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慕故渊 作品

第14章 至高者胜

    “不,你不是他对手。”

    虽然没有见过罗云的全部实力,但是从刚才破庙当中,他与周寅的交手来看,各方面素质均远在白夜之上,除非动用本命能力,否则毫无胜算。

    周寅看着楚风和白夜虽然身手不错,但都一副不会武功的样子,身上毫无真气反应,只是气息比常人强盛许多,不由感到担心,“还是我来解决这家伙吧。”

    “你……其实,你完全没有继承邪天道吧?”

    罗云像是看到什么有趣的事情,话中突然出现一丝转机。

    周寅感到一道冷中潜藏着炙热的目光,一瞧目光的主人罗云,便明白些什么。目光当即寸步不让的争锋怼视过去,“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既然你不是邪天道的人,我自然没有杀你的理由。当然,前提是交出「邪极舍利」。”罗云目光紧紧的盯着周寅,若有所思。没想到这一次了无生趣的任务,还能有一个意外之外的大收获。

    大汉微微皱眉,心头暗道,“果然「元始魔帝」是这一切动作,都是为逼迫周寅成为邪天道传人而来。否则若真看中「邪极舍利」或者「灵慧智经」,现在出现在此地的,该是他本人才对。”

    “什么「邪极舍利」,想要的话,就拿你的命来换吧。”

    周寅气沉丹田,看罗云似乎被「邪极舍利」吸引注意力,身形一动,一抹微弱却极为精纯的力量扩散四肢百骸,速度猛然一增,一掌袭向罗云。

    看着不知死活的周寅,本来准备猫戏老鼠一番再将一切夺过来的罗云,眼中立现一抹惊人的锐意,“有意思,既然你不给,那我就自己来取好了。”

    “嗤!”

    长剑划破无形的空气,云雾为其开路,化为一抹剑光,宛如瞬移一般,后发先至的劈向周寅当门。

    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在周寅心头,压得他亡魂大冒。

    不过,他没有慌张,静静的闭上眼睛,心中冷静默念,“不要看,不要看,去听,去感受气流过肌肤,去感受空气的湿润……去避开表象的幻觉。”

    “咦!”

    一道剑光劈中周寅当门,他却相安无事,一身菩提真气催动,由生化死,凝作一道凋零之息存于他掌间,只听一声“砰”的闷响,打在一片空地上。

    罗云难以置信。

    本该空无一物的空地上忽然溅起零星血沫,然后一个身形,狼狈不堪的一个起跃,退到数丈之外。

    周寅缓缓睁开眼睛,冷笑道,“果然,刚才那瞬移般的迅疾移动,是骗人的。你在利用光线的折射,干扰我们的感官。你大意了,没有闪。否则以你此前极为克制出手,应该是为避免这一点曝光的谨慎性格而言,根本不可能给我打中你的机会才对。”

    “噗!”

    罗云吐出一口略带死气的晦暗鲜血,脸上泛起一抹笑意,仿佛刚才的惊慌只是幻觉。又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这股精纯的功力,已如宗师般任意圆转功体了吗?真是精妙。可惜太过微弱了,以我一身先天真气,闪与不闪,都毫无区别。”

    “哼!”

    周寅脸色难看,他一身菩提真气被那妖女盗走之后,虽然破而后立,但因为他顿悟非生非死的枯荣之态,功体发生偏转,真气早已经本质性改变,想要恢复功力,必须花费一定的时间来重新修炼。顶多因为基础厚实,而比过去快上许多。

    只不过这快就是再怎么块,没个十天半月也不可能。

    所以他虽然顶着个先天境界,真气却在三流层次打转,刚才本应决定生死的一掌,即使他以枯竭之力加诸其上,也不过让罗云吐出一口鲜血而已。

    枯竭之力还未扎根,便被他一口先天真气震出体外。

    楚风看着周寅黔驴技穷,也不想这样一个有意思的存在夭折,往前一步拦住周寅的冲动,“小兄弟,你不是他对手。”

    “我……”

    周寅心中万分不甘心,本以为神功大成,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无力绝望,谁知道三年后,达到曾经难以仰望的地步,这份无力和绝望,反而如陈酿的老酒,越发醇深入骨,还生出一丝不甘。

    罗云目光再一次落在楚风身上,一举一动都被他放在心中计算,得出结论,不论步态,还是力量,亦或者潜在习惯,都空门大开。一点也不似练武之人,那种全如普通人的反应,更不似绝世高手扮猪吃老虎,平凡之下总有一抹灵机深藏。

    “小心!”

    后方大汉正要一起劝诫周寅,忽然瞳孔映出一抹寒光。

    只见罗云身上缥缈云雾一定,整个人身影闪烁一下,便一分为三,化为三抹触之遍体深寒的剑光。

    “这……三抹剑光都是真的,「心若菩提」也无法辨别。”

    周寅能够感受这三道剑光的实在,更能感到那没有丝毫余地的无情杀意,罗云这一次是动真格了。

    楚风静静看着一化为三而来的剑光,眼中波澜不惊,漫不经心的调笑道,“将目标落在我的身上,是为剪除羽翼吗?可惜……白夜,出手吧。”

    只听一声轻喝,白夜高高跃起,“boss,你太慢了!”

    “愚蠢,跳得如此之高,待我了结这这狐假虎威的家伙,三玄合一,不过是我「惊云一剑」的靶子。”

    罗云不由冷笑一声,三道剑光迅若奔雷,一往无前。

    然而,这一抹冷笑还没有落下,便已凝固在他脸上。

    三抹剑光忽然无声消散,一道身影定在剑光后方。

    那身影正是罗云。他脸上大变,疯狂涌动体内混元如一的先天真气,“完全动不了,这……怎么可能?”

    “愚蠢的家伙,如此毫无防备的接近boss,结局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只见高高跃起的白夜忽然下坠,一抹寒光划在动弹不得的罗云身上,无声的“灵光”从他身上喷涌而出。

    罗云感到一股巨大的吸扯之力,从白夜划开的伤口涌来,源源不绝的吸取他的真气,他的精气神,连同灵魂……一股绝望和无力,在他心间前所未有的升腾。

    “这究竟是什么……”

    罗云难以置信,这世界上竟有如此武功,明明那一刀并不致命,他却感觉自己的“存在”都在撼动,一股他难以理解的力量,正在将他一点点肢解。

    白夜看着近在咫尺的可怜虫,将手中匕首挽出一朵剑花,漫不经心的插回腰间。略带惋惜的摇摇头,“可怜的家伙,还没发觉吗?我为何要往上?”

    “往上,那是……”

    罗云不解其意,依旧无法理解这份莫名其妙的力量。

    白夜嗤笑道,“笨蛋,当然是谁跳得高就是谁赢了。”

    “这算……哪门子武功?”

    罗云瞪大了眼睛,身体一瞬间就像瓷器一般碎裂崩塌,化为一个光球,从大量不明物质凝结的细碎碎片中,飞跃而出。

    白夜轻车熟路的抓住那光球,喃喃自语,“死都没弄明白吗?这就是【至高者胜】的游戏规则啊,愚不可及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