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3、借问梅花何处落,风吹一夜满关山
    春晚的威力还是非凡。

    光是内部放风,都吸引了上百家有分量的媒体记者挤了个水泄不通。

    本来春晚选了个这么年轻的导演就足够有爆炸性了。

    现场还颇多看点。

    首先以往这种春晚组委会都是秘而不宣的关门操作,只零星的发送些消息给极少数媒体。

    始终摆出压力很大,如履薄冰的慎重其事。

    今天连一位坐镇的大佬都没有,出现在媒体发布会现场的全都是年轻人。

    万长生带着唐建程和江竹清出现在这么多镜头面前时候,女助理还是难以抑制的有点战栗。

    激动兴奋。

    她都有点恍惚,如果自己没有主动要求参与万长生的团队,会不会就这俩男的坐在这。

    自己到底是可有可无,还是真的有用。

    可她的职务就不是花瓶。

    当万长生简单介绍了两人身份以后:“目前我们已经拥有了超过两百人的艺术设计团队,近百人的专业技术团队,就好像厨子已经摆好架势,就等着各方送上蔬菜瓜果,我们一起打造成为最后的美味佳肴,内容不限、形式不限、人数不限、年龄性别不限,只要是美好的艺术表现形式,能够让全国人民在除夕之夜看了开心的节目,都可以来报名,报名方式是扫一下这个二维码,把你们的节目用视频方式传递给我们,手机拍摄就可以了。”

    唐建程举着半人高的二维码牌子,让各方媒体咔咔咔的一顿猛拍。

    万长生接着指江竹清:“半个月的召集筛选以后,我们会联络有意向的演员、表演团队来面试,江竹清负责对接管理,同时她也负责我们整个春晚的新闻发布,各位以后有什么需要采访询问的,尽管联络江竹清,来,把你的微信二维码也展示下,麻烦各位加她的时候注明自己的身份,未来我们会不定期的放出一些花絮、周边消息,都是通过这个渠道来联络。”

    江竹清专门申请的新号立刻跟炸了似的嗖嗖嗖爆出一大堆申请。

    其实真有一堆人手开始运转了。

    在现场的拍摄人员都有组委会自己的摄影团队,不光有专业人员,也有大美社自己的拍摄组。

    哪怕都在收集素材,用途也不一样。

    但万长生对外介绍的人手就这么仨。

    所以到了提问环节,媒体难免会追问他主要做什么。

    万长生当然不会说自己背锅了:“艺术指导,我想终于到了这天,一大群又懂技术又爱好艺术的年轻人,开始担纲春晚的创作,这就是国富民强的一种体现,因为只有吃饱穿暖了,我们才会有更多人追求艺术,追求美好,而不是仅仅作为电视广播技术活儿来对待春晚,我们非常尊重各个环节的前辈,更希冀跟随他们学习提高充实经验,但也迫不及待的想展现青年一代的想法,我们对美的理解,对艺术的理解,这也是青年一代的文化自信。”

    玛德,现场这些记者都忍不住相互看了看,可能有些人突然发现自己这超过三四十岁的样儿,原本认为到了厚积薄发最有行业地位的老油子状态,可以松口气了。

    现在居然发现有点慌。

    年轻人真是要迫不及待的上位了?

    年轻记者们就满脸欢喜。

    从这个团队看到的了积极昂扬和青春无敌。

    万长生通过这么简单的方式,给这次春晚的团队,以及这次春晚的风格,都打下了清晰的烙印。

    青春无敌。

    没有任何废话的清晰明了。

    年轻的团队,在寻求最新鲜的节目。

    之前春晚上那些见惯了的老面孔,肯定要换成全新的样子了。

    所以这消息确实足够有爆炸话题性,基本上把所有娱乐圈的新闻都炸到后排去。

    让全国人民对春晚的兴趣都勾搭起来。

    哪怕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势,都知道春晚很难变出什么新花样,现在年轻人也基本上不看这东西。

    更多只是中老年的一种习惯,一种情怀。

    但这回的年轻三人组,还是立刻用全新面貌把信息传递开。

    不光有这些媒体的新闻通稿,图片、视频直播,杜雯那边自然也在各种娱乐圈公众号之类的开始推动话题。

    大美社的人海战术肯定也是加大转发传播力度。

    根本不需要买什么热搜数据,什么明星婚变、人设撕逼、拉踩c位都比不上这话题性天然爆炸。

    “90后青年艺术家担纲春晚总导演”瞬间冲上热搜榜首。

    连顺势跟在后面的都是“春晚节目全面社会征集!最新潮的小视频方式报名上春晚!”

    “今年春晚一个字‘新’!”

    “快到不惑之年的春晚,终于迎来青春洋溢的声音!”

    这一连串的话题性,立刻把两三百号人的春晚筹备办公室烘托得车水马龙!

    连之前有点刻意旁观的国家电视台,都立刻派了大队人马过来开始融合参与。

    因为他们发现,如果再不伸手的话,这个春晚团队没准儿真敢另起炉灶!

    年轻人做事,顾头不顾尾的事情时有发生,万一这帮人真是愣头青呢?

    别说什么电视演播大厅国家电视台才是独一号,也别说什么电视覆盖频道卫星频道是最大的收视渠道。

    在这个网络社会,手机传播力度日渐超越广播电视的时代。

    真要是出现这帮愣头青搞成网络直播,那就没电视什么事儿,说不定这块大蛋糕就莫名其妙的被连锅端走。

    几十年的品牌,就这样无偿送出去?

    不可能的。

    特别是只要去筹备办公室,就立刻能感受到这帮年轻人的全新面貌。

    没有那种垂垂老矣的颤颤巍巍,更没有磨蹭推诿的避重就轻。

    真是胆大包天的啥都可能干出来那种耳目一新。

    不就是要年轻人参与嘛。

    这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平日里是挺喜欢强调春晚的重要性,但其实国家电视台的事情哪件不是要求万无一失的大事?

    早就该培养新人了,好多岗位全都被大腕们堵住。

    年轻人们巴不得抓住机会冒头呢。

    所以这几天过去打探消息的真不少,等正式宣布了这个“新”字以后,不少岗位都在主动请缨。

    一位媒体中心主任带队过去的,挂了总制片的名头,然后文化口宣传口也来人了,挂着总顾问之类的头衔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