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甜菜呀 作品

第一百四十四章 祝婆婆有请

    “啪嗒”,“啪嗒”,“啪嗒”。

    脚步声沉闷,在房间里回荡。

    不知哪里刮来一阵风,吹的骨头生寒,不禁打了个哆嗦。

    “哗啦啦”的声音响起。

    是寒风拨动悬挂白骨和尸体的锁链,一晃一晃,光影闪动,渗人的心底发毛。

    观灵屏住呼吸,纤细手指死死捏住方休白的衣角,玻璃球大的眼珠闪烁警惕,像是一只幼小的麋鹿。

    方休白也紧张,但他在尽量克制,让观灵能有个依靠。

    咬破的手指挤出一滴血,凝固在指尖,似乎准备随时发动袭击的法术。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突然有歌声在飘荡,似远似近,很飘忽很飘摇,但又动人。

    一下子勾引住人的情绪,吸引人想去看。

    但这歌声又听不清楚具体唱了什么。

    是赵禾。

    方休白瞬间反应过来。

    歌声响起,房间里的脚步声陡然停下。

    平静下来。

    脚步声的主人有些犹豫,几息之后,脚步声再次响起,这一次是朝外面奔走。

    等了有半柱香的功夫,没有再听到任何动静。

    方休白和观灵才放松下警惕,整个人宛若从溺水中爬出。

    方休白松开捂住观灵嘴巴的手,掌心湿了一下块,是口水。

    观灵不好意思的脸红。

    方休白则尴尬的掌心抹了抹衣服。

    还没等两人缓解过这股尴尬劲的时候,房梁上悬挂的锁链突然剧烈颤动起来,悬挂的白骨与尸体纷纷砸落地面。

    方休白和观灵吓了一大跳。

    抬头去看。

    “啊!”

    两道女人的尖叫声。

    一道是观灵的。

    另一道是吊死女鬼的。

    观灵抬头正好与吊死女鬼那张惨白无血色的脸庞对上,舌头垂到地面,晃晃悠悠。

    “砰!”

    “哎哟。”

    尖叫完,观灵下意识出了一拳,吊死女鬼摔在地上,捂着脑袋哀嚎。

    看着观灵握住百灵剑准备杀鬼的时候,吊死女鬼慌了一下,连忙跳起挂在锁链上,道:“别动手,不是敌人,刚才我还救了你们一命呢。”

    吊死女鬼碍于舌头说话模模糊糊,幸好还能分辨清楚。

    “啊?”观灵疑惑。

    吊死女鬼一指方休白,道:“他知道。”

    观灵看向方休白。

    方休白思索了下,问吊死女鬼,“赵禾歌声,是故意吸引赵麟之离开的。”

    “没错。”

    方休白简单的给观灵解释一番。

    刚才脚步声的确是赵麟之。

    千钧一发,即将被发现的时候,是赵禾在外面利用的歌声,将人吸引走,才使得他们没有被赵麟之发现。

    但,新的问题出现了。

    “为什么帮我们?”方休白问。

    不管是吊死女鬼还是歌女赵禾,她们归属于祝家山庄,是邪祟。

    方休白和观灵是迎神赛会参赛人员,刨除赵麟之这个变故,他们的本质还是清除祝家山庄的邪祟。

    两者属于敌对。

    赵禾和吊死女鬼应当巴不得他们自相残杀才对。

    上吊女鬼一甩长舌头,晃晃悠悠自动打了个卷,说道:“婆婆有请。”

    方休白:“……”

    观灵:“婆婆是谁?”

    两人跟着一鬼往卖血馒头的老婆婆所在院落走去。

    路上,上吊女鬼做了介绍,称呼婆婆为祝婆婆,是祝家山庄的主人。

    而上吊女鬼叫魏芝。

    没多久。

    两人一鬼便到达目的地。

    魏芝请观灵在后院厅堂里等待,想上些茶水点心的,但鬼给的东西谁敢吃喝,就拒绝掉了。

    而方休白则根据魏芝指引的一哥方向,独自前往找寻祝婆婆。

    原本观灵是不愿的。

    她想跟着,很担心。

    方休白安慰了几句,让她放心等待。

    穿廊的方休白满是苦笑。

    他可不敢让观灵跟着,邪祟鬼怪可不比赵麟之,它们手段妖邪诡异,方休白此刻就是个残废之人,完全是拖累,真发生什么,不能害了观灵。

    何况,在方休白眼里,祝婆婆比赵麟之的更妖邪可怕。

    如今他受了重伤,走路较慢。

    边走边观察周围情况。

    就是普通院落,和他经过的其他地方一样,干干净净,一看就是经过打扫的,但又空空荡荡,一看也是长久无人居住。

    走了几步,突然脚下一凹陷,整个人悬空起来,身体眼睛瞬间陷入到一股黑暗当中,在不停的往下坠落。

    好像掉入深渊一样,永无止境。

    也不知过了多久,失重感消退,恢复了些知觉。

    方休白站起来,四面净是黑暗。

    尽管适应了,也是伸手不见五指,看不清任何东西。

    他立在原地,面对黑暗,面对未知,他选择先等待。

    黑暗里不知道藏了什么择人而噬的怪物呢。

    又是不知道过了多久,前方出现一点亮光。

    方休白微眯着眼睛,看的不清楚。

    等灯光靠近,才看明白,是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婆婆,手里小心的捂着豆子大的烛火,一点一点走过来。

    这自然就是祝婆婆。

    祝婆婆手臂难得没有挂着个篮子,也就没有血馒头可以卖。

    方休白莫名缓了一口气。

    老婆婆缓缓靠近,原本严肃的面容上渐渐浮现一些笑意。

    靠近了。

    黑暗里凭空出现一张石桌,两条石凳。

    祝婆婆将蜡烛放在石桌上,豆大的火光仅仅照亮很小的一方空间。

    祝婆婆请方休白坐下,烛火在两人正中,只能隐隐看到对方脸上映着火光,看不清细节。

    祝婆婆先开口:“年轻人,许久不见。”

    一点也不想见。

    方休白心里吐槽。

    祝婆婆嘴角始终弥漫着笑意,话音一转:“年轻人,饿吗,我这有新鲜出炉的馒头,又热又香,来两个尝尝吧。”

    方休白:“……”一脸冷汗直冒。

    他紧紧盯着,生怕祝婆婆真凭空掏出两个馒头递到他手里。

    幸好,只是问问。

    方休白讪笑拒绝:“不饿不饿。”

    “抱歉,有些事情,这里见不得光芒只能点起这一点。”祝婆婆解释。

    方休白面色苍白,拂袖抹汗,自然不会有任何意见。

    但,确确实实面对这位给了他极大的压力。

    就是他没受伤,灵力正常的时候,也非常惧怕和担心得,何况是现在呢。

    要不是迎神赛会,选择了地点,他迫不得己,方休白巴不得这辈子不出现在这里。

    既然来了,他就开门见山询问。

    “祝婆婆,您找我有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