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太清神光
    不到片刻,就到了地头,见前面犹如天门的巨领,山顶一面平滑,全是黝黑的巨石山崖,一面是一斜坡,林木丛生。还不等落下,就见山崖上有火光闪动,四五个道童装束的少年,正围聚在一团篝火前,烤肉赏雪为乐。

    知道几个妖人徒弟都死不足惜,只是好像有一人是散仙弟子,将来还将带着绛雪那小丫头逃走。万一不问青红皂白杀错人,岂不是成了货真价实的大魔头弟子?

    心头一动,就按下遁光,落身在一块巨石后,准备偷听片刻,查明情况再行下手。刚一落地,还不等站稳,就见林中走出一只周身黑毛,似熊非熊的怪物,和一只身材瘦小的大马猴,各自捧着一个木盘走了过来。

    萧清一回头,就与一熊一猴打了一个照面。一熊一猴手中的木盘立刻滚落雪地,砸成粉碎,目不转睛地看了过来。

    “你们两个畜生,难道也要学沈腾那叛徒一样逃跑吗?天天给老子找麻烦事情做,今日容你们不得!”

    山崖后一声爆喝,转处一个又矮又胖的矮子,看上去十六七岁,手中更持着一根黑漆漆的蟒鞭,正满空抽得噼啪声响。

    刚一转过山崖,就见萧清,肩头更背着两把犹如烧火棍的破铜烂铁,一下勃然大怒道:“原来两个畜生果然勾结外人!容你们不得!”

    萧清一下了然于胸,知道散仙弟子已经逃跑,绛雪那丫头更是仙缘遇合,拜入仙人门下。面前的马猴黑熊就是自己不成器的兄嫂,人已经在此,更不怕天门神君挟持人质。

    见兄嫂全身颤抖成一团,杀意大盛,想也不想,双肩一摇,一青一蓝两道精光,电射飞出。雌钩在空中略一舒展,就卷曲成圆,化为一圈匹练般的青虹,将兄嫂化身的黑熊马猴圈在当中。

    雄钩则犹如风轮般地急旋而出,当头将那矮子劈成两片。

    这才对着圈中两人道:“你们两个稍安勿躁,勿要走出剑圈,我替你们出气!”

    说完,双足一顿,就前面的蓝虹相合,化为一道百十丈长的蓝色光虹,冲天而起,约过山崖,径直朝前面的火光卷去。

    四五道淡黄色的剑光随着数十团火光合围上来,萧清心头怒极,长虹般的剑光略一交织,就将四位道童发出的剑光法宝全数绞成粉碎,连人带石化为齑粉,这才觉得怒气稍平。

    陡然心头一凛,知道今夜和往日略有不同,迥非元珠自在,活活泼泼的平和之态。不用问都是近墨者黑,再加上本身就有血神子护身,煞气潜移默化,已经开始走上了邪路。

    不过就算师父那样入魔深沉的人,都依然有改过自新的机会。何况,自己知晓的几位魔教长老,都是学习魔法而为人方正。可见为人好坏还真和魔门心法没有多大关系,自己管不住自己,却要让心法背锅,更是弱逼。

    “清儿真是让为师刮目相看,居然没有门户之别,更有大无畏的思想,想以身渡魔,拯救为师。要是为师都被你度化了,岂不是很没有面子?任寿那假仁假义之人没有做成的事情,徒儿更不用想了。”

    “叫你一声师父,自然一日为师,终身为师。不试上一试,岂不是遗憾终身?师父不要想歪了,只要师父要害人,我还是会和师父相亲相杀一辈子的。”

    萧清理直气壮地回口,反正自己想什么,师父早知道,不用遮遮掩掩。就算理由有多么可笑,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自己就会这么想。

    君子坦荡荡,自己是小人,是不得不坦荡荡。这里面还是大有区别的。

    “徒儿如此不要脸,为师也就不用出手,让你自己去出心头恶气!不过此时天门神君林瑞正在练法,徒儿是想打进去呢,还是随为师学两种法术?现学现卖,你学完也就一两个时辰,进去发发利市?”

    哼,说自己不要脸,不学!

    萧清借着小脾气,掩饰心头的那点小心思。

    他半路出家唯恐根基不牢,师父又拿仙法来引诱自己,要是把持不住,就成了小魔头,后悔都来不及。

    “兄嫂不救了?”

    邓隐淡淡地说了一句。

    萧清一下犹如打晕的鸡一般,才想起兄长萧玉和表姐崔瑶仙还被天门神君禁锢了元神,他就算冲进去乱杀一气,也解决不了兄嫂的问题。甚至可能妖人鱼死网破,发动妖法,拉着兄嫂一起共赴黄泉。

    “弟子知错了,师父就原谅弟子这一次!”

    萧清老老实实地承认错误。

    “你先去说话吧,为师等下传你太清神光,解除你兄嫂二人身上的下三流禁法。”邓隐的语气中好像带着少许笑意。

    萧清也小脸一红,知道腹诽又被师父知道了。

    不过就在一转眼间,萧清才发现自己早收起了雄钩宝光,地上的尸首血迹,更是无影无踪,只是地皮略新。知道师父法力真高,无声无息间将妖人一起掩埋,甚至还运用仙法迷踪五行,颠倒阴阳,让妖人发现不了这里的情况。

    走回方才的大石后,对着相拥而泣的一熊一猴道:“表姐,哥,你们的遭遇我已经全部知晓。等下我就去找天门神君林瑞算账,此时等我想法除去你们身上的禁制,你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