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乱坟岗中鬼房子
    这障眼法应该是在破房子基础上搞出来的,能禁得起人,周凤尘便踩着瓦脊到了说话声斜上方,揭开一片瓦,捅了一个窟窿看下去。

    房间里点着煤油灯,除了苏晓晓那些人以外,还有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

    那女孩倒了几杯开水端给苏晓晓几人,然后坐到一边,那老太太神色微微有些奇怪,笑着说道:“你们的意思是,你们村子里有个人昨晚跑到这里,然后自己又跑了回去,中午就死了?”

    苏晓晓旁边一个汉子支吾说道:“是的吧,我、我弟弟好像是跑到了这里,我们找来时,就看见他从这里出来的。”

    老太太拍拍手,看向苏晓晓,“很莫名其妙嘛,谁知道那人从哪里跑回去的?我们在这里生活十多年了,环境是有点吓人,可是什么脏东西也没遇到过啊。”

    苏晓晓沉吟一下,说道:“那人丢了魂,染了阴气,肝胆破裂而死,这分明是遇到鬼了。”

    老太太摇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也许他是胆子小走夜路吓的,要不你们到别地儿再转转?”

    苏晓晓轻笑一声,看着地面不说话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凤尘皱紧了眉头,这老太太和小女孩都是厉鬼,道行并不算深,充其量和楚潇菱差不多,和黄大仙隐花娘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啊,难道搞错了?

    他轻手轻脚走到旁边偏间上方,揭掉一片瓦看下去,只见那黄皮子精又恢复了人形,蹲在床边,惊恐的喘着粗气,紧紧看着外面。

    周凤尘站起来看看四周,捏着手印感触一下,附近没有别的鬼祟了,也就是说隐花娘并不在这里,娘的白追了!真是失望透顶!

    这时下面房门嘎吱一声,那老太太进了偏间,关紧了房门。

    黄皮子精一见,连忙站了起来,一把抓住老太太的手,惊惧交加的说道:“骷髅婆,你可得救救我,有道士追我,就是他杀了我三哥,刚刚又杀了我大姐和二哥。”

    老太太拍拍他的手,以示安慰,小声问道:“那道士是外面的这小道姑吗?”

    黄皮子精摇摇头,“是个男道士!”

    老太太皱眉问道:“道行高不高?”

    黄皮子精想了想,“高!杀我大姐、二哥他们,全是一招秒杀!”

    老太太大惊失色,“你这个该死的黄郎子,这不是给我招祸吗?你怎么不去找隐花娘娘?”

    黄皮子精哽咽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娘娘被镇压了一百来年,去年刚从陕西那边逃回来,元气大伤,现在还要吃人心、喝人血养元气,不能和人动手,否则损了道行,再修回去就难了,我不敢找她老人家!”

    “这可怎么办是好哇!”老太太焦急的拍着手,来回踱步,好一会回头问道:“你确定他追来了?”

    黄皮子精想了想,“我只顾逃命,没敢回头看,现在要么已经追上来了,要么放弃了。”

    老太太一听,伸出右手,眨眼间皮消肉散,光秃秃的骷髅手指摇摇晃晃,似乎在感受什么。

    周凤尘连忙掐印,屏住气息。

    下面老太太松了口气,说道:“没来,你先躲好,等我解决了外面这个小道姑,杀了那几人,留给你吃了压压惊,瞧把你吓的。”

    黄皮子精干笑一声,“骷髅婆仗义,等我家娘娘恢复元气,不会亏待你。”

    老太太不再说话,从旁边箱子里掏出一堆眼珠子,摇晃两下,眨眼变成了一盘花生米,拉开门走了出去。

    周凤尘郁闷坏了,自己这一晚到底在干什么?找个隐花娘怎么这么费劲呢?暗叹一声跑回主屋上方接着往下看。

    只见那老太太端着“花生米”到了主屋,往桌子上一放,笑眯眯说:“大晚上的,你们在这歇歇脚也好,什么鬼啊怪啊的太虚幻了,还是别去找了,家里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你们,你们喝杯白开水、吃点花生米吧。”

    苏晓晓身边的几个汉子厚脸皮自来熟,欠欠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