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慕故渊 作品

第20章 万象造化

    “普明已经走了,不过却不会跑了。但这样真的好吗?boss,留下这么一个鸡肋且具危害的尾巴!”

    白夜在普明离开后,缓缓看向实验室不起眼的一角。

    楚风静静地看着电脑对普明组织样本的分析,时不时通过程序【生命之树】测算,计算着新的生命设计图,对于白夜的担忧,自始至终都不以为然。

    “普明是一个有趣的家伙。能够这么快适应那份力量,或许这个世界真的有气运之说,亦或者他是特别的。就以他作为蓝本,来缔造超凡时代吧。”

    电脑中跳动的生命设计图忽然停止,化为一个极为复杂的多维模型,密密麻麻,几乎将巨大的显示屏覆盖占据,然而依旧无法将其完整的展开。

    即便如此,倘若认真发掘,设计图细节仍存在空白。

    白夜匆匆一瞥,若有所思,“因为还需要更多的数据吗?”

    “没错,因为这些事将你一起召唤回来,不介意吧?”

    楚风看着虽然已经复杂到极点,却就连框架都很模糊的生命设计图,心中不以为意,任由基地的人工智能将完善,便非常有耐烦心的转过身来。

    白夜嗤笑道,“难道不是因为我吞掉罗云那个愚蠢的家伙,已经到达他们所谓的先天境界,没必要浪费时间吗?”

    作为第一使徒,他的存在最久,力量早就已经开发完整了,唯一欠缺的,只是一个积累和一份质变,恰巧罗云所化的“经验球”,正好让他完成这份脱变。

    “既然不在意的话,接下来或许还有几个任务需要你。”

    楚风将白夜从大乾世界带回来,就对一切做好打算,目光忽然定格在不远处的「邪极舍利」上面。

    白夜也注意到显现的「邪极舍利」,眼下闪过一抹惊讶,“这是那个老和尚的东西,boss怎么把它带回来了。”

    “你觉得「邪极舍利」是什么?”楚风不以为意的问道。

    白夜疑惑不解道,“难道不应该是两种强大力量的结晶?听那老和尚说,是「元始魔帝」的手段。”

    “不,这不是「元始魔帝」手段,大乾世界的水比想象中要深。「天象劫火」中还有第三者的力量,恐怕也正是如此,墨夷那家伙才会平静涅槃,甚至什么也不告诉周寅,把邪天道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我这局外人,意图来个驱狼吞虎。”

    楚风眼中闪烁着「邪极舍利」倒映的光辉,随着来到现实世界,「邪极舍利」中墨夷和「元始魔帝」的力量残余逐渐消散,第三极的力量前所未有的清晰,那是一种于无形无质具现而来的力量。

    白夜听到楚风说起「邪极舍利」,脸上不由恍然大悟,“难怪boss忽然回来,原来是因为这个吗?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谨慎,看到希望便浅尝辄止。”

    “不仅仅是对第三极的防备,也因为这份力量的本身。白夜,你不觉得「邪极舍利」背后的力量非常玄妙吗?即使我也不能完全窥见其全貌。”

    楚风心中闪过一个个算计,对某个把握越来越强烈。

    白夜耸耸肩道,“我又不是你,怎么看得出那东西。不过,在怎么也只是一个强化的道具罢了。”

    “不,你没有看到,「邪极舍利」本质是不存在的东西。是第三极通过特殊力量,催化「天象劫火」,将墨夷的武道意志由虚化而来实的产物。”

    楚风看着在现实世界微观层面,不断崩塌又不断重建,始终维持着自身的存在,看似稳定却又极不稳定,但又能始终存在的「邪极舍利」,让他改变突然策略的,正是这不起眼的发现。

    白夜无奈的耸耸肩,“我不明白。难道你准备练武?那种把戏到极限,也就那样,根本毫无必要。”

    “的确,武学即便是「元始魔帝」的层次,对我也不值一提,但是武学背后的智慧,却绝对不可小看。第三极的力量固然是这颗「邪极舍利」形成的主要原因,但是墨夷本身的力量也不可小视。或许第三极与墨夷也有渊源。不过这已经不重要,我真正看中它的是这种力量的本质。”

    楚风喃喃自语,他之所以留下普明,缔造生命设计图,真正的原因并不仅仅因为普明在他的帮助下适应大乾世界的灵气环境,想要得到他的数据,而是他看到「邪极舍利」的本质。

    白夜叹息一声,“跟boss说话真费劲,您还是快人快语,具体说接下来,我该做什么,怎么做吧。”

    “这一点不必着急,我准备去见一见墨夷,并利用神力,追逐「邪极舍利」中那一抹造化万象的可能。”

    楚风慢条斯理的站起身来,一个计划在心中落定。

    通过普明身上灵气侵蚀肉体的研究,他发现普明之所以无法抵御灵气之力,一是身体的基因适应力不足,难以适应灵气环境,就如鱼儿离开水。

    二是最为主要的原因,他没有灵魂。现实是物质世界,人类由碳水等物质化合而成,就如他身边的电脑一样,类似于灵魂概念的也只是脑电波,但这绝对不是灵魂。而没有灵魂抵御灵气的压强,也就是灵压,以灵气渗透万物的无孔不入,便会在体内乱窜,即使基因能够承载灵气,也会因为身体无法驾驭这份力量而造成灵气的淤积和冲撞,最终摧枯拉朽的摧毁整个身体。

    就像现实世界的东西带到大乾世界,没多久就如同时间腐蚀般结构崩溃了,也是因为灵气的渗透。

    只不过,没有灵力又何来灵魂,更何来万物有灵呢?

    现实一切潜藏于物质,万象皆是粒子相合,自然也就没有灵魂,以及一切修行可能。也只有游戏之魂的这样造物,才能够真正跨越这份不可能。

    也即是说,无论楚风想要培育合格的战士,还是收割现实百亿人口的财富,在此之前,都得先给这个世界来一次「帝流浆」,将他们转化为合格的韭菜?

    而「邪极舍利」将精神以物质化,于无中生有的本质,便让他窥见到「帝流浆」的可能。也让他于那无限可能中看到,造化万象的森罗万象之力。

    白夜自然不会明白楚风的目光,听到去见墨夷的打算,只是略微诧异一下,便无所谓的耸耸肩道,“那老家伙已经死了吧。就连死人也不放过,真不愧是您。不过计划再完美,他也未必会配合。”

    “他当然会!”

    楚风回过神来,四周无形的扭曲起来,本来陈列在一旁的「邪极舍利」,又再一次于无声中消逝。

    他既然将一切计划都好了,墨夷自然也在他算计当中。

    唯一浮动的变数。也是一个关键之处,不能以常理预料的,也只有留在大乾世界的另一个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