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我既仙缘
    一念至此,萧清就决定生不知鬼不觉地下手,暗中下方船底的禁制再说。暗运玄功,将遁光运成拇指粗细。暗中收敛光华,化为一道尺许长短,毫不起眼的光华,飞泻在山崖背面,转眼就出现在了下面的万丈碧波中。

    萧清觉得他应该是天下间最蠢的剑仙,为了神不知鬼不觉地救人,居然要先将遁光下潜到海底数十丈下,然后再对准位置,收敛光华直飞上来,再行破法。

    飞起时暗中猜测,五云神沙不比师父的至宝天蓝神沙,与心相合才能全部发挥妙用,不过沙光厉害,就算是陆蓉波成道元婴,都难以抵御,故此小心为上。列缺双钩万邪不侵,正要用双钩身剑合一防身护体,再用法宝囊中的天蓝浆糊来收掉这些沙子。

    不料遁光迅速,不容他想完,就见雌钩所化的暗沉沉的青光,径直扫到了船底那片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一团水雾。还不等取用囊中法宝,就见五彩光华一闪,鼻中传来一丝海腥气息,水雾就化为七颗绿豆大小,五彩晶莹的珠子,轻飘飘地落在光虹上。

    心头一动,连忙运用玄门的分光捉影之法抓了下来,放入法宝囊中。

    见自己的仙钩能克制五云神沙,不用掏出融汇了几件至宝的天蓝浆糊出来摆显,萧清越发高兴。唯恐山崖上的紫云宫弟子发现,不再藏匿踪迹,指挥遁光,犹如闪电般地顺着二十余艘大船船体一绕一搅,轻轻将船底附着的水云全数收去。

    只一刹那间,船队大大小小的船只失去了船底禁锢的法宝,又恢复了乘风破浪的模样,利箭般地窜了出去。

    货船上的众多商旅,纷纷焚香叩首,感谢满天神佛开恩。

    萧清早趁着众人慌乱间,收去遁光,无声无息地施展轻身功夫,跃身在人数最多的第二艘客船上。一是避免遁光无法隐去踪迹,被山崖上的紫云宫妖徒发现;二则是暗中护送一程,要是那位名叫黄风的妖人还要继续为难,就现身阻止。

    见船上众多旅人在慌乱中都没有留意他的存在,径直一个人躲在船尾的栏杆处,暗中留意山崖上妖人的动向。

    见崖上好似有碧光微微一闪,就不见踪迹,耳边只听一阵极为细微的破空之声响起,知道妖徒是隐身飞来,查看究竟。连忙暗中戒备,只听破空之声绕着船队上下穿行了三数次,最后才化为一溜碧光,消失在东南方的天际边。

    心头也松了一口气,忍不住拍拍胸口,心道好险,差点就被发现了。

    正欲趁着天黑,趁着无人逃之夭夭。就听到耳边一个声音道:“给,这是我家小姐施舍给你的银两和棉衣,现在天寒地冻,你也该添加一件衣服了。”

    萧清回头一看,见一个比自己大不了两岁的小丫鬟,正站在自己身后,双手捧着一件厚厚的棉袍,上面还放着一小锭银两和一个纸包。

    嗨!

    人就是长得太逗人喜欢了,走错路都会遇到好人。

    萧清在心头小小感慨了一句。

    “七巧,和这小乞丐说这么多干什么?将东西放地上,他自己会拿!”另外一个严厉的声音道。

    萧清忍不住瞟了自己身上一眼,眉头顿时揪成了一团,脸上的得意瞬间凝聚。

    在天空的少许月光照耀下,一个瘦骨伶仃的少年,穿着一件比纸薄的单薄道袍。尤其还双手抱着膝盖,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不是乞丐也是乞丐。

    “张妈,你先回去替我准备热水,我在甲板上透透气,都在船舱闷了大半天了,都有些头晕了。”一个清丽婉转的声音从丈外传来过来,说到最后一句,忍不住咳嗽两声。

    萧清抬眼望去,见海风中站立着三人,中间是一位身披银狐锦裘的少女,气度高华,一位年纪略大的丫鬟正搀扶她,半步外还有一位青衣妇女,看上去三十上下,正用鄙夷地眼光向萧清扫了过来。

    “秀儿,搀扶小姐回去,甲板风大,小姐病体还未痊愈,哪里还能出来吹风!”

    青衣妇女上前一步,就搀扶着那位十四五岁少女的胳膊,不容分说地就朝对面的船舱走去。口中还唠叨道:“若不是七老爷催得紧,小姐何须搭乘客船前往泉州找叶神医?家中就有游船,都等不及这一天半刻,结果反耽误了大半天功夫,又是何苦呢。”

    身穿银狐锦裘的少女摇头道:“张妈,你就别唠叨了。七叔也是为我着想,想让我的病早点好起来,却不知道……”

    说道最后两句,带着几分惆怅,更多的则是一种淡然如水的平静。

    搀扶着另外一只胳膊的大丫鬟忍不住道:“小姐,你千万不要听那江湖术士胡说八道,说什么小姐相格至清至奇、命在今……小姐这几月服用金陵叶大夫的药,精神都好了不少,饭量也涨了,哪里会医不好的。再说了,今天早上遇到的那个女冠,也不是说小姐有仙缘吗?”

    萧清听到耳中,不禁呆了一呆。刚才仅仅瞟了一眼,见那位富家少女容貌甚是清秀,只是兰台紫府隐隐现出一道黑气,深入肌理。方才还未在意,此时回想起了,分明是病入骨髓,尤其黑气外又被一团赤纹笼罩,正是回光返照之兆,命不久也。

    目光一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