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敢
    “阿贺,我有个事儿要跟你说。”徐有余在于君贺躺下来的时候,就主动去抱他。

    这么主动?于君贺轻笑,“怎么了?”

    “阿姐要在我这儿住三个月,我没有跟你商量,已经同意了。”

    徐有余依偎在他怀里,找了一个舒舒服服的位置闭着眼睛,都要睡着了。

    “……”

    三,三个月?他没有听错吧?

    “阿余,你清醒着吗?”于君贺以为她在说梦话呢。

    毕竟,她没轻没重的,徐有悦可不会这样啊。

    他们这样的,无论是谁来,于君贺都觉得是一种打扰好吗。

    他只想要徐有余好好陪着他,其他人,都不想要。

    “你说呢?”徐有余睁开眼睛,瞪了他一下,“这一胎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儿,总是困。”

    于君贺很想告诉她,你上一胎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但是,他不敢。

    “阿姐怎么会住这么久?”于君贺还是有疑问。

    “怎么,你有意见?”徐有余憋了他一眼。

    这要不是为了给他一个心理准备,她都懒得告诉他好吗。

    她的阿姐,住在昭华殿,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我哪里敢啊。”于君贺很委屈。

    反正她现在的脾气,是越来越古怪了。

    偏偏,他还不能说什么。

    就是能说,他也不会说啊。

    他哪里舍得说她啊。

    “我告诉你,没有最好,要是有,你也给我憋着,不许给我阿姐甩脸子。”徐有余坐起来,指着他的鼻子,警告。

    于君贺扶着她躺下,“知道了,放心吧,娘子的吩咐,为夫哪里敢不从?是吧?”

    未了,他还抛了一个媚眼。

    不过,这个时候的徐有余,根本就是懒得看他。

    “这样最好。”徐有余又开始闭着眼睛,睡觉了。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