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问道于盲
    约过片刻,五彩霞光好像力弱不支,一下由合而分,化为一青一蓝两道光虹,猛然一掉头,就飞泄回谷底,朱虹也跟踪直下,现出两人身影。

    萧清口中喘息着粗气道:“师姐,不打了,我认输了!这南明离火剑比你的太阳神针还厉害,最气人的是,一挨上还烫人,再打我可要被烤成肉干了。”

    余英男心头一动,双手齐扬,一道朱虹一道红芒,飞至空中彼此一撞,就见红芒陡然泛出一片七彩光霞,好像发威的模样。而朱虹也有暴涨势头,连忙一口真气喷上,将一剑一针招落手中。仔细一看,二宝都没有损伤,才放下心来。

    萧清在旁边摆出老学究的架势点评道:“师姐,你这两件东西看起来都是纯阳至宝,但其实大不一样。太阳神针只是发挥威力后才会引爆真火,南明离火则是从头到尾都是一团真火,谁挨上谁倒霉。下次我可不敢身剑合一和你比剑了。”

    余英男小鼻子一翘,带着少许得意地道:“算你识货,佛门仙剑岂是你的破铜烂铁可以比的?我们在这里耽误了大半天了,赶紧上路吧。沙仙子说了,只要一回到云贵地界,司空湛就不敢明目张胆地为难我们了。”

    萧清正要纵身飞起,突然想起什么,擎出宝钩,在一块洞壁上龙飞凤舞地写下一行字,才和才收起太虚舟的余英男化为两道光虹,冲天飞起,转眼联合在一起,朝东方飞了过去。

    两人光虹方一离开,一道淡烟出现在洞壁前,见上面写着一行字迹:“南明正主,峨眉三英。明娘若见,九华访云,雁荡拜霞,切记切记。”

    哼!

    现出身形的米明娘鼻子冷哼一声,气不得的恼不得。昨夜在外面将两个峨眉弟子的言语听得清清楚楚,不用留字,她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只是自己守候了二十载的佛门至宝,费尽心力都不得打开,人家过来轻松容易地拿走,一夜之间就炼得身剑合一,分明才是玉碑上偈语的正主。

    两人年纪虽轻,来头却是极大,更有几件前古奇珍护身,她连为敌的资格都没有,想动手也是白送。

    不过人家口口声声说她是齐霞儿的门下大弟子,多半不假。若是能拜入优昙神尼座下末徒、峨眉妙一真人之女门下,更是旷世仙缘,又比得一件自己无法保住的仙剑强。

    南明离火剑的来头她早听过,只是不知道自己用真火炼了二十年的玉石中藏的就是此物。就算打开玉石,她只要使用一次,那就永不宁日,其他异派必然会全力抢夺此剑,她那点旁门左道的修为,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现在此剑让原主得走,更是正教泰山北斗的峨眉门下。且人家来去光明,东西也不是从自己手上抢的,还留下名号,指点自己的未来仙缘,也是因祸得福。

    思来想去,以自己的出身,齐霞儿多半不会收自己为徒,为什么不跟着那两个峨眉弟子,让他们设法。何况,自己还有一个理直气壮地理由,径直去讨要法宝,然后乘势拜入齐仙师的门下,也比自己空口无凭强。

    见前方遁光不快,更知道两人入门未久,自己能勉力赶上,连忙一纵遁光,也跟在后面。

    萧清不知道后面跟了一个尾巴,但却知道南明离火剑是藏在大雪山的,距离峨眉不远。只要回到峨眉山,就不怕司空湛了。

    毕竟,峨眉后山的凝碧崖内,现在是当今佛门数一数二的高僧白眉和尚驻锡其中,帮峨眉派照看仙府的天书法宝。司空湛再厉害,也是被白眉神僧一巴掌拍死的命。尤其余英男惦记师父广慧师太,一听说距离峨眉不远,立刻嚷着要回去。

    两人沿着东方飞了大半个时辰,渐渐发现有些情况不对。对余英男来说,经常由师父带着满天跑,峨眉山远远就能认出来。但大半天都没见到蜀地的影子。

    萧清虽是第一次靠自己的力量翱翔在神州大地,但在另外一个时空成都平原更是往来多次。虽说这个世界比太阳还大几十倍,但万变不离其宗,中原的地形没有大的改变。

    “毛弟,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你看下面这么多河道湖泊,一点都不像都江堰的模样啊!”余英男停住遁光,指着下面清波如画,水道纵横的大平原,一脸肯定地道。

    因为是第一次驾驭遁光飞行,再加余英男的南明仙剑又是初次到手,唯恐惊世骇俗,两人将遁光飞得极高,又暗运玄功,将光虹缩为数尺长短的一道梭光,大部分时间都是往密云中穿行,就算是过往仙人,若不留心,也难发现。

    萧清连忙撇清关系道:“我只以为峨眉山在大雪山的东方,却忘记了大雪山绵延数千里,我们究竟在哪一段都不知道。这样好了,我们选个无人的地方,下去问问究竟到了哪里。不然如同无头苍蝇般的乱飞,越飞越远。”

    余英男咬着贝齿道:“你纯粹只顾着好玩,想看看究竟能飞多快,才一上路就埋头急飞,根本就没看路。刚才谁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