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慕故渊 作品

050 真灵之力

    “这究竟……”

    一股难以仰望的气息,正在无限升腾,无限升腾凝聚。

    众人仰望天空,幽色的虚空正在迅速的蔓延整个天空。

    就像一张恐怖至极的大嘴,一点一点的将天空咀嚼。

    同时幽色虚空之下,一缕黑雾缭缭而行,化为实质。

    物质一旦被这黑色的雾气沾染,就会迅速开始溶解,成其一部分。

    看着一缕雾气吞噬万物,如同滚雪球一般壮大起来。

    顷刻之间,就已经化为一道大浪滔天,来势汹汹的浊流。

    叶凡心神剧烈颤抖,巨大的恐惧和悸动几步将他吞噬。

    然而,无论如何挣扎,一股仿佛根植于世界的原力始终将他们定在原地,就能一根指头也动弹不得。

    如何浩瀚的力量,让他们心中的反抗也无限渺小起来。

    雾中人展开双手,喃喃低语,“来吧,让我们合为一体。一起踏上前所未有的真实之地吧!”

    “啊!”

    这声自语在众人耳边响起,浊流已经无声临近身前,眼看就要将他们吞没。

    墨夷目光闪过一抹慈悲,一身佛性化为「灵慧至极」纯粹的【至道真灵】,一尊万劫不灭的巨大佛陀,金光万丈的出现在这个摇摇欲坠的世界。

    “停、停止了。”

    叶凡看着近在咫尺的灰色浊流,一股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就仿佛火山爆发,面对滚滚而来的岩浆。

    压抑之下的身体,发自内心的反抗,一股沛然而起的力量,从他体内爆发,从破世界原力的禁锢。

    叶凡倒退几步,一屁股跌坐再地上,难以置信的仰望天空,“佛陀,魔神,都是主神的掌中玩物吗?”

    “叶大哥,逃命要紧,这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参与的战场。”

    张远不知何时也挣脱束缚,架起地上的叶凡掉头就跑。

    周虎也唤醒呆若木鸡的黄欣,紧随两人身后往高处跑去。

    雾中人看着那一尊巍峨的无名佛陀,从天空高高俯视而下,“没用,一切皆幻,祂马上就要苏醒了,这个世界的本质不过是……”

    “阿弥陀佛,众生因缘而生,施主太过执着于外相。”

    巨大的无名佛陀轻轻开口,强烈的雷音在世界回响。

    本来无边无际的世界,一下仿佛化为一个逼仄的空间。

    叶凡无力的看着天上的佛陀和雾中人,心中忍不住想,倘若这只是主神的冰山一角,他所设想的未来,他那微不足道的思想视界真的能够弥补吗?

    王渊赶紧拉住小弟的手,“主神绝对不会将我们放任自流。你盯住后面的浊流,我们继续往山上跑。只要撑到回归的时间,我们就是大获全胜。”

    “大、大哥,跑到山上真的能躲掉吗?”

    崔文涛一脸不信,面对这消解万物的力量,不过是早死和晚死的区别。

    王渊看了眼叶凡等人,也同样狼狈逃窜,脸上苦笑道,“听天由命吧。只要坚持,比他们快一步就好。”

    “这两个家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我们替他们遭劫,这样大范围的巨大异变,什么也阻止不了。”

    叶凡看向天空上幽色的虚空,已经遮蔽了半个天空。

    另一半天空,则被一个散发温暖金光的无名佛陀顶起。

    雾中人落在汹涌的浊流前,目光带着一抹绝对的自信,“无名的佛陀,你真的能够阻止我吗?”

    “阿弥陀佛,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

    墨夷也被激起曾经的武道之心,无尽的佛光通天彻地的射出。

    地上吞噬万物,滚滚而起的黑色浊流,天空撕裂虚空,挥之不去的无尽幽色,被这璀璨的金光一扫,立时便如云烟一般消散,化为一方清净佛土。

    大宗师和宗师、先天,它们所处的生命层次都是先天境界,最为直观的比较,就是寿命变化不大。

    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大宗师对于道的领悟已然化为一方实质的领域,将内心投射到现实世界当中。

    如今这一尊佛陀,正是墨夷的心相领域,无尽佛土。

    他想要看一看,那个人得到邪天道的「灵慧智经」之后,又将走到那一步,顺便也助他一臂之力。

    无尽幽色领域被转化为佛土,佛陀的光辉越来越强烈。

    冷风和诡异如云烟一般消散,众人仿佛再一次沐浴在阳光之下,身心无形之中受到一股定力加持。

    叶凡看着佛土和诡异交锋,心神前所未有的剧烈震撼。

    “我为何会如此沮丧?这神佛一般的力量,能够为上一代轮回者掌控,也能被老和尚修持出来,那作为拥有无限可能,在雾中人口中的新一代降临者,我为何不能掌握这股力量,守护所爱呢?”

    一股前所未有的野心,在叶凡的心中无形扎下根来。

    雾中人看着节节败退的幽色领域,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老和尚,还不明白吗?只要身处于这个世界,一切都如螳臂当车。在祂彻底苏醒之前,就让我来陪你玩一玩吧。”

    “吼!”

    地上之上,浊浪涌动,一只狰狞的骷髅大手扑腾而出。

    一股巨大的震荡爆开,空气被这一只大手打出音罡。

    众人耳膜生疼,连忙捂住耳朵,“他们怎么会这么强?”

    “阿弥陀佛,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一道虚幻金色光影逐渐凝实,将这破天一掌倒卷挡下。

    雾中人不屑的嗤笑道,“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倘若世间并无苦海,也无彼岸,真实和虚幻只是一线之隔,暧昧不清,身处其中又该往何处呢?”

    “这个在世界最初的时候,即没有虚幻,也没有真实,一切都充满谎言!老和尚,你应该明白吧。”

    一只骷髅头颅从大手背后冒出,巨大的阴影浮现在大地之上,似乎一个庞然大物,正在酝酿而起。

    “该死,主神难道真的认为,我们能够在这种难度中存活吗?”

    张远看着远处地动山摇,一片末日之境的震撼画面,要是他对主神抱有期望,此刻也不禁破口大骂。

    虽然他们并没有在两者的攻击之下,但是越来越强的交锋,他们就是看戏,恐怕也会有生命危险。

    叶凡拍拍张远的肩膀,正要安慰,天空忽然传来一个黑点,“那个是……”

    “这究竟怎么回事?整个世界存在的根基都被撼动了!”

    罗云坐在一只肋生双翼的巨虎身上,虽然所谓的人格面具,他是非常不屑的。

    但是他在交手那只如鸟如虎的凶兽时,于前所未有的苦战中,还是领悟到了功法背后的真意所在。

    他脚下的这一只巨虎,正是被那些菜鸟称之为“人格面具”的武道化身,拥有风云雷动之力的云虎。

    诡异的吞噬,倒不如说是成全他们,这只云虎正是诡异吞噬他的力量,最终反为他武道意志同化成他的一部分,从而诞生出来的一道心相化身。

    就如墨夷那老家伙的「无名佛陀」,只不过那老家伙远在大宗师境界,佛陀又衍生出「无尽佛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