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慕故渊 作品

092 大幕拉开

    “不愧是传说中叛出佛门,还能在大江占据一地的狂僧,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

    司空玄看着同为先天宗师境界,白浪在辟凡手中却被轻易压制,不由惊叹的鼓掌起来。

    黄三闯心有余悸的看了眼白浪,没想到即使他已经半步宗师,只差一点点踏足宗师境界,竟然在他手中,连三招都走不过,“辟大哥,我们回去吧。既然巨神舫到现在还没有出现,我们何必在这湖口苦守,打发了他们,我们尽快离开雾岛吧。”

    虽然辟凡轻易压制宗师境界的白浪,但是旁边还有另一位宗师高手,出自于司空世家的司空玄,若是两方同时出手,即使辟大哥武道通玄也无力回天。

    哪怕宗师境界的高手很少联手,可没人敢赌那虚无缥缈的几率,相信作为敌人的一方会因为一句英雄相惜,就无视实在的利益冲突,对他们心慈手软。

    辟凡脸上面无表情,目光如炬,落在同样看着他的楚风身上,双目交错,“不知道这位公子有何指教?”

    “只是觉得你的武功路数,有一点类似于我的一位朋友。”楚风收回目光,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周寅,心中想法越发肯定。

    辟凡顺着楚风的目光一观,落在不远处的周寅身上,那一身佛、道灵性交织,从身体当中隐隐脱体而出,仿佛太极一般,既是互相竞争的一对胞胎,又是互相制约的冤家,由无尽相生相克中衍化无穷的奥妙,“这位小兄弟吗?如果我没有猜错,他就是江湖上沸沸扬扬,人人都想一见,准确来说,是从他手中夺取长生诀的周寅小兄弟吧。”

    “你认识我?”

    周寅感到一抹奇怪,这辟凡他们可是第一次见面,不像燕大哥和纯阳公子那般,是经过怀疑到交谈才确定的,这样一眼笃定的语气,实在是莫名其妙。

    辟凡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转过身去,看向身边的黄三闯,“我们走吧。不该来的,绝对不会出现,该来的还是会来,既然巨神舫现在还未出现,我们回去见一见鹰老鬼吧,跟他们撕破脸皮毫无意义。”

    “大哥,大哥……”

    黄三闯目光怔怔出神的看着周寅,仿佛根本没有听见这话,魂不守舍,愣在原地,一直缄默不言。

    方渐鸿看大哥这样的反应,心中奇怪,连忙推搡一下,这才如梦初醒一般,从魂飞天外中回神过来。

    辟凡本要大步流星而去的脚步一顿,奇怪的看向黄三闯的反应,正欲询问,却听一声烟花急啸的声音,在雾气漫漫的天际,化为一朵五彩缤纷的光影,向四周一闪而逝的扩散开来。

    “那是鹰老鬼的信号,难道雾谷中出现什么变故了吗?”

    辟凡惊醒过来,无暇顾及黄三闯的异样,左右分别抓住他们兄弟,纵身一跃,就朝着战船终身飞去。

    白浪看着隐没在漫天雾气的辟凡三人,随着机关转动的声音,战船消失在漫漫白雾,一点也不在意他们的到来,一改往日狗皮膏药的习惯走得毫不留情,脸上不由露出一抹神思,“雾谷似乎发生什么有趣的事,竟然罕见的放过了我们一马。”

    “应该是巨神舫到来了。我们也快一点,这个地方并不是良善之地,从辟凡刚才的解释和态度来看,潜龙在渊……似乎知道什么。也许他跟巨神舫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亲近,反而貌似神离,跟这一点也不无关系。”

    楚风望着在漫漫白雾中,乘风破浪一般急急划过静怡的湖面,朝着尽头的小镇,极速航行的战船,眼中若有所思。

    同时一股若有若无的熟悉气息,也浮现在了他的感知中。

    紫凝嗤笑一声,“看来万帮联盟,也不是铁打一块。若不是铁剑帮横行霸道,我们何必如此麻烦呢?”

    “姑娘也不必如此挑拨离间。即使没有我铁剑帮占据大江,这大江流域绵延数万里,贯穿九州四海,想要找到一本长生诀,也不亚于大海捞针。”白浪若无其事的轻笑,紫凝那一点小花招,不过是班门弄虎。

    别说长生诀,他没有一点兴趣,只想尽快完成这里的任务,就是想要不择手段的得到那一本长生诀,也不可能因为这一点话,就被别人抓住机会,挑拨离间。

    楚风看了眼一脸俏皮的紫凝,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也想要长生诀吗?不必担心,秘籍虽然只有一本,却能够辗转多手,咱们一起参悟便是,何必在己方阵营,挑拨矛盾。”

    “我可不觉得他们跟我们说一条心,可不要被世家可憎的虚伪嘴脸欺骗了。如今这天下除了乾帝无道,也少不了这些世家推波助澜,罪恶累累,引得百姓皆反,烽烟四起。”紫凝不甘示弱的回答,看向不远处的司空舞,满是敌意的冷哼一声,就连一点虚与委蛇也不肯。

    周寅头疼无比的说道,“我的姑奶奶,您少说一句行吗?”

    “有意思。这小丫头,现在这一点也不怕撕破脸皮的架势,可不像是被旁边那个舞丫头给气急败坏的,倒像是她已经把握到了,长生诀究竟在什么地方,失去了原本的桎梏。果然不愧是盗圣唯一的传人,这么快找到长生诀所在,还是让人惊讶。”

    水恶鬼识趣的站在一旁,缄默不言。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站在局外人的角度,不想还真给他看出一些有趣的迹象。

    另一边,观鱼和雷虎、燕南风,在酒楼和庞泰相见恨晚的一番攀谈后,在他的带领下来到雾谷中,一处不知名的隐秘小岛。

    随着一叶扁舟穿过静怡的湖面,小岛附近船只越来越多,岛上聚集了一下上万人,喧闹的嘈吵声,此起彼伏。

    每一个来到岛上的江湖人士和帮派成员,都一脸喜庆和荣幸,只不过每一个都佩剑带兵,又透出一种厉兵秣马的紧张的气氛,一团一团在岛上汇聚,还有大量的汉子布席,为这些人端上酒肉和篝火烤肉。

    观鱼远远看着就忍不住吐槽,“这究竟是开宴会呢,还是召开武林大会,这群家伙怎么看都像乌合之众。”

    “嘘,小声一点。虽然这些人宛如一盘散沙,但若引起众怒,可就麻烦了。”雷虎连忙制止住观鱼但吐槽,目光瞭望越来越近的小岛,看着那大杂乱炖的布置,一时也弄不清这究竟算是个什么性质的聚会,还是说江湖人士就这样随随便便。

    不过,能在这无名之地,聚集如此众多的武林中人在这无名的小岛,不管宴会还是盟会办得如此无力吐槽,但是这般深厚的底蕴和实力却不可小看。

    如果是举事起义,这可就不是近万人的乌合之众了,稍加训练之后,就是一万精兵,南征北战,无需一年,足以利用这股力量,轻易成为一方诸侯,甚至远还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