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列缺双钩
    在空中略一翻腾,朝前方的青光追去,青光好像有灵性般,陡然一折,让了开来。转眼两道光虹就相互追逐,上下绕行,在空中游行自在,好像浑然没有发现玉台正中的两人。

    空中金莲上此时也多了一物,乃是一根四五寸长朱红如火的金针,奇光隐隐,日晕流转,滟滟生光。金针后半截形状略为舒展,形如丹凤,看上去古雅至极。

    才一出现,金针上的奇光异彩就陡然收敛,通体化为暗红色,若沉若浮地虚悬空中。与那两道满口追逐的青蓝二色光虹迥然不同。

    余英男才一看到,就心生喜爱,眼珠眨也不眨地盯着这根朴实无华的细针。知道针在金莲之上,而青蓝色两道光虹是在莲下,高下立判,多半此针要贵重玄妙一些。

    更见萧清见两道光虹飞出,就全神贯注在其上,心头突然一动。知道三件神物前主早定,各有机缘莫怨人。

    青蓝光虹追赶一阵,陡然彼此一撞,化为一道五彩光虹,立刻缩小成三尺长短,现出两口似剑非剑、似钩非钩的神兵仙刃来,缓缓在空中游动。

    萧清看见得清楚,见神兵只有三尺长短,正慢慢朝绕行过来。

    转眼就到身前,依然好像对玉石台上两人“视而不见”。剑身上各有一个古篆字,两剑合在一起,刚好是壁上仙人所留文字符箓。突然福至心灵,全身真气灌在双手,猛然一探手,抓住剑柄。

    本来以为容易,怎么手掌刚一搭上,两把神兵同时一碰,发出一声轻鸣,立刻发威,同时倒转剑身,朝他绕来。

    萧清见状不禁吓得屁滚尿流,知道要是被剑光绕上,那完蛋大吉,再无活路。顺道还要连累余英男,连忙大喝一声道:“快躲开。”

    同时慌忙施展出吃奶的力气把持剑柄,不让两道光虹从自身交剪绕过,砍为三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双剑乱蹦乱窜,一阵乱舞,都被他给硬生生地运用真气给止住,才免去杀身之祸。

    两剑连番不中,陡然改合为分,朝两边腾空飞起,立刻就将他扯在空中,一阵乱飞乱拉闹得他狼狈万分,在空中大呼小叫。

    所幸是剑柄持在自己手中,连番较量,也悟出许多规律来,和广成天书的道门心法暗合,自然而然发动体内气机,控制双剑,渐渐觉得轻松起来。

    双剑久挣不下,就思逃遁,陡然剑光猛然暴涨,齐齐向上空射去,剑芒射出数十丈外,所射处正是仙果朱藤所在。心知要糟糕,这无坚不摧的剑芒上去一扫,哪里还有什么仙果?

    就在危急之间,陡然只听“仓”的一声轻鸣。一团朱红如火的圆轮挡在前方,轮中好像有一只三足金鸟展翅欲飞。还不等看清楚,就听当地一声轻响,双剑不知道撞上了什么东西,一下光虹暴缩。

    萧清目光正好看到洞壁间两个古篆飞起之处,字体虽化为霹雳,但遗痕依旧,突然触动灵机,一下悟出两个古篆就是收剑灵诀。

    当下想也不想,双手同时照着古篆形状舞动,体内真气更自然而然灌注剑身,在空中龙飞凤舞地同时书写下两个篆字。

    就在最后一钩落完,只听仓地一声地鸣,双剑分持手中,剑尖弯曲如钩,才知道是两柄宝钩,而非预料的仙剑。

    凝神看去,见双钩一青一蓝,长约三尺,钩身明如秋水,钩尖射出寸许长的芒尾,犹如灵蛇吐信,吞吐不定,不时与钩身相激,发出细微的霹雳之声。

    双眼余光再次扫到壁间字迹处,突然认出其中一字,喃喃道:“列缺双钩!列缺双钩!天啊,我岂不是死定了!”

    “什么你死定了?!还不快用手中仙兵斩下壁间的蓝田玉实,再迟就来不及了!”余英男手中托着一物,走了过来大声道。

    对,忘记了头顶的仙果了。

    萧清欣喜之余,连忙纵身而起,左手轻轻一挥。头顶一红一白两个仙果就应刃而落。萧清钩交左手,轻轻一探,就抓在手中,落下地来。

    这才发现,余英男手中多了一面玉简,样式奇古。正欢天喜地地道:“列缺双钩,故友所留。太阳神针,离宫至宝。蓝田玉实,红女青男。仙机瞬息,有缘得之。于这是古仙人所留的偈语,虽未指明是何人所得,但多半是我们三人。”

    萧清抬眼看去,才见余英男手中的玉简形如龟甲,上面书写着几句偈语。刚一接过,就见玉简上的字迹如龙走蛇般地腾空飞起,一闪而隐,不知去向。

    仙人也太小气,连多给他看两眼都不行。

    萧清暗中嘀咕了一句,却知道古仙人必有缘故。再说了,他萧清固然是卧云村一枝花,比起峨眉之秀来说,就是一团渣。人比人气死人,自己能和小姑奶奶相提并论,没那仙缘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列缺双钩的来历自己知道一些,但这太阳神针却一无所知!何况,据他所知,太阳神针也不是什么稀罕之物,寻常修道人都可以采集太阳真火,凝炼成针,门派家数众多,各有微妙。余英男将来的徒弟火无害,更是拿着太阳神针随便乱打。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