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如何反败为胜
    沈潇然无法拒绝沈心睿带着算计的亲近,诚挚地表示了对他的理解,父子俩算是重归于好了。

    方以安第二天才在方未雨和方朝轩谈话中得知沈潇然和慕清妍高调订婚的事。只觉心如刀绞,却没有装晕,因为他知道,这一次装病并不能逼回慕清妍。

    昔日许莹无主,而慕清妍却是有主之人,而且沈潇然不仅厉害,最主要,他并不忌惮方家。否则他之前不会就沈心瑶而冷淡方家。

    方朝轩听说沈潇然这次婚宴,不仅周、路两家的当家人全部到场,自己最引以为豪的二儿子方知雨也去了,惊讶得不可名状,及至听说路家的神医湛北认慕清妍做了干女儿,就有点坐不住了,他赶紧给方知雨打了个电话,问他突然改变主意,去给沈潇然捧场的原因。

    方知雨回答的很无奈:“我是被周卫国和路庆卓拉过去的。他们俩早上打电话约我一起,您说这种情况下,我能拒绝吗?”

    方知雨话是这么说,心里却也后怕,得亏周卫国和路庆卓约了自己,不然,自己和整个方家都会丢人了。

    “我明白了,是我糊涂了,知雨,你一贯做事沉稳,以后做事自己拿主意就好,不过,知雨,你说以安的事该怎么办啊?”

    方以安不安抚好,等于是方家的隐形炸弹啊。

    “我会找他谈的。”

    “嗯,那以安的事就交给你了。”

    ……

    方知雨当天中午便将方以安叫去了自己家,和他在书房进行了一番密谈。

    方家是书香世家,虽然方朝轩弃文从军成为了战功赫赫的开国将军,但方家人身上都带着或浓或淡的书香之气,方知雨也不例外。

    不过,与方未雨的温和不同,久居高位的他自带威严、凌厉的气场。

    方以安不怂他的父亲方未雨,对这个比他只大八岁的二叔却是十分忌惮,轻易不敢忤逆。

    他知道方知雨想和他谈什么,正好,他也想找人谈谈。

    方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