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慕故渊 作品

第19章 普明醒来

    混混沌沌的沉寂中,普明感觉自己像回归在曾经的母胎中,感到一阵阵生命的悸动,又仿佛被水鬼拖入深海,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得喘不过气来。

    两种矛盾的力量仿佛撕裂他的身体,以他身体的各自一半展开对弈,而他意识若有若无,对于身体的实感几乎为零,甚至生出轻轻一跃,便要飞出体外的感觉。

    “咦,灵的诞生,这么快就开始了吗?真不可思议!”

    耳边传来一阵戏谑的惊讶,如此矛盾却又顺理成章的集中在一人身上,其主人是谁,他到死都记得。

    “咕噜,咕噜……”

    安布雷拉三号基地,浅蓝色圆柱器皿忽然冒出一阵气泡,一个纹丝不动的人形突然微微动了一下。

    普明感到意识一阵针刺的痛楚,仿佛真的拥有灵魂,随着微微的下坠感,于身体发生千丝万缕的摩擦,仿佛有千万只蚂蚁撕咬心口,撕裂灵魂。

    “白夜!”

    就在他放弃的时候,一股没由来的不甘将他意识重新拉回身体,并一瞬间击溃以他身体为战场的两股力量,重新获得身体的控制权并睁开眼睛。

    果见一阵刺眼的白光下,白夜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于此前没有两样。甚至更能感觉到他的危险。

    “普明少尉,你终于醒过来了。”

    看着从疗养仓当中缓缓清醒的普明,白夜缓缓按下一个按钮,就听一声细微的抽水声,略显粘稠的营养液生出一阵吸力,从无数细管中抽离出去。

    普明此刻记忆依旧还在踏入文明之门,眼前一白的时候,本能的敌视危险的白夜之余,也让他清醒过来,“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有楚博士在哪里?”

    “这是安布雷拉位于第九区的三号基地,为了救你,向来珍贵的【太阳阶梯】,可都毫不吝啬的用在你的身上。普少尉,你真应该好好感谢公司。”

    白夜伸手打开疗养仓,半真半假的说着昨天的事情。

    普明回忆一下文明之门的发现,本能感觉到一股阴谋的气息,凝目一看,只见自己身上扎满无数细小的针头和软管,给他的身体输送着不明物质,直到白夜在外面有所操作,才一个个抽离。

    “你们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普明即使性格不乏坚毅,面对这样的情况,也不由感到一丝惊慌,尤其是他身上附着的机器正在采集他身上的组织样本,看得他不由心惊肉跳。

    白夜看着清醒后的普明,一边对进行各项分析的电脑,一边露出一个暧昧的笑,“你说是做什么呢?”

    “你们拿我做人体实验,难道你们不怕军部调查?”

    普明不由想到坊间传闻,几乎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白夜轻轻一笑道,“别说得那么邪恶。待人如待鼠,所有对鼠的措施自然可以同等的施加给人。即使闭上眼睛,拒绝思考,斥责邪恶,那惨不忍睹的画面也没什么不同。你说对吧,普明少尉。”

    “难道你们真的已经无法无天,不知道我真正的身份了吗?”

    普明感到一股深深地恶意,拼命的在疗养舱中挣扎起来。然而一股没由来的无力感,使他的挣扎,也只是让扎在身上的针头勾伤肌肉,反而使得身体泛起阵阵疼痛,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建树。

    白夜嗤笑道,“普明少尉,冷静一点。说来你能保住小命,还是托我们安布雷拉不吝资源的挽救。你这样凭空污蔑我们拿你做人体实验,真的好吗?你现在之所以在这里,还是军部亲自送过来的。”

    “军部亲自送过来的?”

    普明大脑一懵,他进入那奇怪的遗迹后,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有他现在的身体总感觉有什么不对。

    对了,难道是那扇门的原因,还是遗迹里的什么东西?

    看着普明渐渐冷静下来,白夜将最后一根针头拔下,随着疗养舱玻璃缓缓降下,便拿出一张委任状,“诺,普明少尉,接下来你的任务就不再是保护我们研究,而是配合我们研究了。在你身上的辐射彻底解决前,不能离开基地。”

    “什么意思?”

    普明拔掉脸上的氧气罩,随着一阵冷意,从疗养舱中缓缓走出来,将白夜递过来的一纸委任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原来他在进入那扇奇怪的大门后,不小心中了遗迹中的机关,被一种特殊的辐光击中,后来被楚风和白夜救出,但身上也染上一种恐怖的辐射,命悬一线,被紧急送到安布雷拉的基地救治,也才有了刚才的那一幕。

    白夜从旁边拿起早已准备好的衣服,递给一丝不挂的普明,轻笑道,“这下明白前因后果了吧。”

    “哼!”

    普明一把夺过白夜手中的衣服,一丝不苟的穿上。

    虽然安布雷拉救了他的性命,但是有一个直觉告诉他,这一切绝对都跟安布雷拉脱不了关系。

    说不定他之所以昏迷,就是安布雷拉意图吞掉那奇怪大门背后的古代遗产,而对他使用的阴暗手段。

    白夜摆了摆手道,“普明少尉,我们安布雷拉可是正儿八经的医药公司,可不要听信那些坊间传闻,什么可怕的人体实验,倘若连试药也算的话,我实在是无话可说。都是莫名须有的污蔑。”

    “医药上的事,我不懂。但我会用自己的眼睛看。现在我要与军部联系,将你们的事情如实汇报上去。”普明穿上贴身的衣服,一股暖意和实感驻留在肌肤上,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干练。

    白夜毫不在意道,“这是你的自由,普明少尉。接下来你除了需要配合我们进行康复训练,不离开三号基地,做什么,那都是你的自由。”

    “我明白了!”

    普明微微点头,拿着委任令从实验室里大步而去。

    他心中冷冷一笑,这份委任令可不仅仅是明面让他在这里疗养,还有另一层暗语,让他在配合安布雷拉的研究的同时,调查安布雷拉究竟想要做什么,以及安布雷拉究竟从遗迹中得到什么。

    根据军部的情报分析,他身上的辐射很可能并不是遗迹机关或者安布雷拉造成的,而是遗迹中一项核心事物。可惜军部对此少有研究,而且随着他的昏迷,遗迹已被安布雷拉主导,他们也不知道安布雷拉得到什么,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一来通过安布雷拉救治全身上下组织溃烂,命悬一线,就连基因都开始崩溃的他,二来利用他很可能是遗迹核心事物这个情报,调查安布雷拉从遗迹中得到什么,以及准备拿从遗迹中得到的东西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