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形式扭转
    当柳中庭确定是冷爵枭的声音时,眼神反倒没有那么意外了。

    他嘴唇微勾笑了一声:“呵,冷爵枭,你比我想象中更聪明,居然这么快就找到这里了。”

    “放开她!”一身黑色劲装的冷爵枭面容萧杀。

    他的话音刚落,再次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客厅里走进两个人。

    正是独孤九和花海彬,他们和冷爵枭的穿着一致,也是一身黑色的夜行劲装。

    “爵枭,人质关押的地方已经找到了。”独孤九说道。

    他和花海彬很有默契,独孤九负责从柳中庭的手中接过林语嫣。

    而花海彬将柳中庭的双手从背后绑住了,还打了很难解开的水手结。

    当听到人质被关押的地方找到后,柳中庭表现的倒有些意外了。

    他黑着张脸一言不发,眼神已经有些变的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

    花海彬将柳中庭拖到沙发上,一把手枪对着他。

    冷爵枭收起枪,从独孤九手中抱过林语嫣,望着她沉睡般的睡颜,眼神颇为愤怒。

    他抬眸望着柳中庭问道:“解药呢?”

    “什么解药?”柳中庭假装听不懂。

    花海彬朝着他的脸猛打了一拳!

    “还跟我们装蒜!你说不说?”

    柳中庭的面色越来越森冷,被一个男人碰到他的皮肤,他知道很快就会有过敏反应,心里颇为懊恼。

    他阴冷的笑道:“我不给又怎么样?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还跟我狂?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立刻扭断你的脖子!”花海彬狠狠道。

    “哈哈哈……你不敢!因为就算你们抓了我,你们也逃不出这里。”柳中庭面色阴沉道。

    冷爵枭将林语嫣轻轻放到床上,转身走向柳中庭,伸出一只戴着皮手套的手,死死掐住了柳中庭的下巴。

    不等柳中庭有任何话语,他从大腿外侧拔出一把倒钩的尖锐匕首对准了柳中庭的嘴角。

    一脸冰冷道:“我没时间跟你在这里耗!不交出解药,我就把你的牙齿一颗一颗的撬出来。”

    刚说完,尖锐的匕首已经刺进了柳中庭的牙槽中!

    鲜红色的血液顿时从柳中庭的嘴里流淌下来,忍着钻心之痛的他在纠结了几秒后说道:“我说!”

    冷爵枭盯着他问道:“解药在哪?”

    柳中庭看向大床边的床头柜,面色苍白道:“就在床头柜的第二个抽屉。”

    独孤九已经走向床头柜,冷爵枭手中的匕首并未从柳中庭的嘴里拿出。

    不出十秒,独孤九在第二个抽屉里的一个盒子里找到了一支针管,里面已经有事先备好的蓝色液体。

    他回头问柳中庭:“这就是解药?”

    “是。”

    “你没有说谎?”冷爵枭心有怀疑道。

    柳中庭忍着疼痛怒声道:“你要是不信,可以不用!”

    “冷爵枭,解药若是假的,你就活剐了柳中庭!”花海彬提议道。

    独孤九望着冷爵枭,等着他的决定。

    在犹豫了十秒后,冷爵枭一脸深沉道:“给她打吧!”

    独孤九不再犹豫,将那支针管里的液体注射进了林语嫣的手臂。

    短短不到半分钟,她醒了过来。

    睁开眼的时候,冷爵枭就守在她的身边。

    “语嫣!”

    当林语嫣看清眼前的男人时,眼眶瞬间湿润了,沙哑着嗓子说了一句:“我知道你会来的。”

    “对不起!让你受苦了!”冷爵枭自责的脸上写满了痛苦和隐忍。

    林语嫣有些昏眩感的努力坐起身,他扶着她起来。

    “爵枭,什么也别说了!当务之急,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你们找到东方他们了吗?”

    “找到了!但还没有救出来!”独孤九回了一句。

    这时候,一直被花海彬脚踩在沙发上的柳中庭低低笑出了声。

    所有人都看向他。

    林语嫣望着他说道:“柳中庭,放了他们,我们可以不杀你。”

    “呵呵呵……林语嫣,你以为我还会相信吗?我无所谓,大不了我们一起死在这座岛上。”

    望着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花海彬气的一把揪起柳中庭的衣领,奚落道:“柳中庭,瞧瞧你这副令人作呕的样子!为人阴险狡诈,活该你得这种病!”

    此时的柳中庭脸上和手上全部是过敏后的红斑,大小不一且分布不均,样子很是丑陋怪异。

    花海彬的辱骂让柳中庭本来有笑意的脸上当即失色,一想到林语嫣现在见到了他丑陋的样子,立刻怒声道:“快给我拿抗过敏的解药!就在中间的抽屉里!”

    “你省省吧!还妄想吃什么解药!死到临头了还在乎自己脸?柳中庭,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看起来很像一只有皮肤病的癞皮狗?你看看林语嫣的眼神,她一定都快吐了……”

    “够了!花海彬,没必要再继续羞辱他。”林语嫣突然出声道。

    她的话令花海彬有些诧异,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柳中庭看向她的眼神有些复杂,心里有种很矛盾的感觉,有一种感动的东西在他的血液中翻滚。

    “柳中庭,我们做一笔交易吧,你派你的人放出人质,我们会放了你。”冷爵枭眼神镇定道。

    柳中庭听了后垂下眼眸没有看众人,似乎真的在思考。

    在咽了一口血沫子后,他说道:“可以。”

    他答应的太快,甚至让林语嫣有些心中不安,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也许是柳中庭真的不想死,才会答应了他们。

    毕竟柳中庭现在没有选择了不是吗?

    交易说定后,花海彬替柳中庭拨通了铁鹰的手机,他将手机放在柳中庭的耳边。

    柳中庭对铁鹰说道:“铁鹰,你现在去派人放了东方擎和龙花龙月,将他们三人带到未央厅。”

    “少爷,你确定要将他们带到未央厅?”

    “我确定!照我说的做!”

    铁鹰回道:“是,我知道了,少爷。”

    挂断后,花海彬眼带好奇的看了眼手机,感慨了句:“难怪你的岛上没有信号,原来你自己用的手机都是特制的。”

    柳中庭没有说话,眼神颇为安静的望着林语嫣。

    他眼中的那种不舍和矛盾让冷爵枭看了后极其不爽,他走过去拿着匕首对着柳中庭的锁骨处狠狠刺了进去!

    再毫不犹豫的慢慢拔出来,充分让柳中庭感受到刺骨之痛!

    柳中庭痛的冷汗淋漓,但他却硬是没有吭一声。

    “还真是个硬骨头!”花海彬不满的骂了一句。

    看着柳中庭的锁骨被穿刺,林语嫣一脸冷漠的望着他,心里没有任何同情。

    冷爵枭这一刺就当是为了东方擎被刺的那一刀,还有龙花被割下的那只小拇指。

    “柳中庭,要不是留着你还有用,我还真想杀了你。”

    匕首拔出后,冷爵枭眼带冰峰的将匕首上的血迹擦在柳中庭的衣服上。

    心中其实早已经恨透了这个杂碎!

    柳中庭扬着一口血牙,红着眼眶淌着泪,笑的狰狞癫狂:“可你他妈的就是不敢!哈哈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林语嫣冷爵枭》,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