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青苑鬼宅(中)
    那片衣角粘在青砖的一侧,雁行云用铁锹去拨那块青砖下的砂浆,发现砂浆中填埋着更多的衣服布片。

    雁行云立刻召来顾小行,让他下去一看究竟。

    顾小行只钻进去几秒钟就出来了:“下面有具尸体,姿势很奇怪。”

    尸体被埋在砂浆下的土层中,不是躺着,而是站立的姿势,并且一只手直直的往上举起,但袖子很长,拢住了手掌,而雁行云看见的那片衣角,实际上是衣袖。

    雁行云立刻打电话报警,很快,附近的民警就赶了过来。

    雁行云和他们一起,将那具站立的尸体挖了出来,情况与顾小行说的差不多,埋在土中的躯体已经腐烂了,浇筑在砂浆中的上半身却几乎完好。

    最让人觉得诧异的是,砂浆敲开后,尸体身上的衣服,尤其是袖子的部分平平展展,一点褶皱也没有。

    法医在现场粗略检查后推测,尸体在埋入砂浆之前就已经死亡,具体原因还要带回去详细解剖才能确定。

    而且死者身上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需要进行dna比对。

    待结果出来后,会第一时间通知协会的负责人。

    雁行云将青砖背面的水牢符拍了照片,却没有立刻回去查阅相关记载,反而带着顾念慢悠悠的走到附近一栋民宿,住了下来,一住就是两天。

    他就像一个普通的游客一样,与顾念在这里潜泳,吹海风,吃着渔家小菜,跟民宿老板闲话家常。

    第三天的早上接到警方的电话,dna比对的结果出来了,死者是观海居老板娘的丈夫,已经失踪快一年了,家人四处寻找未果,却不知他被埋在自家的鱼池下,他的妻子和妹妹此刻都在派出所协助调查。

    雁行云琢磨着也是时候了,就退了房,特意叫上暮图,与顾念三人一起去了派出所。

    才走到门外,就听见里面呼天抢地的声音:“没良心的短命鬼,怎么就抛下我去了啊……你让我们孤儿寡母怎么活啊……”

    雁行云走进去一看,一个烫着卷发,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中年妇女正坐在凳子上哭嚎,边上有一个年纪稍轻,看上去约莫三十几岁的秀丽女子在无声缀泣,两眼通红。

    尽管如此,那个年轻女子仍然在试图安慰那个中年妇女:“嫂子,人死不能复生,您别太难过了。”

    中年妇女并不理会她,只对民警说:“我丈夫死得太惨了,请你们一定要严惩凶手,告慰他的在天之灵。”

    说完又开始嚎啕大哭,口中还不住念叨着“为富不仁”“杀人夺产”之类的话,年轻女子虽然有些不忿,却没有争辩。

    民警劝慰几句,抬头看见雁行云,走了过来跟他打招呼,顺便说了一些目前掌握的情况。

    死者名叫徐维生,现年五十三岁,生前就已经中风瘫痪,长期卧病在床,死因是饿死。

    那个哭嚎的中年妇女是他的妻子,名叫朱冬梅,四十五岁,家中还有两个儿子,大的十九岁,小的十七岁,都没有读书,在家待业。

    年轻女子名叫徐维丽,是徐维生的妹妹,四十三岁,她的丈夫名叫韩羽,是琼城有名的木材商人,家境殷实。

    徐维生一家没有收入来源,于是徐维丽便帮忙,将徐家老屋拆掉,修建了观海居,想着以后哥嫂一家可以靠房租生活。

    却不料房子还没拆完,哥哥就失踪了,再后来尸体却以这种方式出现。

    房屋建造之时,是韩羽和徐维丽一手包办了所有的事,所以他们有很重大的嫌疑。

    而韩羽为了撇清妻子的干系,说房子是由自己去找的工人修建的,妻子并未参与,但他同时也说了,徐维生的死,他并不知情。

   &nbs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