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浮梦 作品

第494章 太玄之道

    想到这,顾元瞥了眼微带沉吟的顾长生,内心暗道,妖孽不算。

    毕竟连封号斗罗想要领悟剑意,都不是常见,都不要说涉及到领域的力量,而面前的这个怪胎,不仅仅有三重巅峰的剑意,更是两大领域加身。

    这样的变态,整个斗罗大陆也不一定能出一个。

    彩涟漪深吸口气,她是天魂域四大顶尖势力,彩家的顺位继承人,平日里

    常人难得一见的封号斗罗,她却是有不少的了解。

    自然知晓想要封号,首先得领悟规

    则力量,然后冒险冲关,吸收万年魂环的力量,在规则的压制当中,将自身的力量与名号烙印到虚空当中,此事一旦成了,名号响彻一地,动静颇大,宛如封号!

    再加上封号斗罗对上不是封号斗罗

    的人,宛如绝世王者一般,呈现碾压的强大实力!

    封号斗罗,是一股不容忽视的高端战力。

    诸大顶尖势力当中,除了自家老祖

    不可轻易动手之外,封号斗罗就是行走的底蕴!

    “从留影符当中看,此人得到的一团光泽,可以让他直破大关,烙印虚空!

    这光泽,倘若当真不止一团的话,只怕整个天魂域的天,就要变了..如果这神秘的异宝灵光,秘境当中当真还有。

    那么诸大势力,势必要进入其中搜寻抢夺,封号斗罗进入不了,那么就封号斗罗足以为这个家族在天魂域的影响力,之下进入其中,哪怕能得到一团,也来不小的提升!倘若不止一团..…”.

    可以想像,到时候,谁家得到的异宝越多,谁家的拳头就更大!

    “顾家主,此事事关重大,涟漪得回家族和老祖们好好商榷一下。”

    彩涟漪先是对着顾元说,然后转头看向顾长生,“顾公子,希望几天后的雪域秘境,我们彩顾两家能够团结合作。”

    “没问题,顾家必定和彩家一起。”

    顾元连忙回答道,生怕慢一步。

    搭上彩家的车,再加上顾长生本身的强大实力,这次雪域秘境最大的受益者,或许可能就是他们顾家和彩家了。

    “嗯。”顾长生也点点头,没有拒绝。

    .......

    经历炼丹风波,顾长生暂且有点时间参观整个顾家,于是在顾盈盈的带领下,在顾家各个修炼场所进行参观浏览。

    每个人也会向他道一声礼。

    看到许多魂师修炼的场景,一派欣欣向荣,顾长生的心境似乎有了一丝悸动。

    体内的的太玄经发生了异动。

    嗡嗡!

    一阵奇异声音响起。

    “太玄经还有汲取万法的功能?”

    顾长生目光微动,手中的拓本像是有了感应。

    自动置一结续民生气运过入,仿佛笔怡在上面勾勒描绘。

    文字浮现,自动补足!

    它竟然还有如此神异的地方。

    以前顾长生都不知道。

    然后,顾长生便和顾盈盈两来到一处极其偏僻的魂力修炼场所,开始修炼。

    这一段时间,拓本上便格印下了很多文字。

    顾长生开始翻。

    第二段经文便非常神秘。像是由天地之精华道聚而成,格外生辉,晃的人睁不开双眼。

    且沉重许多,比金国都更重上百倍、像是被加持了基种抽物。

    即便是运足自力,也只能看到摸相的轮靡而已。

    那些刻印的的字迹太微小了。

    或者说是太多了,以无上玄妙刻下。

    第二面第.三也全都是字密密麻麻

    每一个字仿佛都是一颗星辰、绽放着光华异常刺目,成千上万,想本看不清。

    同时,无上剑体悄然运转。

    各独大道至理、天地规则、抽霸是相在他身边出现。

    以他的天赋,也感觉异常晦涩。

    短时间难以领悟其中精髓。

    不过前段时间融汇各法各术,顾长生早已知晓自己的路要怎么走。

    以万家之长合己身之长。

    气运造化功作为太古仙庭的遗物。

    自然玄妙深奥无比。

    但它也并非最适合自己的路、可以借鉴,但不要一昧而行。

    前世神话故事中的太古仙庭也有被灭的一天。

    何况是魂师。

    天人五衰、十方大劫、三灾力难

    可谓逆水行舟。

    心中各种功法浮现。

    至尊重瞳法、无上剑术、长生法、仙法。

    太玄经。

    以身为炉,以血养脉

    气运造化功。

    敛天下气运,夺四方造化。

    合己身所长这么些年所学,在这一刻仿佛化作一个大熔炉。

    将顾长生所笼罩。

    时间渐渐流逝,转眼间便是三天而过。

    一旁顾盈盈知晓顾长生在顿悟状态。

    不敢打搅到他。

    让四周的顾家弟子都退下后,自己去门口护法,

    顾长生依旧日在领悟熔炼。

    他隐约间找到了自己该走之路。

    一缕缕混沌气开始在他体表出现,垂落而下。

    “此法。可接引混沌之气,融入己身,若是太成,可开天辟地,不死不灭。”

    顾长生处于奇妙的境界之中,喃喃道。

    他在开创属于自己的法。

    这,他的路,越发清晰!

    轰然间!

    那方紫色的鸿蒙印一震!

    无法言喻的无上伟力降临,将所有规则通通排斥而开。

    一条条时光河流在他身周出现其中块块时光碎片都在闪烁画面。

    其中一块碎片之中的景象出现!

    天地一片灰朦。

    四野尽是混沌模糊不清。

    而在这方世界中,突然浮现出来一道白衣朦胧身影,通体缭绕混沌气。

    他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出来一股镇压万古的无上气息。

    这种气息镇压九无寰宇,有横推八荒**之势。

    这道身影负手而立,神情恬淡却带着气吞万古之势,仿佛一尊屹立众生之巅的仙帝。

    年轻人脚下,踩着众生万道。

    时光长河和空间长河因此断流凝滞不停!

    顾长生知道。

    那正是他自己!

    太玄法在这一刻竟然投映出未来的一角画面来。

    其中的他早已能干扰时光长河,达到了不可言说的境界。

    “混元一成分化三幽,劫灭不朽。”

    悠悠话语,似隔着无尽时空和岁月传来。

    其中又有各种玄妙古奥之意,蕴含各种规则至理。

    顾长生这一刻仿佛醍醐灌顶。

    他呼出口气,缓缓睁开眼睛,眸子之中神光湛湛。

    很显然,这条独属于他的路。

    越发清晰明了。

    不单单是说对于自身的感悟。

    更是说对于未来的方向。

    而如今,有了这门量身而作的功法之后,他的战力起码能增蝠士倍以上

    这门功法,借鉴于自身所学,尤其是气运造化功中的将众生气运加持于生。

    顾长生不过是将混沌之气熔炼入体。

    “混沌至上,乃为混元”

    “历万劫而不灭者,称劫灭!”

    “衍生于诸天太地,混浊气入体不是凝聚开天辟地的规则,而是渗入四肢百骸,铸炼筋骨,非是恐怖之极的血脉不能承受。”

    随后。

    顾长生开始尝试运转此法。

    身后异象铺展而开。

    混沌灵海直接延展,其中混沌气沉重无比,在灵海之中起伏。

    一缕缕混沌气自撑天世界神树武魂上摇曳洒落,完成周而复始。

    “既是海纳百,又是追本溯源”,

    “这便是太玄的真谛吗?”

    顾长生轻语。

    第一缕混沌气开始被他抽来,在体表浮现,接着隐没其中。

    这个过程十分困难。

    因为混浊气乃是世间极境之重之物,能抽动一缕已属极其困难,更别说将其加持在身。

    宛如背负一座神山而行。

    一般人直接会被碾压成血雾,形神俱灭!

    便是仙也得色变。

    而顾长生神情却依旧轻松、淡然自若。

    紧接着。

    第二缕、第三缕

    而他的修为,也在此过程之中轰然突破。

    这个过程可谓神速无比。

    .......

    出关后,顾盈盈立刻找到他,道:“长生哥哥,两天前有两个封号斗罗告诉家主,想要魂骨,来望月古城一聚,并且他们家小姐想要见您一面。”

    “望月古城?”

    顾长生有些疑惑地看着顾盈盈。

    然后,顾盈盈眼睛眯成月牙状,好似对望月古城这个地方有些神往,徐徐说道:“长生哥哥,望月古城是天魂域一处很神秘的地方,每三年会举办一次望月会,这次时间刚刚好,两天后就望月会。”

    “我小时候去过一次,很好玩的。”

    顾长生看着顾盈盈无比向往的样子,有一点无奈,不过昊天宗居然有人相见自己,那自己肯定是要去会一会她的。

    “那该等什么,走吧。”

    “耶,太好了,长生哥哥你等等我呀。”

    ......

    望月古城位于另外一方地界,名叫

    青玄界。

    途中会经过几方跨界大传送阵。

    而青玄地界,最为有名的便是青玄魂场。

    那是一方传承极为悠久古老的势力。

    据说乃是有位名叫青玄的无上封号斗罗存在所开创。

    虽然不比武魂殿,昊天宗,海神岛这些顶级势力,但在天魂域依旧是强盛无比。

    每隔一年,青玄宗会开一次山门,广收门徒。

    经过面前的传送阵,眼前一阵喧闹人声传来。

    这里赫然是一处码头。

    不过停留的都是宫殿那么般大小的魂舟,自各城市飞来。

    许许多多的魂师鱼贯而出,魂力修为参差不齐,很是热闹。

    顾长生一身白衣,一副浊世佳公子的打扮,神情闲适淡然地走着。

    顾盈盈在他后面跟着,好奇地听着周围的魂师议论。

    在两人前方,是一座宏伟古老的城池,仿佛绵延不见尽头的山峰群。

    “青玄宗的人来了,前天青玄门的人也来了,估摸要不了几天,青玄南教、北教、东教....都会有人赶来。”

    “青玄魂场广收门徒,他们的机会明显被散修魂师多的多。”

    很多魂师在讨论。

    青玄宗,为青玄魂场的一脉分支,而青玄院、青玄教......同样如此。

    从名字都可以看出来,这每一家,都是实力较强级别的势力。

    因此也可以知道,青玄魂场的底蕴到底有多悠久深厚。

    一脉分支,便可发展成为一方势力。

    前方的古城,便是望月古城。

    也是青玄魂场所收门徒之地!

    这是一座和多个城池接壤毗邻的古老城池,很多魂师汇聚于此,堪称鱼龙混

    除。

    因为这里是火魂城、沙魂城、昆魂城等多域的共同交界地。

    魂师数量无数,极为繁盛。

    “长生哥哥,你看看这座古城好大啊,我还是第二次见到那么大的古城呢。”顾盈盈即使小时后来过望月古城,但还是不由有些惊住了。

    前方。

    云蒸霞蔚,一座座小山,全都漂浮在天空中,根本不是坐落在地上………很多殿宇楼阁悬浮,有神符和光华闪耀,其间魂师化作神虹,飞行穿过,神异非凡。

    深处的每一座座大山,都气势磅礴。

    有的缭绕着魔云,有的环绕着彩雾,仿佛自开天辟地时就存在了,透发着古老的气息。

    “小姑娘是第一次来望月古城吧?这里当年可是出过兽神的地方,据说此城便是它的身躯所化。”旁边的一位年轻魂师听到这话,不由回头笑道。

    见顾长生和顾盈盈两人都不似简单之辈。

    尤其是顾长生,竟然看不清他的容

    貌,像是有团雾气在遮掩一样,所以有心结交一番。

    顾盈盈点了点头,“原来是兽神所化的吗?怪不得啊。”

    顾长生看了这名年轻魂师一眼,倒

    是没怎么在意。

    这些传闻在来的路上他都知道。

    不过这人却是有点自来熟,又开始给两人说道,“现如今望月古城可是热闹得很,无数的魂师都往这里赶来,其中甚至有超级势力的弟子行走,我给你们说啊,进城之后记得千万别顶撞到他们。”

    “还有那些大家族的子弟也是如此,就连望月古城内的巡逻队都不愿意招惹他们。”

    “前几天有个城池的城主之子,就是因为骑着坐骑在城中不小心撞到了一位一位大家族的女子,结果反手被人家给拍成团血雾。”

    “而且那个城主还得小心翼翼地赔罪,献上诸多异宝神物。”

    “啧啧啧你们就说这惨不惨?”

    这个年轻人有些后怕地说道。

    在那些庞然大物的势力眼中,即便是青玄魂场也不过随手便可覆灭。

    他们这种小人物,更是和蝼蚁差不

    多。

    “惨。不过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魂师会来这里啊?”顾盈盈不禁有些同情那位城主之子,随后带着些许好奇问道。

    她可一点不担心会冲撞到那些所谓的大家族和超级势力。

    毕竟她身后可还站着长生哥哥呢。

    而且他们顾家在天魂域本就是一方霸主势力。

    年轻魂师听到这话却是像看白痴般

    看着顾盈盈,反问道,“难道你不知道

    青玄魂场三年一次的广收门徒?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两天后望月楼的望月,赏月之会啊!”

    “据说那可是会有很多年轻天才魂师现身,甚至有可能出现传说中的年轻丹王呢。”

    “你说这种大事,怎么可能不惊动四方,引得无数魂师前来。”

    .........

    (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