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轻云出岫
    砰!一声巨响,一个大楠木箱子从亭外甩了进来。正好砸在两个道姑中间,阻住了去路。一个高大的身影从悬崖跃了上来,轻轻地站在了楠木箱子旁边。

    萧清见最后一人是位身材魁梧高大男子,一脸络腮胡再搭配上两道浓眉,就是活脱脱的一山大王。

    噗地一声,萧清吓得拉着余英男退开好几步,撞在了木柱上,手软脚软地瘫倒在了地上,瑟瑟发抖起来。余英男见他一番做作,演得惟妙惟肖,差点笑出声来,连忙用手掌按住嘴巴,一屁股坐在了石栏杆上,也装出害怕的样子。

    “黄白之物你们平分,人我带走!”

    山大王才一落地,就闷声闷气地分配赃物,两只铜铃大的眼睛更是射出凶光,朝对面几人望了过去。

    “公孙武,你想独吞那雏儿?问问我莽头陀手中的日月铲答应不答应?”肥胖和尚厉声喝道,将手中精光四亮的钢铲用力一顿,整个木亭都好像晃了一晃。

    萧清见余英男凤目一亮,朝络腮胡扫了一眼,神色甚是古怪,知道必有缘故,但又不便开口。

    “无量寿佛,两位何苦为了一个女子伤了和气?姚元道兄,就让两个小徒陪你三月,也抵得上那雏儿。先让公孙兄拔了头筹也不碍事,我们再去享受也不迟,更免了一番开荒的辛劳。”

    仙气飘飘的老道士将拂尘一甩,尘丝将莽头陀手中的精钢铲带在一边,两个艳丽的女冠一左一右顺势靠在了大和尚身边,更连声娇笑不止。

    瘦小汉子眉头微皱,沉声道:“公孙山主究竟寻到了什么好货色,连说好的黄白之物都不要了?能让小弟开开眼么?”

    老道士拂尘一卷,中间的楠木大箱子一下打开。萧清也偷偷半蹲起身体,昂着脑袋看了过去。

    见箱中卧着一个美如天仙的黑衣妙龄少女,看上去十六七岁,琼鼻柳眉,朱唇皓齿,露出半截洁白无瑕的玉腕,越发显得玉肤如雪,清丽无方。

    一见天光,玉帘微睁,露出一涵秋水似的双眸,越发显得光彩夺人,艳绝仙凡。

    萧清和余英男也目光一亮,十分惊讶。此女容貌之美,就算和紫青玉女沙红燕相比,也不差分毫,只是眉宇间多了几分稚气。

    “这雏儿我要定了!”

    正左拥右抱中的莽和尚才一入眼,双手一甩,就将身边的两女甩在一边,腾身就朝黑衣少女拦腰掳去,准备抢了人就走。

    余英男见状,正要出手,萧清连忙用手将她拉住,嘴巴微微朝前一努。英男才见情形有异,那位黑衣绝色少女被众贼环围,俏脸依然一副淡然,缓缓站起身来,好整以暇地伸了一个懒腰,神态说不出的动人娇媚。

    “道兄小心!”

    花花道人姚素修素来和莽和尚交好,江湖经验更是十分老道,见情形有异,连忙开口提醒道。

    还不等说完,就见箱中的黑衣少女懒腰刚好伸完,娇躯犹如垂柳拂风般地一晃,恰好让过莽和尚扑过来的高大身躯。

    左手皓腕一伸,就抢过莽和尚手中一百八十斤的精钢日月铲,手掌一撑,娇躯一侧,横飞在空中,凌空转了大半圈,双足一个连环鸳鸯腿,重重踢在了大和尚的胸口。

    还不等莽和尚肥大的身躯朝亭外飞出,黑衣少女就借着双足一蹬之力,借力施力,化为飞燕出云之势,连铲带人,化为一道银光,朝最近的道人当胸袭来。

    花花道人纵横江湖数十年,内外功早已化境,见日月铲袭来,不敢硬接,双足朝后一纵,让开锋芒,拂尘一甩,九根寸许长的银针,就朝少女身上的几处大穴打去。

    同时间,莽和尚也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不顾身中伤疼,双手朝腰间一甩,三个银光闪闪的钢轮,就脱手飞出,成一个品字型朝黑衣女子打去。肥大的身躯却笔直朝悬崖下落去。

    距离最远的公孙武心头大急,唯恐同党伤了眼前的上好炉鼎,张开大口,一道黄光就脱口飞出,化为一道六七尺长的光华,朝黑衣女子圈去。一头挡住日月铲,一头荡开莽和尚压箱子的三星夺命环。

    叮叮当当一阵乱响。黑衣女子手中的日月铲被剑光扫成三截,却依然不惧,身在空中,右手剑诀一扬,一道青光脱手飞出,夭矫如龙,变化莫测,只一卷,就将瘦小汉子斩成三截,更将公孙武放出的黄光圈在当中,连带花花道人飞出的银针也全部绞成粉碎。

    花花道人知道公孙武精通剑术,更是西川八魔之一,久经大敌,不一定输给躲在箱子里暗算的黑衣少女。见自己的锁心针无用,倒也怡然不惧,伸手就朝腰间摸去,准备取出两件厉害暗器上下夹攻。

    不料就在转眼间,看到亭边蜷缩在柱子前的小道童正大呼小叫,连滚带爬地躲开莽头陀飞出的三星夺命环。锋利无比的钢齿更是擦着道童的脸颊腰身而过,一下钉入木柱,锋刃与小道童只差毫厘。

    最让他震撼的是,最后一环朝山崖外飞去,那小女孩轻轻一探手,就将自己轻易不敢硬接的钢环给抓了回来,不动声色地放在栅栏边。

    这才突然想起,外面是瓢泼大雨,两个小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