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慕故渊 作品

第28章 实验结束

    “这份虚幻、无力,无限临近的死亡,你们体会到了吗?”

    黄欣和周虎紧张的看着迟迟不动的张远,白夜身影忽然从迷雾中显现,并在一瞬间出现在他们身边。

    两人吓了一跳,回头一眼,“如果挑战断桥失败,跌下那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真的没有惩罚吗?”

    “你们说呢!”

    白夜似笑非笑,目光一扫,站在原地将心灵争斗化为极致的张远,即使没有动,但是无形的力量,依旧被那剧烈变化的心灵,于无形中牵引出来。

    两人不解其意,脸上俱都恼怒,“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们应该感受得到吧。那一瞬间,仿佛跨越真实与虚幻。否则这样的距离,处于规则之下的你们,如果不打破那道界限,根本不可能跨越过来。”

    白夜一边推测boss的想法,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两人精神蓦地一震,一个闪逝的细节在他们脑海中浮现。

    另一边,在不知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声音,或许是自己心声的催动下,张远最终以不甘的愤懑战胜心中的恐惧和不安,化恐惧为动力,在最后60秒,以他也难以想象的速度,闪电般登上铁桥的一端,由断开处什么也不理会,忘我一跳。

    “啊啊啊……”

    张远大叫着,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必须去做。

    等他回过头来,就见一双大手伸来,将他紧紧抓住。

    “周……周大哥……”

    张远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到达彼岸。如梦初醒。直到反手抓住周虎那略显粗糙的大手,踉踉跄跄站稳? 这才将意识拉回现实。

    周虎拍拍惊魂未定的张远肩膀? “那种感觉怎么样?”

    “比死还难受!”

    张远现在回忆还一脸后怕,不由苦笑着回答。如果再让他来一次,结局未必会比现在更好。更大的可能是潜力用尽,像那两人一样死无葬身之地。

    黄欣怔怔看着桥面下的万丈深渊,眼中一片琢磨不透的平静? “不知道刚才那两个家伙怎么样了?”

    “应该渣都不剩了吧!”

    张远打了一个寒蝉,回过神来,看向桥面下的万丈深渊? 不由轻轻一叹,心中五味杂陈。就在刚才,他也如那两人一样,与万丈深渊交错而过? 只不过运气好些? 侥幸逃脱粉身碎骨的境遇。

    周虎也无奈一叹? “好了? 别管他们了。现在我们已经完成任务,不知道应该怎么离开这鬼地方?”

    “这个……”

    张远眼中一片茫然,主神空间任务完成,主神都会以各种方式将他们召回主神空间,现在就连一点提示也没有? 仅能看到任务,他也无可奈何。

    就在三人面面相觑,准备询问白夜时,“叮!”的一声提示出现在他们脑海,低落的精神立马振奋。

    【试炼任务:跨越自我,到达彼岸。】

    【任务难度:低级】

    【任务要求:请降临者于十分钟内到达断桥的另一边。】

    【当前进度:已完成。】

    【任务奖励:核算中? 请稍待……】

    不多时,三人就感到手中多了一件东西,低头一看。

    “叮? 恭喜降临者获得幻想令一枚,开启主线任务。”

    一枚纯白色的令牌,正反面均一片空白,空空如也的一片,握在手中,感觉就像是没有重量一样。

    “这就是幻想令,果然不亏是以这个空间命名的东西?如果没有意外,这应该就是我们成轮回者……不,应该是降临者考验通过的一个凭证吧?”

    望着手里的幻想令牌,张远掂量一下,自己游走生死,屎尿都憋出来了,就换来一个这么没有重量的东西,即使想象以后会更好,但是面对这轻若无物的结果,内心当中依旧不由泛起苦水。

    黄欣到没张远那么多愁善感,看了眼就把它利索的收了起来,“入门试炼就像把我们杀死一次再救活过来,不知道接下来的任务,又会怎样呢?”

    “谁知道,不过,我绝对不会认输!”周虎脸上不但没有任何恐惧,反而跃跃欲试,情绪隐隐亢奋。

    刚才那无限接近死亡,又在瞬间起死回生,游走在生死间的强烈感觉,让他前所未有的为之着迷。

    白夜看着三人互相安慰彼此,抚慰被boss随意一个门槛撕裂的心灵,也未打搅。等他们情绪稳定,随意交代一些“常识”,才将他们送回现实。

    “终于结束……咦,差一点忘记,还有两个漏网之鱼。”

    白夜正要离开试炼空间,忽然发现脚下万丈深渊还有什么,挥手一抓,两团剧烈的挣扎事物浮现。

    他恍然大悟,“原来是你们啊!在万丈深渊的强烈的冲击下,竟还有意识挣扎,生命力可真顽强!”

    “看来第一批实验体,boss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拉来的。”

    白夜挥手一抛,两团已经逐渐归于虚无的意识化作白影,在被扔到地上的瞬间,复原为两道惊恐的身影。

    “大、大哥,这里是阴曹地府吗?”崔文涛战战兢兢的看着四周,身体抱作一团,内心里害怕极了。

    他心中只记得自己掉下万丈深渊,大脑就一片空白。

    王渊心性要好一些,空荡荡的感觉消失,就意识到柳暗花明又一村,“胡说八道,老子明明好好的,怎么可能英年早逝?一定是我们通过考核了。”

    “哼,还有兴致占嘴上便宜?你们精神恢复得不错嘛!”

    一道似笑非笑的声音,将两人的意识拉回现实世界。

    两人回头一看,吓了一跳,“是,是你,难道我们……”

    “不,你们并没有通过考核。”白夜直接将他们的奢望无情斩灭。

    两人面如土色,同时又疑惑不解,“既然没有通过,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准备放我们离开?”

    “怎么可能?神不言惩戒,当然也不会给予任何救赎。”

    白夜轻轻一笑,看着眼下场景,以boss吝啬每一分能量的习惯,他已经感受到一丝裂痕正在蔓延,不消十分钟,这片空间便会在顷刻间崩溃。

    两人自然不知道这一点,心中不禁又升起一抹希望,“你们不是说,只要放弃任务或者任务失败,就会放我们回到现实吗?神,不该说话算话吗?”

    “放你们回现实,当然会的。不过最好祈祷你们能在这即将崩溃的世界,保住自身。否则对神的体量而言,送你们回去,还是送你们一部分回去,都那样的微不足道,某种程度上,毫无区别。”

    白夜眼中闪烁着猫戏老鼠的戏谑,似乎有什么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