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独斗绿袍
    “开始猛拍师父马屁,是不是想让为师给点好处与你小媳妇?不开口我就当默认了!为师一身收徒不少,你那些师兄固然忠心为师,胆子可没你这么大。道理第一,师父都要靠边站,为师索性就成全你,让你继承为师的道统,将为师所学一股脑传授于你!你想传授给谁就传授给谁。让你这个不二道童继续祸害人间。”

    萧清嘴巴一下张得老大,这是要魔道兼修,一代魔教教主的节奏啊?还不二?自己已经二得没边了,师父还要在伤口上撒盐,为老不尊!

    邓隐笑着道:“清儿别想得太多了,你的初衷可是为师只要一为祸人间,你就想法子拉着为师一道去死,你先活过那一关再说!”

    萧清默然无语,不再多说下去,专心驾驭遁光。才飞出片刻,就见前方天际现出大小数团绿光,在云层中跳跃追逐,犹如流星般。

    初一入眼,见距离自己还有二三十里,但就在眼光一抬间,就见一团酒杯大小的绿光扑面飞来,当头朝遁光打下。

    萧清一指遁光,从斜此边让开。不料方让过一团,前面又出现了四团斗大的绿火,若沉若浮也一道拦截在前方。

    还不等遁光飞至,就倏地爆炸开来,化为一张绿莹莹的光网,比电还疾,朝四面八方罩了下来。

    萧清见这片绿色光网还未罩上,就有一股无形压力涌了上来,就算有列缺仙钩护身,也受到动摇。知道来了一位厉害妖人,才能让列缺双钩这样的仙家至宝受到压制。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防身要紧!

    心念动出,雄钩才从身中飞起,就见满空绿光大盛,一阵阴风过处,空中现出四五个妖人。

    最前一个,全身笼罩在烟雾中,头如栲栳,胡须头发绞成一个乱鸡窝,两颗绿豆大的眼珠射出尺许长的绿光,正张开血盆大口,满脸狞笑地看了过来。

    后方四位妖人皆是面色苍白,相貌狰狞,全身干瘦如柴,赤着泥脚,身穿红衣,脖带金圈,好像恶鬼僵尸般,目露凶光,手中更各持一面白麻小幡,上绘乱七八糟的血印和无数符篆,略一展动,就若隐若现地出现不少倒立赤身男女,随时都要脱幡飞出。

    萧清心头不惊反喜,知道遇到了传说中的绿袍老祖,要是换成平日,自己根本打不过,顶天能用法宝护身逃走,已经是最好结果。

    但现在师父在手,随时都会现身救援,哪里还怕意外?这是最好和当世一流妖人交手的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师父不可能一辈子跟着自己,就当个人单挑绿袍。

    只是师父太看得起徒弟了,就算靠法宝吃饭,也打不过绿袍老祖。还是对付紫云三女的老法子,示敌以弱,趁机逃跑。萧清心念一动,就将才出手的雄钩化为一道几尺长短的蓝光,刚一飞出,吃前面的绿色光网一荡,就被弹开数十丈外。

    萧清立刻装出惊慌失措的模样,全力按下遁光,朝荡飞在一边的蓝色钩光追去。

    “小狗还不束手就擒!”

    距离最近的一个妖人扬手一挥,持着的白麻小幡立刻飞起一片血光,朝色泽暗淡,灵气将失的蓝色仙钩卷去。血光犹如巨蟒灵蛇般地将蓝光缠住,钩光越发暗淡,现出原形,只有钩尖还有三寸长短的芒尾吞吐不定,好像尽力挣扎。

    那妖人大喜过望,只当萧清功力浅薄,空有至宝也不能发挥威力。唯恐同党下手抢去,连忙手中麻幡一收,手掌按运真气,施展出阴魔大擒拿法朝前一抓。

    手掌刚飞出,就听绿袍老祖一声厉喝:“徒儿小心!”

    就在心念一转间,蓝色宝钩已经落在掌中,还不等看清楚,就见蓝芒大盛,略一擎动,暴涨十余丈,不仅连手带臂劈成两片,还削去半截肩膀。

    所幸妖人年久功深,趁着手掌血光飞起时,施展化血分身遁法,纵妖光闪在一旁,免去了蓝钩擎动时候腰斩之厄。

    萧清心中暗道一声可惜,知道他技仅止此,连一个妖徒都杀不死,已经再无下手的机会了。自身所驾的青光也暴涨开来,与倒转头蓝色光虹一合,就化为一道十余丈长短的五彩霞光,宛如蛟龙出海般,对着当头罩来的绿色大网冲去。

    只听嗤地一声,绿色大网立刻被冲开一洞,萧清也身剑合一冲了出去。

    绿袍老祖见网中之鱼不仅伤了自己一徒,更将天蚕魔网刺穿一洞,兼又是仙家纯阳至宝,正是对头克星,魔网灵气尽失,数年苦功毁于一旦。

    又急又怒,发出一声厉笑,大手一扬,从头顶飞出一只鸟抓般的怪手,一出就暴涨百十丈,通体绿光莹莹,照得天地碧莹莹地一片,与四周涌来的烟雾将萧清罩在其中。

    萧清见绿袍老祖居然施展出看家本事,将凝炼多年的第二元神玄牝珠,化成大手朝自己抓来,知道无论如何躲避都是浪费时间,索性学峨眉弟子对付厉害敌人的法门——以守代攻,运用法宝防身,全力打坐发挥出法宝的最大威力。能支持多久是多久。

    当下停住遁光,将列缺双钩所化的五彩长虹,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