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107章 翻云覆雨
    
  李宗瑞不转睛地看着孙芸芸那张秀美绝伦的脸,但见眉挑双目,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樱唇微启,贝齿细露,细黑秀发分披在肩后,水汪闪亮的双眸闪着羞涩而又似乎有些喜悦的辉芒,泛着纯洁优雅的气质。

    看见眼前的美景,李宗瑞的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全身燥热无比,胸前美人似乎被李宗瑞沉重的呼吸惊醒了,抬起那动人的螓首,用那饱含热情的俏眼幽怨地媚了他一眼,让他觉得自己再不行动就是在犯罪。心中的欲火腾腾地燃起来,那圆睁的虎目中射出的不是温和的目光,而是满含情欲的灼热眼神罩着眼前的佳人,似乎要把她吞下去。

    佳人在李宗瑞热情双目的注视下,本来有点清醒的芳心又乱起来,那乱跳的声音似乎连眼前这个可恶的坏蛋都能听见。而且被他的目光所到之处,那里的雪嫩肌肤好象也吸收到那目光释放的能量,变得燥热起来。浑身更加柔软,恨不得投身到他的怀抱中。

    李宗瑞抑制住心中的热情,他跪在价格不菲的俄罗斯手工地毯,慢慢的帮干姐姐孙芸芸脱下足下那双艳红色三寸细跟高跟鞋,用嘴巴把粉红色水晶肉色丝袜慢慢的脱下,等脱到脚趾时他再用嘴轻轻的含着脚趾把丝袜脱下,李宗瑞捧起脚把脚趾一个一个的放在嘴里,舔着,吸着,像讨好自己的情人那样小心翼翼。

    “不要……咯咯……啊……好痒……”

    李宗瑞听到了干姐姐孙芸芸惊异完,马上哭笑不得地呻吟着,柔软的舌头努力轻柔在她的足背上游走,她的脚温润如玉,光洁整齐,脚后跟丰腴光滑,有着美丽的弧度,而脚趾却纤纤秀秀,每一个趾甲都萤光发亮,整个脚美丽的无懈可击。

    干姐姐孙芸芸感觉到李宗瑞的舌尖所到之处都有灼热的熨烫,麻酥酥的滋味传向全身,芳心都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天啊!他竟然跪在自己的脚下,淫荡地舔起自己的玉足来。呜呜,这种感觉真的太羞人也太刺激了。这时,她心中有突然想道:“连自己的老公都不愿意做这种事情呢!”

    渐渐地,干姐姐孙芸芸开始适应了李宗瑞另类的服侍,李宗瑞明显感觉到她在舒展着每一个脚趾,使他能舔舐到趾缝。因为李宗瑞的刺激,她紧绷起一双小脚,不可思议地弓弯着,两只小脚从侧看就像两只弯弯的白月牙。

    李宗瑞用手托起她的一条腿,把脸慢慢贴在那双脚上,张开嘴含叼住一颗圆润的脚趾,吮吸着、并用热舌聒舔着,小脚在自己的舌尖下是那般的柔弱。他边用舌舔搔着她柔嫩的脚心,边伸手抠摸她已叉开的蕾丝内裤,她颤抖地扭曲着玲珑有致的身子大声呻吟起来。

    其实只要是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女人身上任何地方都是性感带,光是脚丫儿被摸,干姐姐孙芸芸就感到很刺激了,但还有更大刺激在等着她。不光是上身,原来脚下坚实的地面现在也变得软绵绵的了,十根脚趾在拚命的蜷着,趾甲上传来钻心的骚痒,更盛好心痒难挠的感觉。

    尽情的玩弄后,李宗瑞将干姐姐孙芸芸的赤足轻轻放下,双手抚摩起她健美的大腿。

    李宗瑞的手在光滑的皮肤上越摸越上,一直伸到干姐姐孙芸芸还停留在她盈盈一握柳腰上的裙子里。

    他的手摸索着,很快就触到了大腿根部。

    孙芸芸粉脸含春,媚眼半开半闭,芳心娇羞万般,娇声喘喘,刚才还是气质翩翩、温柔婉约的她在李宗瑞挑逗之下就变成如此一个淫荡不堪的性感艳妇了。

    李宗瑞双眼的焦点从她纤美的脚趾,经过坚实的小腿、圆润的膝盖、丰盈的大腿、宽大的骨盆、平坦的小腹、盈盈的细腰、高耸的胸脯,雪白的脖颈、慢慢的移到那张妩媚绝伦的脸庞上。娇羞可人的美人儿那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闪烁着象牙般的光晕,线条柔美的雪白胴体婉如一朵出水芙蓉、凝脂雪莲,她张开樱桃小口喘着气,迷离的目光看着李宗瑞,似乎在鼓励他继续作业。

    李宗瑞将孙芸芸的旗袍整个脱了下来,接着把她的贴身衣物也一并拔了下来,然后三下五除二接触了自己的武装,热血澎湃的身体整个压了上去。

    男人粗大的阴茎插入,孙芸芸粉脸变白,娇躯痉挛,很痛苦的哀呼道:“啊……轻……轻一点……”

    他则感到舒服极了,那种又暖又紧的感觉,使李宗瑞爽得长出了一口气。

    李宗瑞特别兴奋地用耻骨压着孙芸芸的小腹,阴毛磨着她的小阴核,磨了一阵,蜜穴里的淫水流得他的阴毛都浸湿了。

    他感到阴茎插在孙芸芸那紧小、暖滑、湿润的蜜穴里有说不出的舒服,而她的双手像蛇般的抱紧自己的雄腰,雪白肥美的屁股慢慢的扭动起来。

    李宗瑞见了孙芸芸在床上风骚浪荡的媚劲,一边摸揉奶头,一边吻着樱唇,吸着香舌,插在她蜜穴里的阴茎,被扭动得感觉淫水越来越多,于是再将阴茎用力地抽插一下,又插进去三、四寸,使得孙芸芸娇躯一颤。

    “啊……有点痛……轻点……”

    “呵呵,是姐姐你的太小了,很久没有做了吧?”

    “是你……你的阴茎太大了……”

    说完,孙芸芸马上娇羞的闭上那双勾魂的美目。

    李宗瑞又爱又怜,此时孙芸芸的蜜穴,淫水更加泛滥,泊泊的流出,使龟头渐渐松动了些,他猛的用力一挺,只听“滋”的一声,阴茎整根插到底,紧紧被蜜穴包套住,龟头顶住花心,一吸一吮。

    孙芸芸咬紧牙根,嘴里叫了声:“狠心的坏蛋啊……”

    她只感觉大龟头碰到了子宫花心,一阵从未有过的舒畅和快感,由蜜穴传遍全身,痛、麻、涨、痒、酸、甜,真是百味杂呈,那种滋味实难形容于笔墨中。

    李宗瑞把孙芸芸领入从未有过的妙境里,那种妙境是她的丈夫不曾给她的。

    此时孙芸芸感到李宗瑞的阴茎,像一根烧红的铁棒一样插在蜜穴里,火热坚硬,龟头棱角,塞得蜜穴涨满。

    于是孙芸芸双手双脚紧挟缠着李宗瑞,大白屁股往上一挺一挺地迎送,粉脸含春,媚眼半开半闭,娇声喘喘。

    李宗瑞改用旋磨的方式,慢慢地扭动自己的屁股,让阴茎在孙芸芸的蜜穴里转动着。

    “啊……喔……我……的……好老公……你……用……用力……一点……没关系……”

    孙芸芸被李宗瑞温柔的动作激得欲焰高张,樱桃小嘴里发出梦呓似地呻吟,“啊……对了……就是……这样……啊……快磨……磨……那里……啊……”

    随着孙芸芸的指示,李宗瑞扭着屁股,左右上下地抽动着阴茎,时而轻点,时而重压,她也将她的大屁股往上挺摇,让她的蜜穴和他的阴茎更紧密地接合在一起。

    李宗瑞的阴茎与孙芸芸阴壁里的嫩肉每磨擦一次,她的娇躯就会抽搐一下,而孙芸芸每抽搐一下,蜜穴里也会紧夹一次,直到她小肥穴里一股滚烫的阴精直冲着大龟头,他这才把屁股狠力一压,阴茎整根猛操到底。

    孙芸芸的子宫口像一张小嘴似地含吮着李宗瑞深深操入的阴茎,那种又暖又紧的感觉,让人无限销魂。

    李宗瑞缓缓地把阴茎往外抽出,直到只剩一个龟头含在孙芸芸的蜜穴口,再用力地急

    速插入,每次都深操到孙芸芸的花心里,让孙芸芸忘情地娇躯不停地颤抖、小腿乱伸、肥臀猛筛,全身像蛇一样地紧缠着她的身体。

    这时的孙芸芸只知道本能地抬高大屁股,把蜜穴上挺,再上挺,舒服的媚眼如丝,气喘吁吁。

    李宗瑞眼见孙芸芸此时的淫浪媚相,真是勾魂荡魄,使得他心摇神驰,再加上阴茎被紧小蜜穴包住,紧暖得不动不快,于是大起大落,猛抽狠插,毫不留情。

    每次抽到头、又插到底,到底时再扭动屁股,使龟头在子宫口旋转、摩擦,只操得孙芸芸浪声大叫。

    李宗瑞越操越猛,淫水声“噗滋噗滋”的响着,阴茎次次尽根,每每入肉。

    孙芸芸被操得欲仙欲死,李宗瑞抽插了三百多下,只感觉龟头一热,一股热液袭向龟头,她娇喘道:“我不行了……我泄了……”

    说完,放开双手双脚成“大”字形躺在床上,连喘几口大气,紧闭双目休息。

    李宗瑞一见孙芸芸的样子,起了怜惜之心,忙将阴茎抽出,只见孙芸芸的蜜穴不似未插时一条红缝,如今已变成一个红圆洞,淫水不停往外流着,顺着肥臀流在床单上,湿了一大片。

    李宗瑞躺在一旁,用手轻揉乳房与奶头,孙芸芸休息片刻睁开美目,用娇媚含春的眼光,注视着他,说道:“弟弟,你怎么这样厉害?姐姐刚才差点被你操死了……”

    “并非我厉害,是你很久没有欢好过,今晚第一次当然容易泄身了。”

    李宗瑞笑道。

    “还说呢……你这坏蛋……这样的整我……看我不把你那害人……的东西……扭断才怪呢……”

    说完,孙芸芸用手去抓李宗瑞的阴茎,抓在手上的阴茎是又硬又翘。

    “啊……你还没有射精……”

    孙芸芸惊讶的说道,这才发现他并没有射出来。

    “我看你刚才痛快的泄精后倒在床上,我只好拔出来,我根本还没玩痛快,也没射精嘛!”

    李宗瑞装着可怜兮兮的说道。

    “真难为你了……”

    孙芸芸温柔的说道。

    “不难为啊!不过你已舒服过一次了,我还没有满足,我还要。”

    说着,李宗瑞用手猛搓奶头,搓得孙芸芸娇躯直扭,蜜穴的淫水似自来水般的泊泊的流了出来,他一见,也不管孙芸芸要是不要,猛地翻身伏压上去,将那粗长的阴茎用手拿着对准浓密穴毛下的蜜穴,用力一插到底。

    “啊……啊……”

    李宗瑞觉得比上一次插入孙芸芸的蜜穴时松了一点,知道不太碍事,表示她一定吃得消了,于是猛抽猛插,一阵兴奋的冲刺,大龟头碰到蜜穴底部最敏感的地方,花心猛颤,不由得孙芸芸两条粉臂像两条蛇般的,紧紧缠在李宗瑞的背上,两条粉腿也紧紧缠在他的腰部,嘴里梦呓般的呻吟着,拼命抬高大白屁股,使蜜穴与阴茎贴得更紧密。

    “啊……好弟弟……姐姐……痛快死了……你……你……要了我的命了……我……好舒服……美死了……”

    耳听孙芸芸的浪叫声,眼见她那姣美的脸上有一种不可言喻的、快感的表情,李宗瑞自己也心花怒放,欲火更炽、顿觉阴茎更形暴涨,抽插得更猛了,每一抽出至洞口,插入时全根到底,再接连旋转臀部,使龟头摩擦子宫口,而蜜穴内也一吸一吮着大龟头。

    “姐姐,你的下面吸得我好舒。”

    李宗瑞一边猛插,一边狂叫。

    全身呈淡红色的干姐姐孙芸芸星目微张,唇角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李宗瑞感受到她的反应,终于也把持不住叫道:“好姐姐,我要来了……”

    身下的干姐姐孙芸芸拼命迎合。

    “我……我……也要飞了……啊……泄……泄……了……啊……”

    孙芸芸气喘吁吁的浪叫着。

    快感来临了,李宗瑞全力以赴,他插动越来越快,越来越深,只操得孙芸芸淫水不停往外流着,蜜穴深处的花心也不停一张一合地猛夹着他的大龟头。

    孙芸芸香汗淋漓,樱唇微张,娇艳的脸上呈现着性欲满足的爽快表情,淫声浪语不绝于耳,同时一股阴精直泄而出,李宗瑞的龟头被她的淫水一烫,紧跟着阴茎暴涨,腰脊一酸,孙芸芸的花心像婴儿吃奶般吸吮着他的阴茎,然后就在一阵畅快之中,李宗瑞“噗噗”的把浓浓的精液一泄如注地往她的子宫里射了进去。

    “啊……我……被你射死了……也……烫死了……”

    说完孙芸芸双手一紧,双脚一夹,赤裸的娇躯疯狂地抖动着,粉嫩似白玉般的足趾紧紧蠕曲了。

    李宗瑞伏在她的娇躯上,两人全身都抖颤颤地紧紧缠抱着,飘向神仙般的爽快境界里去了。

    休息了一阵,孙芸芸从失神状态中悠悠回醒过来,只见床单上湿濡狼籍一片,回想起刚才抵死缠绵的交欢,真是无比的舒服爽快,有股令人留恋难忘的甜蜜感。

    想不到自己这个干弟弟年级不大,床技却高超、花招百出,若非他色胆包天,自己也不可能得以重新享受到男女欢好的激情、放荡的性爱滋味。

    情深款款的干姐姐孙芸芸搂着李宗瑞又舔又吻,并用丰腴性感的胴体紧贴李宗瑞。被热情奔放又性感人的干姐姐孙芸芸一吻、爱抚,李宗瑞也醒了,同时当然热情地吮吻这位风华绝代、骚入骨子里的台湾第一名媛的雪白粉颊、香唇。双手也在她光滑赤裸香滑的胴体乱摸乱揉,弄得她搔痒不已。

    “芸芸姐,刚才的感觉怎么样?舒服吗?”

    李宗瑞轻咬着她的耳垂问道:“我没有说大话吧!你弟弟可是很能‘干’的。”

    双颊娇红的干姐姐孙芸芸再也不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而是羞怯怯低声地说:“嗯,你可真厉害,姐姐差点就被你给玩死啦!”

    “嘿嘿,今天时间有限,很多花样我都没有施展出来。”

    李宗瑞舔舐着她玉雕般的脖子,道:“下次有机会,我要玩你一整晚。”

    干姐姐孙芸芸更羞得粉脸通红,却柔声地问道:“宗瑞,你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

    李宗瑞亲吻着她灿若春花般的秀面,道:“什么事?该不会是姐姐不想再体会刚才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了吧!”

    “姐姐是说,你不要再做那种舔姐姐脚的事了。”

    &nbs

    p;   干姐姐孙芸芸柔软的身体偎在李宗瑞的怀中,秀目迷离含情脉脉轻轻地说:“你知不知道,那有多脏啊!”

    “我一点也不觉得啊!”

    李宗瑞手掌温柔地抚摸着她那雪白润滑得如绸缎的肌肤,哈哈一笑,道:“姐姐身上每一处地方都是干净的。”

    干姐姐孙芸芸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横了李宗瑞娇媚的一眼,娇嗔道:“小坏蛋,真会说话。”

    “芸芸姐,你真好。”

    李宗瑞的手在她的肥嫩柔软的屁股上揉捏着,轻吻着她的满头秀发,笑道:“从今以后,我就有真心疼我的姐姐了。”

    干姐姐孙芸芸玉手一点李宗瑞的额头,脸上媚态横生,娇吟道:“小坏蛋,你是我干弟弟,姐姐不疼你疼谁。”

    李宗瑞搂紧她,在她的娇脸上轻轻地吻着,戏谑道:“我是姐姐的干弟弟,这可是姐姐自己说的。”

    “怎……怎么了?”

    干姐姐孙芸芸当下就拧着李宗瑞的耳朵,嗔道:“你的确是我干弟弟嘛!人家哪里说错了?难道你看不起姐姐,不想当我干弟弟?”

    “当然不是。”

    任由干姐姐孙芸芸的纤纤玉指轻轻地拧着,李宗瑞情意绵绵一眨不眨地看着她,问道:“嗯,是你没有理解我话里的意思啦!”

    干姐姐孙芸芸气呼呼地拧了一下,星目直瞪着李宗瑞,娇叱道:“那好,你告诉我,你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嘿嘿,明明是我在‘干’姐姐,姐姐哪有‘干’弟弟啊!”

    李宗瑞轻轻搂着她,一边用嘴唇咬着她柔软如绵的润洁如玉的耳垂,一边甜美地柔轻道:“姐姐,你为什么不让我做那种事啊?”

    同时,将大手按在了她双腿间,轻轻地揉搓着,另一手的手指捻弄着她那因激情而绽放的相思红豆。

    干姐姐孙芸芸立刻被他逗弄的眉目间浪态隐现,美丽柔媚的花容红霞弥漫,春色撩人,宛如三月桃花绽开,红腻细薄的樱唇启张不已,吐气如兰,娇喘吁吁,心旌摇荡,难以自持,她连忙抓住李宗瑞的一双色手,显出一付楚楚可怜的样子,怯怯地道:“人家怕你了,我说就是啦!”

    接着媚眼娇羞地一看李宗瑞,娇腻地道:“其实,你不用这样讨好人家的。真的,就连你姐夫……”

    李宗瑞闻言,心里十分的高兴,嘴里却故意问道:“姐夫怎么了?”

    虽然两人在赤身裸体在床榻上翻云覆雨,提起姐夫似乎是一件不怎么合适的事情,但是李宗瑞知道所谓豪门,少奶奶的日子都是很不好过的,干妈何念慈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所以,他才一点也不担心你提到自己那个便宜姐夫的时候,干姐姐孙芸芸会“翻脸”再说刚才是他自己先提起的,不然李宗瑞当然不会煞风景的在言语中提及那被自己带了绿帽子的姐夫。

    干姐姐孙芸芸想都没想,就道:“他也不肯放下自尊去舔……”

    接着看见李宗瑞促狭的笑脸,才知他是故意问起的,她娇哼一声,又想再次体罚李宗瑞。

    李宗瑞抓着她的一双柔荑不让她乱来,然后笑呵呵地问道:“好姐姐,你告诉我。难道你不喜欢吗?姐夫不愿意做的事情,就让我这样干弟弟替他效劳好了。”

    见干姐姐孙芸芸听了眼神中流露着娇羞的同时还有丝丝掩饰不住的异样的兴奋之色,他才轻轻地说道:“男人甘愿为他喜欢的女人去舔秀眉动人的小脚丫子,不算是有失尊严之事,而是一种情爱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