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慕故渊 作品

034 瞻望未来

    常年不败的桃花在海风中起伏,随着海浪的无情拍打,消失在无尽的花海中,再也没有了踪迹。

    楚风静静站在三个墓碑前,目光冷淡,不知在想什么。

    “boss,怎么忽然想到这里来看看?还是三百年来的第一次吧。这里向来可都是您内心中的禁忌呀。”

    白夜看着墓碑上“楚风之妻”的字样,等许久都不见楚风回神,蓦地打破诡异的宁静。他是汇报那件“玩具”的战果,可不是来看boss的悲情剧的。

    一股略带湿意的海风从远方吹来,轻抚两人的身躯。

    楚风眸子闪过一抹晦暗,那是他也不知为何的情绪。

    “咦!”

    白夜突然抬头一看,一抹无形的力量在他眼前凝聚。

    在那力量当中,他感受到了一股令人莫名悲哀的悸动。

    即使他也受到一种感同身受的悲哀,恍惚才回过神来。

    “并非是神力,也非任何已知力量,究竟是什么呢?”

    白夜心中勾起无限的好奇,尽管看不透这份力量的底细。他却能够感受得到,这份力量于他同出一源,都来源于楚风。他不由将目光转向楚风。

    “它的名字叫「灵胎」。源自大乾世界的一门武学。”

    楚风缓缓开口,晦暗的双目已经恢复往日那如天空一般的宁静,但是不知道为何,籍由神魂之上的密切联系,白夜感受到一股不同以往的肃然。

    他不由愣了一下,旋即耸耸肩,无所谓的笑道,“boss居然也会修炼武学?难道特意跑来以往的禁地,就是因为这个?刚才那股感觉是……”

    “好了,白夜,把此前的【万象造化珠】拿出来吧!”

    楚风打断了白夜的长篇大论,「灵胎」在他手中逐渐凝实,化为一个白色光球。尽管那璀璨的光芒只在一瞬间,就已黯淡内敛,重新归于平常。

    白夜看着楚风一脸淡漠的模样,眼中闪过一抹若有所思,将怀中的“玩具”捧在手中。那是“主神空间”的本体,被楚风命名为【万象造化珠】的事物,外形如一颗夜明珠,散发淡淡的光晕。

    “boss,你忽然以分裂【使徒】之法,制作这个所谓的「灵胎」,究竟打算怎么做呢?难道是准备给予这个简陋不堪的‘玩具’,更多的支持吗?”

    白夜分外好奇的凝望「灵胎」,他能够感受得到,所谓的「灵胎」与他手中的【万象造化珠】颇为相似,彼此互有弱项,当两者融合的话,本来简陋且不怎么稳定的“主神空间”,就能彻底的稳定下来,同时也肯定会增强原有的功能。

    楚风挥手一招,【万象造化珠】从白夜手上脱手而出,手中「灵胎」忽然悸动,化为一抹灵光,遁入【万象造化珠】内,就再无任何动静。

    “就这……”

    白夜等了片刻,忽然手中冰凉,略带重量的【万象造化珠】回到手中,才如梦初醒,一切已经结束。整个人一脸懵逼和不解的看着楚风。

    不等他开口,楚风叹息道,“我一直以为我所有力量都源自那游戏之神,然而随着窥伺到大乾世界的超凡力量,我才猛然注意到自身本质。不过是游戏之神和世界意志交锋之下的残渣碎片,只不过运道不错,混合虚空中的力量,机缘巧合之下,成就了三百年前的我。”

    “什么意思?”

    白夜疑惑不解,虽然他源自楚风,但他早已是一个独立的生命,只是承载着楚风赋予他的一面力量,比起其他生灵,他们联系更为紧密,能够一定程度上代表楚风。这也是使徒的由来。

    但是能够代表楚风,却非他就是楚风。两人无论视野和力量都宛若云泥,哪怕刚才一切都被他全部看在眼中,巨细无遗,仍旧难以理解。

    楚风轻笑道,“我将之称为【涅槃】!随着这个崭新的计划开启,【道化之劫】也将提前且前所未有的剧烈。刚才那一步正是转危为安的关键。”

    “难以理解。【道化】、【涅槃】,看来这个玩具比想象中更为重要,那些欺骗小白鼠的话,我得好好审视一番了。作为使徒,或许将来我也得慎重考虑,在那个世界如何占据一席之地。”

    白夜似笑非笑说出心中想法,只不过脸上始终是一副看戏的模样,同时一手把玩着手中的【万象造化珠】,是否认真也只有他自己知晓。

    楚风看了眼身边逝去的曾经,在另一个自己传递回来的力量中,有一抹力量引动了他平静的心绪,正是他曾经的妻子。让他忆起惶惶不可终日的那些日子,还有曾经仿佛拥有一切的幸福,以及无能为力的悲痛,才来这不想触及的世外桃源散心,顺便将这份往日的禁区彻底抹去。

    “往事如风。或许人能生老病死,永远安静的躺在一处,什么也不用在意,才是真正的超脱吧。”

    楚风心中闪过一抹心绪,但随着【万象造化珠】闪过一道悸动,这一缕曾经最为深刻的过往,也如这无边花海一般,散入徐徐而来的无尽海风中,随风而逝。

    白夜嗤笑一声,“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原来如此吗?”

    “刚才那份力量,本质上不过是被舍弃的“残渣”吗?”

    白夜轻轻捧起【万象造化珠】,一股澎湃的生命力从本是死物的珠子上传来,就像贴近孕妇混圆的肚子,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是生命的胎动。

    一抹前所未有的好奇,在他心中逐渐的扎根下来。

    幻想空间,即所谓的“主神空间”,真的能够造就那样一尊无所不能的神吗?倘若如此大能真的被构造出来,作为创造主的boss当如何自处呢?

    ——弑杀神明,夺其权能?

    还是以此生之血,悉数化为神明将生之前的祭品呢?

    带着无尽的猜测和好奇,白夜迎着终年不息的海风,离开了这片不为人知的世外桃源,踏上返航的旅途。

    幻想空间,灰白之色交织,无数意识上载而来的淤积数据,以及各色试炼世界崩溃之后的残余堆积,忽被一抹凭空而起的强横力量一片片分解。

    一个璀璨的白色光球,于混沌中,将所有分解的事物,以一种崭新的姿态,从虚无中喷吐而出。

    一个个单调的试炼世界,逐渐多出千姿百态的生灵,仿佛真的化为一方天地。那种虚幻不清的朦胧,也逐渐向更深远处沉淀,越发趋向于真实。

    在光球的调控之下,万物都仿佛被它的胎动所感染,同时具备了生命力,以及生命最为普遍的能力。

    即“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自行向上的前行力量,无限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