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百口莫辩
    如果可以,慕清妍不想去钱小玉家买东西,可是附近一共三家卖日常用品的杂货铺,只有钱小玉家有海带卖。

    夏天可以卤制的素菜太少,不卤一点价廉物美的海带,简直“天理不容”。

    慕子谦拿着钱欢天喜地正要离开,慕清妍叫住他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如果钱小玉问你买糖做什么,你就说是大姐让买的。她问其他的,你统统说不知道。”

    慕子谦眨了眨眼晴:“二姐是要我一问三不知吗?”

    慕清妍莞尔:“对,子谦真聪明,快去吧,我在梁奶奶家的米粮店等你。”

    “好呐。”慕子谦答应一声跑远了。

    梁奶奶家的米粮店以米面粮油菜为主,慕清妍在这里花三毛钱买了一包做凉粉用的石瓜子,顺便问了问黄豆的价格。

    她们家的熟食店要是开起来,豆制品将占很大一部分比例,到时候肯定是要自己动手做豆制品的,所以黄豆将是她们的巨量消耗品。

    几分钟之后,慕子谦欢天喜地地拎着东西回来了。

    姐弟俩拿了东西笑嘻嘻往家里走。

    快到家的时候慕子谦环顾了一下四周,压低声音对慕清妍说道:“二姐,刚才钱小玉问我买白糖做什么,我没有理她。二姐你放心,我不会和她多说话的,我不喜欢她,她那么大个人总喜欢抢别人东西吃,我们同学都不喜欢她。”

    慕清妍听了慕子谦的话不禁哈哈大笑,她没想到,钱小玉竟然早就恶名在外,听闻此说她当然心情大好了。

    慕清妍不由想起了钱小玉腹中胎儿的父亲,钱玉书的好朋友,同样在外面做生意发了大财,却与钱玉书的小气不同,花钱大手大脚的赵宏兵。

    慕清妍前世今生都明白,钱小玉之所以会和赵宏兵勾搭上,不过是受了赵宏兵钱财的诱惑。

    前世赵宏兵是她被钱小玉毁容的引子。

    只因为赵宏兵有天多看了慕清妍几眼,钱小玉便嫉恨上她,甚至等不到第二天,当晚便窜到她家,不声不响在她脸上刺了一剪子,那一下最后在她的右边脸颊留下了指甲盖大小的疤痕。

    那天,钱小玉不断损毁了她过人的美貌,还败掉了她的名声。

    钱小玉诬陷她偷郝慧如钱的那次,因为秦令山一家众口一词帮着隐瞒,虽然钱小玉到处宣扬,但秦家正主不指证,人们对那件事半信半疑。

    直到钱小玉那次毁了她的容之后再次诬陷她,说是因为她偷了钱小玉的钱,钱小玉气急了才动的手。

    在赵宏兵的伪证下,慕清妍百口莫辩。

    她当时恨的心脏几乎崩裂,不是没想过和钱小玉拼命,当时甚至起了和钱家、和赵宏兵同归于尽的心。

    却因为丢不下相依为命的子谦,她只得抱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想法带着子谦离开了春树镇。

    想到子谦是因为离开了春树镇,离开了秦家的庇估的才遭歹人袭击,伤了身体,得了自闭症,慕清妍对钱小玉和赵宏兵的恨意比天高。

    不过,活过一世,见识过太多人世沧桑的她知道,一切,得慢慢来。

    她早上之所以没有将赵宏兵是钱小玉姘头的事直接告诉秦家的人,是因为她知道,以秦令山的本事,他一定能查出赵宏兵。

    他自己查出赵宏兵和慕清妍举报赵宏兵的结果将会大不同。

    多了慕清妍这个知情者,他们会照顾慕清妍的观感,行事会比较低调柔和。

    反之,若慕清妍不知情,他们便可以无所顾忌地惩罚赵宏兵。

    前世,秦伟文和钱小玉奉子成婚后,钱小玉生的孩子越长越像赵宏兵,起了疑心的秦令山,让人顺了赵宏兵的头发亲自去国外做了亲子鉴定。

    秦令山对朋友仁义,对敌人却残忍。

  &nbs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