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慕故渊 作品

077 印 记

    夏午的阳光仿佛一团无形的火焰,在阳光下站一下,皮肤就烫得起泡,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挥之不去。

    城东本来稠密的人流,也渐渐稀疏,街上闲逛的行人和摊贩,纷纷赶回家中避暑。

    “阿德那家伙不会骗我们吧?说什么丐帮行事诡秘,没有固定的据点,帮众集会通常以记号为引,怎么什么都没看到?”

    站在炙热的阳光下面,张远嘴唇发白,挥手抹去额头的汗水,一屁股跌坐在后面的石阶上。

    从出现到现在,他还是第一次这样辛苦,穿梭于茫茫人海,目标仿佛没有尽头。一股绵长的绝望,将他全身力气都敲骨吸髓的吸食个干净。

    黄欣喘息一阵,“阿德还指望我们查探那件奇宝呢?似乎会在一个盟会出现,到时候我们作为门派弟子接近,应该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欺骗我们。始终找不到,很可能是我们思路出了问题。”

    “思路?”

    张远疑惑不解,让他思考何种力量最强,即使胡说八道,也能说出个所以然来。但是让他精疲力尽后,还要揣摩阿德一切行为举止背后的深意,这着实是为难他了。

    黄欣回想一下,他们得到阿德指示后,一路走过的地方,隐隐有了眉目,“小远,你刚才走在前面,所到之处,都是隐晦的角落,以及深巷高墙。应该是认为丐帮,作为一个到处看不到乞丐的秘密结社,应该隐藏在暗处。但是丐帮既然没有固定据点,引导的记号也不可能设在偏僻的地方。”

    “黄姐,你的意思是……”

    张远眼前一亮,如果他的话,想要将集会的符号通知更多的帮众,自然尽可能的放在人流量大的地方,以引起帮众注意,而不是无人问津的偏僻之地。

    周虎恍然大悟道,“丐帮的印记应该在外面的大街上吧?”

    “话虽如此。大街上人多眼杂,丐帮将自己的印记,光明正大的放在外面?难道不怕自身的诡秘曝光?”

    张远虽然觉得思路可能就是这样,却也又觉得是不可能这样简单。

    周虎放声大笑道,“小远,你还有一点没有想到吧。若按照你的想法,丐帮把集会记号画在隐蔽之处,这些地方人很少,的确是不容易被人瞧见。可即使不提帮众能否及时看到,反过来一想,僻静的地方虽然因为人少,而显得隐秘和安全,但是忽然出现一些多余的痕迹,尤其是新鲜痕迹,岂不是弄巧成拙,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

    “这倒也是!”

    张远惭愧的点点头,脑海灵光纷现。

    黄欣补充道,“这样一来,丐帮的记号必然在人流量大的大街上,同时画上符号的地方和符号本身也应该理所当然,不令人怀疑,同时又能让更多的丐帮众看到,并能够自然而言的读懂密语和符号?”

    “还有一点。划上符号的地方,必然会理所当然的时常更替,不会日积月累下去,对帮众形成误导,亦或者符号刻写的痕迹积少成多,最终什么也隐瞒不住。”周虎也补充一句。

    张远脑海迅速运转,自己在这个世界,一直以来的所见所闻,以及经过的每一个地方,使尽全力的对号入座。

    就在三人苦思之际,一抹垂涎欲滴的菜香味远远地飘来。

    张远灵机一动,“我知道了,如月楼。”

    “如月楼?”

    周虎与黄欣脸上狐疑,那不是城东最大的一家酒楼吗?

    张远没时间解释,仿佛一名狂信徒般,火急火燎的朝着菜香追去。

    黄欣和周虎面面相觑道,“走吧。这家伙总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过,他那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偶尔也能歪打正着。就当是助他碰一碰运气吧。”

    天气越来越热,菜香扑鼻,一阵阵热闹的喧哗涌来。

    当两人追到如月楼下,就看到一副人来人往,车马成片的鼎沸之景。而走在他们前面的张远,已经站在如月楼的大厅。

    两人来到魔怔的张远身边,“找到我们的目标了吗?”

    “已经找到了。这个位置……”

    张远嘿嘿一笑,虽然身体一阵阵发虚,走起路来都一脚轻、一脚沉,但他毫不在意,眸子如炬四下打量,忽然一停,落在一块木黑板上。

    上面以飘逸而形似正楷的字体,写满密密麻麻的菜名,还配上大量菜品的简笔画,活灵活现,几乎一眼就能大致看出这座酒楼的菜品如何,价格如何,宾至如归,且一眼看到,必然忍不住去细看。

    ”它的位置正对大街,我想那记号,很可能就在这上面。”

    张远退到了大门的位置,运足目力,凝望大厅门口的菜单。

    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在那密密麻麻的方寸之地,一字一句的寻找。

    如月楼乃是城东最火爆的酒楼,其酒菜面点俱为一绝,兼之价格公道,明码实价,与城西的悦来酒楼,并驾齐驱,乃是真武城中一段少见的佳话。

    作为一家举世知名的大酒楼,在食客络绎不绝的同时,其菜单自然也多如繁星。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看完的。

    周虎和黄欣看了一会儿,就头晕眼花,一阵阵干呕的闭上眼睛,放弃了寻找。

    张远也没好他们好多少,但是坚定的毅力,更准确说是执着,让他顶着种种不适,依旧一寸一寸的扫视木黑板上的菜谱。

    大概到一半的时候,终于发现一个可疑的标记。

    与阿德所言对照,三个同心圆贯通,隐隐有一个导向。

    张远顺势观望,那个导向所指,刚好暗合门前大街。

    “怎么样了?”

    周虎和黄欣注意到张远脸上露出喜色,压低了声音问道。

    张远看了眼热闹的大堂,退出如月楼,带周虎和黄欣来到对面的僻静之地,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我在如月楼的菜谱上,发现丐帮的第一个标记了!”

    “在什么地方?”

    周虎揉了揉干涩的眼睛,果然每一个降临者都有别人无法企及的才能,不可小视。

    张远回首往大街上一看,“按照那几枚符号所代表的意思,似乎是让我们左转,往大道的尽头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