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三味真火
    当下擎出列缺双钩,朝山石一阵乱砍乱劈,只见仙钩芒尾过处,漆黑如铁的山石犹如切豆腐般倒塌碎裂,再被仙钩一扯一拉,就甩落一边。

    余英男一见,知道他的用意,也过来帮忙,取过他手中的一柄仙钩,奋力挖掘起来。顷刻之间,就开出一个丈许深的坑穴。

    余英男见萧清将地下甩出的山石重新砌在洞口,在用冰雪堵住空隙,看起来十分熟练,不是第一次做这事情,也是有些佩服。顾不得感叹,将人抱进洞穴中。

    取下伤者头上的皮帽,就见一头如云秀发倾泻而出,脸上的风镜再一取下,露出一张娇艳无匹的俏脸。正准备动手剥去人家外衣的萧清,顿时吓得一个哆嗦,连忙缩回胳膊,指着外面道:“我去砍点柴火来!”

    还不等余英男回答,就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了。

    余英男嘴角一翘,差点笑出声来。毛弟什么都好,就是怕女孩子怕得厉害,道学先生到了极点。这些日子和自己朝夕相处,都守礼到极点,手指头都是不碰女孩子一下的。现在见救了一个女子,当然是有多远跑到多远了。

    面前的女子看上去十八九岁,肌肤如雪,容貌十分秀美。轻轻解开她身上的外衣,露出里面的小衣。见她身上两处伤口,各有不同。右肩上被狼牙划破了一个大口子,只是皮肉之伤,并不严重。左腿则是多了几个血洞,不用问都知道是被狼牙咬中。

    两个伤口的鲜血早已结冰,连带衣服一起冻结在一起。余英男略提真气,掌心送出一股热气,将冰雪融化,用撕下的布条擦拭掉伤口的乌血。

    又从怀中取出师传灵丹,一颗喂入女子口中,一颗嚼碎,将伤药敷在几个伤口上,然后又从衣服上撕下几块布条,将她伤口包扎妥当。

    就在包扎伤口的时候,见萧清远远地将十多根干燥的树枝甩了进来,不偏不倚地在地面搭成一堆篝火样子。这一手武功倒是露的十分漂亮,不用问都是他故意避嫌,离得远远的不进来。

    余英男伸出食中二指,轻轻朝前一弹,一点火星从指尖射出,投在柴火中。只听轰的一声,一团烈火就腾空而起,整个篝火堆全部引燃,发出熊熊烈火,驱散了洞穴中的寒冷。

    “可惜不是自身凝炼的三昧真火,而是神针上的太阳真火。就不知道哪一天,我才能真正凝成三昧真火!”

    余英男没有半分得意,摇头叹息了一句。

    方才无意悟彻太阳神针的运用法门,与自身真气融为一体,练成飞针,运用由心,算是练成了初步的御剑术。但要身与针合,化虹飞遁,出入青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人影一闪,萧清从洞口走了进来,手中提着一只野鸡,早已经处理干净,用树枝穿好,放在篝火上,开始小心地翻烤起来。

    余英男无意摸在受伤女子的额头,触手处只觉得滚烫一片,吓了一跳,连忙道:“毛弟,你过来看看。为什么我替她敷好了伤药,喂食了师父的灵丹,却没多少效果呢?”

    萧清放下手中的烤鸡,走过来一看,肯定地道:“应该是狼牙有毒,我叔公就是被野狼咬伤,毒气攻心死的。刚才这些恶狼那么魁梧,皮毛又和中原不同,多半毒性更大。”

    余英男大急道:“那该如何是好?师父给我的三颗保命灵丹,我又忘在庵中,没有带来!要不我先将她身上的毒血吸出来,看看能不能缓和一点病情?”

    看到小姑奶奶着急的模样,萧清不怀好意地道:“其实我倒有一个最简单的救人法子,就怕师姐你不愿意。”

    余英男大喜道:“什么法子,我都愿意!”

    萧清做出手起刀落的架势,恶狠狠地道:“九首神鳌全身是宝,我们将它杀了,取出内丹,一定可以救治这人。”

    余英男见他胡闹,甩手给他一个爆炒栗子,白眼道:“我看先将你杀了还差不多,一天到晚尽会出馊主意。”

    萧清垂头丧气地道:“师姐不愿意,那就只有第二个法子了。师姐的先天一气早已经修成,为什么不用自家真气替她祛毒疗伤呢?”

    余英男见他畏首畏尾的模样,一下恍然大悟,知道他心头那点小算盘,说来说去就是不想陷进去,和女孩子有肌肤之亲。

    不过他想躲煞气,岂能让他称心如意?当下面色一板道:“救人如救火。我这些时日勤炼太阳神针,方才体内真气又和神针融汇为一体,太阳真火过于旺盛,祛毒固然不在话下,但难免炙损病人经脉。故此你我需要合力,你用真气护住她的心脉,我替她打通全身经脉。”

    不容分说,就从女子的皮衣中探手进去,将手掌按在了她的小腹下。

    萧清苦瓜着一张小脸,战战栗栗地将手掌按在了女子中衣的胸膛上,触手处只觉坚如鱼背,滑若凝脂,一股说不出的感觉从心头涌起。

    不过一转眼就镇定下来,怕什么怕?要是这点考验都过不了,将来遇到魔女的各种厉害魔法,恐怕是死得不能再死。

&nbs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