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天机无错
    颠仙随让门下大弟子辛青带着几位同门师妹,捧出数十件大小不等的铜戈、铁矛、玉剑、金刀等兵器器物,分发给场中众人和门下弟子,每人一件。

    萧清见分发到自己时,是一把小巧玲珑的古玉刀,只有尺许长短,看上去犹如玩具一般,连忙称谢。

    不料还不等收起,就见主人门下双胞胎弟子慕容昭、慕容贤走了过来,带着少许难色地道:“小道友,能否用这颗铁星交换你手中玉刀,与我妹妹手中的配成一对?”

    萧清见一女手中持着另外一把同样模式的玉刀,一女手中托着一颗寸许方圆的东西,呈六角形,通体漆黑无光,外形如海星差不多。

    当下了然,笑着应诺。

    姐妹俩道谢之后,欢天喜地地接过萧清手中的玉刀,将铁星递了过来。

    坐上的玉清师太微微摇摇头。

    郑颠仙轻笑着道:“此番取宝,仗着九疑鼎之力,将藏宝最多的第一层一扫而空,比预订多取了近一倍。几件前古至宝也提前出世,福缘略差,就失之交臂,更有奇祸。座中三劫已满,福缘深厚的仅寥寥几人,能承受此物。我那徒儿将烫手山芋甩出去,可是因祸得福,且那东西更有一层未来因果,也算是物归原主。”

    萧清不等坐下,微微一转头,就见小姑奶奶手中拿着一个形如穿山甲似的铁块,不禁神思一阵恍惚。

    这……这好像情形不对啊,小姑奶奶的离合五云圭,他可记得是堂上几位师长之一送的。为什么这次是自己取到手中了?

    难道天意微妙到了如此地步。

    不过这次元江取宝,多了峨眉之秀金石英云,分发的至宝也多了几件,次序打乱了,结果又阴差阳错地对上了。

    正寻思间,就听座上的恩师杨瑾道:“郑道友盛情难却,那我就取这把金钺。此物上的花纹样式形状,正与古篆中的余字相合,看来是与座中的英男师侄有缘,此物就送你,算是师叔的一点心意。”

    萧清差点一个踉跄跌在地上。

    这兜兜转转果然全对上了!老天爷的安排简直巨细无遗,根本不会出错。自己知道的,本是英男先得金钺,师父又赠五云圭。现在颠倒过来,多半和自己也有一点点关系。

    因为小姑奶奶已经从自己的大嘴巴中知道离合五云圭的存在,才会特意将五云圭先取在手中,不料该是她的,还是她的。

    拿眼斜瞟了剩下的几位峨眉之秀,见周轻云和李英琼因有仙剑随身,各自得了一件毫不起眼的东西。

    金蝉石生二人,则是被颠仙门下女弟子故意塞了两把笨重无比,长约丈许的铁矛,再加上锈痕斑斓,矛高人矮,一人持一把越发显得滑稽。

    周轻云瞟了这边三个身高年纪都差不多大小的淘气精,再加上萧清肩膀上一对烧火棍,越发显得不分上下。

    忍不住小声对余英男道:“你看,这三个站在一起,就活脱脱的三个小乞丐,不知道从哪里偷了东西,逃窜过来的。”

    此言一出,全殿都笑成一片。

    杨瑾微微一摇头,对萧清道:“清儿,为师还要在庵中耽误个把时辰。你离家数年,此时又近在咫尺,就让你先回去看看,一个时辰后赶过来。今日一见,十年之内,随我学道,不许再返卧云村回乡省亲,更不许与任何尘世间的亲朋好友见面,以免扰乱道心。”

    萧清心头暗叹,知道师父可是给足了自己面子,不在众人面前丢脸。言下之意当然是不许自己插手兄嫂之事。

    旁边的金蝉石生也正欲跟去,却被周轻云拉住,笑话道:“你们两个不是自夸武艺高强吗?就让你们替大家表演一场双枪对战,看看你们能不能举得动才偷来的破铜烂铁?”

    金蝉石生气呼呼地道:“对战又有什么好打的,不如我们两个男孩子和你们两个女孩子比试一下,二对二,看看你们的紫青双剑厉害,还是我们的神矛厉害。只许用武功,不许用道术!”

    “比就比!”

    李英琼也存心见识一下广成至宝的威力,拉着周轻云就走下殿来,擎出紫郢剑,和周轻云站在一起,摆出武功架势。

    众人也都来了兴趣,齐声叫好。

    萧清倒是不理会殿内的热闹,走出前面的石台,将脚一点,化为一道尺许长短,奇亮无比的蓝色光虹,朝对面不远的山崖飞去。

    人在空中,萧清才发现一件让他细思极恐的事情,他四处折腾拜师学艺,结果兜兜转转了大半天,最后学道的地方就是在家门口的广成金船中。

    老天爷还特公平,他插手放了哥哥嫂嫂,于是他就顶上来继续受罪,一点不比当兽奴差。

    还真是咫尺天涯,天人之隔!

    要是村里人知道他就藏身在前面的元江中,会是如何一个表情?

    萧清一瞬间就决定笔削春秋,什么都不说,先去找叔父萧逸,透露一点兄嫂的内情,再做打算。

    心头却隐隐知道,兄嫂被自己和血神子这么一折腾,无论成功失败,都得付出一点代价,幸亏有师祖神尼芬陀用佛法相助,才能转危为安。不许自己相见,也是大有道理。

    遁光迅速,眨眼就到卧云村的后山偏僻之处,方隐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