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仙鼎古篆
    萧清正在犯愁的时候,只听余英男道:“你不是天上知道一半,地上你全知吗?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总该有个说法吧?”

    萧清耸耸肩膀,有气无力地道:“小姑奶奶,你就不要取笑我了!”

    余英男差点笑出声来,故意板着俏脸道:“好啊,还叫我小姑奶奶,看我不收拾你!不过眼前救人要紧,神鳌道友不是说此地有灵药吗,我们四处找找,看看能不能寻到。”

    萧清从怀中取出刚才要掏出的玉瓶,晃动一下道:“既有现钟,何必铸铜。这万载空青可是天地灵药,正好给神鳌道友疗伤,至少也比我们毫无办法的好。”

    躺在地上的九首神鳌陡然张开大口,脖颈一伸,一口将玉瓶咬去,好像饿了几百年般,就囫囵吞枣般将玉瓶吞入腹中。然后四肢猛然朝内一蜷,就缩入壳中,身躯渐渐变成丈许方圆,形状若死,再不动弹半分。。

    这……

    这你也太熟练了一点吧?

    这绝对不是头一次抢东西吃,你这个惯犯!

    萧清买块豆腐撞死的心都有。被这貌似忠厚,实则狡诈的老乌龟骗吃骗喝,还当它是好人。原来这家伙一直在算计我!

    原来被智商碾压的感觉是这么窝囊!

    余英男用手捂着脸颊,双肩不停颤抖。转眼忍耐不住,放声大笑起来,脆生生的声音响彻整个洞府。最后笑得实在没力气,只好蹲下身躯,双手抱着肚子,有气无力地看着恨不得钻进地缝里的蠢家伙。

    “笑吧,笑吧!这下得报应了吧!”

    萧清恶狠狠地冲着小姑奶奶凶了几下,觉得两人的关系越发拉近了许多。

    既然当了冤大头,就好人当到底,眼前还是先将老龟包扎伤口再说。

    当下撕下道袍,又捧起少许池底犹如胭脂般的丹沙,敷在它的伤口上,再用布条绑住。这九头乌龟体型巨大,全身上下都滑不留手,在小姑奶奶的帮忙下,两人费了不少劲才将它的几个伤口包扎完毕。

    就在站起身来的时候,突然只见一颗通红如火的宝珠从九首神鳌的口中喷了出来。,刚一接触地下的浅水塘,就见整个平静清澈的池面犹如着墨般,一下被玉珠染成了朱红色,好像发生了奇异的变化,池水眨眼间变得红艳艳的一片,与水底胭脂般的丹砂一般无二。

    老乌龟的几个头颅上,更是冒起几股淡淡的青色烟雾,飞起尺许高下,一张一合,犹如犹如蛇信般地吞吐不定。不用问都是和他喂食的万载空青有关系。

    整个洞府好像吃青红两团气息一逼,四周泛起一层薄薄烟雾,让两人立身处越发变得仙意萦绕,犹如九天瑶池。

    萧清不知道究竟引发了什么奇异变化,不过却也知道这涵清波断然不是凡水,不然九首神鳌的内丹落入水中,根本不可能产生如此灵异的变化。

    最为神奇的是,当水烟升腾而起,缭绕在九首神鳌身畔的时候,它身上的几处伤口就开始结疤凝固,不再流血。

    尤其在九首神鳌的九个脑袋,十八个鼻孔中,青烟滚滚,犹如利箭般朝鼻子中飞了进去,老龟的神态也越发显得安详受用,看上去好像正在泡桑拿,四肢脚掌也全数伸展开来,将身体全部匍匐在水池中。

    你这只高智商的老乌龟真会享受,看你将你美得什么样了!忍不住骂道:“这老乌龟倒是会享受!更是蠢得厉害,丢了自己的大西瓜,捡了一颗大芝麻!等下将它的内丹扣留起来,看它还有什么话说!”

    余英男瞪了他一眼道:“你找死啊!这等千年功侯的灵物内丹,早与身相合,融为一体,岂是常人能拿得动的?不信你就试试看!”

    萧清半信半疑地将手掌伸了过去,还不等靠近,一股炙热无比的热浪就迎手扑来,仿佛靠近了一块烧红的烙铁。但最为神奇的是,水波却冰凉一片,不受丝毫影响。

    你这个乌龟王八蛋,存心不给我面子。不就是成精了吗,成精又有什么了不起!等我将来也成精了,将你大卸八块,抢你内丹,喝你龟血,一报今日一箭之仇!让你知道什么是异类无人权。

    萧清在肚子里暗骂了几句,才收回手掌,站起身来。

    “你看,那丹炉现在还烧着火呢!不知道在炼什么?!”

    余英男手指前方,浑然忘记了还在和萧清拌嘴。两人从小池中走出两步,才一上岸,见地面好像是通体一块深红色的美玉凝结而成,在对面玉璧上的红光照耀下,闪烁着红艳艳的光华。

    前面不远有一个三丈方圆的玉台,上摆放着一个五尺高兴的炉鼎,样式古雅,通体雪白。正下方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火眼,烈焰熊熊,还未走近,一股热浪就扑鼻而来。就算余英男和萧清二人都服过万载空青,最耐酷热,但一样难以禁受。

    两人勉强走到玉台上,见火眼深不可测,里面地火熊熊,光焰万丈。才明白古仙人是采地火来炼制炉鼎中的丹药法宝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