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慕故渊 作品

032 魔踪隐现

    “冷静一点,不过是区区水流,想要脱离也非难事。”

    楚风目光如炬,凝望一片漆黑的江底,眼前虚实生白,不同于往日的精神视域,万物都以最接近视觉的姿态,活灵活现出现在他眼前。

    周寅不解其意,见楚风凝望四周,也跟着四下一扫。

    水流湍急如箭矢,鱼儿成群游过,水草在激流中摇拽,却岿然不动。一切一切都是那样稀松平常。

    不过,他也未放弃希望。

    武者晋升先天境界后,增长的不仅仅逆后天为先天的先天真气,人的感官也会得到增强,天赋异禀的强者,甚至能够以此衍生出近乎神通的能力。

    说不定刚才的生死徘徊,楚大哥也觉醒了类似神通。

    “水,鱼,水草……师法自然,或许转机就在这些平凡的事物上。”楚风看着在湍流中自由来去的鱼儿,岿然不动的水草,一抹灵机在心头浮现。

    随着冥思苦想,这一丝灵感逐渐化作一道无与伦比的洞察力,落在栖息在水底的事物上。他看见鱼儿游过激流,于无形无限的水中荡起无形弧度和玄妙轨迹,心领神会,身体神而明之一动。

    “咦!”

    周寅开启「心若菩提」,心境空明,慧能加持于身,明显感觉到楚风不一样,他刚才的动作虽然幅度很小,不费吹灰之力,但是那一种归于水,又超脱于水的意境,还是被他完美的捕捉了。

    他脸上闪过一抹喜意,“楚大哥,难道有所顿悟吗?”

    “抓紧我,我们走!”

    楚风的声音冲进他脑海,右臂忽然被楚风若有若无一扯,明明不是非常用力,便感到身体不由自主的向他靠拢过去,仿佛水流化为其手脚在推动他一般,刚回神,就已在楚风气机笼罩之下。

    楚风将周寅的反应分毫不差的看在眼中,却不做任何评价,脑海回忆鱼儿、水草在水中演绎的生存之道,脚下一踏,战船卷起的激流划过身边之时,俄而出现一丝波动,将两人卷入进去。

    “啊!”

    周寅吓了一跳,真气下意识鼓荡,就要想办法回去。

    然而他这一重真气发出,卷起的气浪刚刚推动水流,就被更浩瀚的一股力量吞没,反过来巧妙推动两人身体,将他们一瞬间推出了战船的涡流。

    一道无形的轨迹在「心如菩提」中显化,奇妙无比。

    周寅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恍然大悟,“师法自然!”

    “这家伙这时候还走神。好在「御水之法」还不错。”

    楚风脱离战船卷起的激流,一股更大的潜流撕裂而来,但是随着一抹真气衍生,在水中顺着水之纹路游走,潜流就像浪卷一般,打起一个空隙将他们推出去,而本身依旧一往无前拍向两岸。

    通过观「水之纹路」,楚风已经基本把握「水之理」,配合「灵慧智经」那驾驭万物的真气特性,「御水之法」虽然有待完善,无法做到传说中法术一般的效果,但在大江中畅游却是轻而易举。

    一股奇寒无比的气息着江水侵入肌肤,散入四肢百骸,又被「灵胎」吐纳之拦截,化为一股热意的暖流,在驾驭大江激流,为己所用的同时,其水之「灵性」,正也通过玄妙的「胎息」方式,扮演起母亲的角色,反哺供养「灵胎」。

    那一寒一热两种感觉,不过是「灵胎」激起的反应。

    “道家曾言,人身一小天地。身外的世界又是另一大天地。「灵胎」驾驭小天地,在我以「胎息」于它成就一体的同时,「灵胎」也在以本能的「胎息」,联通外界大天地。将两个天地无限拉进,随着「胎息」合而为一,浑成一体。这「灵胎」果然玄妙非凡,也不知何人所创。“

    楚风以「御水之法」游向江岸,同时也在观察体内「灵胎」的变化,顿时就被其演绎的天地奥妙吸引,其中蕴藏的武学大智慧,他也自叹弗如。

    遍观「灵慧智经」奥妙,道家梦寐以求的「天人合一」之道,也不过是「灵胎」成长之路的起始,后面还有重重更为玄妙的蜕变。可谓是才一起步,就已超越古往今来,大多数的修道之士。

    楚风亦有明悟,墨夷为何不将这惊才绝艳的武学传于周寅手中,而让其修炼四平八稳,但也稍差一筹的「菩提善法」,以「灵慧智经」的奥妙而言,以正常的修炼突进,常人穷极一生怕也难入其门,即使智能通天之辈,也容易在有秘籍明确指引之下,禁受不足诱惑,而误入歧途。

    譬如他所领悟的「借灵种道」法,只需要不停得猎杀高手,便可损人利己,夺其灵性,成为自身「灵胎」的资粮,一瞬间跨越别人百年的积累。

    虽然这种办法在秘籍上未曾言明,历代「邪天道主」对此也未注解,只字不提,但即使以楚风的眼界,也料想不到【掠万物造化成就己身】和【以灵胎蕴万象衍道】,究竟哪一个才能登顶。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逐渐模糊,或许这就是魔吧。

    上午,一轮烈日挂上天空,将天地烘烤得一片炙热。

    离开波涛汹涌的大江后,楚风和周寅将身上衣衫蒸干,就在一片岩石下调息,恢复被损耗的真气。

    “楚大哥,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周寅经过大江的一番波折,以「心若菩提」见证楚风施展「御水之法」,也逐渐体悟到「师法自然」的奥妙,功力积蓄已不再局限于身体的桎梏,回到江岸仅两个时辰,便已恢复八成功力。

    剩下两层若非需要新的体悟,他也能够借助天地之力,顺应天地四时,日月变化,于顷刻间恢复。

    楚风缓缓吐出一口凝而不散的白色气箭,从调息中醒来,羸弱的身体随着「灵种」与肉体融会贯通,结成「灵胎」,触及先天境界,也逐渐脱胎换骨,蜕变为「先天道体」。一口真气也如周寅一般,积蓄一日千里,仅几炷香时间便隐隐超脱一流之境,名副其实的向先天至境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