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8章 罗氏太极
    “这……”听着罗天地说法,朱建民不由得语塞。

    因为这些日子和罗天得关系,上面下了命令得时候,朱建民二话不说就立了军令状,他实在是想不到罗天会有什么拒绝得理由。

    可而今这个说法,确实是让朱建民觉得难做了。

    他此时,便是不佩服罗天得伶牙俐齿,也是不行了。拒绝不只是一种做法,最不明智得人,当然是直接拒绝,往往这种人得人缘不会太好,遇到困难得时候,也难以得到别人得帮助,还有一种,自是貌似客气的百般推脱,这种人因为太虚伪,一样是不讨好的,看似对方离开的时候不生气,但心中终究是不好受。

    最为明治的,便是罗天现在的做法,明明就是不愿意办事,但说的确实全都是为对方考虑的话,若不是聪明人,还真以为罗天是为了他好。

    此刻,虽然明知道罗天的说法,其实也是一种拒绝的借口,可朱建民也不得不认真考虑罗天的说法。

    上面要求配合,也是因为他们考虑到,修士是超过凡人的力量,即便是在势单力薄的时候,一样可以得到很多他们需要的情报。只是他们想到了华夏有修真者,却是没有想到,米国那边,一样是存在着超过凡人的力量,这个原因,足以让朱建民觉得,上面的出发点,原本就是错误地,至于这个命令,要坚定不移的执行下去,还是回去之后重新汇报,他的心中已经开始犹豫不决起来。

    罗天看似安静的坐着,心中却是已经开始暗笑起来。

    虽说他的一番话,是出于对上面的好处,当然,这也只是乍看罢了。修士爱惜自己的性命,又怎们可能为了凡人之间的争斗,坏了自己的修行。

    明明就是打太极,踢皮球,但罗天的话,却硬是给了朱建民一种无法反驳的错觉。

    “当然,这个只是我个人的考虑。”淡笑着端起茶杯,罗天便似乎已经在想着别的事。

    朱建民支吾了一会,也默然了很多。

    此事他虽然接受了命令,但上面很显然是不大清楚那边的情况,有了罗天的提醒以后,朱建民也觉得不能擅作主张,还是要向上面汇报一下,在看他们怎们决定。

    心中算计了一番,朱建民把主意落定,当即叹息一声。

    “哎,还是罗大师你想的长远,要是我的话,这次贸然决定下来,只怕……这么大的责任,我是担不起啊。”朱建民心中惴惴,也是喝了一口茶水,这次镇定下来。

    “朱局长忧国忧民,这事好事嘛。酒菜也都准备的差不多了,还是老样子,清汤淡饭,绝对不到四位数的成本,朱局长要不趁热吃一点?”汪瑞见已经到了火候,当即转移了话题。

    “还是汪少懂我,其实接近四位数的伙食,已经很是不错了。这不大中午的被你们叫出来,饭都没吃一口,哈哈……”口中一笑,见着下人端上来的饭菜,朱局长也是一副食指大动的样子,至于方才和罗天商量的事情,他似乎也不愿意再提起。

    饭桌上,三人似乎很有默契的,只是闲聊,却是不再干涉一些别的话题。

    简单的四菜一汤,朱建民程乐两碗米饭,就说公务繁忙,早早的离开了。

    这次虽说和罗天深入合作的事情没有着落,但好歹罗天也是送了他一份大礼。

    有邹东海这帮人作为国安侦破的第一件重案,朱建民再上面也就多了一些说话的权力。

    何况罗天方才所说的,确实不错。米国人那边一样有着可以和修士抗衡的力量,那暂时隐忍一下也是无妨。

    一边开着车子赶回局里面,朱建民一边思量着。

    而今迫在眉睫的是,先把邹东海的嘴巴撬开,这个人能在京津搞到手枪,背后说不定就有更大的罗网,只要将他们一网打尽的话,周建明就不会惆怅这个年过不好。

    至于罗天说的那些,他也会如实和上面汇报。

    身为上位者之中的一员,朱建民也希望能够在自己的岗位上面尽职尽责,不说要干出多么大的功绩,最起码也要无愧于身上那层衣服才行。

    朱建民走后,坐在沙发上的罗天,脸上则是挂着一副淡淡的笑容。

    事实上,朱建民再外面开口的时候,罗天的心中就已经有了准备,虽说没有猜到朱建民要他做什么,可罗天的心中也在算计。

    方才的说辞也并非全是罗天急中生智,换做别人,还真不一定能用那个借口说服。

    只是朱建民此人看似每次都和罗天合作,也比较圆滑,但要是这么看朱建民的话,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每次帮着罗天是不错,但朱建民也只是在规矩之内,才能给罗天一些空间,稍有逾越,她都断然不会答应。

    此人表面看似风趣,实则像是老教授一般古板,规则之内的事情,他乐的做得,可出了规矩,他就会当场翻脸。

    “师父,您就让他这么走了?”眼见得罗天不说话,心中一直惊疑不定的汪瑞忍不住就问了一声。

    “不然呢?”罗天没有回答,反倒是一脸好笑的看着汪瑞:“难道你还打算把人家一个大局长留下?”

    “没有没有……”汪瑞闻言练练摆手:“人家是上面的人,确实我和他接触虽然不多,但朱建民算是下面人常常念叨的那种好人,我怎们会和他为难?我的意思是,您今天给他打发走了,万一他想通了,再回来找我们的麻烦怎么办?”

    “他和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清楚我的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