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慕故渊 作品

069 大江之行

    凌厉的寒风从面前挂过,怒涛的江水掀起一阵浪花,将衣衫染上一抹湿意。

    “观鱼,适可而止吧。不要忘记,我们的任务。”

    雷虎坐在一叶扁舟之上,如同老僧坐禅,任凭大江风浪如何恐怖,都岿然不动。颇有落地生根,不动明王之势。

    “噗通!”

    一道娇小的身影从水中跃出,落在雷虎身边的船沿上。

    奇怪的是这个人明明泡澡水里许久,但是一个衣角也没有打湿。

    观鱼冷哼一声道,“都是白夜那家伙。这些本来应该他来做的。可恶,一天到晚,就知道躲起来偷懒。”

    “砰!”

    在观鱼跃出水面的时候,一个仿佛肥皂泡的水球从大江里面逐渐上浮,只听“啵”的一声,水泡破碎,吐出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如同死鱼一样滚落在扁舟上,一动也不动。

    雷虎笑而不语,指尖凝聚一抹电光,一指按在那男人额心的松果体上,随着其触电一般抽搐一下,“原来如此。雾岛的入口,在另一个地方吗?”

    “怎么样了?找到那地方的入口了吗?”

    观鱼火急火燎的看向雷虎,虽然知道他的心眼能够照彻心灵,但是这一路以来,一次都没有派上用场,面对那些不愿意交出武功的不自量力家伙,每一次都是得到一堆破碎的情报,最后绞尽脑汁,或者抓捕一堆,才能够勉勉强强找到他们的秘籍。

    如果想要从他们脑海的记忆当中,完完本本的读出秘籍,几乎是不可能的。

    雷虎收起心眼之术,周围方圆一里所有的波动都映入心海,没有发现追兵后,才解除身上那缕宛如静电一般的力量,“虽然还不是很清楚具体的位置,不过大致的地方,我已经从他的记忆碎片得到了。”

    “是吗?那可太好了。哈哈,我一定要让老大刮目相看不可。那什么长生诀,我一定将他夺到手不可。”

    观鱼右手的食指生出,一缕缕凝聚的水珠化为弹丸大小,只听“嘭”的一声,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男人,脑门飞出一朵血花,就彻底的失去生命。

    雷虎轻轻一声叹息,虽然不想伤及无辜,不过这个人是那个组织的失散成员,作为他们的潜在敌人,自然也不可能妇人之仁,“走吧。我们去下游的渔村。哪里有人知道如何到达那一座雾岛。”

    “嘁,又是这种圣母病。真是搞不懂,老大为什么会让你创建什么意志之力、电流推动的超凡力量,怀有这样婆婆妈妈,伤春悲秋的想法可是变强的累赘。你应该去写文章,应该能做一个大文豪吧。”

    观鱼不爽的把喽喽的尸体踢进大江喂鱼,盘坐下来,一叶扁舟之下,水流搅动,无尽激流化为一个漩涡,凝聚出一股推动力,将这单薄的一叶扁舟,如同利箭一般朝下游射去。

    这正是观鱼的看见本领,由楚风亲手赋予的水之规则,也就是御水之术。

    所谓游戏之神,即是有限时空的规则之神,当有限时空的规则映照大千规则,也就成立粗浅的无限规则,也就是法则。

    神使每一个都被赋予了一道法则,因为经过漫长的试探,楚风发现虽然然后超凡力量就会被现实森严的物质法则抹灭,但是由天地万事万物抽象出来的法则,虽然会被压制,却是恒古不易,能够在现实驱动超凡使用出来。

    到了这个世界,观鱼吸收这个世界无处不在的天地灵气,由参考这个世界的武学秘籍,汲取其中的武学智慧,水之法则的力量,更是被他用得出神入化。

    在水之力的帮助下,整个大江澎湃的浪涛都是他潜在的力量,将这份力量化为他们屁股下一叶扁舟的推动力,就如一辆时速两百公里往上的汽车,载着他们在江面上风驰电擎。

    一个打盹的功夫,雷虎就睁开眼睛,“马上就要到了。”

    “不用你说,水的气息已经变了,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观鱼站起身来,行舟缓缓降速,目光眺望远方地平线。

    一望无际的蓝色映入眼帘,海鸥在天空上欢快的挥动翅膀,成群结队的来回嬉戏。时不时如同利剑一般刺入水面,抓住一尾白鳞,扑腾遁入天空。

    原来他们已经到了大江的另一端,临近它的出海口。

    这速度比起坐高铁还快,只不过一般人是无福消受了。

    雷虎纵身一跃,江面上出现一圈圈涟漪,微微连成一线,就已经到了岸上,“观鱼,接下来我们需要小心为上。按照线索,boss所言的万帮联盟,恐怕就在数海里外,一座常年被云雾缭绕,像是海市蜃楼的海岛上。”

    “我当然知道。不过,那甚么万帮联盟也不过如此,路上咱们遇到的,那一个不是丧家之犬的模样,不过是乌合之众罢了。”观鱼不以为然道。

    雷虎无奈道,“蚁多咬死象,如果怀着轻敌的想法,很可能造成任务失败。虽然不知道boss为什么忽然如此在意长生诀,甚至不惜打断我们的修行,也要夺取长生诀。不过它的重要性已是毋庸置疑了,我们绝对不能够掉以轻心,让任务出现周折。”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

    观鱼不满的嘟囔一句,纵身一跃,踩着水流湍急的江面,如同行走在地面上一样,有条不紊的走向岸边。

    规则之力近乎神通,这样踏水而行,不过是最为初级的运用。

    雷虎无可奈何道,“听闻还在这个世界逗留的另一个boss,也在闻讯赶来。如果在这样玩闹下去,可要被后来居上,让另一个boss将长生诀得去。”

    “这……说的也是。”

    观鱼化为一道残影,落在雷虎的身边,“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先调查一下情报吧。老大不是常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偌大的海域捞一本秘籍,也不比大海捞针好多少。”

    “距离雾岛还有一段时间距离,比起大张旗鼓的收集情报。我们现在更应该做的,是伪装成一对初出茅庐的江湖侠客,先找一支认识所谓的雾岛,并能够登岛的渔船吧。”

    两人说话的时候,一个并不繁华,家家户户晒满渔网的村庄,就已经到了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