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身份
    左右看了看,唐居易并没有首先去打开那些走廊两侧的房门,而是选择了那悬挂在走廊尽头的图画,向着那画框走去。

    从唐居易此时所在的位置,距离那副画仅仅只有二十米不到的距离,中途并未出现任何异常,让提心吊胆的唐居易也是稍微松了口气。

    “那么,这幅画上画的究竟是谁呢?”

    将脸凑得更近了一些,唐居易的目光在这幅被撕扯得残缺不全的画纸上游离,试图找出些关键性的线索来。

    闻了闻画上颜料的味道,唐居易又用手触碰了一下,随后便皱起了眉毛:

    “油画棒?还挺新……”

    画纸被撕扯掉的地方露出了木制的背景板,上面隐隐有着虫蛀的孔洞,看样子是实木无疑。

    画中人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白色大衣,手上并无首饰之类,因此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身份象征。

    “画框年代不小,但是画纸却比较新……”

    想到这里,唐居易便伸出手去想要将画纸取下。

    当唐居易的手指触碰到画纸的一瞬间,一阵尖锐的厉叫声便穿透了他的耳膜,让他的思维在一瞬间便混乱起来,当场瘫倒在了地上。

    这尖叫声来自走廊的每一处地方,好像有成百上千人同时叫喊,声音嘈杂而扭曲,甚至能污染人的精神。

    “我操……”

    即便是不常说出脏话的唐居易,也是因为这意料之外的攻击而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骂。

    紧接着,唐居易就因此而愣住了,因为他发现这两个字并没有被限制,而是正常地从他口中说出。

    “我叼nmd?”

    唐居易又试探性地说出了一句脏话,却发现也是一切正常。

    迟疑了一下,唐居易再度验证起来:

    “呃……八百标兵奔北坡,北坡炮兵并排跑?”

    这句绕口令同样是流利地从唐居易口中说出,似乎先前对于语言的限制也已经不复存在。

    这个时候,唐居易也猛然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从房门关上的那一刻起,那旁白的声音也并未继续出现了。

    “什么意思……现在是自由行动时间?供我自行探索?”

    思考了片刻,唐居易也是毫无头绪,不明白为什么旁白会突然消失,连带着对行为与语言的桎梏也同样无影无踪。

    从地上爬起身来,唐居易索性便暂时将这个疑点放在了一旁,转而带着一种忌惮的神色看向了挂在墙上的画:

    “只是简单的触摸就遭遇到了这种精神攻击,多半是在告诉我‘不要碰’的意思吧……”

    想到这里,唐居易迟疑了一下,竟是再度伸出了手,抚摸在了画纸之上。

    又一次尖叫响起,比上一次更为剧烈,警告的味道也更为浓郁,让唐居易足足在地上躺了三分钟才缓过劲来。

    “好的……看样子的确是这个意思……”

    坐在地上的唐居易揉了揉太阳穴,小声嘀咕了一句。

    他之所以要二次触碰,就是为了防止踏入可能存在的思维误区,比如说那尖叫声可能只是一次性的阻碍,只要经历一次后就不再出现,可以继续深入探索的情况。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种可能性基本已经可以排除了。

    状态面板也被一同封禁,使得唐居易根本无法从直观的数据角度来看待自己的情况,也就更不知晓自己大概还剩下多少生命值。

    没有了邪种、身体强度和普通人没有差别的唐居易,哪怕只是从楼梯上跌落都有死亡的风险。

    “如果说不能碰这幅画,那就应该是需要我去探索那四个房间了。”

    回过头去,唐居易便打算从进入走廊时的左手第一个房间开始探索。

    “嗯?”

    面前依旧是长长的廊道,而尽头则悬挂着一幅破损的画像。

    唐居易心中一寒,赶紧再度回过身子,却看见了一模一样的场景:走廊、隔着二十米的画像。

    他在不知什么时候,竟是回到了最初的原点,而且不论如何调转方向,面前永远是那挂着画像的墙壁!

    “噢,精彩剧情来了……”

    眯着眼盯着那幅画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