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新道路
    根据张禄从霍君宇记忆中挖掘出来的蛛丝马迹,再加上从第二位执铃人嘴里套出来的话,可知天垣世界的武人中想要通过辅修术法来寻求破境飞升者,绝非仅仅“升遐会”六老而已,还有一位“前辈”。

    就目前的线索来看,这位“前辈”无意中得到了上古术修传下来的绝纲、断地和摄魂三枚铃铛,欲待详加研究,又恐寿数无多,时不我待,故此分赐名晚辈,代他做此选题。倘若这个人并非无意间获得三铃,而是上古术修的孑遗,则一枚铃铛要修二三十年,三枚最多九十年,并无超逾高人之寿,按道理就该自己修练才对啊,又何必假手于他人?

    当然也说不定,此人早就修成了三铃,只是仍然未窥大道门径,所以交给几个小年轻再去做第二回实验……

    正如第二位执铃人所说,那位“前辈”对术法应该有一定的了解,并且很可能尚在研究其它遗物,否则的话,三个年轻人修成三铃之后,又该如何将自己的心得交还给“前辈”?难道还真能直接吸取他人头脑中的知识不成?此事太也无稽,暂且可以不必钻牛角尖——因为即便武家的“灌顶传功”,也只能传授功力而已,功法还得长年教学。

    那么这位“前辈”究竟何许人也?

    倘若他是上古术修的孑遗,很可能其名不彰,谁知道是阿猫还是阿狗——如前所述,这种情况可以暂不考虑。若是武人出身,则必然是天垣世界有数的高手——因为习武不到一定境界,是不会去考虑另辟蹊径,尝试以术法来加以辅助的。固然张禄若将那新本的《上古术法原理》交给黎彦超等同伴,他们也可能见猎心喜,就此开始去尝试术法,但以他们仅仅无我境初阶的实力,武道尚未巅顶,再旁修别技,结果必然是邯郸学步啊!

    ——张禄自然不同,他本身就有术法的基础。

    其实霍君宇等人也在邯郸学步,根据唐莹等人的估计,以他们的水平妄图术武双修,结果必然是无所精长,彻底绝了飞升之路——张禄心说我早就说过啦,那“前辈”不见得真有什么好意。

    所以“前辈”本人有九成是高阶武人。当世九名无人境,其中六个都入了“升遐会”,其余三人并不赞同钟政他们的观点,仍然执著于武道,不肯旁骛。不排除在钟政邀请入会失败后,其中某一人转变了原本的固执观念,但又拉不下脸来向同侪低头,所以暗中秘密地研修术法……

    但是钟政说了:“倘真如此,则独孤前辈、玉贤弟也可排除在外……”

    还有三名无人境分别是独孤恨、玉无涯和公仲子圭,其中独孤恨和玉无涯都是知道唐莹也党同钟政,在暗中钻研术法的,那就不大可能把研修摄魂铃的任务交给张禄。因为张禄受到唐莹青睐,居于同宅,等同弟子,这事儿知道的人可不少啊,则张禄一旦知道摄魂铃可助修炼术法,很有可能禀报唐莹,那么铃铛之秘,背后“前辈”的身份,就此必然暴露于“升遐会”之前……

    若然不怕暴露,干嘛不主动来找“升遐会”?若怕暴露,那还不如寻个机会从张禄手中抢回摄魂铃,交给别人去做实验哪。

    也就是说,无人境中可能是“前辈”的,只有一个公仲子圭;此外无我境高阶尚有数人,同样也有嫌疑——究竟是谁呢?

    众人各自沉思,最终邵葵笑一笑:“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管他是谁呢,大家伙儿也算志同道合,并不存在相互妨害的情况——又不是升仙名额有定数,你破境了我就不可能登仙——“彼于我等是在暗,而我等与彼,其实也在暗处。对方得不到我等的修行成果,我等却得到了他的摄魂铃和《上古术法原理》,本身占着便宜呢,为什么还急于把对方给挖出来呢?”

    其实这是陷入了一个误区,因为摄魂铃的旧主霍君宇是个恶徒,还曾经绑架和审讯过唐丽语、张禄,故此张禄自然目其为敌。但霍君宇这般作为,其实是受了“大老”的指使,此事早已揭过,这和授他铃铛的“前辈”并无干系啊。说白了跟一个犯人有关系的,未必都是教唆者,跟一个仇人有关系的,未必都是你的仇家哪。

    唐莹说了:“倘若我等所料不差,则此人将三枚铃铛分授于人,固然未必存着什么好意,倒也不至于为我等之敌——关键问题是,霍君宇之滥杀无辜,究竟是为摄魂铃所惑呢,还是他本身心性所致?”

    要是摄魂铃会扭曲持有者的心性,把一个好人变成十恶不赦之徒,则那位“前辈”以这种妖器授人,哪怕事先不知情,他也是有过错的;倘若如那第二位执铃者所说,是霍君宇心性不坚又急于求成所致,那就不能怪到“前辈”头上。

    支离异伸出两枚手指,从桌上拈起摄魂铃来,建议张禄:“要不然,你先试着研究研究看?”

    张禄连连摇头:“不是我害怕蹈了霍君宇的覆辙,问题这玩意儿看似神秘,又号称为上古术修的巅顶秘宝,其实也不过如此……”摄魂铃貌似也就起点儿催眠的效果,断脉铃虽能创造一方假天地,但那天地中混混沌沌,远比不上目下众人所呆的醉乡世界——那我还不如跟这儿研究醉乡世界呢,又何必捡了芝麻丢西瓜,浪费时间去琢磨什么摄魂铃?

    当然啦,这也可能是两位执铃人修行不足,还不能彻底发掘出摄魂、断脉二铃的真正威能。但想那霍君宇修炼摄魂铃少说也得有五六年了吧——据说还急功近利,导致心性失常——可最终结果也不过如此而已,那自己研究这玩意儿又得花多少时间?值得吗?

    佘师承却道:“若是研究摄魂铃有成,说不定那所谓的‘前辈’或断脉铃主还会再联络你,你真的不想知道他们究竟是谁么?”固然双方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咱们不必要绞尽脑汁去琢磨“前辈”他们的真实身份,但……你们就一点儿好奇心都没有吗?

    张禄笑道:“倘若钻研术法有成,一法通而万法通,似此铃铛,自可运用,又何必专门去研究?”对方手里只有铃铛,所以只能研究铃铛,咱们这儿可——伸手朝桌上一指——法宝多了去啦,又何必舍多而就少?还是别被这突然间冒出来的事儿转移了注意力,且按原计划继续研究咱们的就是了。

    钟政也笑:“似此《上古术法原理》,倒也值得钻研,至于那铃铛,还是免了吧……”

    于是暂且放下这些杂事,众人继续专注于自己的研究,如今又有了新本《上古术法原理》的指导,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