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114章 槟榔西施
    
  李宗瑞并没有在织田香姬家里留宿,但是他也直待到九点过才离开,其间,要了独居的日本美妇三次。

    出门,打车。反正公司会报销车费,李宗瑞当然不会替公司省钱。

    出租车并没有把李宗瑞送到家门口,因为前面似乎出了交通事故,堵了十五分钟都没能往前开多远。

    眼见这里离住处并不是很远了,穿过一条小巷,拐个弯就到了,李宗瑞付钱下车。

    刚进入小巷里,李宗瑞便微微一怔,小巷并非阴暗偏僻那种,反而灯火通明,两边开满了小店。只是几乎所有的店里的硬件都极其简单,独立的玻璃小屋内,一台冰柜、一张桌子、一个高脚凳,仅此而已。

    入夜,小屋外霓虹灯艳丽的灯彩梦幻般不停地变换,予人半醉半醒之感。

    随便抬头一看,只见有两个女孩坐在一家店门口的沙发上聊天,李宗瑞慢慢地走过去,没想到还是两个美女,一个斜叉着双腿,上身鹅黄色的吊带背心,下身穿着白色的超短裙;另一个一身黑色紧身吊带裙,肌肤雪白细嫩,双乳丰满,低胸的吊带衣露出深深的乳沟,脸蛋长的也不错,大眼睛水汪汪的,韵含一股慑人心魂的媚态。

    身材真是没的说,只是李宗瑞纳闷这么好的女人怎么这么晚了穿成这样?难道是站街小姐?

    看到有李宗瑞走过来,那个穿白裙的女孩起身相迎,由于裙子很短,她将交叉着的双腿分开的时候,李宗瑞一眼就看见了裙内粉红色的内裤,不禁暗自兴奋。

    正在想呢,女孩已经走到李宗瑞的面前了,一股浓烈的香气不由分说朝他迎面袭来。

    她看着他,李宗瑞也大胆的看着对方,眼睛不时的扫一扫她紧绷的胸脯,这时,她笑着的对李宗瑞说句道:“老板,要买槟榔吗?”

    原来是槟榔西施,李宗瑞恍然大悟,假如你没去过台湾,那你就无法想象“槟榔热”在岛内的“热度”宝岛盛产槟榔,历史源远流长。随着嚼槟榔在岛内迅速成为时尚新潮,受强烈刺激的槟榔业一年比一年风光起来,以致近几年全台种植面积竟高达5万公顷。如今台湾中南部的丘岭、平原一带,四处可见躯体笔直,高高挺立的槟榔树。

    “槟榔西施”最早出现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是槟榔经销商为招揽顾客聘用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坐台促销槟榔的新招,被称为“槟榔西施”如今,“槟榔西施”已堂而皇之地构成了台湾槟榔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俨然成为四通八达的公路两侧流动的“槟榔风景线”台湾当局警方在早些时候对槟榔西施进行了整顿,警方与她们签订“八不准”公约,规定槟榔西施不穿丁字裤;不露三点;不露屁股;不做放荡姿势;不穿透明内衣、内裤等具体行为。

    槟榔女孩见李宗瑞没有说话,于是凑到李宗瑞身前,微微躬身,吊带背心垂了下来,透过领口,能看到深深的乳沟旁露出蕾丝花边的胸罩,扬起头嗲声嗲气地说道:“先生,只要你买一盒,人家就免费发送你两粒喔!100元”“两粒?”

    李宗瑞疑惑道,大陆也是有槟榔销售的,而槟榔的价格一般来说,50元新台币可以买8,9粒槟榔。

    “是很特别的两粒啦!”

    槟榔女孩妩媚笑道。

    送上了一盒槟榔后,槟榔女孩将上半身倚靠在李宗瑞手臂上,“老板,30秒钟,这两粒随你玩。”

    说完,摇晃着胸脯,这对美美的肉球晃动着,彷吩谒道闯晕野。

    槟榔女孩将衣服往上拉,超过了她的腰部,当拉到胸部时,女孩把速度放慢,也顺势挤了挤她的雪丘,这使得她的雪峰晃动的更迷人,女孩最后终于将薄纱脱了下来,满脸性感的表情。

    撩起吊带衫,露出傲人的胸脯,胸罩是粉红色的没有肩带的,且上半层为半透明下半层为蕾丝绕边,形成了极深的乳沟。

    真是不错的胸部啊!李宗瑞不可客气,动手揉捏着,接着嘴就朝那她胸口吻了上去,嘴唇含住,开始轻轻地吸吮,更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

    “啊!啊!老板,你舔的人家好痒啊!”

    槟榔女孩撒娇的说,可惜30秒钟很快过去,李宗瑞只吸了一边。

    不过,女孩此举似乎让巡逻警车也跟着来了,因为李宗瑞听见了警车的警报声。

    “这是我吃过最嫩的槟榔。”

    李宗瑞一脸满足。

    “谢了。”

    女孩不慌不忙地把衣衫整理好,送上一个飞吻。

    警察果然来了,可是却根本就查无实证,只好离开。但李宗瑞注意到,警察刚走,槟榔西施就又招摇了起来。

    李宗瑞付了钱,拿着槟榔继续往前走,他发现一些槟榔西施多是穿着清凉的衣服,甚至是各种制服,而且是能将拉链拉到胸口那种,隐约还可以看见黑色内衣,生意自然是很好。

    不同的洋装,同样的是都把拉链往下拉,大胆露出乳沟,至于后面这位,甚至是拉到腰部以下,更夸张的是,客人一上门,西施作势把衣服扯开,不然就是腰一弯,直接靠在客人身上,槟榔西施拼生意拼到公然袒胸露背,往来路人想视而不见都很难,而她们用拉链装和警方大玩躲猫猫的戏码,也一再上演。

    回到住处的的时候,时钟己经指向了十一点的位置,李宗瑞推门走进房间的时候,发现此时李娜还役有睡,她穿着一件裕袍正斜躺在客厅沙发上看着英文版的时尚杂志。

    由于躺在床上女入姿势上的原因,两条白嫩嫩曲线完美的小腿从俗袍中露了出来再配上小巧的玉足构成了一副绝对完美的椒女灯下观书图,也让刚刚才被身材惹火的槟榔西施勾起了欲火的李宗瑞一阵意动。

    “都十一点了,我还以为你今天整个晚上都要在外面不会来了呢!”

    正靠在床上沙发上看杂志打发时间的李娜开门声,急忙起身一路小跑过去在李宗瑞面前蹲下身体帮他换上舒服的拖鞋。但此时的男人却丝毫役有注意到女人的温柔娴良,因为他此时已经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住了全部的注意力。

    因为李娜现在穿着的是一件十分宽松的腰带前系式裕袍,所以当她在李宗瑞的身前蹲下身体帮男人换拖鞋时原本宽松的衣领很自然地向两边散开,顿时让女人衣物下掩盖的一对丰乳显露在了李宗瑞的眼前,并且随着女人的动作而轻微地晃动着更是大大增加了一对漂亮胸乳的可观赏性,让昨晚刚刚破了李娜身子的李宗瑞不由一阵火大,不由有了男性正常的生理反应,下面原本安分守己的小兄弟也开始不安分地跳蚤起来,漫慢扯起了大旗在李宗瑞下身的西裤上顶出了一个小山包。

    正在认真帮男入换拖鞋的李娜则并不知道她此时的姿势有多么的诱人,对一个有正常生理需要的男人来说有一种怎样的极度诱惑。而当他终于帮李宗瑞换好拖鞋后,抬起头第一眼就看见了男入西裤上顶起的小山包。

    做为过来入,她当然知道李宗瑞西裤下隐藏的是坏东西,面上也不由飘出了两朵红云,但男人身上的这个坏东西却偏偏对她这样刚刚被男人宠幸过的女人有着致命的诱惑,让她忍不住伸手

    解开男人腰间系着的皮带释放出下面被压迫的坚硬。

    李娜双眼发亮地瞧着这等下就能给她带来无限快乐的坏东西,然后调皮地伸手在上面轻轻弹了一下,顿时让女人眼前这个坏东西激动得抬头挺胸高高地仰起了自己小脑袋向李娜行起了注目礼。

    感受着自己身下的小兄弟在女人纤纤素手中逐渐涨大,让李宗瑞忍不住把自己的注意力从李娜的衣襟内转移到她的一双小手上。

    看着李娜玩弄着他雄壮的小兄弟,面色微红满脸兴奋的娇俏模样,李宗瑞却不愿意她就这样服侍自己。

    毕竟今天一天里,李宗瑞可谓百花花丛过,采花采蜜忙个不停,体味重得很。

    李宗瑞轻轻一把推开正准备将男人身下小兄弟含入口中细细品尝的女人,笑道:“我先洗洗。”

    李娜美眸闪过感动之色,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虽然她隐隐察觉到李宗瑞的“花心”但是李娜并不在意。男人花不花心真是一点也不重要,关键是他是不是真的打心眼里全心全意对你好。有句话不是说:“其实世界上每个男人都是花心的,只是有些人有花心的资格,而有些人却只有在旁边看别人花心的份。”

    李宗瑞走进浴室,脱下衣物,露出精壮的赤身,站在莲蓬头下,打开热水器,任由温热的水将自己从头到脚整个淋透,嘴路发出舒服地哼声。

    躺在注满热水的浴池里,迷迷糊糊中,脑子里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起人生的际遇还真是让人说不清楚啊!自己一个没钱没权的穷小子,现在可谓艳福无边,林逸欣虽然离开了自己,但是夏薇薇却又走进了他的生活,而且天之骄女沈墨浓也对他也青睐有加,师母给他的关怀更是无微不至,连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美女大明星都睡过了,而且还认了豪门贵妇当干妈。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啊!

    而此刻远在大陆东莱市,莲花小区的高楼之上,一间装修雅致的房间里,关着灯,苏玉雅披着一袭轻纱,正端着盏热茶,赤脚站在明亮厚实的落地玻璃前,仰头望着天空中一轮明月发呆,如水的月华,静静地倾泻在她孤寂的身前,微微流淌。

    “嘟嘟嘟……嘟嘟嘟……”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这个时候,谁会给自己发短信?苏玉雅拿出手机,点开短信:“其实天很蓝,阴云终要散;其实海不宽,此岸连彼岸;其实泪也甜,当你心如愿;其实生活很美好,只要你乐观;其实我要你,开心每一天!”

    看着李宗瑞发的短信,苏玉雅的眼睛慢慢湿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