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天蓝神砂
    萧清知道两人已经身在罗网,越发小心,遁光贴着海面,缓缓朝列缺双钩上蓝芒所指的地方飞去。

    因为一心求稳,不想露出丝毫痕迹,遁光比起方才慢了数倍,绕行冰山浮块之中。约过了半个时辰,才见列缺双钩上的蓝芒笔直指着前方,不停闪动。

    料知就是姬繁藏身法体之所,定眼一看,不禁傻了眼。

    面前是一座残破倒塌的巨大冰山,上面已经断裂成乱七八糟的冰墟,根本看不出形状,与旁边一座座七八分完好的冰山大不一样。

    知道头顶有妖人查看,更是连遁光都不敢收去,用尽全身法力,将遁光化为一道三尺长短,儿臂粗细的光虹,缓缓从倒塌下来的碎冰块中穿行进去。

    唯恐速度过快,引起妖人留意,不料才穿行百尺,面前蓝光一亮,一下现出一座十余丈方圆的冰窟出来。冰窟正中有五块大小不等的巨大冰块,让萧清神思一阵恍惚,以为走错片场,来到了科幻世界的孤独城堡。

    难道我另外一个时空的经历都是做梦?

    就在一冷间,手中列缺雄钩蓝光一闪,一道精光径直飞了出去,击在左侧第二个最为矮小的冰块上,只听波的一声,现出一位蓝衣蓝髯的道人,闭目跌坐在冰石上,神态甚是安详。

    不过让萧清头大的是,在便宜师父的身畔,上下盘旋飞舞着无数颗蓝色星光,以某种奇异的韵律上下盘旋,来回飞舞。两人刚一靠近,星光陡然大盛,犹如满天繁星般地拓展开来,遍布丈许方圆。

    师父,你也太看得起小徒了,你是想让弟子硬撼你的天蓝神砂啊!

    心头恍然大悟,姬繁前些日子打西极教的主意,法身不便赶过来。于是就运用生平第一至宝天蓝神砂防护法体,运用元神出战。仗着有沙红燕这个强力队友,当然不怕失陷在西极教的老巢中。

    不料情况有变,便宜师父见到大禹神碑后就改变主意,赖着不走。他的法身也用不着了,才让自己这个才入门的徒弟过来收拾。

    只是你老人家至少应该告诉弟子收取天蓝神砂的法子啊!

    余英男最是谨慎,见姬繁的法身已经寻到,身外还有至宝护身。连忙示意萧清收转遁光,现出身形。

    “姬师伯既让你过来,多半有收宝之法,你看看你仙钩上有没有异样?”余英男略一沉吟,就对萧清道。

    萧清知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将列缺雄钩斜举身前,暗运真气,一道蓝芒立刻朝前面的星光冲去。

    只听轰的一声,钩芒刚一接触蓝色星光。就见亿万点蓝光化为无量翠珠,铺天盖地地朝两人当头压下。萧清本意是试探,见轻轻一下就引发天蓝神砂发挥威力,幸好早有准备,一见星光发威,就连忙身剑合一,连人代钩合为一体,化为一道光幕,挡在前方。

    刚一接触,就觉得无穷无尽的大力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光虹一下被荡开数十丈外。

    “师弟,小心!”余英男见异变突起,也连忙全力发挥太阳神针威力,将足一顿,飞身上前,连人带针化为一道朱虹挡了上去。

    两人遁光刚一强行阻挡在前,天蓝神砂威力越发强盛,亿万颗绿豆大小的砂光,犹如山崩海啸般地将两人压了下来,只一裹一压,就如同滔天巨浪般地将两艘小船裹如神砂中。

    两人只觉耳边响起了珠落玉盘般的脆响,两人法宝光华一瞬间就缩小至极致,勉强可以挣扎两下。不过时间一久,两人心神一松,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师父啊,你是存心坑死徒弟啊!

    萧清在心头哀嚎一声,知道他们现在唯一之策就是施展救命法宝,逃之夭夭。但就此一来,不仅仅平白让司空湛得了一件威力无穷的至宝,还让姬繁法身落在他的手中。

    以司空湛的厉害,一定会将姬繁法体祭炼成神魔,让姬繁元神永远受制于他。若是再不走,还要多送两件至宝进去。

    正在愁急间,余英男突然想起沙红燕临行前的言语,“金水相生相克,最关紧要。”

    一下陡然大悟,想都不想,就将一颗青莹莹的珠子朝前打了出去。刚一出手,就听波的一声,一片乌金色水光泛起在空中,刚闪了一闪,就和满空的蓝色星光融汇在一起,犹如搅浆糊般地粘连在一起。

    连转几转,空中的无量星光就化为了一座蓝巍巍的金山银海,屹立在两小面前。萧清的列缺双钩压力一失,光虹大盛,一下反卷过去,只听亢地一声,横旦冰窟的沙海金山,就化为了一块黑不溜秋的铁块,被双钩圈在当头。

    还不等看清,耳中只听一声极为洪烈的厉啸,从头顶响起。余英男双手齐扬,一流朱红光虹飞出,正击在姬繁失去防护法体上,还不等看清,就见姬繁的法体犹如雪狮子般地化为劫会,坍塌在地。

    跟着面前青光一亮,一个形如小船的轻舟就出现在两人身前。余英男大声道:“师弟,快进舟中!”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