来吧!”

    昨天电话里说好了,李伟杰今天利用周末的时间,过来给刘婷婷补补课的。

    李伟杰第一次到刘婷婷的家,甫一踏入,第一眼的感觉,便是这里很干净,光鉴可映人的地板,明亮的玻璃,不染一丝尘埃的桌椅,令人有一种生怕一不小心,就给弄脏了的感觉。

    客厅里,挂着一幅当代书法名家贺百年的草书,配上右边书柜的成排古书,予人一种古香古色的感觉。

    看李伟杰傻站着,刘婷婷道:“坐啊!”

    说完,刘婷婷恍然过来,到门边拿了一双拖鞋给他,道:“鞋给你。”

    换上凉鞋后,李伟杰倒是自在了许多,横刀立马的坐在那沙发上,问道:“婷婷,你爸你妈呢?”

    “我爸出差去了,我妈今天加班。还有我婆婆去老年活动室打麻将去。”

    刘婷婷随意道:“你要不要喝点什么啊?”

    “我喝茶就可以了。”

    李伟杰也不和他客气,自己答应许晴给她女儿刘婷婷补习,可是却没有谈补习费用的事情,不过人家那手银行内部文件可是帮了他大忙,李伟杰自然不好意思提这茬。

    “好的。”

    刘婷婷说完,从冰箱拿出一怀茶给他。

    “谢谢。”

    李伟杰暗道:我说的是热水泡的茶,不是康师傅绿茶……

    他端起怀子,泯了一口,冰凉直泌心脾,倒也很是舒爽。

    “老师,你不用客气的。”

    话落,刘婷婷拘束地坐在李伟杰对面的沙发上,不知怎么了,脸竟红了起来。

    初时,尚不觉得怎么样,过了一会儿,李伟杰觉得气氛有些沉闷,一时间,整个客厅陷入了沉默之中。

    咳嗽一声,李伟杰开口道:“你把你不懂的地方先给我说说,我看从哪方面着手开始给你补习。”

    刘婷婷点点头,虽然她歇力使自己镇静下来,可是任她如何努力,心依然跳得厉害。

    她从房间里拿来了高三的代数和英语书,坐在李伟杰的对面,听他认真给自己讲解。

    李伟杰讲得极为认真细心,而他讲的,刘婷婷总是可以很容易了解领悟……

    一个用心讲,一个用心听,时间倒过得很快,转眼间,已九点多了。

    看着那红润的樱桃小嘴吐出悦耳柔美的声音,李伟杰不禁有些痴迷,紧盯着她,脑袋就开始胡思乱想了。

    就在这时,轰隆一声,打雷了。

    听见雷声,刘婷婷发出一声惊叫。

    李伟杰还以为她发生了什么事,忙问道:“婷婷,你怎么了?”

    刘婷婷怯道:“我怕打雷,老……老师……你……你能过来陪我一下吗?“李伟杰道:“好,我就过来。”

    说完就坐在刘婷婷身边去。

    刘婷婷颤抖的手摸到他脸上,李伟杰感觉滑滑的,很温润,有一种被春风吹拂过的感觉,感受到她的害怕,他安慰道:“别怕,别怕。”

    美少女那芬芳的体香传进鼻子里,李伟杰只觉得麻麻的,一颗心逐渐火热起来,当下趁机将刘婷婷抱到怀里,柔声劝慰地道:“婷婷,别怕,别怕,有我在,没事的。”

    果然和顾燕说的一样呢!此情此景虽有些害羞,但李伟杰那宽广的胸膛却是实实在在,跟顾燕在自己面前吹嘘的一模一样,那么的温暧。

    感受着李伟杰的体温,聆听着他的心跳,刘婷婷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名为幸福的感觉,她柔顺的依偎在李伟杰怀里,轻“嗯”一声,道:“有伟杰哥哥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有什么比一个美少女倾心相依更让人感动的,在听到刘婷婷那句“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了”的话,李伟杰更感前所未有的自豪,豪情尽展,将她整个人搂在怀里,道:“好婷婷,你别怕。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

    安慰的话就像三流电视剧的对白,不过美少女刘婷婷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妥,俏脸浮现出甜蜜的笑容,甜甜地“嗯”了一声。

    一股暧昧的气息在两个人之间无声地流转着,他们虽然觉得这样有些不妥,但都没有离开对方,而李伟杰手更是大胆至极地来到了刘婷婷修长的大腿上来回抚摸着。

    李伟杰的手一接触到她美妙无暇的大腿时,不由轻颤了起来,天啊!好滑好嫩,今天真是艳福真是不浅,补习竟能补到摸上了美少女学生的大腿。

    这样的美腿有朝一日,刘婷婷穿着黑色丝袜跟他做会有多爽?李伟杰不禁吞了口唾沫。

    刘婷婷身体便一颤,张嘴本想说什么,最后终究什么也没有说,一颗心提到嗓子口。

    她身材出众,尤其一双近四尺的长腿更是全校无数雄性的意的对像,每次刘婷婷经过的对方,总是吸引无数人的眼球。

    感觉着男人的手沿着她的大腿慢慢往上,不用想也知道他要做什么,刘婷婷终于忍不住了,道:“伟杰哥哥,你……”

    话没有说出口就给李伟杰的中指挡住了,李伟杰的头俯了过来,在她耳边道:“不要说话。“话落在美少女珠圆玉润的耳珠上舔了一下。

    嗅着刘婷婷芳身体的幽香,李伟杰的越来越强烈,坚硬如铁,火热异常,早已将他的裤子顶起一个大大的帐篷了。

    两人坐得很近,刘婷婷自然感觉得出李伟杰身体的变化。

    虽然还隔着彼此的衣服,但刘婷婷依然完全感觉得到李伟杰的硕大和火热。

    感觉李伟杰正搂着她,而且她的手已快要伸到她的腿间禁区了,天啊!我该怎么办?这……这顾燕那死丫头可没往下细说啊!神啊!救救我吧……

    刘婷婷还没有想好对策时,红润的嘴里就不由自主吐出一声惊叫,手下意识的紧紧抓住李伟杰在胸部的手,惊道:“伟杰哥哥,不要……”

    惊叫吵醒了意乱的李伟杰,在刘婷婷胸部的手正给她紧紧抓着,近距离地看着她的脸,他心中暗道:“真是美少女啊!和妈一样是个祸国殃民的主。”

    近距离看着刘婷婷,李伟杰心中涌出起一阵她好美的惊艳感觉。

    现在是箭在弦上不是不发,李伟杰道:“婷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一切都是因为你太美了。”

    话落时,他的手已挣脱有些迷糊的美少女的手。

    听到李伟杰的话,刘婷婷心猛烈跳动,浑身被一种幸福甜蜜所充盈着,眼里流尚出深海般的情意,喘气地说:“伟杰,我……”

    一切来得太突然,她都还没有做出准备。

    在美少女婷婷消化这突如其来样的幸福时,李伟杰的手握上了她的。

    刚一接触,李伟杰整个人便是一阵颤动,心中暗叹;“好滑好坚挺,弹性十足,大小和胸型都和顾燕一般无二。”

    少女的胸部跟少妇的截然不同,可能比熟妇人的要小许多,但却更坚挺,软中带硬,弹性十足,另有一番令人心醉的感觉。

    李伟杰的手一按上美少女刘婷婷的胸部,便动情地在那上面狠狠揉捏着。

    感觉自己的在李伟杰手上正乱地变幻着各种形状,美少女刘婷婷既羞又耻,同时心中暗想:“他真有顾燕说的那么厉害吗?一天都下不了床?”

    李伟杰的手好像有一股魔力似的,一按上她的胸部,掌心便传来一阵令人酥麻的奇异热力,整个人给他揉得乱糟糟的。

    一丝女性的倏然而生,灵动的眼睛渐被春情所占有,美少女刘婷婷心想:“没想到顾燕那丫头真的说中了,自己肯定逃不开他魔掌,她们以后肯定会做一辈子的好姐妹。”

    想到这里,心中最后一丝反抗就此瓦解,整个人瘫软无力的倒在李伟杰怀里,修长的手臂紧圈着他的脖子,呢喃地道:“伟杰哥哥,来吧!来吧!婷婷给你了。”

    此刻已被所主宰的李伟杰忘了一切,只想占有眼前这个美丽漂亮的美少女。

    就在这时,刘婷婷家的门外响起钥匙碰撞的声音。

    意乱情迷中的两人火热的心好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似的,沸腾的如潮水般退去,消失得无踪无踪。

    在门打开的刹那,他们迅速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平息内心的躁动和不安。

    门开了后,从外面走进一位雍容妩媚,气质很好,长发披肩的美妇人,一张标准的美女瓜子脸,是那种令人一看就心动不己的瓜子脸,眉如远方青山山,妩媚的双眼,流转间兴彩四溢,令人脸红心跳,琼鼻若玉,一张嘴略显宽大大,但弧度优美,娇艳欲滴,令人禁不住想要咬上一口,肌肤细嫩,欺霜赛雪,身上穿的是一件,设计非常独特的紫绿色长裙,窈窕曼妙的身体仿佛给一块布包着一般,只在左胸侧结了个蝴蝶结,玲玲的身体在宽大裙里若隐若现,两条胳膊如白藕一般,吹弹可破,走动时,裙角飞扬,露出裹着高档凉鞋的精致小脚。

    来人不是美妇许晴是谁?

    刘婷婷忙迎上前去,替她接过手里的包,娇声道:“妈妈,你怎么回来了?”

    美妇许晴笑道:“今天是去加班,事情做完了当然就回家了。”

    她的声音酥酥媚媚的,有一种令人不能自已的冲动。

    本来见到美妇突然回家,李伟杰的欲火已经被浇灭,此刻在听她那如妖精般的声音,刚刚偃旗息鼓的欲火不觉间又燃烧起来,的帐篷再显狰狞,同时心里邪恶地想道:“若是这母女俩能一起躺在床上,嘿嘿……”

    此想法一起,李伟杰自己吓了一大跳,暗骂自己好色无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

    “伟杰,你来给婷婷补习了。”

    说完时,美妇许晴那柔媚的双眼扫了他一下,那种令人销魂的眼神使李伟杰很不自在。

    不知道她发现没有?李伟杰给美妇许晴一眼,脸不红心不跳地打招呼道:“许阿姨好。”

    美妇许晴淡淡地“嗯”了一声,对刘婷婷说道:“好了,你们继续补习吧!妈妈有点累了,要去洗个澡。”

    说完径自走进卫生间。

    后来,因为美妇许晴在家里,李伟杰倒也不敢放肆,时间就在补习中慢慢流逝。

    虽然在给刘婷婷补习功课,但是李伟杰的心早就飞走到浴室里去了。

    突然,哗啦啦的水声停了,耳朵灵敏得不像话的李伟杰甚至可以听到里面的妇人正在穿衣服,他脑海里不由幻想着成熟美妇浴后身穿睡袍种种的慵懒风情,一颗心又跳得厉害了。

    浴室间的灯灭了,美妇许晴头带着一个黄色的头带,妩媚的脸上尚有几滴水珠,散发着一种洗澡后的慵懒,上身穿着一件粉红色睡袍,睡袍的腰带仅是轻缠,露出胸部雪白一片,更隐隐约约可见那深深的小沟,踩着碎步,摇着纤细的腰肢走了出来。

    果然好想象中的一样,李伟杰偷望了一眼后,控制不住地又偷看了一眼。

    再待下去,不知道自己受不受得了?李伟杰忙说道:“好了,婷婷,今天就到这里了。学习主要是讲究方法,只要方法正确,肯定事半功倍。至于英语,我也没什么好的经验传授给你,就是‘听说读写译’五个字……”

    刘婷婷认真点了点头。

    这时,美妇许晴走了过来,笑道:“干脆吃了午饭再走吧!”

    李伟杰笑道:“这不好吧!太麻烦了。”

    刘婷婷也想和他多呆一会儿,拉着他的手娇声道:“有什么不好的?伟杰哥哥,吃完午饭再走吧!”

    当着成熟美妇许晴的面和李伟杰这般亲热,刘婷婷的俏脸不禁浮现一丝动人的羞红。

    “好了,就那样说定了。”

    李伟杰还待说什么时,成熟美妇许晴道:“东西都在冰箱里,现成的,只要拿到微波炉里热一下就成了,很快的。”

    不等他拒绝,已进厨房忙活了。

    事已至此,李伟杰只得重新坐下。

    刘婷婷很温柔地道:“老师,刚才给我这个笨学生补习累了吧!我去给你拿怀水。”

    看着正在帮她倒水的刘婷婷,李伟杰心中涌现一种很温馨的感觉。

    接过刘婷婷递来的杯子,李伟杰目光温柔地看着她,笑道:“谢谢。”

    感受到李伟杰的目光,刘婷婷脸又红了起来,一颗心羞羞的,又拘谨起来了。

    没过多久,刘婷婷站起身来,道:“伟杰,你先坐一下哦!我去帮我妈。”

    说完落荒似地逃到厨房去了。

    李伟杰有些好笑,摸了一下鼻子,想:“我有那么可怕吗?”

    不过一想到他跟刘婷婷,倒真的有点说不清了。

    不一会儿,刘婷婷端了两个冷盘出来了。

    李伟杰忙道:“我去帮忙。”

    话音刚落,正巧成熟美妇许晴端着热烫出来,他忙走上去,笑道:“许阿姨,我帮你吧!”

    说完接过盘子。

    不知道是不是太仓促的原因,两人的手竟碰到了一起。

    甫一接触,李伟杰便感觉到从成熟美妇许晴的手上传来一股很柔嫩,珠圆玉润的感觉,使人恋恋不舍。

    成熟美妇如遭雷击,娇躯一震,玉颊染红霞。

    只一接触,两人的心中便多了一丝说不清的东西,李伟杰忙转过头去,端着盘子,装故什么事也没有似的。

    成熟美妇许晴淡淡一笑,又进厨房忙活了。

    不多时,餐桌上已经摆满了七八样,冷热,素荤的小菜了。每样都色香味俱全,看了令人食指大动。

    李伟杰笑着赞道:“想不到许阿姨弄得一手好菜啊?”

    刘婷婷娇笑道:“我妈妈厉害着呢!她做得菜可好吃呢?”

    成熟美妇许晴嫣然一笑,道:“丫头,哪有人这样夸老妈的?”

    三人同桌吃饭,欢声笑语不断。

    离开刘婷婷的家,李伟杰又去了顾燕的家。

    补课两天跑可是很耽搁时间的,看来以后都让她们来自己家好了,李伟杰如是想。

    他坐到沙发上,看见顾燕桌上摊着几本书,她拿了支笔咬在嘴里,面对书本疑惑的思考着。

    李伟杰拿过一本来看,大学代数,小妮子现在的成绩已经很好了,自己当然有很多东西可以教她,但那些都不是高考要考的。

    “燕子,要学会劳逸结合啊!”

    放下手里的书,李伟杰笑道:“看大学的书如果吃力就还是抓基础,把高中的知识吃透再说吧!”

    “嗯,人家想多学点东西嘛!”

    顾燕回答道:“争取有更多的事情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这时厨房正在烧的水开了,发出“呜呜呜”气鸣声。

    顾燕进了厨房,提着水壶倒水,热水逐渐淹没咖啡粉,清澈的开水化为黑色。

    “你有修统计吗,伟杰哥哥?”

    她端着两杯咖啡出来,递了一杯给李伟杰。

    “谢谢。”

    他接过咖啡,笑容温柔。

    顾燕甜甜一笑,坐下继续看书。

    李伟杰喝着咖啡,看着专心的顾燕,小妮子容貌继承了母亲的良性基因并发扬光大,大大的眼睛,嘴唇稍大而且厚(有点像电影明星舒淇和欧美巨星茱莉亚罗伯茨,这种嘴型超级适合,脸蛋儿圆圆的,而且她的皮肤很好,白嫩、细腻、光滑。

    因为是在家里,顾燕只套着一件浅灰色的家居服,可能是她比一般女孩子多肉的缘故吧!本来应该宽宽松松的家居服,她穿起来竟然前凸后翘,曲线浮凹。

    不知道她现在穿的内衣是什么样子的?李伟杰又坐得离她近一点,问道:“这个问题还没想清楚吗?我看你都看了好久了。”

    顾燕摇摇头,仍然在思考。

    李伟杰亲昵地拍了拍她的肩,却就将手留在她肩上没有收回去,起先顾燕也没留意,后来才发现李伟杰一直贴过来。

    “伟杰哥哥……”

    顾燕的心碰碰乱跳,自从和李伟杰发生关系以后,这种简单的身体接触也她头昏目眩,芳心狂跳。

    李伟杰假装没事,开始深入浅出的跟她解说难点的内容,顾燕哪里有在听?

    他的手已经移到她的腰上去了,顾燕只觉得一阵酸软无力。

    她转头看看,李伟杰却是一脸正经的还在说着解答的方法。

    他的手慢慢用力,顾燕就跟着贴到李伟杰身上,然后那只手又回到她肩膀,沿着顾燕的肩,脖子,到头发上拨弄着。

    李伟杰很快言简意赅的讲述了一遍,笑着问道:“懂了没有?”

    “伟杰哥哥……”

    顾燕又说,这时整个头都已经靠到李伟杰肩上了。

    李伟杰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搂着她,笑道:“你继续看,不懂地问我……”

    顾燕怎么还有心思继续看,她脑海中现在是一片紊乱。

    忽然,灯光一灭。

    外面,电闪雷鸣。

    “停电了吗?”

    李伟杰自言自语,转头对顾燕说道:“怎么办?不能看书了。”

    “我去拿蜡烛。”

    顾燕很快拿来了点燃的蜡烛。

    坐在李伟杰身边,顾燕看着他。

    两人都没有说话,借着蜡烛的微光,李伟杰发现小妮子双眼迷蒙,一张脸又红又烫。

    李伟杰心中一动,忍不住凑过脑袋,吻了过去。

    顾燕让他吻着,李伟杰贪婪的在她唇上吸吮,没费多大的劲撬开了顾燕的牙齿,伸舌到她嘴里。

    李伟杰让顾燕躺在沙发上,一面吻着一面动手,自她的腰部缓缓的向胸部摸来。

    顾燕娇躯颤抖着,却没有拒绝。

    后来,李伟杰就摸到了,顾燕的真好,不大却十分有弹性,和刚才摸过的刘婷婷的一样。

    李伟杰先是沿着的周围划圈,然后慢慢缩小范围,快到顶峰时又划着出去,这样来来回回的逗着她。

    顾燕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所以胸脯快速的起伏着,惹得一对娇嫩的小白兔也动荡不安。

    后来,李伟杰攻上了顶端,并且有力的揉动着,顾燕檀口微“嗯”的发出声音,嘴中的舌头也搅动起来。

    李伟杰得意一笑,更加积极起来,他从嘴唇吻到顾燕的脖子,还在脖子上啮出吻痕来。

    “伟杰哥哥,你怎么像小狗狗一样……哦……小狗狗……啊……”

    顾燕已经彻底融化了。

    李伟杰的手从大上移走,去摸顾燕的大腿。

    他一摸上去,顾燕的一双腿就又直发抖。

    李伟杰将顾燕侧抱着,再隔着衣服摸到她的,那两片刚被破身的美少女的翘臀摸起来触感份外诱人。

    他流连了一会儿,就伸进家居服里去了。

    李伟杰仍然在腿根深处摸着,从内侧到外侧,又轻又柔的交互抚弄。

    顾燕一直“……”

    地轻唤,再接着,他就又摸上顾燕的翘臀,这次没有任何的阻隔。

    李伟杰的手指头顺着三角裤的缝边移动,这裤子的质料很软,他继续摸着,来到三角形的最下端,他再略为用力深入,接触到很温暖的一条,然后就留在那儿。

    顾燕被他摸到神秘地带,自然的双腿夹紧,使得李伟杰不好动作。

    李伟杰想将她双脚打开,顾燕紧张的搂着他,说道:“伟杰哥哥,不要在这里,我们进屋吧!”

    顾玉梅出差了,可不会突然出现打扰自己,想到刚才在刘婷婷家的客厅里差点和她搞起来,要不是成熟美妇许晴突然出去,她的宝贝女儿肯定被自己吃掉了……

    想到这里,李伟杰突然很想在客厅沙发上和顾燕做,他坐起身来,将她的裙子撩起到腰间。

    顾燕赶忙翻身不让他得逞,那圆滚滚的却又尽入李伟杰的眼帘,只见两团又翘又鼓的软肉,绷着一条白色三角裤,将臀部托得紧紧的。

    李伟杰先在上面摸了一会,双手用力,要将她翻正。

    顾燕扭捏了好一阵,还是让李伟杰给翻过来了,正面的景观更好看,那裤子竟然隐隐透着股子湿意,看来她也早就动情了。

    李伟杰撑开顾燕的腿,用指头在那最丰腴凸出的地方摸着。

    “不要……别……摸那里…………不要……”

    顾燕反应强烈,着臀部,双手要来抓李伟杰的手,却被他挡着了,“不行……求求你……啊……伟杰哥哥……啊……不……不……别伸进去嘛…………”

    李伟杰已经从裤底缝伸进去了,在她凸起的,上到处乱摸乱揉着,顾燕的很快就洪水泛滥,泛滥成灾。

    “呀……不要……嗯……怎么……啊……会这么舒服……啊……”

    顾燕已经神智不清了,所以后来李伟杰脱掉她的家居服时,要在客厅沙发上和她,顾燕也一点意见都不提了,“好舒服……伟杰哥哥……你……你…………我好奇怪……嗯……啊……别……啊……”

    她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胸围,因为顾燕的不大,所以胸围是四分之三罩杯的那一种,软软薄薄的,看不到突出的两点。

    李伟杰将它也脱掉,露出像白馒头一样的来,他一手握了一座雪白山峰,姆指和食指同时在硬硬的上揉着,很快挺硬起来。

    摸了一阵子,李伟杰突然将顾燕抱着扶坐起来,然后自己站起到她面前,顾燕仰着头看他。

    李伟杰说道:“燕子,帮我脱裤子。”

    顾燕强忍内心羞涩,顺从地解开他的裤带,拉下拉炼,那西裤自然的滑下来了,李伟杰又催着她来脱,一被拉下,直挺挺的“突”的弹出来,就刚好在她面前点着头。

    她惊讶地看着,李伟杰拉过顾燕的手来摸自己又大又硬的,她一点不害怕地握着,只是奇怪自己那里那么小,是怎么容纳进这个庞然大物的?

    李伟杰再也忍耐不住了,他再次推倒她,一手拉下顾燕的三角裤,伏身上去。

    顾燕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了,轻轻闭上眼睛,等待李伟杰的侵入。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李伟杰的硕大还是让顾燕尝到了苦头。不过,做什么事都是先苦后甜嘛!很快传来的感觉就变成了舒美的满胀感。

    顾燕轻轻睁开水灵灵的大眼睛,发现李伟杰也正在看她。

    他们鼻尖对准鼻尖相望着,房间内蜡烛微弱的灯光,还真罗曼蒂克。

    李伟杰又来亲她,而且开始了的抽动。

    “啊……”

    顾燕喉头吐出难耐的声音,同时闭上双眼,双手抱着李伟杰,表示她的满意。

    李伟杰的插在顾燕里面,觉得又紧又热,虽然顾燕的分泌只是普通,但是依然十分滑畅,他享受着和儿肉摩擦的美感,并不急着快抽。

    顾燕也觉得美极了,上次破身时经历过的感官快乐一波波的涌来。

    “……伟杰哥哥,真好,真舒服,嗯……啊……”

    “燕子,喜不喜欢?”

    “喜欢,喜欢…………你真好……嗯……”

    “那我要插快一点了哦!”

    “好……好……插快……一点……哦……”

    顾燕更入佳境,露出浪态来。

    李伟杰故意作弄她,停在外面不肯进去。

    顾燕把个小用力向上乱挺,就是迎不到。

    “伟杰哥哥……别这样……”

    她也知道李伟杰使坏,娇声道:“进来嘛……好不好嘛……”

    李伟杰见她浪年纪不大,可是床第间媚态惊人,声音又媚又嗲,于是一挺,又插到底,而且马上奋力的干插个不停。

    “啊……燕子舒服死了……啊……”

    顾燕快要了,“天哪……好舒服……”

    感觉到顾燕的收缩频率在不断加强,李伟杰快马加鞭,送她一程。

    她到了,顾燕的时候反而叫不出声来,张大嘴巴,双眼失神,腰杆悬空,儿紧缩,一副昏死的模样,李伟杰放慢速度,等她回过魂来。

    顾燕终于吁了口长气,幽幽地说道:“真舒服,伟杰哥哥,这……就是吗?”

    李伟杰点点头。

    忽然间,灯光大亮,又来电了,顾燕羞得躲进他怀里。

    李伟杰又再慢慢动起来,同时低头啜着她的。

    “嗯……嗯……”

    顾燕后的身体份外敏感。

    李伟杰插了几十下,忽然又拔出,将顾燕翻过身来,要她趴跪在沙发上。

    顾燕翘高,低下腰身,别看她柔若无骨,可是还是很有肉感的。

    小妮子这个趴下翘臀的姿态太迷死人,浑圆结实的,丛生的,李伟杰看得忍受不住,赶快又凑上,“滋”的一声,全军覆没。

    “哦……”

    现在的顾燕忘形地大声呻吟,使得李伟杰马不停蹄的奔腾着,一阵暴烈的冲刺之后,俩个人都来到崩溃的边缘。

    “……伟杰哥哥,飞了……我又飞了…………”

    “我也……要……”

    他们同时一起抽蓄,顾燕又出现那种昏死的样子,趴在沙发上。

    李伟杰头猛胀,他将它抵在顾燕深处花蕊,一番喷洒,也泄了出来。

    身体躺下来,李伟杰紧紧抱着顾燕,享受事后的温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