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丑女人
    林香儿一脸遗憾:“说起来是他们倒霉,这事偏偏是脾气急躁的许兆谦先知道的。要是换成另外任何一个老师,这事也不会闹成这么个地步啊?还骂了流|氓?他嘴怎么这么缺德呢?那三个男生来女生寝室虽然不妥,但也不能说是流|氓啊?”

    “谁说不是呢。”

    ……

    许兆谦这件事的后遗症,远不止这一点,还有很多后续……

    首先,是整个学校的男女生全都开始刻意保持距离。

    然后是许兆谦病休,初三一班的英语老师换成新来的师范毕业生柳冬景。

    男生女生刻意保持距离后,找慕清妍问功课的男生一下子消失了。

    虽然大家心里都清楚,没有许兆谦,就算现在再有男生去女生寝室,也没有老师给他们扣流|氓的帽子,但大家就是过不了心里这个坎。男女生互相说个话都想做贼似的,感觉糟糕透了,还不如保持距离什么也不说。

    秦伟文倒是有一种发了灾难财的感觉——他对男生们不再找慕清妍问题一事,喜闻乐见。

    他一直看不惯那帮臭男生烦自家妍妍,现在好了,妍妍终于轻松点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好处是钱云朵也停止了三不五时找他问功课的行为。

    虽然他从未给她讲解过,每次只是借作业或者笔记给她,这还是基于怕慕清妍觉得他小气、冷漠、不热心助人……

    他心里早烦钱云朵烦的不行,每次都恨不能将这个一脸虚伪笑容的丑女人一脚踢开。

    呵呵,在秦伟文眼中,钱云朵是丑女人?

    是的,青涩少年的审美观并不成熟,却入骨。

    秦伟文以为没有男同学找慕清妍问功课,她就可以轻松点,但那帮一心一意想要提高学生成绩的老师们怎么会放过慕清妍?

    他们自己精力有限,现在有慕清妍这样的奇才助他们一臂之力,他们如论如何也是要把握住的。

    对于男生们因为许兆谦的原因不敢请教慕清妍功课这一点,郑红秀和二班其他老师认真探讨过之后,拿出了一个新对策。

    他们鼓励学生们将不懂的题目写在纸条上交给各组组长,再交给慕清妍,让她在晚自习课时,上讲台给大家统一讲解。

    也就是让慕清妍给大家上课。

    慕清妍闻讯后:老师,真的不担心我偶尔会讲错题,误人子弟吗?

    还有。你们干不完的活都交给我,我能向你们要一点工资吗?

    这些想法,她当然只是想着玩玩的。

    讲错题、误人子弟的事是绝对不存在的,因为一直以来,她给大家讲题之前,都是反复对照过正确答案的。

    至于向老师们要工资?她既不敢提也不在乎,谁叫她既是乖学生又是闷财主呢?何况学校一开始就免了她的学杂费。

    说起来,老师们这样安排后,她比之从前还轻松点,只需每天晚上拿出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给大家统一讲题就行了,不像之前,很多时候要针对不同的人重复讲解。

    这个新举措实施半个月后二班老师和学生圆满了,然后一班的男生们坐不住了——凭什么丢下他们?

    于是有胆大的偶尔会偷站在二班窗外蹭课。

    红秀和赵华知道后,商量了一下,决定每逢慕清妍讲题时,让一班同学带着凳子过来二班旁听。

    慕清妍无偿帮助同学们这么多,当然不会是每一个人对她心存感激。

    且不说班上那些千真万确不爱学习,坐在教室里只是想混个毕业证的人,就是岳灵、钱云朵这些些明明得到慕清妍帮助的人,也是一边受惠享,一边肆无忌惮地说她坏话。

    什么虚荣啦、脸皮厚啦、骄傲啦、自以为是啦、不知天高地厚啦……

    在背后,他们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慕清妍不是没有听到,却没有放在心上。

    她放在心上做什么呢?

 &n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