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前因后果
    冷爵枭的提议让林语嫣顿时酒醒三分,她惊诧地问道:“爵枭你怎么了?为什么好端端的说这个?”    他的眼底暗了暗,心情很沉重,想起楼清寒说他的罕见病症目前还没有具体治疗方法,他心里就感觉到绝望。    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的病症,让冷爵枭心生恐慌。    不知道突然哪一天,他可能会忘记语嫣和亚撒,或者忘记其他的家人和朋友,这种未知的恐惧让他束手无策。    他看了她一眼:“我是觉得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如果你和亚撒去美国,也许我可以更好的处理事情。”    林语嫣的眼眸顿时有些暗淡,他这是在怪她和孩子碍着他做事了?    她没有说话,脑子依旧有些昏沉沉的,林语嫣的沉默让冷爵枭也不想再说话。    车厢里一时间变的安静,两人到回去的路上都没有再对话。    ……    到了别墅后,冷爵枭下车前看了她一眼,看见她靠着车窗睡的挺沉。    他打开车门下了车关上门,然后走到副驾驶位打开车门后,他将林语嫣抱上了楼,她在半梦半醒间看到额间贴着纱布的男人,她呢喃道:“老公……你应该在医院……”    “嘘,睡吧,我没事。”冷爵枭的眼神虽很疲惫但很柔和。    等把林语嫣送到卧室的大床上后,冷爵枭就去洗澡了。    二十分钟后,他回到床上抱着林语嫣一起睡觉了。    时间已经是半夜了,可冷爵枭依然没有睡意,楼清寒的话已经成了他的梦魇。    楼清寒建议他再去国外的医院看看,如果能够防患于未然那是最好,现在提前准备起来好过突发状况时会手足无措。    这件事,楼清寒也向他承诺了,在冷爵枭还没有做好准备以前,不会将他的病症告诉林语嫣或者任何其他人。    楼清寒还说了,说以后他不能再受精神上的巨大刺激,不然很可能会影响病症提前发作。    冷爵枭躺在床上望着熟睡中的林语嫣,心情沮丧到极点,他为自己得了这种罕见的病而压抑到不行。    无人可倾诉,不想告诉她让她担心难受,也不想给她过大的压力。    她和好友乐悠悠的关系现在本就在敏感点上,如果现在这个时候,他再带给她这个噩耗那真是雪上加霜。    当务之急,还是趁早将皇甫少华绳之于法!    在他发病前!    萧毅然这个定时炸弹不去除,他也不放心。    如果他一旦无征兆的突然发病,万一他在发病时真的忘记了语嫣和亚撒,该由谁来保护她们母子俩?    谁来他都不放心。    没有谁能够比得上他对林语嫣和亚撒的爱了。    带着心中沉重的压力和恐惧在黑夜中渐渐睡着了,冷爵枭一晚上都没有睡好,经常睡了十几分钟就突然惊醒了。    他整个晚上都在做噩梦,梦到自己将老婆和孩子抛在了一边不管不问,因为他忘记了……    ……    早上七点,睡了不到四小时的冷爵枭已经起床去书房了。    在书房他给穆天和欧阳都打了电话。    差不多到了八点时,穆天和欧阳来了别墅上楼走进了书房。    “你们吃过早饭了?”冷爵枭对着笔记本正在打字,问的随意。    “吃过了。”    冷爵枭将电脑合上:“坐吧,有件事我需要告诉你们两个……”    十分钟后,穆天和欧阳都坐在椅子上,正面对着冷爵枭,他们俩都被这样的消息震惊的说不出来。    三人相继沉默了五分钟。    “冷总,楼清寒说的病症,是不是就跟电影《初恋五十次》里的女主角差不多?”欧阳一脸严峻,眼眶有些发红,心里极其不好受。    穆天专注地望着冷爵枭,表面上他还撑得住,心里早已经有些崩溃,但为了冷爵枭在精神上少点压力,穆天控制着他自己的情绪,尽可能的保持冷静。    冷爵枭被欧阳的问话一瞬间变的有些脸色不好,他随意地拿过桌上的烟盒,抽出香烟点燃后抽了几口。    空气在压抑沉重的气氛下越来越稀薄,冷爵枭突然站起身走向落地窗,对着外面初升的太阳打开了一扇窗。    冬天里的太阳温暖而又明媚,照在人的脸上柔和且舒适,可今天的阳光在冷爵枭的眼中成了没有温度的光线,刺眼的很。    他垂眸望着后花园里的园丁已经在开始修整花园里的花花草草,看到不远处那棵腊梅花已经开出了花,他真想叫林语嫣爬起来去看……    语嫣说过,等腊梅花开了,她要剪一支插在瓷瓶里放在卧室,到时候香味会铺满整个房间。    想到这里,冷爵枭不由自主地勾唇一笑,但很快这笑意就渐渐淡去,他转身问道:“萧毅然最近就没什么动静?”    穆天一愣,见冷爵枭已经转移话题,他也不好再刻意问,就如实回答:“萧毅然一直和杀手血红没有联系,安插在他别墅里的线人也没有发现异常。”    “哼,看来他也不是很蠢,懂得反侦查了。”冷爵枭手指间夹着香烟再次走回到座位。    “冷总,皇甫少华目前还是没有消息,我相信一定有人暗中在帮他。”欧阳的表情有一丝压制下的怒气,提起这个皇甫少华,他恨不得活活打死他。    当初死亡岛的仇,算是让欧阳和穆天都同时恨上了。    “当年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冷爵枭抽了一口烟问的平静。    欧阳的眼神总算有了丝兴奋:“查到了!陆三顺着那条线索去查,虽然当年的病例、人证、警力都被皇甫少华抹的干干净净,但那一晚还有一个知情人健在,这个人皇甫少华不知情。我派一位心理医生打扮成路人去拜访了这位知情者,这是知情者的录音。”    他已经从公文包里拿出了录音笔。    “打开。”冷爵枭依旧面色如常。    欧阳颔首,将录音笔打开了。    不出五秒,苍老的声音从录音笔中传来……    二十分钟后,冷爵枭重新站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他的眸色暗黑深沉,心里有股血色的压抑让他有种窒息感。    从这位知情的老者口述证实,看来当年的皇甫少华为了保证他不受欺负,却被几个流氓给围殴了,其中一个还动了刀子……    最终让皇甫少华不幸失去了生育能力,也失去了做男人的权利。    如果不是有人匿名报了警,恐怕他和皇甫少华都有可能被捅死。    但事情发生后,醉酒的冷爵枭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第二天皇甫少华就已经离开了国内,如果不是病情太过紧急,也不至于花费巨大财力送出国去救治。    可以说皇甫少华是因为保护冷爵枭而终身不能再有女人,也不能再有孩子了。    得到这个真相后,冷爵枭的心情极其复杂。    一方面,皇甫少华对他们家庭所做的一切,让冷爵枭恨之入骨。    另一方面,他又觉得确实是亏欠了皇甫少华。    断子绝孙这种遗憾,是他终生所亏欠的。    皇甫少华的家族这么有钱,到如今还没有将他治好,看来是不可逆转的身体创伤……    “欧阳,你让陆三放出消息,说我想和皇甫少华当面见一见。”最终,他做出了这个决定,不管怎么样,他始终欠皇甫少华一个道歉。    就算皇甫少华现在已经不需要了,但现在得知真相的他还是需要这么做,良心难安这种事情除了道歉就是弥补了,如果可以,冷爵枭希望可以消除点皇甫少华对他的恨意。    如果换位思考,把他自己作为当年的受害者,也许一年年过去,他的内心也会活的越来越扭曲,越来越充满恨意。    “冷总,你去见皇甫少华太危险了!”穆天反对,他能够明白冷总的心思,但皇甫少华不一定领情,说不定还借机报仇。    冷爵枭一脸冷静道:“连你都这么想,那皇甫少华真有可能会见我。欠他的我会弥补,但他欠我的也该还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