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慕故渊 作品

059 拉拢

    清风阁,顾名思义,冷冷清清,宛如一缕清风而过。

    步入位于偌大行船一极的清风阁大厅,完全没有众人想象中觥筹交错的景象,宴会上冷冷清清,甚至没有一丝酒味。

    “这里只有一盏清茶,冒昧相邀,万望先生不要介意。”

    坐在案首的是一位身穿布衣的青年,目光通透无暇,身上带着一抹明亮的光辉,又有一丝挥之不去的忧郁。

    在青年的右侧,还有一位红衣少女,美丽而又英武的脸上,带着几分冷傲。

    一双妙目盯着楚风,透出一抹好奇,但一语也不发。

    楚风看着那少女和青年相似的容貌,心中隐隐有了猜测。也不在意,上前一步道,“我非饮客,一盅清茶足以。”

    “楚兄客气了,请坐!”

    青年起身拱手一礼,来到楚风身边,指向左边座位。

    紫凝嗤笑道,“鸿门宴就是鸿门宴,装什么装?”

    “若是不喜欢,你大可以转身出去。不说我们一片心意,即使不怀好意,那也得针对有资格的人,你显然不够。若非这位楚公子,我们也才懒得邀请你……”旁边带着英武之气的少女站起身来。

    紫凝不由一怒,“哼,我不够格,要不是因为他们,你们还请不起我呢!”

    “好了,小舞,这位可是大名鼎鼎盗圣方子羽前辈的唯一传人,不得无礼。”司空玄起身拉住妹妹。

    楚风看了眼气呼呼的紫凝,虽然不解她为何有意撕开两方的关系,但还是秉承人敬一分、我退一步,拱手还礼道,“司空公子客气了,有紫凝姑娘无理取闹在先,要说不是的,应该是我们才对。”

    “我无理取闹?”

    紫凝脸上闪过一抹气愤,这家伙难道真相信了这些世家贵公子们,温文尔雅的外表,亏他还是新一代的邪天道主呢?

    周寅摇了摇头道,“紫凝大小姐,我们都过来赴宴了,现在闹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可不是无理取闹吗?”

    “桀桀,小丫头,你是想破坏楚小子和司空公子的谈话吧。一旦他们合作的话,本来你还有一线夺得长生诀的优势,也就荡然无存。”

    水恶鬼低沉着声音,眼中似笑非笑,姜还是老的辣,早已经看透了这一切。

    周寅恍然大悟道,“我说怎么一路来,偏生这么多波折,原来一直是你在捣鬼。”

    “你个笨蛋,居然几句话,就信了这老鬼的空口白牙,我若是想要捣乱,也不可能拿自己生命开玩笑。”

    紫凝肺都要被周寅气炸了,虽然她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看在他那么可怜的份上,又想起自己对师父的情感,自始至终都没有真正下过暗手,还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亏她在此之前,还可怜过他师父死在「元始魔帝」手中,感同身受,想着等她拿到那长生诀后,也借给他去修炼,向「元始魔帝」报仇雪恨。

    楚风无奈的耸耸肩,“老鬼,你也少说一句吧。什么合作,尽说些没头没脑的事情。”

    “不,你们之所以来到宁水镇,应该也是听到有关长生诀出世的消息,恐怕也是为这个而来的吧。”

    司空玄温和的脸上泛起一抹笑意,似乎已经成竹在胸。

    楚风眼中若有所思,“司空公子,不知有何见教?”

    “其实长生诀对于铁剑帮、亦或者司空家族而言,也并非一定得到不可,它不过是我们故意放出去的由头,我们真正想要对付的,其实另有其人。”

    司空玄轻轻的品了一口茶,旁边的少女眼中疑惑不解,显然这件事情在此之前,也从未告诉过她。

    当然更有可能,不过是故弄玄虚。

    水恶鬼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我说铁剑帮和司空家都各有传承,又不是那些刀头舔血的三流小帮小派,即使得到长生诀,放弃代代优化和传承下来,无限契合自身的武学嫡传,转修长生诀也需要莫大的决心,原来是为了争夺临州的地盘而来。”

    “宁天奇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枭雄,占据南方这鱼米之乡,恐怕大乾平定南蛮,就已经扯起旗帜另开新天了。我司空家深受皇恩,怎么能够任其养精蓄锐,长此以往下去呢?”司空玄淡淡的说道。

    白浪嗤笑一声,“好了,司空公子,你不必如此卖力,我观他们四人当中,虽然楚兄弟对长生诀不感兴趣,那个小丫头和少年对此似乎志在必得,不如你我各退一步,让他们也加入我们好了。就如那老鬼刚才所言,长生诀于我们毫无意义。”

    “有何不可?只不过……”

    司空玄自然知道白浪嘲笑什么,他司空家深受皇恩,从天下一顶一的大乾武神、天下兵马大元帅,到如今空有地位,兵马全无,门客鸟兽群散,这持续一两百年的皇恩,可不知道有多么深沉。

    周寅萌然心动,忙上前一步,“楚大哥,既然他们不需要长生诀,我们也没有预想之中的冲突,或许可以合作。否则即使我们能够从他们和万帮联盟手中捡到便宜,恐怕也得被宁天奇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可。”

    “哼,不就是空口白话,真亏你信了。”紫凝不屑一顾。

    楚风心中思索,不管这忽如其来的拉拢是否心口如一,但是从利用的角度而言,总比同时面对三方强敌要妙,“司空公子,不知接下来有何打算?”

    “先将大江上的势力清剿,掌握在手中,然后将残余力量包围,进行强有力的打击。也就是他们所谓的万帮大会。”

    虽然楚风年纪轻轻,但是宗师境界的力量已经足够让他以礼相待,更是一个值得拉拢的对象。

    更何况他手中的那一枚令牌,更是那个人的亲信之物,没有必要的话,他不想与之为敌。

    白浪补充一句,“目前我们已经确定那群大江残党的位置,只不过他们所在,并不适合大军突入,而我亦不擅长水军攻伐,在这平坦的大江上,虽然独守一地足以,但想攻伐残党汇聚之所,贯通他们水势复杂的老巢,一网打尽,未免力有不逮。”

    “不知道两位有什么计策?”

    楚风心中恍然大悟,这恐怕就是他们拉拢的原因所在吧。

    司空玄轻笑道,“两线作战是很危险的,尤其是要防止宁天奇以奇兵突袭,所以我们只能速战速决,要不然就稳扎稳打,切断他们粮草补给,比拼底蕴。”

    “你们盘踞宁水镇,并在大江上设下重重关卡就是因为这个?”

    楚风想到一路以来的见闻,不由生出豁然开朗之感。

    紫凝嗤笑道,“不过如今你们招揽我们,恐怕是速战速决吧。比拼底蕴和持久,那些乌合之众,自然比不过你们。但是你们也同样比不过坐拥一州之地的宁天奇。哪怕他已经被你们切断水路,以他对临州的掌控,即使使用陆运物质的方式,也能够轻而易举耗死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