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第014章 解释
    
  虽然李宗瑞昨夜是酒的几乎不省人事,但这并不能成为他可以对师母苏玉雅无礼的借口,即使他并未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举动来,但是强行抱着她睡了一夜已经是非常出格的行为了,这可是只有情侣间,夫妻间才能发生的亲密接触。

    当然炮友,一夜情,买春这种满足彼此身体生理情欲和金钱关系的肉体接触不算在内。

    仿佛是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苏玉雅的手掌终于落到了李宗瑞的脸上,但是却没有他预想当中那样痛楚,虽然即使她尽全力大,截拳道四级高手,《拳经》突破第二层的李宗瑞最多也就是微微有些感觉罢了。

    “啪”的一声脆响,苏玉雅娇嫩的手掌只是从李宗瑞的脸上擦了一下,就像是拂过的清风,丝毫不让人感觉难受。

    李宗瑞脸现疑惑之色,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苏玉雅满含泪水的双眸,他大吃一惊,慌道:“师母,你别哭啊!是宗瑞该死,我不过是醉酒糊涂的把你当成了逸欣,做出了这等下流的事情……”

    不说还好,李宗瑞一说,苏玉雅的眼泪就“唰唰唰”流了下来,这一下,他更慌了,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心头乱糟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

    “师母,你别哭啊,都是我的错……”

    李宗瑞举起左手,“啪”的又打了自己一巴掌,就在他举起右手准备继续再接再厉的时候,苏玉雅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深陷在两团弹挺凸耸的玉球中间。

    李宗瑞愕然抬头,望向苏玉雅迷蒙闪亮的美眸,她玉颊挂着泪痕,高声道:“你这个大傻瓜,你真是要气死我啊!谁怪你这个了?”

    ‘啊!没怪我这个什么?苏玉雅居然不怪自己昨夜对她做出的无礼举动,那她生这么大的气是在怪什么’看到李宗瑞脸色茫然,呆呆傻傻的样子,苏玉雅轻轻放开了他的手臂,两柔软弹绵的触感立刻消失。

    苏玉雅幽怨地看了他一眼,背过身去擦眼泪。

    李宗瑞脑海中不断的变换着念头,但是昨晚的宿醉让他平时敏捷的思维变得迟钝起来,他还是没搞明白苏玉雅是因为什么而生气。

    苏玉雅等了一会,看李宗瑞仍旧没有明白,幽幽道:“昨晚你只是喝醉了酒把我错当成了逸欣而已,并没有真的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师母怎么会因为这个生气呢?”

    ‘喝醉酒真能成为借口么?’李宗瑞心中有些不解,可是苏玉雅似乎真的没有因为自己的无礼而责怪自己,否则刚才那一巴掌与其说是扇耳光,还不如说是轻轻摸了一下。

    “师母气的是你作贱自己、不珍惜自己的身体。”

    苏玉雅叹息一声,眸中泛着晶莹,“你知道吗?昨晚我看到你喝得醉醺醺的样子回来,当时真恨不得扇你两个耳刮子……”

    苏玉雅不说他还差点忘了,提起昨晚的事情,李宗瑞心头不禁一震,道:“师母,昨晚你是不是一直在楼下等我回来?”

    “当,当然不是。”

    苏玉雅立刻出声否决,李宗瑞却是一言不发。

    在沉默中气氛有些尴尬,苏玉雅深深吸了口气,用尽量平淡的声音道:“昨晚本来我是在家看电视的,突然想起你在外面喝酒,第二天肯定会头疼的,所以煮了碗姜汤,给你解酒。”

    李宗瑞眼睛有些湿润,他能从苏玉雅的话语中感受到她的真诚和关怀。

    苏玉雅柔声温婉道:“结果我去敲你的门,发现你根本没回家,我感觉很奇怪,恰好这时我听到楼下好像有什么动静,于是就下楼去看,结果正碰到喝到醉醺醺的你。”

    虽然苏玉雅的解释尚算合情合理,但是李宗瑞知道她肯定不是恰好碰见自己的,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刚来敲门就碰到自己回来?

    苏玉雅虽然背对着李宗瑞,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也似有所觉,她马上又接着道:“宗瑞,我先回去换衣服了,虽然我们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但是被别人看到就该说闲话了。”

    话音刚落,苏玉雅就下床往外走去,李宗瑞张嘴欲喊,但是嘴张了张却没发出声音来。

    李宗瑞眼睁睁的看着苏玉雅有些落寞的背影消失在门后,然后就听到她开门和关门的声音,他长叹一声,颓然倒在了床上。

    “唉,我都把早点给你买来了,你怎么还窝在床上啊?”

    不知过了多久,苏玉雅的声音再次在李宗瑞的耳边响起。

    李宗瑞猛然从望着天花板发呆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他才发现时间已经不知不觉的又过去了半个小时。

    意兴阑珊的下了床,却发现自己的衣服不见了,李宗瑞扬声问道:“师母,我的衣服到哪里去了?”

    “在洗衣机里呢!”

    苏玉雅的声音从客厅中传来,“你昨晚吐得一塌糊涂,衣服早就不能穿了,连带师母的衣服也跟着遭殃了呢!”

    李宗瑞的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浓浓的暖意,感动之余又有一丝歉疚。

    苏玉雅的话证实了李宗瑞昨晚的确吐过,虽然李宗瑞自己已经记不得当时的细节,但是也不难想象当时狼狈的情形。

    李宗瑞收拾起情怀,到衣柜里又找了一套衣服穿戴起来。

    当李宗瑞洗漱完毕来到客厅的时候,苏玉雅已摆好了碗筷,就等他来吃早餐了。

    李宗瑞偷偷瞟了师母一眼,发现她今天穿的是一件一件乳白色的丝质低胸吊带衣,低露的领口无法着遮掩白皙的颈部,脖颈上一条白金粉钻项链更加的衬托出颈部的粉嫩,吊带衣紧绷在她的身上令她骄人的身材和曲线尽览无遗,领口间那白嫩得近似透明的玉肌雪肤正急促地起伏不定,诱人瑕思。

    紧身的裙子裹着女人丰满的臀部随着转头的动作在扭动中让人有着难以抗拒的冲动,裙子的开衩中闪动着一双在透明的丝袜下晃动的修长丰满的长腿,接近于黑色的高档丝袜包裹的玉腿闪着光泽雪白圆润而修长,更显得风情万种。

    苏玉雅的神色也十分的平静,跟平常没什么两样,李宗瑞也没敢多看,低头坐到了她的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